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第十章人生啊总会遇到拒绝的
    看到顾建斌这个排第二的白眼狼,姜美凤控制不住的想磨牙。

    三个儿子,姜美凤自认自己是偏心的。然而,她偏心闺女偏心老大,对这老三也是几乎什么亏待的。恰恰相反,因老三从小就嘴甜会说话,又会哄人,她对老三可说也是偏爱非常的。

    结果呢?这个白眼狼,偷偷去举报了自己的亲爹,就为了能当个小头目,后来又落井下石,在老头子摔了一跤昏迷后说动了老大,硬是没把老头子送去抢救,最后老头子在炕上躺了半天就没了。

    当她知道时,老头子都凉了。

    想到这里,姜美凤手都有些发抖。

    “三哥你回来了!”

    顾娇和顾建斌倒是亲。

    因为顾建斌和顾娇年纪相仿,顾建斌又有意捧着哄着,顾娇在三个哥哥里最喜欢的就是顾建斌了。

    “是啊,看看,三哥给你带什么了。”

    顾建斌从兜里掏出一个粉红色的蝴蝶形的小发夹给了顾娇。

    顾娇眼睛一亮,脸颊红红的接过来。

    “谢谢三哥!”

    顾建斌看妹妹羞怯的样子笑起来。

    “你是我妹子,谢什么啊。”

    从小顾建斌就知道,爹娘最喜欢的就是这个小妹,为了讨爹娘的欢心,从小到大他都捧着这个妹妹,尤其是有事情不好办需要爹娘出面时,百试百灵的。

    顾娇拿着小夹子的模样别提多开心了。姜美凤看着小闺女那好哄的样子心里来气,可是也没办法。这闺女从小她很少去管,主要是那时顾德忠不在家,她一个女人带着四个孩子,哪里有那么多精力。后来顾德忠回来,闺女的性子也养成了,娇娇弱弱的,单纯又天真。

    姜美凤扭头往自己屋里走,挥了挥手。

    “娇娇你去回屋去吧。”

    顾娇应着回屋,这边姜美凤又站在自己屋前喊了一嗓子。

    “老大媳妇,出来做饭,这干了一天的活儿了,又忙活这些个事,咋的,晚饭让我做啊。”

    “娘我马上就做。”

    李华狼狈的从屋里跑出来,脸都红了。

    从她嫁进来,因为是中学毕业的,公公婆婆多少高看一眼,她又一口气生了三个带把儿的,在老顾家自认是劳苦功高的,从来厨房里的事都是指着老二家的干,她就是一边帮着洗洗菜,切切菜的,摘菜都嫌累都是推给干了一天活的李英。

    结果想不到李英竟然有了,不过即使这样,厨房里的活也是婆婆、李英,还有她三个人在厨房里忙活,她偷惯了懒的,现在冷不丁让她接手厨房,她是绝对想不起来主动做晚饭的。

    姜美凤没理会李华,无视大儿媳涨得通红的脸直接进了屋。

    “大嫂多做点啊,我晚上在这儿吃。”

    顾建斌一点儿没客气,笑眯眯的和李华打了招呼就跟在姜美凤的身后进了东屋,李华脸色铁青。

    这多少年了,第一次,所有人都给她这样不客气!

    顾建斌却并没把李华的恼怒放在眼里,在他看来大嫂脑子也不怎么灵光的。要是他媳妇一口气给顾家生了三大胖孙子,早就把这爹娘哄得心里眼里只有自己两口子了,再看老大那两口子,那就是又坏又没心眼子。

    老大倒是挺阴的,可惜手段还是不行。

    顾建斌进了屋,自顾自的找了个凳子就坐下来了。

    “爹啊,前几天我托你那事咋样了?”

    “这事得等我想想。”

    顾德忠本想回答这几天就办,可突然姜美凤就一双眼瞪过来,他立即改了口。

    顾建斌一听就急了。

    “爹,这事还用想啥啊?这多好的事,这纺织厂的正式工多好啊!活不那么累,以后还能退休,那就是铁饭碗啊。爹你不知道,我这当临时工天天就到处搬货,没一刻能闲着的,吃食堂还贵,我这一个月工支都不够花的,爹,你可不能不管我啊,娘,你帮我劝劝爹啊。”

    “老三啊。”姜美凤一点儿也没急,低下头拿着一件衣服正在补,现在这布都要用布票的,有个窟窿一般都是补补就再穿的。“这事儿说起来并不好办的,你也知道,你爹认识的老首长这么多年也没怎么联系,先不说别的,这人家给不给办都不一定。”

    姜美凤用针划了划头皮,又低头接着缝。

    “你老丈人可就是纺织厂的大生产主任,提你当正式工那就是一句话的事儿,你怎么不求求他?”

