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第十九章风起
    顾建武回了屋就去抱睡得甜甜的珠珠。

    “建武,你别扰了孩子睡觉。”李英好气又好笑。

    “都多少天了,从生下来就没抱过几回,这次我得好好抱抱我闺女。”顾建武有些怨念的说。

    从闺女生下来就被娘霸得牢牢的,天天抱着,要不就是在喂奶睡觉,他可是珠珠的亲爹啊,他爹都比他抱珠珠时间长。这三天没在家,他在医院里就想着自己的小闺女了。

    说不好这是他唯一的孩子呢。

    顾建武看着乖乖靠着他粗壮的胳膊睡得香沉的小团子,心里软成一团。

    那一脸痴汉相让刚进屋的姜美凤只觉得没眼看。

    显得更憨了。

    “建武啊,我有个事和你商量。”

    姜美凤走到顾建武身边,没管顾建武哀怨的眼神,把宝贝孙女抢了回来抱到李英那边。

    “孩子还是要睡炕上,对骨头好。”

    白了顾建武一眼,这才坐下,顾建武也连忙跟着坐到桌边。

    “我想着吧,珠珠这孩子怎么都是早产,这两天虽然模样长开了些,可还是气弱弱的,我寻思着要不要这两天就去镇上医院看看。”

    “娘,真能把孩子抱镇上看看?”李英激动的瞪着眼睛问。

    她早就想着珠珠早产,又听接生的刘二花说起这孩子好像生下来有什么不足,这事她不懂,可看字面的意思也知道这对孩子定是不好的。这几日她也发现了,这孩子吃奶都没多大的劲儿,李英早就有些焦急了。

    可她生的是丫头,又不好做婆婆的主,兜里更是比脸都干净,没钱没地位,哪里有那个腰杆子说什么带孩子去医院看看?

    现在婆婆一说,她比谁都感激。

    “我还能骗你?”姜美凤不高兴。

    “你瞎说什么呢。”顾建武对着李英呼了呼气,“咱娘咋能骗咱,娘对珠珠好着呢。”

    “哟。”姜美凤刮目相看,上下打量顾建武。“看不出啊,老二你也会说好听话了?”

    “娘,我哪有,我、我说的是实话。”

    顾建武一下被姜美凤的话臊的脸通红,吭哧着回了这一句就不敢再说了。姜美凤没理会,扭头又看了看睡着的小珠珠。

    “你大嫂带着孩子回了娘家了,这几天老二你接着上工,家里的活儿我来做。”

    “那怎么行。”李英连忙道。“娘,我也养了这么些天了,我下地做饭,娘你别累着了。”

    “行了,我还不老呢。”姜美凤瞪了瞪眼。“你再歇段日子,怎么也要养上十天再下炕,生珠珠时太难了,你也遭了罪,为了你以后想,你就好好养着就行,你大嫂的弟弟定亲也快,有个三五天也就成了,到时她回来了就有人做饭了。”

    又怼了老二两口子几句,姜美凤神清气爽的出了屋,扭头瞪了瞪南屋。

    老大这两天比老二媳妇还像做月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炕都不下,哼,这是被打了心里不舒服呢。

    ***

    供销社里。

    顾丽正和顾娇说话。

    “你听说了吧,过几天要有领导过来视察。”

    “视察?”顾娇有些迷糊的眨了眨眼,不过看看突然又和自己不闹别扭的堂姐,一直性子软的她只有高兴的,哪里会泼冷水。“为什么啊?那姐你好好表现啊。”

    “哪有我什么事,我就是个临时工。”顾丽嘴角的笑有些勉强。“听说前段日子县里的供销社闹出事来了,说是有人把残次品当商品卖给了顾客,从中昧了顾客给的布票粮票啥的,所以现在正在查呢。”

    “姐,你咋啥都知道啊。”顾娇都有些崇拜的看着顾丽。在她心里堂姐真的很聪明,啥事都知道。

    “我在食堂打饭时听上灶的刘师傅和崔主任说的。”顾丽眼里的光彩闪了闪。“娇娇,今晚去我家陪我啊,你都好久没去我家玩了。”

    “行。”顾娇点了点头。

    顾丽微微笑了起来。

    ***

    到了晚上,姜美凤要做饭,可顾德忠不让,非要自己下厨去,却被姜美凤一手肘怼一边去了。

    “你这要是做饭那老二媳妇月子还咋做啊。”姜美凤瞪顾德忠。“你有这功夫你就去收拾老大,这都多大了,被打一顿就这别扭了多少天?是不指着他养我们的老了,看看,这哪哪也不像个孝顺的。”

    顾德忠一看姜美凤眼里的委屈立即出离的愤怒,扭头就要抄家伙。

    “你可停了吧。”姜美凤手急眼快的抢过来扁担。“你也是,打人不打脸,你把他脸打得鼻青脸肿的,他这工作还要不要,班还上不上了?李华可只给他请了五天的假,明天他就得去上班了,你难不成让他接着请假?”

    “凤儿,这小子忒不像样。”顾德忠气呼呼。

    “你让他晚上做饭。”姜美凤出主意。“我可不管他晚饭,他媳妇跑回娘家铁定是他出的主意,他敢出主意就让他自己做饭吃,老娘可不伺侯这没良心的猴。”

    “行,不给他做饭。”顾德忠点头。

    两口子达成虐儿一致,合力做了晚饭,也不理会顾建文,直接把桌子抬去老两口的东屋了。

    先给李英送了饭,又喊了顾建武,一家三口吃上了。

    吃完了饭,顾建武很老实的把厨房收拾了,因为姜美凤手头有准,这饭菜压根就一口没剩,姜美凤把厨房里吃的东西归置好,一把大锁锁了柜子,扭头回屋去了。

    顾建文躺在南屋,左一觉睡,右一觉醒,晕晕乎乎的一直到肚子饿得咕咕响,天都黑了还没等到人送饭。

    他娘这是不管他了?

    顾建文无法相信。

    在炕上再也躺不住了,顾建文从炕上坐起来就往外走,结果刚出了门差点被伫立在门口的黑影吓得跳起来。

    汗毛直竖的顾建文嗷的一声,都没啥好声了。顾德忠也没想到老大这兔崽子会突然冲出来,看对方吓得面无人色翻了个白眼。

    就这兔子胆,还和人学不孝呢?不怕天打雷劈啊?

    “老大,我告诉你啊,你媳妇这段日子回娘家,老二天天上工,老二媳妇做月子,这是没办法,你都多大了,不能让你娘伺侯你吧?有手有脚的,自己弄饭吃啊。”

    顾德忠说完了想说的,扭头就回屋了,也没去管还冒着冷汗的顾建文。

    和做梦似的在院子里站了半晌,顾建文才终于发现。

    就因为一次失误,自己就成了爹不管娘不疼的了?

    这个无情无义无理取闹的世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