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陷入黑暗
    用能力让血液不再流出,并用精细的计算公式让血液在由能力形成的虚拟血管继续在身体中正常的循环。

    而脚踝则已经粉碎性的骨折了,就算现在我已经用能力把它拼凑起来,碎掉的地方也不会马上就恢复成原本的样子,而只是保持着不让伤势更加严重的状态,相当于看不见的固定板把骨裂的地方给固定住了。

    但剧烈的疼痛感还是清晰无比的从右脚脚踝处不断的感受得到,无视从耳根后滚落下来的冷汗,我撑着身后的操作台站了起来,警惕的看着眼前这个已经浑身是伤的男人。

    怎么可能,是什么情况?难道是类似于姓上条的那个混蛋的[个性]吗?!

    全身扎满尖锐瓷砖碎片的男人正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手中的枪也被他手臂上流出的鲜血所侵染,顺着枪身在地上留下一朵朵红色的血花。

    不对,矢量操作所能操作的空气成分不对!虽然对方身上沾染着,但他周围的空气中并没有刚刚开完枪所产生的大量硝烟颗粒,而旁边也找不到任何的子弹壳。

    也就是说,这个男人刚刚放的是空枪!

    但是空枪为何能够伤到不,等等,虽然是空枪,却被下意识的反射判定为威胁进行反击,但只是虚张声势的空气怎么可能会被反射回去?由我能力所形成的[力]不是凭空产生的,既然如此这股[力]也不会凭空消失,而是因为感官被[欺诈]了,导致这股[力]回馈给了能力者

    疼痛感没有让我的计算公式出现混乱,反而让我的思路愈加清晰起来。

    啊啊,全部都搞清楚了,原来,是我自己的能力伤到了我自己啊!!

    我快速的在脑内编写应对这样突发状况的计算公式,虽然是我开启反射之后的一个不大不小的弱点,但是,能够知道这样破绽的只有和我自身一样了解[矢量操作]的,那个现在应该还在学园都市烂泥潭里打滚的,我的能力开发者,[木原数多]那个下三滥才对啊!

    直视着男人那双不似人类的眼瞳,我勾起了嘴角,

    “原来如此,你还真是有双不错的眼睛啊!”

    男人捻下手臂上细小碎片的手顿了顿,有着数道伤口的脸像是感觉不到疼痛般的向我露出一个称不上正常的笑容。

    “欧呀~一下子就看破了我的[个性]吗?真是厉害呢~我可以问一下你叫什么吗?”

    依靠着操作台面勉强站立的金发少年脚下的瓷砖碎片再一次升在空中,如针叶一般密密麻麻的瓷砖碎片在身后荧幕灯光的折射之下,犹如天空之中的闪烁着冷光的星。

    天蓝眼瞳的男人看着这如神临凡间的一幕,额角流下了细密的冷汗,却露出了更为兴奋的笑容。

    “操控如此庞大的数量,还可以轻松连发的吗?真是犯规啊,不过正因如此,[我]越来越想要成为[你]了啊!”

    带着寒芒的尖锐碎片如暴雨一般从天降临而下,毫无死角的用绝对的[强大]撕裂了天蓝眼瞳的男人。

    “那就带着你那份不切实际的妄想,下地狱去吧!”

