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第二十九章娇娇滴滴下
    巡逻队的人大多都是村里队上还有镇上的二溜子们组起来的。

    这些人在时代的促涌下出现,原本只是当小兵批判人,可是很快的就组成了一支参差不齐的队伍自发的在镇上当什么巡逻队。

    特殊的时代造就了这样的一群人,让这些原本被人唾弃的混子们变得人模狗样引人惧怕。

    “谁在这里闹事呢?怎么回事!”

    一马当先冲进来的是个身材中等皮肤腊黄一双三角眼的二十多岁的汉子,头发剃得短短的,显得那张脸更加丑陋难看了。

    “小马,是俺!”

    那来找事儿的女人一看那汉子眼睛就是一亮。

    “嫂子,怎么是你啊?”

    那汉子原本板着的脸立即缓了缓,带着几分怀疑的眼睛扫向供销社大堂里的众人。

    别人倒是罢了,长得俊俏漂亮的顾娇让他眼神亮了亮,这时,落后几步的人也到了,乌压压进来了七八个一看就是不走正路的汉子,一个个袖子上戴着红袖标,手上还拿着棍棒。

    “马哥,咋回事啊,谁敢在这供销社里闹事?”

    黄月的脸色更难看了。

    原本,黄月的弟弟正是巡逻队的一员,也因为这她在这供销社里也是被巴结的存在,只是前儿弟弟不知惹了哪个灾星,被套麻袋打了一顿受了伤,现在正在家里养着伤,巡逻队长就换成了和弟弟不对付的马涛,每每一想这事黄月就咬牙。

    自家弟弟被打,何尝没有马涛的手笔。

    “可不是闹事。”马涛的眼睛在顾娇身上扫过,扭头去看自家的堂嫂。

    “嫂子,到底怎么回事?”

    “还不是这供销社的人不地道。”那女人现在别提多得意,不大的眼睛狠狠盯着顾娇。

    “前两天我不是给我小姑子选结婚用的料子吗?结果这小闺女把残次的布卖给我,还说是好布,平白多要了我那么多钱,还昧下我的布票,我才知道这事,莲花昨天来我家看到才告诉我的。”

    “喂,小姑娘。”

    听了自家堂嫂的话,马涛眼睛就看向顾娇,上前两步,眼睛里带着几分不怀好意。“我嫂子说的是真的吗?你这样可是犯错误你知道吗?”

    在巡逻队进来时,顾娇的恐惧几乎已经达到了最顶端。

    从小到大被父母宠爱长大,家里三个哥哥,顾娇从小到大都是顺风顺水,哪里有人敢欺负?也因为这样,她性子极软,娇娇滴滴的,哪里经过这种事。

    从没想过的恶意,就这样深刻的感受到了。

    顾娇只觉得心脏都快顺着嗓子跳出来了,她紧张的互握着双手,手指因为用力而泛着惨白,在马涛咄咄逼人的询问下不由得往后退,恐惧恍若实质的扑面而来。

    她好怕!

    万一被巡逻队带走怎么办?

    从没有过一刻,顾娇的感观前所未有的敏锐。那个来找事的女人,是巡逻队队长的嫂子?那么,他们会不会把自己带走调查?

    虽然没经历过,可是也听说过,好多被定成狗崽子的地主家的闺女、老师校长或是什么叛徒的孩子,但凡被巡逻队带走调查的,就没有一个好好的囫囵回来的。

    那些人都被怎么对待她再天真也猜得到!

    顾娇求助的眼睛看向黄月,却看到黄月的犹豫与纠结。

    “说话啊!喂,你叫什么名字?”

    马涛又往前凑了一步,紧贴到了柜台前,原本围在柜台前的女人们早就在听到巡逻队的大名后一退十步缩到一角,谁也不敢往前凑。

    “我叫顾娇。”

    顾娇停顿了一下,冰寒的感觉冻得她心都在颤抖,却强逼着自己应对。

    “我、我才、才没有做这样的事情。而、而且我原本就不是卖布的,我本来是卖糖,今天新货到忙不开,我只是过来帮忙。”

    开始顾娇还有些结巴,可是却越说越顺,声音也大了起来。

    “那位大姐不知道哪里来的,可是那布绝对不是我卖给她的。”

    “我这几天就没卖过这样颜色鲜艳的布。”

    最后一句话,顾娇说的斩钉截铁。

    听了顾娇的话,那女人立即大怒。

    “你个小贱人说什么?不是你卖给俺的是谁卖给俺的,这布花了俺足足三米的布票呢,你们不信去搜搜她包,她一定把俺的布票放自己包里昧起来了。俺的布票怕丢了,都是做了标记的,上面可是有用墨水涂了角的。”

    那女人一边说一边指着顾娇挂到柜台后方侧面墙上的小挎包。

    “就在那里面!”

    顾娇呆了呆,随即立即回道。

    “那包里只有我给家里买的红糖,才没有什么布票。”

    “那就拿下来看看,这么多人呢,俺也不能冤枉你!”

    杜平觉得哪里不对。

    在进检查组之前,他恰好退了伍进了公安系统,并在那里的邢侦队呆了足足五年,因为一些不可说的原因,他才进了检察组,而现在,他的邢侦直觉告诉他,那个来找事儿的妇女和这个巡逻队的队长似乎哪里不太对。

    尤其在看到那个声称是供销社领导的女人听了巡逻队长的话居然不说反驳直接过去要拿那个小姑娘的挎包,这种违和感更甚。

    “等等!”

    杜平高喝了一声,大步走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