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第十二章我曾想饶你,棍子不答应
    老林头让林嫂子一句话说的一愣,不过马上反应过来。

    “我妹子我知道,你不用想太多,就照着生大宝那时的礼就行。”

    老林头一边说着一边往屋里走,走到一半又停下来。

    “不对,这武子家里是头一个,又结婚这么多年才得的,你比大宝那时的礼再重些。”

    这行吗?林嫂子在心底里嘀咕,可是老林头是个老倔头,林嫂子也不驳他的面子,转身开始收拾起来。

    三十个鸡蛋,一斤腊肉,半包红糖,再抓出几斤的小米,林嫂子算计了算计,又转身进屋里从柜子里拿出来一些布票、糖票、油票,又拿上了十块钱,然后给老林头过目。

    “向军爹,你看看,这行不?”

    “行。”

    老林头极满意的点头。

    不愧是他老伴,知道他的心,别的不好说,这老伴可是从来遇事不会抠抠索索的,当年娘真没给他选错人!

    看老林头高兴了,林大嫂点了点头,也不磨叽,用手巾拍拍身上的灰,老两口就出发去了顾家。

    姜美凤正在家抱着小孙女轻声哄呢。

    李英泪汪汪的,都是她没用,明明昨晚还有今早都喝了鸡汤,那可是家里唯一的一只鸡!结果她奶水还是这么少,都不够小囡囡吃的。

    顾德忠快步走进老二家的西屋,把这手里的小碗儿放到姜美凤旁边的桌子上。

    “快,给孩子喂上。”

    “别哭了,再哭这点奶再回了,更亏待我囡囡了。”

    姜美凤看了眼李英,倒没说太难听的话,主要是怕说了这李英再上火,倒时还不是孩子遭罪?她可舍不得小囡囡受苦。

    把老头子盛出来的粥油一小勺一小勺的喂给小囡囡,姜美凤心里倒是打算上了。

    这时候奶粉什么的可不像二十年后那般,那难得了,倒也不是不能弄,可是麻烦,黑市倒是有,可是就怕这被逮到。

    小囡囡倒是好养活,小半碗的粥汤,吃得津津有味,吃完也不哭了,对着姜美凤眯着眼似乎是在笑一样,闭上眼就睡了。

    看小囡囡乖乖的睡了,姜美凤舒了口气,先把孩子放到李英身边,让李英看着些,扭头拿着小碗就出了屋。

    不一会儿,一碗红糖拌小米粥就端进了屋,李英受宠若惊的差点从炕上跳下去。

    “娘,您怎么给我端来啦!”

    “我让老二上工去了。”姜美凤不在意。“家里的事儿我也能做,就伺侯你喝个粥帮着囡囡洗洗涮涮,有啥不能做的,白让老二个壮劳力在家里,到时吃不饱饭怎么整。”

    其实是队上帮着知青收拾房,队长林向军说了,一样有工分的,现在粮刚抢收回来,上午送粮大队才走,这时正是农闲时,让老二去挣挣工分,姜美凤想着也能让老二家的多分点粮。

    “可是这、这怎么能让娘伺侯我啊。”李英连连推拒。“娘啊,我这就生个孩子,没啥事的,我看我堂嫂子她们都是生了孩子两天就下地了,我也没事。|”

    “好了,给你端来你就吃。”姜美凤怒怼。“你堂嫂家和咱家能一样么?咱家做不出搓磨儿媳妇的事,你老实呆着,坐满月你是别想了,不过让你歇个十天半个月的也就差不多的了,现在正是闲的时候,你老实呆着好好养身子,以后有的是活儿等着你干呢,想躲懒都是美的你。”

    被婆婆狠怼一顿,李英立即老实了,乖乖的靠在炕头喝粥,一用勺子扒拉,里面还卧着两个蛋,心里感动的都不知怎么办好了。

    正吃着呢,就听院子里顾德忠和老林头说话。

    “大哥,大嫂,你们来啦。”

    “是啊,这不是听说武子家的生了吗?过来看看。”

