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第二十二章雾散上
    顾建文觉得这两天的日子太难熬了。

    上了一天的班了,回到家里还冷锅冷灶的,顾建文在镇上厂里上班,回来时家里人居然早早的吃了饭,这几日小妹不在,家里饭菜都是姜美凤做的,定量定时,他竟然半粒米也没见到,姜美凤倒也不至于饿着他,有白面有粗粮,就是得自己做。

    顾建文茫然摸了摸饿得咕咕叫的肚子回了屋里,看着一室的昏暗,难得的,想起了从前被姜美凤偏心对待时,家里日子过得热火朝天的。

    李华回娘家的主意是顾建文出的。

    这几天姜美凤逼着李华去上工,说什么老二媳妇怀着孕还上工呢,李华这三个孩子都长大的人天天闲在家里是要闹哪样。

    不只这样,还时不时的支使着李华干这干那的,因为有李英在那里对比着,明明不甘心李华也不敢逆着婆婆,只好上工了。

    除了刚结婚那段日子李华上过工,自从生了大宝后,李华就没上过工,这农活虽说也是从小做到大的,可她家大宝都八岁了。八年没做农活的李华这几天着实过得太苦了。

    回到家里就和顾建文吹枕边风,顾建文想着这几日娘真是很奇怪,明明之前对着三个儿子宝啊心肝啊的,这几日和三个儿子都不亲近,就更不用说他和李华了,那是半眼都看不上的嫌弃。

    顾建文就想着,说不得是老二生了这个丫头,娘又像宠着娇娇那般喜欢小闺女了?

    这可不行。

    在顾建文心里眼里,顾家的东西,那就都是他的。

    他是老大,又给老顾家生了三个孙子,怎么说也是大功臣啊。

    得让娘意识到他们两口子的重要性!

    而这,首先就从儿子这里下手,也因为这个,顾建文才会出主意让李华带着儿子们提前回娘家去。一是帮忙,二是让姜美凤想孙子。

    没人比顾建文更知道,自家亲娘有多稀罕这三个小子了。

    可是,现在,顾建文却有些不确定了。

    明明饿着,却没了去做饭的体力与心情,顾建文把被子往身上一拽,打算直接睡了了事。

    谁知,就在这时,顾家门口却传来吱嘎的一声。

    顾建文心里打了个突。

    难道有贼?

    ***

    姜美凤今天其实有些心神不宁的。

    她记得上辈子就是李华家的弟弟定亲,出了事。大宝他们三个把人家三个孙女一口气都推水里去了,因为李家的小孙女儿身子弱,差一点儿就没救过来,因为这个,李华有段日子可以说是和娘家翻了脸,处得不太好。

    不过,后来因为共同的利益,他们一起算计了顾娇,这才重归于好。

    姜美凤有些焦虑的翻了个身,心头想着上辈子枉死的女儿,她的娇娇,想着大儿子一家人的恶心行径,这心却怎么也平静不下来。

    “凤儿,你这是怎么了?”

    顾德忠被媳妇翻来覆去的烙饼一样的翻身搅得睡不着,干脆一把搂到怀里,手还很不正经的摸到衣服里去了。

    “想我了?”

    “呸。”

    姜美凤的脸腾得就红了。

    上辈子老头子死了那么多年,她都快忘记了这个老不正经多喜欢闹她,这回回来,她怎么都不太习惯,心里别扭得不行,于是就时不时的躲着,可这老头子显然忘记自己都多大年纪了,居然总说那些没羞臊的话。

    “呸什么?”顾德忠边说边下口去亲。

    “娘,华子回来啦!”

    顾建文在门口嗷的一嗓子吓得门里搂在一起的老两口好似触电一般的分开,姜美凤还用手臂格着顾德忠的脸硬是推出一手臂远,顾德忠脸都被那个敢搅当爹的好事的顾建文气歪了。

    “华子回来了?”

    姜美凤忙慌慌的坐起来,本来发热起来的脸迅速的冷下来,心里竟然有了一种果然如此的笃定。

    “是啊娘,厨房里的面和玉米面不够她们娘四个吃的。”

    顾建文有些憋屈的站在门口,没他爹发话他也不敢往里进,从前顾德忠就有规矩的,他娘自己还好,有爹在房里谁敢不请自入就是被收拾的命了。

    “行,我马上来。”

    姜美凤快快的起来,去柜子里拿粮,舀上一碗面,姜美凤打开房门走出去。

    天色早就黑了,农村人都省着灯油,晚上不点灯,不过老顾家倒不差这里,只是为了和村里人一样才都早早就睡,只是现在李华跑回来,也不能摸着黑做饭,所以顾建文点上了油灯。

    黑幽幽的院子里只有顾建文手上的油灯灯芯闪着微弱的光,光线微抖,伴着顾建文一旁李华惨白的脸色,分外的诡异。

    “老大家的,你娘家怎么回事?怎么连晚饭都不让你们娘几个吃啊?这就不说啥了,这都多晚了,也放心你们娘们走夜路?”

