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进攻
    天上淅淅沥沥的雨仍旧没有停止,一辆黑色的honda在不算高的车技掌控之下停到已经有些残破的停车场上,打着白光的车灯随着汽车运行的停止而熄灭,车门咔哒的一声打开了,从里面钻出来一个拿着黑伞的人。

    “真讨厌的雨呢~”啪的一声撑开黑伞,男人笑着向被两个穿着日常服装的手下给带出来,头上被带着黑色袋子遮住目光的少年。

    “你说是吧?爆豪君?”

    少年的肩膀在颤抖着。

    打着伞的男人心中的一块石头似乎落在地面上,从一开始到现在的所以威胁和恐吓,这个少年都没有任何反应,还以为是有什么地方不正常,原来也只不过是这样被吓得发抖的普通人罢了。

    “没事的,不用担心,我们所会做的事也只不过是抽一些血液进行基本的化验,和身体检查罢了~”男人简单的说着已经没必要的谎言。

    似乎觉得这样的安慰对于一个吓得瑟瑟发抖走不动路的少年还不够,他伸出没有拿伞的另一只手想去拍少年的肩。

    然而下一秒,眼前的情景却让他停滞住了动作。

    毫无预兆的,两名穿着便服的手下鼻子流出了鲜血,像是失去线支撑的木偶一般倒在满是杂草的地上。

    “啊咧?”对于当前的情况,打着伞的男人有些反应不过来。

    用作遮挡少年视线的黑色袋子悄无声息的分成两半掉了下来,少年的肩膀依旧在颤抖着。

    但却不是因为男人臆想中的恐惧。

    “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去死吧!全部去死吧!”金发少年在雨中用手遮住脸发出疯狂的笑声,从指缝间露出血红的瞳孔中满是癫狂!

    我放下了手,看着眼前扬言要对爆豪家做出威胁的男人,嘴角不受控制的向上最大限度的扬起。

    不妙,不妙不妙不妙不妙不妙不妙不妙!!神经在疯狂的发出这样的警报,男人汗毛已然树立的手向金发少年的方向带起气流迅速的一挥!

    最大解放!风割!!

    飒然凝聚起来的风如不可视的利刃一般朝少年切割而去!被波及的汽车在这一击之下轰然爆炸,瞬间将嘴角挂着疯狂笑意的少年吞没其中。

    “哈哈哈”男人瞪大了眼睛喘着粗气,举着伞的手有些颤抖。

    那是什么东西?那种给人极端恐怖的杀气,那到底是什么啊!!

    “这么大的爆炸,绝对死了,绝对死了”男人看着逐渐被雨水熄灭而冒出浓烟的地方,有些神经质的喃喃自语。

    然而,从浓烟中渐渐走出一个人影,却打破了他的幻想。

    “这样就结束了?还是说这就是你的全力?”挥开沾不上身体丝毫的烟雾,雨水打在身上,却没有一丝打湿了身体,我歪着头看着打伞的男人。

    “怎么可能![个性]不是[爆破]吗?!为什么连衣服都未损分毫啊!怪物!!”明白了自己现状的男人把手中的伞朝金发少年丢去,转身就为自己的腿上附上风力逃跑。

    我接住这把除了阻挡视线之外毫无攻击力的伞,男人的身影正越跑越远,我缓缓的把伞收起来。

    “嘻嘻嘿嘿哈哈哈哈哈哈!!都——说——了——,这次游戏的目标存活数,是零啊!!”

    然后,就像以往一般,轻轻松松的。

    快要离开我视线的男人止住了狂奔的步伐,鲜血从气管中溯流到口腔里溢了出来,男人低头朝下看去,熟悉的黑色雨伞伞尖正扎穿了他的肺部透了出来,挑出一块粉红色的肋骨。

    “雨伞怎么可能”充斥着荒谬和不可置信感,男人带着无限的悔意倒在了血泊之中。

    雨还在下着,淅淅沥沥,淅淅沥沥,但却和之前不同的是,再也无法打湿某个少年了。

    脑中早已记下来的城市地图从容展开,根据路途时间和在路上车里的左右摇晃方向,我迅速的定位了现在所在的地点。

    “嘿嘿,真开心啊!!接下来”

    迎接着漫天大雨,我张开了双手,猛的一跺脚,随着计算公式下发挥作用的[矢量操作],从地面生出大量的地刺把眼前这个旧厂房室外停车场的车全部毁坏,没被铁丝网围住的地方的地面也在轰鸣声中往下陷出一个个车辆绝对无法通过的大坑。

    理应无人的旧厂房中,传来了代表[敌人入侵]的警报声。

    脚下的地面在强大的反作用力之下轰然下陷,金发少年在这瞬间加速到不可思议的地步,他双手插着裤口袋,一脚便像是蹂蹑纸张一般就把钢铁所制作的卷闸门一分为二。

    “既然把手伸向了普通人,那么就给我做好觉悟吧!你们这些狗屎般的下三滥!!”

