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第十七章掌上明珠
    让人耳熟的声音传来,让李老大两口子有些迷糊。

    “英子爹啊,我怎么听着这是姑爷的动静??”

    “我听着也是啊。”

    两口子互看一眼,连忙快步迎出去。

    已经进了院子的顾建武正从自行车上往下拿篮子。

    “爹娘,小安怎么样了?我爹和我娘听说了孩子病了,让我过来看看,要是太重了,咱还是去医院吧。”

    一边说一边把篮子递给岳母,顾建武憨厚的大脸对着岳父傻笑。

    “小安发烧怎么也退不下去。”

    接过篮子的李大婶想要忍住,可还是忍不住眼睛里担忧的泪。

    “家里钱都花得差不多了,我和你爹正发愁呢。”

    “行了,别说了。”

    李老大的眼睛通红,脸上也是一阵阵的发热。一个男人没本事给家人好的生活,现在还要和女婿张口,李老大只觉得老脸臊得慌。

    “这孩子不能拖了。”顾建武把东西放到了桌上就去里屋看孩子,伸手在李平安的额头试了试,结果入手一片滚烫,顾建武脸色立即变了。

    “爹娘,你们收拾些东西,咱们得去医院。”

    顾建武急了,他可是知道这小孩子发烧不是闹着玩儿的,他们生产大队里的王二愣不就是小时候发烧烧坏了脑子吗?都快三十的人了,见了人还傻呼呼的挨个喊哥哥姐姐,傻着呢。

    “都收拾啥啊。”

    李老大和他媳妇都有些茫然。

    “爹娘,你们收拾杯子毛巾洗漱的东西,我看这孩子弄不好得住院呢。”顾建武伸手忙活开了,先把被子铺好了,又把小安放到被子里裹好了,生怕孩子再冷着。

    “爹,不行让娘收拾着,你抱着小安,咱先去医院吧。”顾建武看李老大两口子还慌张着不知所措就急了,“这不能等了,再等孩子就危险了。”

    “哎,好。”李老大慌了神。“老婆子你收拾了再去镇上,不行让大春送你一下,我先带着孩子和武子走。”

    李老大抱着裹好了李平安跟着顾建武出了门,李大婶子送了他们爷俩个出了门回头就开始收拾东西。

    这边,姜美凤在顾德忠的坚持下,到底还是把小囡囡抱回屋去了,看着小孙女乖乖睡着的样子,姜美凤就和顾德忠商量。

    “这小囡囡你说要取个什么名字好?咱得给孩子想个响亮又好听的名,这囡囡的叫着,咱这里叫囡的闺女没有十个也有八个呢。”

    姜美凤看着小孙女心里就软乎乎的。

    “听说,你把老大家的存折拿来了?”顾德忠没接话头,反倒想起了老伴反常的行为。“你不是说孩子自己有小家就攒几个私钱儿也没啥吗?”

    “我寻思着,对老大老三咱是不是有点太偏心了。”顾美凤沉默了下,“老二一直没工作 ,天天在队上上工,出大力,一年到头挣那几个工分,分了粮食一大家子吃,这还不算,剩下的折成钱老二一分不留都给我了。原来老二家没孩子,我寻思着老大家怎么也有三个孩子,怎么也能分出来一个养养老二的老。可是现在想想是我糊涂了,这不是亲的怎么都不行。既然老二养家养了也这么多年了,老大是长子,更是咱老顾家顶门立户的男人,怎么能让人指着他说不孝不如老二呢,你说是吧?”

    当然了,最最重要的就是这白眼狼她看不顺眼,不想让他好过,拿走他的钱就当这么多年给他娶妻生子的回报好了,她还嫌少呢。

    顾德忠听了没作声,看着白嫩嫩乖乖巧巧睡着的小孙女。

    “叫明珠吧。”

    “什么?”话题跳跃的太快,姜美凤一时没反应过来。

    “小囡囡,大名就叫顾明珠吧。明珠,是咱们老两口的掌上明珠,你说好不好?”

    “当然好!”姜美凤极高兴,在嘴里念了念,越念越喜欢。“明珠,真好听,咱囡囡的眼睛黑黑的,就像黑珍珠似的,好,小名就叫珠珠,咱囡囡属猪,就叫珠珠。”

    呃。

    顾德忠摸摸下巴,想想自家抓的白乎乎的小猪崽,再看看嫩乎乎的小孙女。

    算了,凤儿她高兴就好了。

    在医院忙乎了半宿,李平安的烧终于退了下来,看着睡得安稳不再说胡话的小孙子,李大婶子终于放下心来。

    “他爹啊,这次可多亏了武子了,不然听医生说啊,这小安搞不好要烧坏了脑子。”

    “咱这次得好好谢谢亲家了,又出人又出了钱的。”

    李老大也想不到,平时憨憨的女婿,在这大事上可是挺有主意的,来了医院也是,和医生说话,对护士说话,头头是道的,不像他们老两口,脑子都迷糊了,医生问话更是答都答不出来。

    “这次小安病好了出了院,咱就去亲家那里好好看看,道个谢。”

    “爹,娘,来,你们吃点儿吧。”

    顾建武和岳父母在医院里熬了一宿,孩子终于退烧了,大人也折腾得筋疲力尽了,顾建武看李老大两口子累得都站不起来了,让老两口守着孩子,他去买了些包子粥来吃。

    “武子啊,这次可真是多亏了你了,你要是不来俺家,俺这还不知道这孩子发烧这么怕人啊。”

    李大婶子喝了口粥,看着脸色惨白睡着的孙子就忍不住抹泪,她们大房这边就这一根独苗苗了,这要是有了个好歹可咋整。

    “娘,您别这么说,小安是英子的侄子,那就是我的亲侄子,我也疼着他的。”

    顾建武的话音一落,李老大两口子更是感激了,看着顾建武,只觉得这女婿照亲儿子也不差什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