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新生
    被云雾遮住一半月亮,今晚清晰得几乎能用肉眼看见上面被陨石所撞击出的坑洞,高高的悬挂在天上,所折射的光线,被人这一智慧生物冠以通过自身所联想而出的各种感**彩。

    但这对我来说不过是无聊至极的东西。

    无论是现在躺在副驾驶座上,脑子被陡然上升的计算量导致烧得胡言乱语的小鬼,还是现在正拿着黑色涂装的手枪,枪口正对着我的天井亚雄。

    一个一个都都这么无聊,无聊到随随便便跑到我身边来吵吵嚷嚷,无聊到脑子坏掉了为杀死那一万个妹妹们的我强行开脱,无聊的随便被眼前这个拿着枪,和我一样的恶党在[人格程序]中强行植入病毒。

    天井亚雄看着眼前的学园都市排名第一位的超能力者,嘴角扭曲着,扳下手枪的保险。

    这也是个无聊的家伙,想要钱的话,就给我像个真正的恶党,像个样子干点抢劫银行的正经事吧,倒是向这个小鬼下手得毫无犹豫,你连残渣都算不上啊。

    我也是个无聊至极的家伙,现在正在做什么啊,在这种时候,最基本的判断是终止对这个小鬼的脑袋所进行的电子显微镜级别的操作计算,立刻打开反射才对吧,事到如今竟然打算以这只会破坏的能力,去试图挽回什么吗?!

    子弹脱膛而出,伴随着弹壳和硝烟,我甚至能看见那子弹超过音速而在空气中震荡着晕染开的波纹。

    可就算是这样,我也还是抛不下拯救这小鬼的打算啊,混账东西!!

    伴随着[嘭]的一声在子弹射出之后才出现的枪响,天井亚雄举起枪看着射出这一发子弹的手,因恐惧和懦弱而扭曲的表情渐渐化为迷茫。

    “哈哈?为什么我没死?”

    作为[绝对能力者]计划主要发起人之一的天井亚雄自然对一方通行的[矢量反射]有着清晰的了解,但也正因如此,他才不明白自己在射出这一发子弹之后,为什么没有被理应反射的子弹所造成创伤。

    但此时此刻,明明身为屹立在250万人之上的超能力者,学园都市能力排名第一的[一方通行],被核弹所命中都不会死亡的存在,现在却因为一颗小小的子弹无力的倒在血泊中。

    直接命中了脑部,确实的杀人了,虽然脑中早有千万遍的预演,但天井亚雄的手却还是忍不住颤抖起来。

    “系统错误,中断运作,程式码000001至357081,”躺在副驾驶座上的最后之作无意识的由语言传输着命令结果。

    “由于处理过程出错,(上级命令文)终止执行,停止对(御坂网络)发送资料的的no20001重新苏醒。”

    “中断?重新苏醒?我的计划难道失败了?”

    天井亚雄凝视着脸色因停止剧烈运算而通红的脸蛋,现在却转为正常白皙皮肤的最后之作,无名的怒火在胸中剧烈的吞噬着恐惧的情绪。

    都是因为这家伙,擅自的逃离我的监视范围我的计划才会!

    手中的枪不再像之前一般犹豫和颤抖,一方通行的倒下,在潜意识中让他认为,只要扣动扳机,就能够解决他所有不想要在现实中出现的问题。

    冰冷的子弹再次从弹夹中被弹出,天井亚雄嘴角露出懦弱而又疯狂的笑意。

    然而下一瞬,手中的枪却炸膛了。

    是子弹被挣扎着起来的一方通行用矢量操作最基本的反射给送回了枪膛,从而导致的爆炸让紧握着手枪的天井亚雄倒在地上捧着受伤的手惨叫出声。

    “活过来了?!子弹在击中脑部的一瞬间进行了反射吗?是这样吧!”

    天井亚雄全然不复之前嚣张的样子,像是个被抽调底气的人偶一般虚弱的自我辩解。

    “你还想做什么?事到如今,像你这样的家伙”

    眼前的物体在摇晃,我甚至有些看不清天井亚雄那张应该被擦在墙上捣烂成泥的脸,分不清是温热还是冰冷的红色液体由于地心引力不断的顺着脸上滴下来,与之相对的是脑壳似乎快要炸开的痛感。

    在刚刚进行反射的时候,我甚至听见了碎骨摩擦从而发出的咔咔声,这让我不由得用手来稳定估计已经碎裂的头盖骨。

    我笑了,对于当前自己的狼狈状况笑出了声。

    “我早就知道了,”鲜血在愈加模糊的视野中,像是点滴中的药水一般从没有光泽的白色发梢上滴落下来。

    “像我这样的人渣事到如今竟然还想救人当英雄,听起来简直愚蠢至极这种想法实在太天真了,连我自己都会反胃,但是啊”

    我伸出手臂尽可能的挡住车里还在昏睡的小鬼。

    “跟这小鬼无关吧?”

