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第十一章生产队召开妇女大会伪更捉虫
    顾建斌一路狂奔着回到镇里,气得胸口都翻滚着疼痛。

    一开始是被亲爹发火吓到了,可随即之后就是无尽的愤怒和失望。

    从小到大因为他嘴甜会哄人,一直是家里过得最顺的,就连大哥都挨过娘的巴掌,只有他,一直都是顺风顺水,要什么给什么,从没听过不这个字。

    可是现在,到了他人生命运的转折点了,父母竟然不管了?

    越想越气,顾建斌搭了回县里的车直接到了奋斗县,回了纺织厂的工人宿舍。

    他和白绪结婚后就住进了工人宿舍,今天因为转正的事情他才赶回家的,白绪还以为他会在家里吃饭,于是自己回了娘家吃,正在门口和顾建斌撞个正着。

    “建斌,你不是说回家商量事吗?怎么回来的这么早?”

    白绪看看外面天色,这才走了多一会儿啊?估计回了家还没坐热呢就回来了,看顾建斌难看的神色,白绪心里多少有了数。

    “开门,我早上没带钥匙。”

    顾建斌声音沙哑脸色难看,白绪连忙开门,让顾建斌进了屋。

    宿舍里也就那样,狭□□仄,也就不到四十平的样子,不过在纺织厂来说已经是好房子了,毕竟白绪也是纺织厂里的组织部干事。

    “建斌,晚上吃面吧。”

    白绪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暗暗观察着顾建斌,看顾建斌点头后她连忙动作极快的和面,揉面,擀面,切面,做个鸡蛋卤,把面煮了过了凉水,拌好了给顾建斌递过去。

    坐在房里唯一的一张桌子面前,顾建斌大口大口的吃着,眼睛却红了起来。

    “建斌你到底怎么了?”收拾好了碗筷,白绪坐到了顾建斌的身边,小心看着他的脸色。

    “我没用。”顾建斌的脸色惨白,眼睛整个都红了。“我本来想着,虽然咱爸在厂里是主任,可是能不要麻烦他就还是不要麻烦他的,去找我爹娘帮帮忙,去疏通一下关系,谁知道,却被掘了回来。”

    顾建斌头低低的,一副无颜见江东父老的样子。

    “绪绪我对不起你,我想着我要是能转正了,你在厂里也能直起腰板来,我知道的,厂里那些八婆一直在背后说你,说你明明是主任的女儿却找了个临时工,是不是有啥问题啥的,我都知道的,我心里难受,不想人家那样说你,想着要是能转正就好了,谁知道……”

    “建斌,你别这么说。”白绪一把拦到顾建斌的嘴上,不让他往下说,楚楚可人的表情一片深情。“我才不管别人怎么说呢,我知道你好就行了。当初我们在一起是因为我看到你不怕苦不怕累,脏活累活抢着干,思想觉悟高,而且又对我好,才不是什么临时工还是正式工的,我才不在乎呢。”

    “我知道你不在乎这些,可是我在乎啊。”顾建斌一把抓着白绪的手,一脸情深。“我知道有人在背后说你我睡觉都不安生。我刚刚走了一路想了一路了,这事本不想麻烦咱爸,可是不麻烦又不行。不怕和你说,在我心里咱爸和我们才是一家人,我家父母都指望不上的,我本来想着,以后转正了,也能让你骄傲,也能更孝顺咱爸……”

    “建斌你不用说了。”白绪含着泪,靠到了顾建斌的胸膛上。“我去和我爸说,你放心吧,其实我知道,转正了你也能挺直腰板了,只有你好了,我才好。”

    “绪绪,为了你,为了不辜负咱爸的期望,你就放心吧,我一定好好干,对你更好。”

    顾建斌紧紧搂着白绪说。

    哼,我爸对你有期望吗?要不是你有个好爸,我就算死了三个未婚夫我也不会找你啊!白绪靠在顾建斌怀里一往情深的想。

    就知道你爸能帮,偏让我回家求我爹娘,说白了不还是不想下力气帮我办事吗?要不是你爸是主任,就凭你死了三个未婚夫,谁敢娶你。紧紧搂着白绪的顾建斌眼眶发红的在心里嘀咕。

    ******

    吃了晚饭,收拾收拾厨房烧好了热水,忙乱的一家子终于要休息,偏这时队上的广播响了。

    “明早第二生产大队的所有队员都去大食堂开会。”

    喇叭里的声音让姜美凤直皱眉,为了什么开会她想到了。

    姜美凤去了老二屋里,看了看睡得正香的二媳妇和小孙女儿,又连骂带损的告诉二儿子对她们娘俩上心,晚上惊醒些,这才扭头回了屋。

    顾德忠早就回了屋,不止回了屋,还洗漱完了,此刻,正守着一盆热气腾腾的……洗脚水。

    “凤儿,来,泡泡脚,累了一天了。”

    姜美凤的脸不由得红了红,多少年了,她都忘记了老头子在的时候,每天晚上都是老头子给她端洗脚水的。

    “德、德忠啊。”姜美凤努力让自己习惯新称呼。“你知道明天开大会是怎么回事吗?”

