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第三十一章强悍教女哪家强下
    顾德忠看着姜美凤神色不太对连忙起来拦了拦。

    “凤儿, 这是亲闺女,亲闺女!”

    可不能气得掐死或者打死什么的, 现在可不是旧社会啊,打死孩子要偿命的!

    姜美凤叹了口气, 看着小闺女懵懵懂懂的眼神又有些无奈自责。

    把自己的亲闺女养成了傻白甜,这事儿和自己脱不开的。

    心里明白可还是有些恼怒, 姜美凤决定对自己的闺女的智商再抢救一下。

    “娇娇啊, 你别委屈了。娘猜啊, 你委屈的地方在哪里恐怕你都没找到吧。”

    顾娇看了看姜美凤手里的竹片子, 抖了抖,怯生生的看向姜美凤硬是不敢再吭声。

    她生怕再说错一句这竹片子真被娘挥过来, 想想都痛死了。

    “先不说这事情本身, 就先说说这布票吧,你告诉我,这布票是怎么到你包里的?”

    顾娇呆了呆,回想了一下,脸色从委屈变成了苍白。

    其实那匹残次布是三天前卖出去的,因为颜色难得她很有印象,原本若是从前她一定会也和娘要钱买上一身, 只是因为新衣服和顾丽闹得不愉快, 她寻思着这次就算了, 过段日子再说。

    这段时间, 她的包都是挂在柜台后的, 平常即使是同事也没机会打开包包把布票放到夹层里。中午吃饭时她也会拿着挎包, 因为里面有吃食堂要用的粮票和毛票。

    姜美凤一提醒,顾娇才想到,昨天中午,她去食堂打饭时还在夹层里翻粮票,那时,里面是没有布票的。

    唯一可能被放进去布票的,只有昨天晚上。顾丽家里。

    “娘,姐、姐她为什么?”

    顾娇眼睛落到姜美凤的身上时,不可置信。

    难道,就因为一件衣服,顾丽就要害她吗?她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她们比亲姐妹还要亲、她们……

    “顾丽为什么,其实很简单的事情,只是你从来不上心。”

    姜美凤吸了口气,还好,娇娇虽然傻白甜,可是至少提醒一下也会想明白。她最大的缺点,就是从来没有有人会害她这个念头。

    “你想过吗?”姜美凤又问。“那布料那女人是怎么买的?谁卖给她的?而且,这种一戳就破的谎言,她为什么敢跑到供销社来说?害你吗?你身上又有什么可图的?”

    顾娇答不上来,姜美凤也不着急。

    “娘不会打你,因为你长成这么傻,很大都是娘不会教你。”

    “娘,才不是,是我太笨了。”顾娇一听就慌了,她看得说,姜美凤说出这句话时,眼睛里的心酸与自责。

    娘并不是生气她的笨,娘似乎再怨自己不会教孩子。

    怎么会呢,明明就是她太笨了!

    “你不用说了。”姜美凤摇摇头。“你二哥就罢了,娘没想到你也这样,娇娇,女人在这世上活着不易,正因为不易,所以很多事情,一定要明明白白,活得迷糊,以后除了吃亏,还是吃亏。你一个人吃亏也就罢了,可是却会累得爱你疼你的人伤心难过,你懂吗?”

    顾娇没管那些只是用力的点头,脸上还带着几分慌张。

    “娘,我懂了,我以后会有事好好想的,是我太笨了。”

    “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要想想,这事是怎么回事,在工作上,更是事事当心。你在那边上班,其实娘比提心你哥哥还要担心你,因为你太单纯了,凡事从不过心,更没有防人之心。

    你要知道,这世上,除了父母,甚至有时候,包括父母,疼爱孩子,对孩子好都有自己的私心,更不要说外人了。你不要相信,世上有好人这种话。这话都是糊弄傻子的。”