    我冷冷的看着倒在血泊中已经毫无声息的存在,呼出一口气息,使用着刚刚调节完毕的矢量计算公式排除开漂浮在身体周围的灰尘和裤脚沾染上的血迹。

    右脚脚裸传来一阵阵剧痛感,裤脚损坏的话重新买一条就行了,但这个这样的伤势却无法隐藏下去,真不想看到光己那张担忧的脸啊

    就在这时,从这个房间落地窗外的远方传来了悠远又急促的笛鸣。

    这个声音?!我猛的转身去看身后的监控显示屏幕,还未熄灭的屏幕镜头虽然很不显眼,却依稀能够在雨幕之中看见红蓝色的光芒在曲崎的小道中距离这座旧工厂越来越近。

    但这却不是重点,我看着屏幕角落里,胸前插着一把伞爬行前进的那个存在,荒谬感犹如疯狂生长的辽源野草般爬上了整片心绪。

    “身为残渣却竟然能厚下脸皮向敌对的警察报警吗?哈哈”看着这一幕的我低头笑出了声音,随即,饱涵着愤怒的拳头杂碎了面前的操作台。

    所有的屏幕在中央处理器的毁坏之下黯淡下来,窗外的雨依旧淅淅沥沥。

    那个得知我真正身份的男人被救了之后,会产生什么样的结果我再也清楚不过了。

    那温暖的灯光之下,坐在餐桌旁的一家人闲聊着今天的所见所闻,身为父亲的爆豪胜会抱怨公司给他介绍的麻烦客户,但却从来都没有抱怨过自己所负担起来的这一切。

    胜己则总是看着碗里的青菜露出凶恶的表情,明明非常不喜欢青菜,却依旧撑着自尊心,秉持着从小到大给我做榜样的样子把青菜给咽下去。

    而光己总会对我说[多吃一点][衣服多穿一点]这样啰嗦得不得了的话,明明还是一副那样年轻的脸,却在这方面的啰嗦得像是个老太婆。

    我绝不要那样的景象被破坏。

    所以啊,生命也好,矢量操作的能力也好,平凡生活下去的理想也好,被拖入黑暗的泥潭里也好,想要拿走什么都随你喜欢。

    我扯出被毁坏的操作台下被藏着的一把黑色霰弹枪,勉强当做拐杖拄着保持着身体的平衡。

    但与之相对的,谁要是想伤害那个温暖的地方,想要毁坏他们的幸福的话,那就先过我这关吧!!

    “就算是陷入到绝对无法脱离的黑暗里,我也要把你给拉下去啊!混账东西!!”

    ————————————————————————————

    刚下车的搜救人员已经展开了专业的行动,既然道路已经毁坏的话就走别的路线,用于攀爬的钩爪随着漂亮的技巧一根根的挂在了高高的铁丝网上,以往的辛苦训练在这一刻终于发挥了作用。

    “如今世道想要从[英雄]手中抢下一份功劳可真难啊。”第一个翻过铁丝网的警员收起了手中的钩爪,戒备着周围的风吹草动,朝身边的同伴喃喃着说道。

    “不过还真没想到,大半夜的竟然会接到这样偏僻地方的求救电话。”摁下手电筒开关,他的同伴打了个哈欠勉强维持精神,因敌人的活动力度加大,为了搜集情报,他这几天根本没有睡到什么觉。

    “别说话了,现在当务之急是救下那名报警群众才对!”领头的方向传来低声的呵诉,“据对方给出的情报,他现在的处境非常的不妙,并且还有一名十分凶恶的强大[个性]拥有者在这里肆意杀戮!”

    众人噤声,打开了手电筒开始迅速的搜查,手电筒发出的光扫过爆炸的汽车和被炸得几乎看不出原样的两具焦尸,警员们忍着强烈的呕吐感觉继续搜寻可能还活着的人。

    手电筒照射到的地方有一个什么东西在向他们靠近。

    “那是什么?”咽下一口唾沫,一个年轻的警员握着手电筒向那个不断挪动的存在靠近。

    那是一个被一把伞贯穿了背后与腹部的人,他发现了来救他的警员,露出了看见希望一般的欢快表情。

    “目标人物找到了!得赶快进行紧急救助!”朝同伴们挥了挥手电筒传达信息,年轻的新进警员快速的奔向那名求救者的所在地。

    总算能够活下去了啊!眼中几乎要流出热泪般的,不复以往风光的男人想到了金发少年那另他感到可怖的笑。

    愤怒之火从心中升了起来,都是因为那个怪物!我才落到如此境地啊!

    “那么作为报复,绝对要把那个怪物的家人通通杀光,让那个怪物露出最悲切的表情啊!”

    突然,有什么冰冷的东西抵住了后脑勺。

    “你说要通通杀光谁的家人?残渣。”这声音犹如地狱中索命的恶鬼出现在男人耳边。

    怪物露出了令人赶到毛骨悚然的狂笑。

    “你知道全身的血液逆流,会出现什么样的结果吗?”

    雨淅淅沥沥的下着,听到枪声的警员们迅速的赶到声音传来的地方,却只发现了一摊溅的到处都是的血液,和被血液溅得满头满脸的新进警员正呆滞的坐在那里。

    “到底发生什么情况了?!”为首的警员拍上新人的肩膀,却发现他在不停的颤抖着。

    新进警员牙齿咔咔的打着寒战,声音中露出了极端的恐惧。

    “有一个人,像是气球一样爆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