    姜美凤是明知故问,李华可是不敢说实话的,闻言只是虚虚干笑。

    “这不大宝一个劲儿的吵着回来吗?说是想爷爷奶奶了,怎么也不在我娘家呆,我想着不呆就不呆吧,都在外面这么多天了,也就带着他们三个回了。”

    “是吗?”姜美凤冷笑,低头看那三个孙子。

    大宝已经是个八岁的孩子了,吃得好跑得欢,长得壮实,一边的二宝和三宝也是。只是,这三个孩子的脸色也都不怎么好,大宝是眼里闪着跋扈和惧意,二宝却是一眼的愤怒,三宝倒是看不出来,脸上笑得开心着呢。

    只一眼,姜美凤就把上辈子孙子们的性子和这三个孩子脸上的表情对比了一下,大宝二宝还好,基本上都对得上,可是这三宝……

    姜美凤把面递给李华时,眼睛不住的打量着三宝。

    在姜美凤的印象里,三宝一直是个唯唯懦懦没什么主见的孩子,不太爱说话,只喜欢在屋子里呆着,找了个女朋友听说也是这性子。

    而今再看,那张带着笑的小脸上,一双眼睛开心着呢,在这从李华到二宝,脸色都难看的对比下显得异常诡异。

    不过,姜美凤也只是看了几眼,其他的就不打算去管了。

    连实话都不说,想也知道晚上从娘家奔回来这是把人得罪成啥样了。

    看到李华她们母子四人回来,姜美凤原本的烦燥竟然奇迹一般的退了下去,她把手里的粮给了李华,随口问了几句,转头就回屋插上门打算睡了。

    回到炕上也不理还想着再继续的顾德忠,几乎是一闭眼,姜美凤就睡着了。

    &&&

    第二天,阳光明媚,是个大晴天。

    姜美凤就是在这样的阳光下被一阵鸡飞狗跳的叫骂声吵醒的。

    炕边空了,顾德忠早年在部队呆的,自来起得早,早起后就会出去绕着大地跑上几圈,间或打几趟拳什么的,具体姜美凤也不知,就知道是锻炼的。

    姜美凤也没管,只自顾自的穿好了衣服,走出门外。

    院门罕见的关得紧紧的,透过门缝,能看到门外人影绰绰的,时不时还有几声喝骂传进来。

    “李华,我可不管,你是老顾家的媳妇不假,可你也是我们老李家的闺女吧?亏你是当姑姑的,春杏这条小命差点没了,你说你怎么这么狠心呢?”

    “娘,你这话说的,我是当姑姑的不假,可我也是我们二宝的亲妈啊,这孩子在一起,打闹是难免的,就因为二宝推了春杏一把,你就要喊打喊杀的,那就是个丫头片子,就是有个好歹能咋?她还能有你外孙的命金贵?”

    “李华,你放屁。”李大嫂大怒。“那可是你亲侄女儿,你是怎么当姑姑的,那是闺女怎么了?那也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是你亲大哥的孩子,是你亲娘的孙女儿。我也没让你怎么,就是这春杏身子太弱了,差点没救回来,好不容易去镇上,医生可是救了好久才救回来的,钱花了那么多,我这个当大嫂的也没挑理,是咱娘说的,这钱不能让李家出,这才过来找你,你倒好,不止不道歉,还这样说自己的亲侄女儿,你良心让狗吃了吧,亏得春杏还一口一个姑姑的叫。”

    “叫姑姑怎么了,我都没说你呢,没本事一口气生了三个丫头,还好意思上门来讨钱。”

    “啪。”

    一声清脆的巴掌声,让屋外的吵闹瞬间安静下来,随便就传来了李华的尖叫声。

    “娘,你打我?你凭什么打我啊!”

    “我打得就是你这个吃里爬外不护娘家的东西!”

    李二婶子破口大骂,从李华不向着家里的三个侄女儿,到老顾家只给李老大掏钱看孙子的病,骂得是又恶又狼,姜美凤在院子里听得刺耳,干脆一把拉开门。

    “亲家,你这是什么意思?大清早跑我家里来堵门骂大街是吧?”

    姜美凤突然出现吓了李二婶子一跳,不过随即就反应过来。

    “亲家,您也不用说这话,要不是逼急了,我也不会这么早就登门。”李二婶子涨红了脸。

    虽然夏天天亮得早了些,可农村人向来早晚两顿饭,所以早上吃饭有些晚,往常这时间的确也不是上门的时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