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第二十四章雾散下
    “亲家婶子啊,这孩子可得好好管管了啊,这怎么一点不认错不说,还倒打一耙!明明是他们抢了我们春花她们的鸡蛋不说,还不服气就把她们推到河里了,结果现在还不承认了!”

    李大嫂子也气得够呛,怎么也不相信这两个孩子会这样,平时这孩子回李家,她们也没少疼啊,好吃好喝的,结果这孩子居然这样。

    婆媳两个气坏了,姜美凤却没往心里去。

    可不是,这两个孩子这才哪儿到哪儿呢?以后这两个孩子,一个是父母的傀儡杀奶奶的帮凶,另一个却是个拼命三郎整天打架惹祸不干正事,年纪轻轻还搞大人家闺女的肚子,逼得人家闺女跳了河。

    哼!

    一想到这两个孙子的未来,姜美凤唇角一丝冷冷的笑。

    从前有多疼爱,后来就有多心凉。

    两个大白眼狼,生下来的当然也是三个小白眼狼。

    “有什么好管的,我们家大宝二宝三宝好着呢,又懂事又乖巧,你们说的这些,我可不信。”

    姜美凤慢吞吞的说,脸上的笑让李二婶子看了只觉得头皮发麻心口泛冷。

    明明是笑,硬是让李二婶子有种想要哆嗦的感觉。

    这亲家是怎么了?眼睛里的光冻得死人了都。

    “亲家,真是对不起了,想来是我们老顾家没教好孩子。”

    一道浑厚沉稳的声音突然传来,姜美凤一怔,抬头就看到顾德忠带着顾建武不知何时站在了堂屋的门口,顾德忠的眼睛里黑沉沉的,带着深深的意味看了姜美凤一眼。

    姜美凤的心里一悸,那目光她说不上来,总之给她的感觉很不好。

    “亲家,您,您回来啦。”

    李二婶子有些局促,原本她和儿媳都是坐着的,结果听了大宝他们的话站起来,现在再坐下,总觉得腿弯不下去,可不坐下,看着顾德忠大步走进来大马金刀的一坐,倒显得她们更是窘迫了。

    “坐吧。”顾德忠抬手让了让,抬眼看了顾建武一眼。

    “老二,你去厨房看看,你大嫂饭做好了没有,等吃了饭,你带上钱,和你亲家婶子跑一趟镇医院,看看孩子住院花了多少,把医药费付了。”

    “哎,不用的不用,”李二婶子手脚都快没地放了,顾德忠身上铁血杀伐的气息太浓,她干笑。“这、这怎么好的,我们娘们不饿、不饿。”

    “就在这里吃吧,亲家登门,怎么让你们饿肚子呢。”

    顾德忠看出来李二婶子不自在,也没多说,眼睛扫向大宝二宝。

    两个孙子一直是挺怕这个爷爷的,被这么一扫都吓得一哆嗦,顾德忠却没管,指了指。

    “跟我出来。”

    顾德忠大步走出堂屋,大宝二宝抖抖索索的看向姜美凤。

    “奶……”

    这一声奶当真是九转含泣,可惜姜美凤没什么心情理会,对着孙子的求救直接来了个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看奶奶这里没指望了,大宝和二宝一步一挪的往厅堂外走,谁知走到一半,已经等得不耐烦的顾德忠直接大步走回来,拎小鸡一般的一手一个,拎着脖领子把孙子提出去了。

    姜美凤:“……”

    看样子老头子是真生气了。

    李二婶子及李大嫂子:“……”

    亲家(大叔)太可怕了!

    早饭做好了,李华喊了吃饭,等人都坐齐了,李华给李英送了月子饭回来,看到桌上的人这才觉得不对。

    “娘,我去喊大宝他们。”

    看桌上根本没三个儿子,李华以为没人喊他们,扭头就要出去喊。

    “不用喊了!”顾德忠直接道。“这三个孩子都不吃早饭。”

    “啊?”李华有点摸不到头脑,扭头去看姜美凤。“娘啊,这孩子还小呢,这不吃早饭对身体……”

    “一顿不吃饿不死。”

    顾德忠斩钉截铁的一句话,让李华彻底的不敢再吭声。

    一桌子的人硬是没一个再敢多说一句话,默默的吃完了早饭,要去医院时李二婶子都快含泪欢呼了。

    这压仰憋闷的气氛,简直让人只想跪地求饶痛斥自己的错误啊!

