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第八章白眼狼一号
    顾娇却是结结实实被姜美凤吓了一跳的。

    尤其是姜美凤抱着她就开始流眼泪,原本还在羞窘的心情全吓没了。她从小就乖,个性内向,被姜美凤娇惯着经不得什么事的,看姜美凤哭得这样心酸难过,也不管原因抱着亲娘也哭起来。

    顾丽追过来时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

    顾丽这是真懵了。

    姜美凤是谁啊?

    姜美凤不说是红旗乡第二生产大队的一霸也差不到哪儿去了。

    现在,抱着顾娇哭?

    这这这、这是什么操作?

    “凤儿,你这是怎么了?”

    呜呜咽咽的委屈哭声让顾德忠把睡得香香的小孙女放到炕里又用被子围好了出来,结果就看到他最稀罕心疼的娘俩正抱头痛哭?

    “娇娇你和爹说,是谁欺负你了?”

    顾德忠嗓子不粗,低沉的声音带着怒意,顾丽忍不住抖了抖往后退。

    大伯太可怕了。这里杀气好重啊。

    姜美凤在自家老头儿的问话中清醒过来。

    糟了!

    好巧不巧的,有个倒霉鬼撞过来!

    骑着自行车的顾建文脸上带着笑正停到家门口,看家门口这阵仗,颇有些摸不着头脑。

    “娘,你和妹这是干啥呢?”

    “干啥?你还敢问我干啥?”姜美凤抹抹脸上的泪也不哭了,全身进入备战状态。

    这个白眼狼,她要好好收拾!

    “你看娘你这脾气,顾丽可在这呢别吓着她。”顾建文嘻嘻笑。“咋啦,是华子惹你了?你老别和她一样,回头我帮您抽她出气,你看看把你气得都哭了。”

    顾建文真没当回事。

    一看亲娘捧着妹子哭,他第一时间就是胆小的妹妹又在哪里受了欺负,不定就是在供销社受了欺负正和他娘告状呢。她娘一定闹着让爹帮着去出气,才弄出在门口抱头痛哭这一出。

    结果谁知道呢,这火直接冲到了自己身上。

    姜美凤扭头看顾德忠一眼,半抱半拖着闺女往院子里走。

    “老头子,交给你了,你好好让你大儿知道知道,啥叫老不死的。”

    顾建文下了自行车正推着往院里走,结果听到他娘的话过了耳朵却没往心里去。

    啥叫老不死的?那是啥。那、那是、啥?

    顾建文的笑僵到了脸上,然而没等他反应过来呢,一阵狂风刮过来,他就挨了一棍子。

    “唉哟!爹!爹!你别打啊!”

    顾建文抱头就跑连最最重视爱惜的自行车都顾不得了。没办法,他爹随手拿了个手臂粗细的棍子抡过来,他能不跑么 ?

    然而,挣扎都是徒劳的。

    顾建文被顾德忠一棍子就扫到了腿上,顾建文直接滚摔到了地上七荤八素的,眼前还冒金星呢,身上就噼里啪啦的挨上打了。

    顾建文鬼哭狼嚎的。

    别看他都二十多奔三十的人了,从小因为是长子,却是没吃什么苦的。第一个儿子,脑子还聪明,姜美凤喜欢着,农活都不用他干,年纪一到就去上了学,高中毕业之后顾德忠也回了家,直接找了关系把他弄进了纺织厂里当仓管,天天开着工资吃着公粮,哪里干过什么活?帮着把匹布从仓库拿出来就算是劳动了。

    和顾德忠那是完全不能比的。

    李华吓得直发抖,扶着南屋的门边偷偷看。她一直害怕公公,早知道这老头子厉害,现在看他打自家男人这股狠劲,别杀人也是真干过吧?

    顾娇惊呆了。

    这爹怎么发上火了?

    可因为被娘紧抓着往屋里走,她想回头劝劝也没办法,只能被姜美凤拉回了东屋。

    最尴尬的就是顾丽了。

    脸色吓得煞白的顾丽看着顾德忠十分野蛮的收拾着自家的堂哥,完全不敢上前去劝。开什么玩笑,她小时候就听爷爷说过,大伯最厉害,当年收拾她爹打得真是亲奶奶都不认得了。

    老二顾建武也听到了,有些蒙的看了一眼躺在炕上的媳妇李英,这时门外就匆匆跑进来一人,李华脸色青白抖抖索索的。

    “二弟、快、快劝劝爹,不然你大哥、就、就完了……”

    李华说完捂脸边哭边发抖。

    整个人往炕边软倒过去,差一点就压到了李英,李英也不太清楚怎么回事,不过听自家大伯子都喊得不是啥好动静了,还是推了推发着蒙的顾建武。

    “建武,要不你去看看?”

    顾建武点了点头,连忙出屋去了。

    顾建文被打得惨烈极了。

    一开始顾德忠用大棍子打的,后来看自己大儿子这怂包样怕真打出个好歹来自家媳妇再不乐意。不管怎么说,凤儿挺偏心老大他是知道的,于是打了几棍子看这小子不敢跑了又换了扫院子的扫帚打,就这也打得顾建文脸都被树枝子刮得一条条的,别提多惨了。

    顾建武出来看大哥那惨样倒吸了一口气,不过还是上前拦了拦。

    “爹、别、别打了。”顾建武只会挡不会劝,被顾德忠借机也揍了几下,刮到脸上的树枝子立即制造出几血痕。

    “行了。”姜美凤受不住小闺女又哭又怕的眼神,出来发话了。“别打了,光打怎么行?一会儿等孩子都回来的,咱家开个会。”

    “行。”顾德忠干净利落的应了,把手里的扫帚一丢,冷哼着狠瞪了一眼全身都是伤的大儿子,扭头也回屋去了。

    懒得看这几个白眼狼,回屋看他香香软软的小孙女去。

    李华像兔子一样自西屋里窜了出来,三步并两步的跑到顾建文身边。

    “大宝爹啊,你怎么样了?公公也忒狠心了,看把你打的。”

    呜呜哭起来的李华唱念做打的,一边的顾建武受不了自家大嫂尖锐的嗓音,连忙扭头回了屋。

    “给我滚!”

    顾建文恼羞成怒又一头一雾水,一把就把李华推得一个跟头。

    “一定是你这臭老娘们惹了咱娘了,不然咋就打我了呢?我刚从外面回来招谁惹谁的?”

    “还不是三宝。”李华自地上爬起来,冷笑一声。“你那天和我说的话三宝都听见了,就学给咱娘了,你说那死孩子指着你娘骂老不死的,你娘能不急?”

    顾建文登时语塞。

    半爬半滚的从地上爬起来,顾建文灰头土脸的回屋去了。

    这日子没法过了。

    姜美凤把门口挡蚊蝇的帘子放下挪好,脸上带着冷笑。

    一对的白眼狼。

    尤其是那个大儿子。

    白眼狼一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