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CHLI集团
    从情报人员所传达来的讯息中显示,军火集团hecmatial,简称hcli,在国际上也是最臭名昭著的军火贩子,为了卖出武器干出的扰乱敌对国家边界这样会造成大量流血的事件,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可以说只要是拥有海克梅迪亚这个姓氏之人所过的地方,从未听说过[混乱]这个词不降临在那片土地上,正可谓是行走的移动军火库。

    而这次[国际超能力犯罪防范组织]重点监视的存在:[拥有大量超自然能力者的武装集团]——彭格列家族这样的庞然大物,和臭名昭著的军火贩子进行接触会出现什么化学反应实在是不敢妄加评论。

    但只有一点可以定论,那就是绝对不能让彭格列和hcli达成长期合作,那么所要做的就是破坏他们之间的合作,以此来让他们之间的信任出现裂痕,和防范这批武器所预计能造成的动荡。

    综上所述,这就是这次任务的大概内容了。

    我把手中的电子情报板扔向了慌忙接住它的情报人员,喝下了罐装咖啡里的最后一口咖啡。

    “那么任务就此交接完毕,”情报人员隐晦的在周围行人都察觉不到的角度下朝坐在椅子上的我行了一礼,不管是什么时候,在前线和敌人进行直接战斗的人都应当获得尊重。

    “接下来辛苦你了,祝好运。”情报人员看着金发少年尚未到达他下颌的身高,和放在他身旁的单手拐杖不禁皱起了眉毛,

    虽然已经在情报中明白了他的能力究竟有多强,但眼中还是忍不住流露出一丝担忧。

    “别在这里碍事就足够了。”我把手中的空咖啡罐子朝不远处的垃圾桶丢去。

    嘁,搞什么啊,明明不过是等价交换而替你们打工而已,却一副这样的表情,还是说这也是卫宫切嗣那家伙的阴谋?

    空掉的咖啡罐子准确的丢进可回收垃圾桶里发出叮叮当当的碰撞声,情报人员夹着电子情报板,像是一个普通游客一样混进了群众之中,再也不见踪影。

    [国际超能力犯罪防范组织]吗?我看着手中刚刚被情报人员送来的白鸽与橄榄枝的证件,不禁露出了自嘲的表情。

    最终还是变成官方的走狗了啊脑中家人幸福的笑脸一闪而过,我抬眼看向前方,但却只有密集的人群不停的攒动。

    右手握紧了单手拐杖站了起来,我朝着港口的方向一瘸一拐的挪动着脚步,那个hcli军火公司的亚洲负责人——卡仕柏海克梅迪亚的船队据情报显示还在海上飘荡着观察陆地的情况。

    这也是基本上只派了我这个完全的新人来这里的原因,毕竟没见过的生面孔可不容易被警惕,如果换做卫宫切嗣那个恶名昭彰的家伙来的话,早就已经打草惊蛇了。

    “啊!请快躲开啊!”一个弱气无比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背后。

    最近是怎么回事?我的背后就这么方便让人突然出现吗?深深的叹了口气,我转身看向呈[大]字型趴在地上,头上还盖着一个甜筒的粽发少年。

    这像是漫画里才会出现的摔跤姿势是在演戏吗?说到底需要多笨拙才会在平地摔成这副样子?还是说小脑发育不全?

    “十分抱歉!没有弄脏你的衣服吧?!腿也还没事吧!”满脸都是欲哭无泪的粽发少年手忙脚乱的一边爬起来,一边向我问道。

    他向前走了一步,随即神奇般的以常人不可能完成的高难度动作——左脚绊右脚的姿势再次一脸空白的脸着地啪嗒的一声摔在了地上。

    看来是小脑发育不全,没有兴趣关注这种无聊的糗事,我转身继续一瘸一拐的继续向前走着。

    “呜哇!蓝波大人的冰淇淋啊!”小孩子带着哭音的吵闹声音出现在身后,“笨蛋阿纲!赔我冰淇淋!!”

    “就算蓝波你这么说”身后传来了窸窸窣窣掏口袋的声音,“刚刚我的钱包好像也掉了”

    “呜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凶猛的哭声不停的侵扰着神经。

    “要忍耐蓝波大人想要吃冰淇淋啊!”