    李二婶子和李大嫂子是分开走的,李二婶子和顾建武去镇医院,李大嫂子回家帮着春杏再收拾个东西啥的,医生说了让在医院里住上几天的。

    等外人一走,顾德忠肃着一张脸看着李华。

    “你去上工吧,大宝他们你不用管中,有我和你娘管教。”

    “是。”李华默默的点头,收拾了厨房就去队里上工去了,硬是没敢回屋看孩子。她怕看了之后心软又管不了更难受。

    这边,顾德忠冷着脸带着姜美凤回了屋。

    进了屋里,难得的,顾德忠把旱烟袋拿出来。

    从前,顾德忠就抽,不过自姜美凤重生回来后,他已经不抽了,姜美凤多少年没闻过旱烟味了,嫌弃着,顾德忠为了和姜美凤亲近就一直没抽。

    点了烟袋,顾德忠重重的吸上一口,这才叹了口气。

    “凤儿啊,你这是怎么了?”

    姜美凤心里咯噔一下,她有些警觉的抬眼看了眼顾德忠,这才装傻道:“什么怎么了?”

    “你这态度,不对啊。”

    顾德忠又吸了口旱烟。

    “从前,你对老大他们一家就不说了,就说这三个孙子吧,你可是看得和眼珠子似的,怎么现在,明明看得出来孩子都长歪了,你怎么就无动于衷呢?”

    “我哪有。”姜美凤有些掩饰的心慌低头,又想起了老头子可是行伍出身的,观察力惊人,不由得咬了咬牙。

    她要不要说?可是,这样可怕的事,这样匪夷所思的事,这样……让人伤心又绝望的事……

    “你怎么没有。”吸了两口,好不容易,心里那股郁气好一些了,顾德忠连忙用烟锅敲了敲炕沿,灭了烟。

    “从前,你对老大多好,对老三也惯着,这也罢了,大宝他们,你可是一直教着的,虽然你偏了心,可是有些事你也会管上一管。这次的事,明摆着就是大宝他们说谎,以你的性子,要么就会好好教,要么就会不问真相直接把亲家她们怼回去。可是你都没有,你甚至都没走心。”

    顾德忠看得清清楚楚,凤儿的眼睛是冷的,话也是冷的,想来,心也是冷的。

    他不明白,这段日子姜美凤对三个孙子的冷淡,对老大两口子的零容忍,偶尔眼睛里闪过的恨意,都让顾德忠心里惊起一片惊涛骇浪 。

    明明还是那个人,可是说话做事,截然不同,你若说也许是特务或是其他人假扮的,一举一动间的小动作小习惯几乎一模一样,就连在炕上,也是不差什么,只是明显的生涩羞赦了许多,就像是好久不和他在一起那样。

    好久?

    顾德忠心头一动,不过却没动声色,而姜美凤,心里惊骇一片。

    原来,她表现的这么明显吗?

    心头狂跳的姜美凤只觉得心都快跳出胸口,她努力压下心悸,呼出了一口气。

    “我这样,是有原因的。”

    姜美凤低下头,思索了一下抬起头来。

    “也许你不信,我是做了一个梦。”

    姜美凤把上辈子的事压缩成了一个梦,和顾德忠说起来。

    只是,那段记忆太痛苦了。

    顾德忠的骤然离世,娇娇的死,大儿子的不孝,大儿媳的心狠手辣,三个孙子的冷漠以对,姜美凤说起来眼睛都红了。

    她不伤心吗?

    她是有错,可是,她疼孩子的一片心怎么有错呢?结果一腔的疼爱,换来的是瘫在床上多少年,硬是全身腐臭,被亲孙子和亲儿媳联手害死。

    儿子不知道吗?

    怎么可能不知道?

    一想到这里,姜美凤简直恨不得把那一家子白眼狼都赶出去,断绝关系永不再见才好!