    顾娇很伤心,更多的却还是茫然,她怔怔的看着姜美凤苦口婆心的和自己说话,却愣是没办法再说出一个字。

    姜美凤点出的事实与说出的话,不亚于一道惊雷砸到她的心上,从前的种种认知,在这一刻,都不一样了。

    就好像她一直生活在美丽的象牙塔,结果突然之前,塔上被人敲开一道裂缝,透进来的光,却皆是黑暗。

    看顾娇似乎被吓到了一样,姜美凤更是心疼,她咬着牙还想说,却被顾德忠拦了。

    “时候不早了,娇娇,你先回你屋去,一会儿饭好了让你大嫂给你送房里去,明天还要上班,有啥事明天再说。”

    姜美凤有些急,可顾德忠给她施眼色,姜美凤只好放弃,点了点头,让顾娇回屋去。

    顾娇浑噩噩的回了屋,一头扎在炕上,似乎全身的力气都被抽没了一样。

    被冤枉的时候,她只是害怕,只是不知如何是好,然而,在这一刻,当她看到了人性的丑陋时,她更多的,却是无法接受。

    看小闺女这样一副失了魂的模样,姜美凤恨铁不成钢。

    “我从前怎么就没看出来呢?娇娇这心理素质可不行!”

    “教孩子不是一天两天,一句话两句话的事儿。”

    顾德忠叹了口气。

    “你从前啥事也不让她知道,你想想,她能懂什么?再聪明的孩子,你不让她去经历事儿,她能知道什么?”

    “就、就像老二?”

    姜美凤是真后悔了。

    “可不是,老二在咱没看着的时候,你看他啥事也都能头头是道的。”

    顾德忠点了点头。

    “是啊。我是真不会教孩子。”姜美凤深刻反省。“不行啊,我还想着珠珠也要娇着养,看来我还是错了。不行,得从小就开始教她了!”

    这是不是太早了?顾德忠无语。

    然而姜美凤显然已经想起一出是一出了。

    “还有件事。”

    姜美凤怒气冲冲。

    “这老二忒不是东西了,买奶粉啥的,怎么没想着给珠珠也买点?这亏了是亲爹,不然人家还当珠珠是拖油瓶老二媳妇带来的呢,压根没把孩子放心上这是,不行,我得收拾他去。”

    一拍大腿,姜美凤直奔老二住的西屋去了。

    “凤儿?哎你听我说哎?”顾德忠想拦,然而完全拉不住,姜美凤一牵到珠珠的事就来劲儿了,一阵风般的抓着炕上的竹片就刮出去了。

    “可不是爹不帮你。”

    顾德忠摇摇头,对自家老二的命运哀叹一声,拿起竹片来熟练的又开始编了起来。

    这边顾建武正对着自家闺女美呢。

    小闺女快满月了,模样长开了些,这些天姜美凤一顿两鸡蛋的给李英养着,小米粥红糖伺侯着,李英在受宠若惊之余也算是长了脸,那奶水越来越好,把小明珠养得虽然还有些弱,可是皮肤白嫩嫩的,长了些肉,看着娇嫩嫩的很是可爱。

    “珠珠啊,我是你爹。”顾建武小心的用手指戳戳闺女嫩乎乎的小脸。

    “别这样,珠珠万一开始流口水怎么办?”

    李英拦了拦,可没拦住,好气又好笑。

    “让娘看了不抽你,娘说小孩子脸嫩不能乱亲乱碰。”

    “没事,娘正和娇娇说话呢。”

    顾建武摸到小闺女的脸正美滋滋呢,结果一阵风直接刮进屋,对着他的后背就是一下子。

    “哎呦。”

    顾建武叫了一声,不过竹片软,姜美凤又没太用力,顾建武其实就是被吓了一跳,皮糙肉厚的他一点儿事都没有,都没疼。

    “鬼叫什么,吓着我宝贝孙女抽死你。”

    姜美凤骂了一句,连忙过去看。

    小珠珠倒没吓到,只是咯咯了一声,似乎是看着顾建武被抽在笑。

    “看我孙女儿多乖多聪明,都会笑了。”

    姜美凤原本还气着的心也不气了,伸手抱起来转着眼睛四处看的小孙女心里软成一团。

    顾建武吓得直往后躲,生怕自家老娘再想起他用手乱戳闺女的小脸给自己再来几下子。

    皮糙肉厚打得狠也会痛啊!