    ————————————————————————————

    ((警告,警告,有入侵者已经突破了第二层防御,有入侵者已经突破第二层防御))

    重复着这句触发命令的中央处理系统呆板的女声回荡在这座秘密基地的内部范围中,除此之外还有越来越弱的枪响声。

    穿着白大褂的研究者们在这个巨大的[试验场]中跑来跑去搜集和转移最重要的资料,一边在电脑和纸质文件上寻找和销毁有关[实验]的数据。

    其中有人烦躁的把已经解剖观察过的[实验样本]从解刨台上踹了下去,随着机器发出的咬合声,这名外观上看上去不满十岁的[实验样本]被碾成了细小的碎肉进行废弃处理。

    “可恶啊!”为首的指挥者猛然把锤了一下实验台,使得上面的玻璃试管发出叮当的碰响。

    “明明好不容易才弄到了这么珍贵的**样本,却还什么都没来得及做就被那些应该喂白老鼠的恶心[英雄]找上门来了吗?!”

    角落里被打了麻醉的头发一半白一半红的少年,稍稍抬起了那有半边被烫伤的脸。

    “这可是稀有的双个性啊!”指挥者发泄怒火般的把手中的手术刀插到一旁还在呻吟的[实验样本]的眼眶里,

    “而且还是史无前例的[半冷半燃]!就不能等我采样化验完毕再来吗?!这些混账[英雄]啊!!”

    “毕竟是那个no2英雄的儿子,都说了是麻烦的东西了,你还是坚持着要把这东西留下来不是吗?!”一个戴着眼镜的女性研究者朝指挥者不满的抱怨,

    “而且boss不是都说了不要动他的吗?!”

    “吵死了!臭三八!”怒吼着反驳的指挥者从衣袋中掏出一个针管拔掉塞头,快步走到头发半白半红的少年跟前,

    “事先保存一点好了,虽然是不理想的麻醉状态,但也终归比什么都没有要强!”

    说着他拿着针管的手接近不能动弹的少年。

    仿佛大地都在震动的轰的一声,剧烈的爆响让在场几乎所有能动的人都下意识的捂住了耳朵,戴眼镜的女性研究者睁开了眼睛。

    刚刚还在怒吼着的指挥者,上半身正被一张曾经作为门的铁板扎穿了身体钉在墙上,鲜血如丝带一般从被漆成灰色的墙面上淌了下来。

    一个金发的少年双手插在裤口袋中,有一只脚微微抬起,他身上没有半分灰尘和血迹,如若不是考虑到这里是见不得光的私人研究所,甚至更像是不知哪里来的在悠闲散布的初中生。

    前提是忽略他那疯狂向上扬起的嘴角。

    角落里,头发一半白一半红的少年微微的瞪大了他异色的双瞳,勉强的抵抗着麻醉剂带来的昏昏欲睡感去看那逆光的身影。

    “去死吧!怪物!”一名男性研究员拿出一把枪对准站在那里的金发少年,颤抖着扣下扳机从枪膛中弹出子弹。

    然而随着嘭的一声枪响,倒下的却不是那站在门口异常无比的金发少年,而是扣下扳机的男性研究员。

    “呵嘿嘿哈哈哈哈哈哈哈!!什么啊!亏我还对你们抱有什么更夸张的期待!”我环视了一圈实验室里的[场景],

    “结果却只不过是连残渣都算不上的,只是一群低级的拨弄腐肉的苍蝇而已啊!!”

    我猛的一跺脚,瞬间出现在一个研究员面前,然后抓住他的脖子和肩膀,如以往一般,顺势一撕。

    红色的液体像是血柱一般喷溅开来,而那个做出这样行为的存在,依旧连半分鲜血也未沾染。

    旁边的一个研究员想要尖叫着跑开,但却发现,嘴巴里已经被塞进了一根黑色的枪管,伴随着嘭的一声枪响,金发的恶党露出兴奋的笑意。

    金发少年一边发出压迫力极大的可怖笑声,一边从容不迫的杀死每一个被他接近的人。

    什么都没看见就死了吗?![念动力]类型的个性吗?!英雄可不是这般恶鬼的做派啊!带着眼镜的女研究员四肢着地躲在实验台后,留着止不住的冷汗向前爬行。

    “做出挺符合你身份的行为了啊!蛆虫!”

    女研究员颤抖的留着泪水,仰头看向另她感到绝望的脸。

    “请放过我吧!我还有很多钱!你想要多少都可以!请放过我吧!”

    “这种话去对被你害死的无辜者去说吧,”我抬起脚踩在她的脸上,女研究员挣扎着想要从地板和金发少年的鞋之间扯出脑袋,

    我加大了力度,伴随着像是气球爆裂一般的声音,红的混杂着白的溅了一地。

    “在地狱里!”

    眼前快要一片模糊不清了,从刚才开始已经听不清他们在因为什么而吵闹。勉强还保留着意识的半白半红发少年看着渐渐接近他的存在,忍不住发出了声音,

    “你是英雄吗?”

    金发少年的背影顿了顿。

    “不,我是坏蛋加三级的混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