    “还能怎么回事。”顾德忠是个很敏锐的人。“今天听说接了几个知青回来,明天想是说这事,这来了这几个人,吃的住的不都是事啊?”

    “知青今天来?”姜美凤惊讶。那那个混蛋是不是也来了?

    “昨儿个向军来不是和咱说起这事儿了吗?”

    顾德忠有些怀疑的看着姜美凤。

    “凤儿啊,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啥事都不记得了?”

    “还不是这老二家的生孩子给我闹的?再有就是三宝和老大他们把我气的。”姜美凤掩饰的低下头专心洗脚,洗完了正擦干呢,顾德忠快快把洗脚水给倒了。

    姜美凤早就洗漱完,直接钻进了被窝,本想和顾德忠说说话,谁知顾德忠却动作十分迅速的挤了过来。

    “凤儿?”

    “什么?”

    “你今天总喊我老头子,是不是觉得我老了?”

    “什么……”

    姜美凤还没反应过来呢,就被个结实的身板压过来,炽热的胸膛证实着这位动作极迅速的脱光了自己。姜美凤想反抗,可惜直接被人武力阵压,这位顾老汉身体力行的告诉自己的婆娘。

    他不老!

    他真的一点儿都不老!

    ******

    第二天的会是分开开的。

    男社员们都去开什么动员会了,而女的这边由着妇女队长开的是妇女大会。

    与男社员们那边烟雾缭绕不同,妇女大会这边却是一群女的在做针线,还有的在捡豆子,总之做什么的都有。

    “大家先别说话,我说几句。”池二翠努力的让屋里的女人们先别八卦,听她说几句。

    “这次农忙刚结束,抢收挺好,不过啊,有几家孩子偷偷把捡的麦穗拿回家也就算了,跑麦场上捡算怎么回事?各家都管管自己的娃,这可是挖社会主义墙角的大事,别一个个不当事儿。”

    池二翠说完看满场的女人还是该做什么的做什么,一时也有点无奈,虽然现在是这样的时期,可是这队里的人因为太抱团太团结,外面再怎么乱还是没影响到这里,所以一群娘们天天也就东家长西家短的,从不把孩子的做为当回事。

    她之前去县里可亲眼看到别的队因为孩子捡的粮食太多往家里拿结果被人密告挖社会主义墙角,全家都被□□的很惨很惨的。

    唉算了,等这边真那么严重了再说。

    池二翠把这问题放到一边又开始说下一件。

    “还有件事,是关于新来的知青的。”

    一提知青,这屋里的女人们总算是安静了一瞬,互相看了看都是一脸兴味。

    “队长啊,这知青来咱这到底干啥的?我听我家亲戚说是为了支援建设,来指导我们的?”米花嫂子一脸好奇。

    “是啊,队长啊,听说城里的娃子很娇气,也不知到咱这儿能不能养住呢。”秀二婶子也好奇。

    “对啊,他们住哪里啊,我昨天晚上去队上看了,那几个娃细皮嫩肉的,也不知会不会种地。”

    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了起来,池二翠摇头,接着半喊半说。

    “别说那些废话,我可先说头里,家里有十五六七八岁的女娃都看着些啊,这都是城里的男娃子不假,可谁知道来咱这儿是个什么章程?都把自家闺女看好了,别想当城里人就做丢咱农村人脸面的事儿,这些娃子先住咱这儿也只是住段时间,过后怎么个处理也不知道呢,都等着国家安排,你们别一个个的再把人家抓到家当上门女婿。”

    众妇女哄堂大笑,一群娘们说话也没啥忌讳,一时啥颜色的嗑都出来了。

    姜美凤皱着眉头看着一屋子不知咋回事只知瞎哈哈的娘们们,心里别提多窝火。

    这群傻老娘们,还不知道这些知青会把村里的丫头们霍霍成啥样呢,还在这里傻乐。想到来村里的知青最后一个靠谱的没有,不是勾的小闺女哭天抹泪,就是结了婚最后又抛妻弃子的跑回城里,姜美凤就对这知青半丝好感都没有。

    都是一群狼崽子!