    不过看姜美凤抱着小珠珠又是夸又是笑的,顾建武心里松了一口气。有闺女就是好啊,娘一看珠珠就想不起来自己了!

    “你个憨货,我问你,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孙女?”姜美凤亲香着小孙女想起了正事,直接双眼冒着凶光瞪过来。

    显然,顾建武这口气松得有些早了。

    “怎么会!”顾建武再傻也要马上喊冤的。“娘,珠珠是我唯一的孩子了,我咋能不疼她不喜欢她?她可就是我眼珠子啊。”

    呵。

    听到一向笨嘴拙舌的儿子居然还会说这种“甜言蜜语”,姜美凤难得的上下打量了一番。嗯,这憨子说这话显然不是什么虚的,而是发自“肺腑”的“本色演出”。

    “是这样,你怎么去弄奶粉时就没想着给我孙女也买点儿?”

    “可是、可是娘您没说能给珠珠买啊?”

    顾建武蒙了。

    “你是木头吗?”姜美凤一听就怒了,恨恨的拍了顾建武两巴掌。“咋还得我一个命令你一个动作啊?随机应变你懂不懂?亏你还是老顾家的男人,怎么就这么憨呢?”

    “哎,娘,我不敢啦,下次我一定想着!”

    顾建武连忙习惯性的认错顺便往后退,可看姜美凤追着打过来又不敢躲了,怕亲娘累又咬牙蹭过来挨揍。

    “懒得收拾你。”姜美凤收拾了几下子也就算了,拍了拍怀里的小孙女心里就软乎乎的。“小珠珠啊,你可不能像你爹还有你姑啊!等你断了奶的,奶奶就天天教你,怎么也得让我孙女又聪明又乖巧又善良又让人不敢欺负,乖乖,快长大哈。”

    姜美凤又哄了一会儿,一直到小孙女儿又睡了,她才瞪了瞪顾建武两口子。

    “这几天你们妹子因为工作的事儿可能心情不太好,你们都好好看着哄哄她,让她别闷着,再闷出病来。”

    “娘,我妹子咋啦?有人欺负她?谁啊?”顾建武的脸色登时就变了,往常憨乎乎的表情变得怒气腾腾的。

    刚刚就听到娇娇好像哭了,可是娘不让管拉着妹子回了屋,顾建武心里其实一直装着。不过,因为对自家亲爹娘的迷之自信,他也不觉得妹子发生啥大事了。

    左不过也就是想买的花布料卖没了什么的。

    谁知娘居然这样说,顾建武登时就不乐意了。欺负他的,也就算了,可他的妹子,咋也不能受欺负!

    姜美凤满意的点了点头,这种气势不错,对这个憨子来说也就差不多了。

    上辈子,二儿子的的确确的心疼着娇娇的,也曾要为了娇娇出头,然而,终究还是迟了一步。

    怀里的小孙女睡着了,小嘴半张打着小呼的模样别提多可爱,姜美凤稀罕不够的盯着看,直到大儿媳大声喊着做好饭了才放下。

    “老二,去给你媳妇把晚上的月子饭端过来。”

    顾建武屁踮屁踮的应了。

    对于他来说,娘让他干活,那就是稀罕他啊!

    ***

    深夜。

    姜美凤如同烙煎饼一般,翻来覆去的,怎么都睡不着。

    “咋啦?”

