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第十六章雪中送炭
    下午时顾建武上工回家,顾美凤在饭桌上就交待了。

    “老二,你去请个假,明天别上工了,一会儿吃了饭乘着天没黑,去你老丈人家看看,听说英子的侄子又病了,孩子身体弱我寻思着怕是还是去镇上医院看看稳妥些,你今晚上不行就别回来了,帮着你老丈人忙几天。”

    顾建武就不说了,整个个老实头,姜美凤指哪儿打哪儿,听着自己娘说了立即就应了,一边吃着饭的李华脸色几乎立时就变了。

    可是她没什么底气说话,只看着自家那三个臭小子闷头狂吃的样子来气。

    吃了饭,顾建武回屋去看李英和小闺女,顺便说了下今晚可能不回来了。

    “什么?娘让你回我家去看看?”

    李英激动的问。

    “嗯,娘说去看看侄子,说是要是病得重还是去医院看看,岳父岳母年纪大,让我带着去看看。”

    顾建武一边说一边换上出门的衣服,把身上干活时穿的旧衣都换下来。

    姜美凤进来时正看见,上前就拍了顾建武一把。

    “你个憨子,屋子里现在有孩子了,你怎么不讲究呢?这干了一天的活,身上的土都不扫干净就回屋里换衣服,脏死了。”

    “哎,娘,我错了。”顾建武习惯性的认错,一边把换下来的衣服连忙拿出去泡到盆里。

    “行了,把衣服扔盆里就行,我洗就行了,你快回来。”

    姜美凤吆喝一声,顾建武动作迅速的回来,姜美凤拿出几张大团结,塞到顾建武手里。

    “拿着,去医院的话还是把钱准备足了,你看看,孩子治病虽然多少,再给你老丈人留几个钱,给孩子买些好东西养身子。”

    “娘,快别。”一边的李英连忙想拦。“最近家里不是要用钱吗?咱家钱也不富裕。”

    “行了,别和我让来让去的,给你就拿着,你当是给你家的?这是借的,以后得还知道不!”

    姜美凤动作利落的把钱塞到顾建武的兜里,嘱咐着让他放好。

    李英话都说不出了,只觉得比生孩子那天还像做梦。

    从前婆婆也不抠,回娘家串门都是礼备得很足,不过给钱倒真是头一遭,她从小就不像堂姐,嘴甜长得还有福气,她一直不太讨婆婆喜欢她心里都知道。

    谁想自从生了囡囡之后,婆婆竟然对她越来越好。

    姜美凤塞了钱,又让顾建武拿了她准备的几样鸡蛋、小米等东西,直接打发了二儿子快走。

    “快去吧,别耽误了,你媳妇孩子都不用担心,有我呢。骑着你大哥的车走,看你大哥啊,不定请几天假呢,他车放着也是放着。”

    顾建武应了声,提着篮子挂到车上,骑着车就走了。

    他老丈人家在第一生产大队,离着也有三里地呢,得快着些,不然天黑可真不太好走。

    这边姜美凤送走了二儿子,那边,李华正和顾建文在南屋里嘀咕呢。

    “建文啊,你说这事是不是奇怪?你娘可一直看不上老二那两口子的,这几天和中邪似的,对老二两口子啥都舍得出去就不说了,你看看那个赔钱货,你娘抱着和抱什么宝贝似的,你说说,是不是被那个丧门星迷了魂了?”

    李华越说越觉得是这么回事。

    “你说生这孩子时,我就觉得哪里不对,现在想想,这孩子一下生,那产房里都冷得人骨头冷,你说说是不是这孩子生下来就带着邪气?”

    “闭嘴。”顾建文脸色极难看。“这是什么时候?你难不成想宣传封建迷信?再胡说老子打死你。”

    李华也是说顺口了,一听顾建文的话吓得脸都白了,连忙捂住嘴直摇头。

    “我就是一时糊涂,我可啥都没说。”

    “你以后管好你的破嘴。”顾建文的脸色是极难看的,搭着一脸的青肿,让人不忍直视。

    “这次的事就是你的错,你要不在孩子面前胡咧咧,那孩子能跑到咱娘面前瞎说吗?害得我现在班都上不了,我可和你说,过不了多久我们车间弄不好就要提个组长,我过两天必须回去上班了,给我想个借口,这一脸的伤怎么解释。”

    存折被姜美凤拿走,顾建文倒是不急,自己的亲娘自己知道,几句话就能把存折给骗回来,不过让姜美凤知道了家里存款的数目还是让顾建文心里不高兴,不怕别的,就怕娘拿着这钱去贴补老三。

    老三那股子谄媚劲儿,想想顾建文都倒胃口。

    不行,他得把他要提干的事儿好好和爹娘说说。

    顾建文心里盘算着法子,另一边,顾老英雄顾德忠可是很不高兴的。

    自从回到这个家,媳妇还没和他分开过,结果现在可好,媳妇要去找儿媳妇睡觉,这叫什么事啊?

    “凤儿啊,不行你把囡囡抱过来吧,啥时候饿了再抱过去让儿媳妇喂,不行我晚上给孩子冲麦乳精喝吧。”

    顾德忠试探着道。

    姜美凤的脸一下子红了。

    这个老不羞的。

    当她不知他打什么算盘呢?

    姜美凤算上上辈子,可二十多年没那个事儿了,一想前一晚的事儿脸就红。

    不理他!

    ***

    红旗乡第一生产大队,奋斗村。

    李老大这一天都不太好过。

    唯一的闺女听说给他生了个小外孙女,亲家母向来是个重男轻女的,李老大就对闺女挂了心,可是又能怎么样呢,唯一的孙子又出了事儿,着了凉不说似乎还被吓着了,一天身上都在发烧,让他更是急得团团转。

    这村上的卫生所原本的卢大夫去了县里学习还是开会的,只留下个学中医的赤脚大夫小胡,除了让用毛巾给孩子冰冰额头,就啥法子也没了。

    “老婆子啊,不行咱去亲家借点钱吧,带着小安去镇上或是县里看看吧,这孩子看着不太好啊。”

    李老大蹲在院子里抽了半天的烟,饭都顾不上吃了,又去了屋里看看炕上烧得满脸通红的孙子,咬了咬牙和李大婶子商量。

    “这怎么行。”李大婶子也着急,可又为难。“英子本就生了个闺女,咱没去给下奶不说,又跑去借钱,这不为难孩子吗?要是英子婆婆恼了,那可怎么办?”

    李大婶子看着烧得脸颊通红的孙子抹眼泪。

    “你说怎么就小安病成这样了呢,这孩子这要是出了事可咋整,咱可对不起咱儿啊,他就留下了这一个根啊。”

    “可是小安挺不得啊。”李老大抓着头又蹲靠在炕边发愁。“都是我没用啊,要不也不能就过成这样了。”

    两口子正难着,就听到一阵脚步声,接着就是女婿的声音。

    “爹,娘,你们在家呢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