    顾德忠心疼了。

    看到凤儿的样子,他的猜测想来是没错的。忍不住把伤心的姜美凤一把搂在怀里,顾德忠轻轻拍抚着她因为伤心绝望而颤抖的后背。

    “凤儿别伤心,那是个梦,是梦啊!你别伤心了,还有我呢啊。”

    有你又怎么样呢?最后还是只剩我一个人。姜美凤摇摇头,把一腔眼泪沾到顾德忠的胸膛上,最终还是泣不成声。

    一直到姜美凤的情绪终于平静下来,顾德忠才放开紧按着姜美凤身体的手。

    “凤儿啊,好了,不哭了,你听我说几句话。”

    顾德忠沉稳的道。

    姜美凤有些不好意思,低头应了一声,顾德忠快步去把屋里的毛巾用脸盆的水洗了洗,给姜美凤擦脸。

    “凤儿,你说的,其实是个梦,现在还没发生对不对?”

    给姜美凤擦了脸,顾德忠又给姜美凤倒了水,看着她喝了几口,这才心平气和的开口接着说。

    “你想过吗?孩子长歪了,其实,和咱们分不开。这些孩子这样子,和咱们也是有关系的。”

    姜美凤点了点头,她不得不承认,她其实不会教孩子的。

    “你呢,从前是偏心,我呢,也没管孩子。从前是没机会,后来我回来了,孩子也都大了,我想着,你有我倚靠着,我的孩子,长得歪了也不怕,有我坐镇,怕啥。这都是我的错。”

    顾德忠检讨起来,想到姜美凤曾经的经历,心里就疼得厉害。

    “但是凤儿啊,咱不能因为知道未来也许会发生的一些事,就放弃了现在啊。”

    顾德忠的话,让姜美凤一怔,她抬眼看过去,顾德忠的眼瞳黑沉一片,那里烈焰如火,那里又沉稳如山。

    “也许,孩子已经歪了,可是,现在没分家,咱们还是有机会让孩子不那么歪,不是吗?不提老大两口子 ,就是三个孙子,那是咱亲孙子,就算他们曾经伤到了你,伤到了我,你想想,你希望他们以后真的变成你梦里的样子吗?现在,他们大的才八岁,小的才五岁,性子还没完全养成,如果,咱要是把他们三个教好了呢?”

    能吗?姜美凤问自己,最终摇摇头,她没那个自信,她觉得,她真的不会教孩子的。

    “凤儿啊。”看姜美凤不相信自己,顾德忠更是下定了决心。“你想想,在梦里,你三个儿子,两个不孝,五个孙子一个孙女,结果最看不上的最孝顺,最喜欢的五个没一个孝顺,你不会不甘心吗?”

    姜美凤咬着唇,没吭声。

    “再说了,你还有我呢,你不会教,我来,凤儿,只是有一点,孩子的错,其实都在父母,有些孩子兴许天性就不好,可是,只要父母努力的教他好,我不信孩子真就一直是歪的。”

    “再说了,凤儿,老大老三可是你亲生的,是你十月怀胎生的,你就真的忍心,让他们一直歪下去?以后呢?他们弄不好会在歪路上越走越远,最后无法收拾,你真的就无动于衷?”

    她其实不想的,可是,她能怎么做?她不会教孩子!

    “你别想那么多。”看出了姜美凤的动摇,顾德忠终于舒了一口气。“凤儿,你不是稀罕娇娇和珠珠吗?其他的孩子再说,你就教这两个孩子,不管别的,女孩子强硬点才行,这样不受欺负,你说是吧?儿子我来,女儿和孙子你来,我帮你打下手,你说怎么样?”

    姜美凤挣扎着思来想去,最终,她还是重重的点了点头。

    不为别的,为了上辈子枉死的老头子和自己。

    其实她心里也是不甘心的。

    重新活了一辈子,难道要把上辈子的事都再重新经历一遍吗?那些不肖的子孙,她就真的任着他们成为彻底的白眼狼狠心的贼吗?

    其实在她心底深处。

    她不想的。

    上辈子,她多么的羡慕着那些母慈子孝的人家啊!

    这辈子,她如果不努力,又怎么对得起重新活过来的自己?

    姜美凤的眼神坚定起来。

    “老、呃,德忠,我们一定要把这些孩子的性子掰回来!”

    “凤儿,你就瞧好儿吧!”

    顾德忠笑起来。

    黝黑阳刚的脸上,表情狠辣无比。

    小兔崽子们,敢那样对待你娘?

    老子让你们知道知道,马王爷几只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