    顾德忠看着媳妇这副煎熬的样子心里清楚,不过脸上还是一副糊涂的样子。

    “还能咋?”姜美凤心里有着气恨。“我一想着娇娇受委屈,心里就不舒服。那是我十月怀胎的闺女,凭啥受这个气受这个委屈?顾丽可是和娇娇一起长大的。

    娇娇对她多好?她要什么东西,娇娇不管多喜欢都给她。不就是这次那衣服是老三媳妇给的,我就拦了这一次,结果,她就这样害娇娇。”

    说到这里,姜美凤都替闺女觉得委屈。

    娇娇那孩子,是掏心掏肺的对顾丽好,可是为什么换来的就是恩将仇报?就像上一世的她,一腔热血,最后都喂了狗了!

    “升米恩,斗米仇。人家要啥你都给,有一天你不给了,可不就是你不对。”顾德忠的声音很是冷漠。

    姜美凤听了,心头的火却烧得更炽。

    “那是你的侄女儿,是你弟弟的亲闺女,你就没啥想说的?”

    “我从前就和你说了,不要让娇娇和老三家里太亲近,那一家子,哪有一个明白人?”

    顾德忠的声音更淡,姜美凤却是猛然想起这事。

    可不是,上一辈子,顾德忠当兵回来后,与老三家里的来往并不多,更多的,是她看着之前两家曾困苦相依,顾丽又与顾娇感情好,这才妯娌关系好上许多。

    结果,最后偏听偏信的害了娇娇。

    “过几天,老二家的坐完月子,我也去上工。”

    姜美凤咬了咬牙,顾德忠知晓自家媳妇的心思,倒也没反对。

    没道理就这么不清不楚的就任人家欺负了自己的闺女,姜美凤早就想好了,顾丽留给闺女了,可是自己那个三妯娌,也不是什么清白的鸟儿。

    顾丽再心思深沉,现在也就是个十七岁的小姑娘,还不是老三那个心黑的媳妇教的!

    ***

    心情再沉重,顾娇也要正常的去上班,不管好过难过,时间也会走得飞快,一转眼,就到了顾家唯一的小孙女儿顾明珠满月的日子。

    如今的年月,没有哪家孩子满月大办的,粮食都不够自家吃的,还要办什么满月,完全就是扯。

    姜美凤也没大办,不过还是请了三家的亲家过来,自家亲戚,吃这一顿也不至于吃垮了。

    大清早天还没大亮,姜美凤就起来了。顾德忠把院子里又清扫了一遍,姜美凤喊了李华还有三个孙子,直接起来干活。

    老二顾建武被姜美凤打发去镇上买肉,现在天气太热了,如果提前买了也放不住,姜美凤又重视,天不亮顾建武就出发了。

    顾建文倒是还去上班,前段日子因为伤他请了好些日子的假,如今是不敢再请假了。

    李华心里都是郁气。

    这一个月,对她来说真是水深火热也不夸张的。

    从嫁到顾家,她一口气生了三个孙子,自认是顾家的大功臣,谁知一朝堂妹生女,她立即就被打下来了。

    婆婆完全的不假辞色,天天逼着她上工,晚上还要做饭!简直过得快赶上从前地主家的长工了!

    这也就罢了,最可怜的是她家这三个儿子,居然天天也要被支使着干活!

    她心都快疼坏了,大宝天天蔫得不行,总是问她是不是爷奶不喜欢他了,二宝三宝懵懂着,可也觉得爷奶不惯着他们对他们不好了。

    她男人更不用说,从前是爹娘最重视最喜欢的儿子,现在是最被嫌弃最被挑剔的儿子。

    要不是现在打击封建残余,李华都想说公婆莫不是被啥人下降头了。

    在厨房里生火、烧水、收拾锅灶又洗菜切菜,李华忙得团团转。

    院子里,大宝正帮着爷爷扫院子,也就是他在前面用瓢洒水,爷爷在后面扫,那边,二宝三宝一个一块小抹布,正在堂屋里擦桌椅。

    一家子忙得团团转的时候,姜美凤的哥哥林姜庆和林大嫂来了,带着小孙子一脸的高兴。

    “哥,你和嫂子进屋里坐,哟,铁蛋来啦,快,姑奶给你糖吃。”