    剧烈的痛感让我从肺部深重的呼出一口气,“我确实宰了一万个御坂妹妹,但是这并不代表我对另外一万个妹妹见死不救啊,我知道这只是嘴里说得好听,不过这是两回事。”

    看着眼前和自己同样的人渣,联想着他的所作所为,我渐渐握紧了逐渐无力的拳头。

    “即使我们再怎么垃圾,即使用什么样的理由!也不代表这家伙应该被杀吧!!”

    脑子里模糊成一团浆糊了,连最基本的反射都无法开启了,啊啊这些我都知道,但是啊,此时此刻我的胸中所燃烧的却不是怒火,而是想要保护身后这个小鬼的心情。

    我挣扎着,无力的拳头狐假虎威的朝天井亚雄摆动。

    芳川桔梗马上就要来了,哪怕只是拖一点时间都好,哪怕是用自己的生命也行!

    只要能让这个小鬼活下去!

    天井亚雄惊恐的躲避着一方通行软弱无力的攻击,第一位的威名让他的双腿止不住的颤抖。

    然而下一刻,这无敌的存在却倒下了,像是个普通的中弹者一样倒下了。

    硬质的皮鞋混着灰尘的味道在我已经裂开的头盖骨上碾了碾,身体不听意识的指挥了,恐怕是哪里的神经受到枪击的影响而失常,我像是个失去牵线的木偶一般无法动弹了。

    就连天井亚雄这个残渣的声音也开始变得模糊不清,断断续续的传进耳中。

    “结果你并不像英雄一样有解决一切的力量~”天井亚雄欣喜着掏出左边口袋里的另一把枪,对准了地上已经无法动弹的一方通行。

    英雄吗?别开玩笑了,我努力保持着意识不消散,我这样恶党怎么可能高攀得起那样的称呼。

    “这也是没办法的,我们这样的人类都是如此,”天井亚雄瞳孔睁大了一些,“都只是这样的货色罢了。”

    停留在最后的意识里的,是一声与天井亚雄手枪所发出不同声音的枪响,于是我便知道,是芳川桔梗那个女人来了。

    —————————————————————————————

    到底是过了多久,原来我活下来了吗?但眼前却仍旧一片模糊,身体虽然可以轻微的移动,但却也是只能做到勉强活动手指的程度罢了。

    居然是这样恶劣的状态,不知道那个臭小鬼究竟是怎样的情况,最后好像听到芳川的脚步声,应该也同样得救了吧,那个小鬼。

    突然的,我感觉到后背整个背托了起来,有什么人,强行的把我从床上强行抱了起来。

    我想要挣扎,但却无能为力,似乎彻底的瘫痪了吗?这个身体。

    “爆豪希己,老公,我想到了!”怀抱着双胞胎中比第一个要瘦小得多的孩子,躺在病床上的爆豪光己难掩激动的朝旁边摇着大儿子胜己的摇篮的爆豪胜说道。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我的眼睛虽然看不见,但耳朵却可以听到他们在说什么,自己现在仿佛躺在一个柔软的臂弯里一般,有一股令人想要依恋的气息。

    “卡哇伊~papa啾啾胜己~老婆~你刚刚说什么?”

    刚刚出生的婴儿皮肤都被羊水泡得皱巴巴的,但在爆豪胜的眼里却是无比的可爱。实在忍不住亲了一口儿子的爆豪胜听到老婆的呼唤,立马殷勤的凑到妻子光己的身前。

    “就叫做希己,”爆豪光己目光柔和中带着担忧的看着怀里小小的婴儿,小心翼翼的用手指拨弄孩子的手,

    “希望他可以健健康康的成长起来,所以叫做希己。”

    “胜己是我们的名字中和起来,希己,希己意外的很不错啊!我的老婆果然全能,起名字都能起得这么好!”

    “别凑太近了喂,你差点压到希己了!”

    耳边是一男一女两个声音吵吵闹闹,这让我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

    我,似乎到了别人的身体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