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第五章我的男人不一般下
    “爹、这……”

    李华平时利落的口才都不见了踪影。

    在李华的印象里,公公顾德忠是个沉默寡言的男人。在家里一直是没什么话的,可是威严气势却很吓人,除了惹到了婆婆,不然公公倒是不会乱发脾气。

    在姜美凤的印象里,自家男人从不多言多语,家里的事情几乎都是她在当家做主,只有在有孩子惹到姜美凤时,顾德忠才会发怒。

    当然了,顾德忠发怒也就是双眼一瞪。上过战场杀过人的他脸色一厉,家里人除了姜美凤就没有一个是不怕的。

    现在,他一脸冷厉的站在厨房,大儿媳李华不由的一抖,那种从骨子里渗出的冷意让她恐惧不己。

    “老头子啊。”姜美凤不知怎的,看到了上辈子早早去了的老头子,刚刚三宝带来的愤怒全都不见了,一腔怒意都化做了酸涩委屈。“这个家我是不能呆了,这孙子啊,有还不如没有。”

    顾德忠看到姜美凤眼里泛着泪泣不成声登时大怒。

    “怎么回事,老大媳妇,你说!”

    “这、爹、这我不知道啊。”李华结结巴巴。“今天英子生了个闺女,想来是娘不高兴吧,三宝今天病了我就没让他出去玩,娘说送到你们屋里她看着,我就把三宝送里屋来厨房给英子熬鸡汤来了。娘也不知怎的,就追着三宝打上了。”

    李华是真的没摸着头脑,也是真的觉得婆婆是不是真是心里因为老二家的生个女孩憋着气呢。

    要知道,自己一口气生了三个男娃,最高兴的就是婆婆了,对这三个孙子婆婆也是疼爱的和眼珠子似的,结果这突然就按着打?平时孩子他爹想教训婆婆还会拦着呢。

    “你不知怎么回事?”姜美凤忍不住了。“刚刚三宝在我屋里你知道他说什么?他喊我老不死的!你说说,他一个六岁的娃,知道什么叫老不死的?”

    李华登时不说话了,脸上委屈的表情都僵了。三宝哭的呜呜的,听了姜美凤的话哽咽的解释着。

    “不是我说的,是娘和爹说的。”

    李华大骇,上前一把抱起还趴在案上的三宝,狠狠照着屁股就是几巴掌。

    “你这孩子,我让你乱说话!谁说的?娘和你爹什么时候说这话了?我看你就是调皮不知从哪里听来的……”

    “闭嘴,不用说了!”姜美凤气得直哆嗦,捂着脸扭头就往厨房外面走。“他爹啊,看样子咱是疼出白眼狼来了,我是管不了了。”

    顾德忠的脸色已经难看到李华不敢瞅的地步了,忍了半天,顾德忠扭头也回屋去了。

    这个儿媳妇,他当公公的不能教,等老大回来的。

    回了屋里,顾德忠看到姜美凤正背对着门躺在炕上,肩膀一抽一抽的似在哭。

    “凤儿啊。”顾德忠坐到炕沿边,低下头看着肩膀一耸耸的妻子,心里对老大与老大媳妇的怒意更甚。“别和他们生气了,你要是觉得看不得,我就把他们赶出去,你何苦生这个气呢?到时还不是自己伤身?”

    “真的?”姜美凤回过身,眼睛红红的。“他爹啊,这老大老三啊,我看都是白疼,你看看老大家的,三个孙子,我哪个少疼的?什么事情不是向着老大?结果他们就这样教咱孙子!这样的孩子,还指着他们来孝敬我们照顾我们给我们养老么?”

    “老三怎么了?”顾德忠直接问到了重点。

    顾德忠心里有些怀疑,老大家的,兴许是看小孙子被教成这样也就猜得到儿子媳妇是什么样的。那老三呢?除了上次老三回来说了工作的事儿,就再没回来,凤儿怎么连老三都捎带上了?自家媳妇自家知道,凤儿可从不是那种迁怒的性子。

    姜美凤语塞。

    她怎么忘记了,她男人可不一般的。

    当年是侦察兵出身的,当年为了救首长也伤了自己,这才退役回了家的。各种反击战参加的多的不得了,要不上辈子也不会为了老三直接用了那个人情。

    等等。

    姜美凤想起了上辈子发生的事,脸色一变。

    上辈子,为了不争气的老三,老头子去求了首长,帮着转了正,结果,那场运动开始不久,老三就为了当个造反派的小头头写信检举了她家老头子和老首长!

    说什么他们经常通信,互通有无还利用职务之便行徇私之实,自立亲信想要对国家对党做出破坏……总之,罗列的各种罪名。还好老头子在村里队里都是有威信的,革委会调查时被队里村上都怼了回去。可是那位老首长就惨了,硬是被政敌利用这封信给整下来,天天□□日日改造,最后因陈年旧伤死在了牛棚里。

    “他爹,你今天去找老首长了?”

    “还没呢,咱不说好了,准备准备再去?”顾德忠眼睛里更是探究。

    明明昨晚商量好的,怎么凤儿看着像是一点都不记得了?

    感觉到了顾德忠的探究眼神,姜美凤眼睛闪了闪。

    这是被怀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