    我拄着拐杖,看着身下突然抱住大腿穿着奶牛连身衣、哭得鼻涕和眼泪满脸的小鬼头,深吸了一口浮躁的空气。

    ————————————————————————————

    “好吃!好吃!蓝波大人最喜欢葡萄味的冰淇淋了!”

    坐在汉堡店店员提供的儿童座椅上,身着连体服的黑发爆炸头小孩晃着头上迷你的小牛角,心满意足的舔着手里的冰淇淋。

    “你上次吃妈妈做的草莓蛋糕的时候也这么说的啊,蓝波。”粽发少年撑着脸,看着黑发爆炸头小孩忍不住吐槽。

    “笨蛋阿纲,略略略!”还在生粽发少年弄掉他冰淇淋的气的黑发爆炸头小孩朝对方吐舌头。

    “真是的”粽发少年转过头想要和请他吃们冰淇淋的人说些什么,却发现对方已经走到汉堡店大门口的位置。

    “请等一下!”粽发少年追了上去,但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意思的他涨红了脸。

    “我叫沢田纲吉,那个这个”

    “管好你家的小鬼,别再让他随随便便的就缠上别人的腿。”没去管对方的自我介绍,我撑着单手拐杖走出了汉堡店。

    “十分感谢你的帮助!”粽发少年弱气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普通却又幸福的人吗?脑子里无端的出现了卫宫切嗣那张颓废着宣言[我想要成为正义的伙伴,发誓让更多人获得幸福]的脸。

    凭借着一双沾满鲜血的手却还说[正义的伙伴],无论怎样看,都让人火大无比。

    ————————————————————————————

    “呜哈!汉堡果然是世界上最好吃的食物啊!”靠在车门上,身着西装的白发男人咽下最后一口汉堡,说出了和他这副外貌完全不相符的感叹。

    “炸过头的肉,味道并不浓郁的酱料,还有一股奇怪味道的黄瓜”背着枪支的女性看着手中咬了一口的汉堡皱起了好看的眉毛,

    “这种东西到底哪里好吃了?卡仕柏?”

    “你不明白啊,千姬坦,”摇晃着一根手指,卡仕柏在此时此刻比起军火商人,倒更像是一个对食物评头论足美食家。

    “正是这种满是廉价和高热量的味道,才让世人为它神魂颠倒啊!”

    虽然这个美食家的味觉让绝大多数人都不敢恭维。

    “那请务必把我从这个世人里给单独摘出来。”在卡仕柏满脸遗憾的表情下,千姬坦随手把汉堡扔进了翻滚着水涛的海中。

    不远处的集装箱正被起重机一个个的拖上岸,海水都丝毫渗透不进的集装箱像是装载着凶猛的怪兽,让搬运它的人们都尽可能的轻手轻脚。

    “真是遗憾千姬坦你错过了最美好的食物啊但似乎也有人格外赞同我的观点,”

    卡仕柏蓝色的眼睛看向缓缓走过来的拄着单手拐杖的金发少年,露出一个爽朗的笑容。

    “你说是吗?这位小朋友?”

    我看着这个白发男人的眼睛,却发现他并非是那种令人感到不适的天蓝色,原本看见电子情报板上这家伙的照片,还以为会有什么再杀那个残渣一次的收货,现在看来是没有这个可能了。

    但,就情况来说也无所谓了。

    “明明情报上说的是晚上,结果却提前一步登陆了吗?不过虫子无论来多少,也不过是虫子而已。”

    千姬坦看着不远处的金发少年,不却知为何心中生起了一股毛骨悚然感。

    “停下脚步,不许再往前走了!”罕见的,她取下了身上的枪对准了一个少年。

    拄着拐杖的金发少年把手贴在的身旁的集装箱上,

    接着,集装箱飞了出去,[个性]为防护盾的持有者坚持了05秒,30吨重的集装箱砸在了他们运送的那批货物上。

    巨大的爆炸顿时席卷了整个仓库街后半段,卡仕柏的西装在这股爆炸的热风中吹得衣袂翩翩。

    “对我说[不准再往前]?”瞬间制造了大风挥开烟雾,看着面前的军火贩子,我露出了无法控制的疯狂笑容。

    “你们的前方,可是一方通行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