    从兜里掏出把糖就往林铁蛋的兜里装,林大嫂看了就高兴,不过客气话还是要说的。

    “美凤你真是,这糖给大宝他们留着吃吧,你给他一块甜甜嘴就行了,咋还给那么多。”

    “我的侄孙我心疼着呢。”姜美凤高兴,看着憨憨的小子心里高兴。

    这孩子上辈子没长成就出了意外,这一次她可得好好给大哥看住他孙子。

    “嫂子啊,这向军到现在也没说再娶吗?”姜美凤拉着林大嫂往堂屋里走,那边,顾德忠看到大舅哥来了,利索的把扫帚放到院子角落边,一边往堂屋走一边喊了大宝去和干完活的弟弟们玩去,交待间进了堂屋喊了大哥和林老头聊上了。

    李英那边好不容易洗了澡,收拾得干净了,孩子睡得香甜李英就没敢出屋,一直不错眼的看着闺女。

    “唉。”一提儿子的婚事,林大嫂子就一脸的愁啊。不过看了看才三四岁的小孙子,她没说啥。

    “铁蛋啊,想看妹妹不?”

    姜美凤带着笑,哄着铁蛋去了西屋,让李英看着孩子,这才回了堂屋和林大嫂说话。

    “说起来铁蛋娘也死了三年了,这向军就啥想头都没有?”姜美凤关心的问。

    大侄子林向军是林老头的大儿子,也是生产队的大队长。原来结过婚,结果生孙子时难产,当时好不容易捡回了一条命,只是那媳妇子的身体就不太好,熬了不到两年,钱花了不少药吃了不少人还是去了,丢下了林向军和铁蛋父子两个。

    当年林向军娶这个媳妇是自己看中的,夫妻两人感情十分深厚,这人一死,林向军也就没有了啥想法,只想带着铁蛋过,可林大嫂哪忍心看自己儿子年纪轻轻家里就连个女人都没有,这样孤单单的过一辈子?

    要说林向军,是红旗第二生产大队的生产队长,家里条件好,林老头两口子也不是不讲理随意蹉磨儿媳妇的,因此真有不少的人来说亲,可是林向军却是一口八个不答应的,只好也就不了了之了。

    “这向军啊,就是个倔脑子,一条道跑到黑,怎么说就是不肯结婚,非说要自己带着铁蛋,你说他这不是戳我这当娘的心吗?年纪轻轻就当了鳏夫,还要当一辈子!”

    林大嫂想想就心塞。

    姜美凤却是知道,自家这侄子,可不是他说的不想娶,而是早就相中了人,只是对方一直拿乔不肯答应,这才一直拖着。

    想想那个搅家精,姜美凤直皱眉。自家侄子哪里都好,就是在这女人这上面,太过好拿捏了。

    叹了口气,姜美凤先扔下心里想到的上辈子那一团的污糟,打起精神来和嫂子聊了些最近队上的八卦。

    “有件事情,我琢磨着不太对。”林大嫂想起来娘家人过来说的事儿,脸色有些严肃。“之前我娘家嫂子过来看我,说是供销社上出了事,有家战斗英雄的闺女倚仗着当爹的是战斗英雄居然在工作上有什么、什么重大什么错误啥的,连检察组都不敢过问这事儿,你听说这事儿了吗?”

    姜美凤脸色都变了。

    ***

    李老二一家大清早的就收拾得干净利索,把最体面的衣服拿出来穿好,就浩浩荡荡的直奔顾家去了。

    不为别的,今天可是顾家赔钱货满月,提前三天,顾建武就跑来送了信儿,让今天正日子时去顾家吃了顿好的。

    李二婶子高兴极了,家里人多,最近又没得到什么贴补,一家子都有些缺油水,更不要说定了亲也要把婚礼准备起来了,用钱的地方多着,想来这油水一家子短期内是补不了啥了。

    春杏住院得了一笔补偿,住院的费用也给报了,这李家人走路都带着风。

    顾家也不过如此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