    老林头声音挺响,姜美凤连忙快步迎了出去,眼睛都红了,只盯着自己的哥哥看。

    在上辈子,老林头没过两年就会去世,因为一场暴雪在山里迷了路活生生的冻死,一想到这里,姜美凤泪都快下来了。

    “老大呢?”老林头立时怒了。

    自己妹子让外甥气成啥样了这是,都这么委屈了,他这个当哥的不出头怎么行?顾德忠一看就是个没用的,儿子都教不好。

    姜美凤有些茫然的看着老林头吼了这一嗓子,然后完全等不及其他人的反应,顺手拎了靠在南屋墙上的扁担冲进了大儿子的屋。

    “大哥这是怎么了?”姜美凤有些怀疑,刚刚的伤感硬是被自家哥哥这神来一笔给冲没了。

    “可能觉得老大教训的不够。”顾德忠微笑着道。

    兔崽子,以为自己翅膀硬了是吧?今天就让大舅哥帮着凤儿再收拾你一通,这就是个警告,还不老实,你爹还有招治你呢。

    南屋里鬼哭狼嚎的,姜美凤立时知道了大哥怒火勃发的源头,也不去管,反正舅舅教训外甥,她也就没啥立场去参予了,扭头喊着大嫂,亲亲热热的把林大嫂带回屋去了。

    “凤儿不用管你哥,你哥就是心疼你。”

    进了屋林大嫂一样一样往外拿东西,看姜美凤一副觉得礼太重的样子就连忙道。

    “武子家的是头一胎,又早产,这营养不能断,得好好养着才是呢,你也不用和我客气,你哥疼你,怕你负担太大了,你就收着就是,咱家不差这个的。”

    姜美凤心头一动。

    她哥家里真就不差,不只她哥,她也有些私房的,只是,这些东西现在风头浪尖,是绝对不能动的。

    姜美凤领情,只拉着自家嫂子的手说话,那边,老林头教训完了外甥,神清气爽的回屋看妹子心情好了没。

    “凤儿啊,不是我说你,你怎么这么不会教孩子的?你找那男人更是,孩子都不会教,要他有什么用?”

    老林头很不满意,对妹夫的不满简直是从头顶到脚趾甲。拐了他妹子,还不好好疼她,要不是打不过他,老林头一定一天三遍的揍他。

    不过现在也不错,他收拾他的崽也一样。

    “老大怎么了?”

    姜美凤知道,大哥这是打老大打烦着了。

    “骨头太软。”老林头摇头一脸不赞同。“是个男人,做错了挨顿揍也要站着挺啊,还给我跪地求饶。”

    “那你饶他啦?”姜美凤想想心里有些心塞。

    “我和他说,我倒想饶你,可棍子不答应。”老林头摊手。

    姜美凤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

    和自家亲娘心情舒畅不同,顾娇的心情蒙上了一层阴霾。

    大清早刚到了供销社,顾丽就缠上来了。

    因为不好意思拒绝,顾娇今早都没等顾丽自己走的,想着这样堂姐估计能猜到自己的意思,谁料顾丽一上班就跑到她身边来了。

    “娇娇,你今天怎么还穿着这件衣服啊!”顾丽不满。“你不是要借我吗?那你就昨晚上脱了洗干净今天早上给我拿过来吧?你这又穿着,怎么给我啊。昨天大伯那样,我可不敢去你家呢。”

    “那、那个。”顾丽吱吱唔唔。“不、不能借了。”

    “你说什么?”顾丽一脸不信。刚刚她听到了什么?顾丽不借了?怎么可能!

    “姐,这衣服不能借你了,对不起了。”顾娇抬头有些愧疚。“这衣服是我三嫂给我买的,借给你被三嫂知道了不太好的。”

    “那就不让她知道啊。”顾丽撇嘴。“你那个三嫂啊,眼睛长在头顶上,人家是城里人,能在乎这一件半件的衣服?你自己小气就说,舍不得借还找这个借口。”

    顾娇惊呆了。

    从小到大,顾丽还是第一次对她暴露出自己这样有些尖锐的嘴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