    顾建斌一听,脸色立即变得有些难看。

    “娘,白绪她爸是主任,可这正因为我是他女婿,才更得避嫌啊。”

    “而且,这临时工转正式工,也是需要组织部和人事科的同志们投票的,有个万一可咋整,我早打听了,杨厂长的儿子就在省城的分区里当兵呢,正是我爹那老首长的部下,让我爹去求求,准有门儿。”

    “建斌啊。”姜美凤神色更淡定。

    “你要这样想,你老丈人是主任,这组织部也好,人事科也好,里面的干事和干部哪个不是你老丈人提起来的,投票,不过走个形式,只要你老丈人想使力,那不比啥都管用?人总是要分个远近亲疏的,这亲老丈人,不比你爹的那什么老首长的部下靠谱?你可要聪明些,别犯傻了,能用的关系不用,偏用这不好用的,万一耽误了你转正,那可是一辈子的大事。”

    顾建斌的脸色有些难看。

    他想过千万个这事儿难办,也不过是老大听说他要用家里的钱心里不高兴吧,可是怎么也想不到,竟然是亲娘亲爹觉得他舍近求远。

    他那老丈人,一颗心千百孔,里面全是奸诈,他哪里不想走那边,可老丈人可是比谁都黑的,即使他是他亲女婿,该要的钱一分也不少,甚至可能还要多花。

    他也是为了争口气才不去求他!

    “娘,求我老丈人也不是不成。”顾建斌控制了自己的情绪。“可那比求我爹的老首长要花费的更多了啊,我这也是想着咱家里的条件……”

    “是啊,老三。”姜美凤迅速打断顾建斌的话。“你也说了家里的条件。现在的局势越发让人看不懂了,家里只指望你爹一人的津贴,还是看在你爹受了伤的份上,真就没有多少,这么多年为了你的工作,为了你妹妹的工作,家里花得空空的。

    你们三兄弟娶妻生子,这又花了一大笔,尤其是你,你结婚,白绪家条件好,你说不想让人看低,爹娘也咬着牙卖血也得把你婚事办得漂亮。你这结婚才几天?有三个月吗?这你二嫂又添了个孩子,家里这又是一笔,爹娘的骨头渣子都快被你们这些儿女敲碎了。”

    姜美凤一口气说下来,语气没丝毫停顿,顾建斌都呆了,他有些茫然的看向自己的爹,却看顾德忠低着头,只是点燃了旱烟袋抽了起来。

    姜美凤其实说得有一大半都是真话。

    上辈子为了这个老儿子,姜美凤和顾德忠付出的不少,当然了,不像她说的那样倾尽所有,但是的确是把家底掏了大半,后来为了这工作又掏了一部分,那时家里的确开始艰难了。

    “老三,不是爹娘和你们哭穷。自从你们三兄弟成了家,再没有往家里交过一分钱,是,你们有小家,我和你爹也想着让你们没那么紧,可是,我和你爹毕竟也就那样的能力了。有些事情我们也是有心无力。”

    姜美凤说着眼睛都红了,顾德忠烦躁的把烟锅狠狠嗑到炕沿上,吓了顾建斌一跳。

    “老三,我把话落到这,你爹娘不是不帮你,只是,明明可以不用砸锅卖铁的事儿,就不要再来为难父母了吧?你成家了,也是大人了,不能啥事都跑到父母面前伸手不是?”

    姜美凤说的时候,顾建斌还没觉得怎么,顾德忠一说这话,顾建斌立即知道,这事彻底不用指望着父母掏钱了。

    脸色有些难看,顾建斌猛得起身一刻都不想再呆下去。

    “爹娘,既然这样那我就去再找白绪他爸那里问问,不行就跪着求求我老丈人,想来他总是不会狠心不管我这姑爷。”

    “啪!”

    有什么东西伴着火热的温度直接擦过了顾建斌的脸颊,顾建斌吓了一跳,看着顾德忠脸色极其难看的站起来抓起炕头的苕菷就打了过去。

    顾建斌动作极迅速的跳起来就跑,冲出东屋直奔出院门,把顾德忠的破口大骂丢到身后。

    李华听到了动静连忙从厨房里出来,结果只看到小叔子像兔子一样狂奔的背影,东屋里公公的骂声突然没了,她不由得又抖了抖。

    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

    先是老二生了个赔钱货,再来是婆婆变得不正常,现在公公更是暴躁的见儿子就上手,这都怎么了?

    想到这里李华眼睛不由得落到了老二家屋门那边。

    不会是因为老二家生的是个丧门星吧?

    顾德忠气得全身发抖。

    他顾德忠的儿子跪着求老丈人给办工作?这他妈是恶心谁呢?老三从前还没看太出来,现在看看,顶数他是个白眼狼啊!为了他这工作,他舍着老脸去求战友,结果呢?

    “行了,老头子,别气了。”姜美凤过来劝人,谁知,顾德忠却有些不满的看了她一眼。

    “今天这都几次了?”

    “啊?”姜美凤有些茫然,老头子说什么呢?

    “你都喊我几次老头子了?我哪里老了?”顾德忠极度不满。

    “你不是喊我德忠哥的吗?”

    姜美凤没控制住表情露出愕然。

    她从前这样、这样肉麻吗?

    也是,老头子死的时候,老闺女刚死不久,现在算算还有七八年呢,现在,老头子才四十六岁。

    可是德忠哥?

    她真喊不出口啊!

    看姜美凤不吭声,顾德忠不乐意了,心里反思着到底凤儿是对他哪里不满。

    “德、德忠啊。”姜美凤勉强喊了名。哥字什么的就无视吧。“你说老三这转正的事儿,他老丈人会办吗?”

    以姜美凤上辈子的了解,白绪她爸白长山真挺不是东西的,只认钱从不认人。

    “人生啊,总是会遇到拒绝的。”顾德忠冷冷笑了笑。“咱家这几个孩子,就是咱们护得太过了。”

    所以才都各有各的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