    妇女大会成了有色笑话现场,另一边,生产队员们的会也并不轻松。

    第二大队队长林向军心里头急啊。

    队上来了六个知青,现在都在队上住着呢,吃的,用的,住的,以后怎么办,这都是摆在面前的现实,现在日子只比前几年稍好一些,可是形式却是严竣不少。

    这几次去镇上县上,林向军明显感觉到了风向不对。加上一直因为地处偏僻从没有知青来的红旗乡都开始有知青下放了,林向军只觉得世道似乎要越来越糟。

    “这有啥难的。”

    顾老栓吸了口旱烟,一脸的轻松。

    “不是都听广播里说了,知青们来支援我们来了,那就让他们做农活呗。没工分咋养活自己?就连队长的亲爹都得下地干活,知青多啥。”

    林向军嘴角直抽。

    这话怎么好像哪里不对?

    “就是啊,再说说住的地方。”林向军的亲爹叫林姜庆,人都喊他老林头,是姜美凤的亲哥哥,姜美凤随母姓。“不能总让他们住队里,我记得村北头靠着山那边,不是有一片房子是咱村以前的晒谷场和粮仓吗?修修拾掇拾掇,墙也结实,把屋顶弄弄也就能住了,屋里还有烤火的炉子,灶房也有,冬天都不怕。”

    “太远了吧?那边在村尾了。”

    “远啥啊?那边屋子大。”老林头摇摇头。“我看啊,这知青啊以后弄不好还会再分来,乘着现在天热能拾掇屋子弄个大点的房,以后再分过来知青也有地住,我听说一队那边还有女知青?咱那仓房地方大两边都有能住人的屋子,以后万一来女知青也不怕没地方。”

    林向军听得直点头,连忙定下来。

    “行,那一会儿会开完了除了去县里送粮的都去休整屋子去哈,今天弄完了再晾两天,就能住人了。”

    众人点了头,最后又说了吃。

    “吃的好说,不行先在队上借吧,等明年工分挣了再扣,总不能让人家城里娃饿肚子。”

    最后由着顾德忠的三弟顾德林出的主意比较靠谱,林向军高兴的一挥手。

    成了,散会。

    村里老少爷们三三两两的出了大食堂,顾德忠皱着眉头扫了一眼妇女大会那边,那群婆娘早就没了影子了。

    “妹夫!”

    老林头喊了一嗓子,顾德忠停了下来等着大舅哥。

    “听说昨天你把老大打了?”老林头问。

    这一清早的这消息都传疯了,昨天顾德忠把大儿子在院子里打得惨不忍暏,让邻居看了个十足十,只是却没人敢去管顾德忠的闲事,大家伙儿都是私底下暗暗的说。

    “是。”顾德忠答的挺干脆,不承认也不行啊,老大被打得满脸花,怕丢人硬是装生病让大媳妇去厂里请假去了,这谁不知道。

    “你看这孩子大了,就得好好说话,你说你给他打成这样不影响他工作吗?这要是……”

    “是凤儿让我揍的。”顾德忠直接拦下了大舅哥的一千零八十字的抗议干脆的说。

    “啊?凤儿让揍的?那你可不能轻饶这小子!”老林头立即怒了。“凤儿多疼孩子?这是伤到心了才让你打的吧?不行,我得回趟家,你家老二家的生个小闺女吗?正好,一会儿我和你嫂子去看你们再看看孩子去。”

    妹控老林头立刻怒气冲冲往家去了,他比妹妹大了十足岁,从小就只疼这个妹妹,谁料想自己眼瞎把妹妹嫁给顾德忠,成亲后就没过什么舒心日子,天天的自己一个人养着孩子干着地里的活儿,那个家伙只当自己的兵,完全不管家。

    好不容易顾德忠回了家了,孩子们大了,要过好日子了,现在不省心的外甥还跑出来气妹子,这不给他添堵吗?

    老林头回了家,看到老伴正在院子里喂鸡,直接一挥手。

    “孩儿他娘,收拾点东西,咱们去看武子家小闺女去。”

    “这成吗?”

    林嫂子有些犹豫。

    “小姑不是不喜欢孙女儿吗?咱去她会不会给脸子?”

    林嫂子虽然是当嫂子的,可也很怵这位悍气的小姑子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