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到访者
    深绿发的少年眼眶中的泪水一滴滴的掉下来,和小时候的哇哇大哭不一样,眼泪无声的掉在了我想要伸过去擦拭的手上。

    明明只不过是泪腺分泌出的弱酸性液体,但打在手上却让我感到了像是岩浆一般滚烫的温度。

    为了我这种人流眼泪,但我能回报你的东西却伸出去想要擦拭泪水的手停了下来,我收回了什么都没能触碰的手。

    “为什么要哭啊,你不是向我发誓过要做一个坚强的男子汉吗?”

    出久连忙胡乱的用袖子擦着脸上的泪水,可眼泪就像是断了线一般的不断从眼眶之中滚落出来。

    “可就是忍不住啊,一想到你是被坏人打伤了腿,还为了不让我们被坏人报复连家都无法回去了,”出久因眼泪而变得沙哑的声音不断的诉说着,

    “像是一只野猫一样在外面游荡着,没有好好加衣服也没有好好吃饭的不停喝咖啡,我就忍不住想要哭”

    野猫这是什么鬼比喻?腿上的伤是我面对敌人自己疏忽大意造成的,我可是把那个家伙给杀死了一次啊,杀人的时候也有可能会被杀,这点觉悟我还是有的。

    而且可以随意调控身边温度的我不需要加衣服,吃饭那种无聊的事只要肚子是饱的,其他的随便怎样都行吧?至于喝咖啡可以让我睡得少一点,少梦到一点上辈子的事对我的精神来说可是好事。

    但这些都没办法对这家伙说,只会让他哭得更凶啊。

    “今天猪排饭你想要吃多少都没问题,所以别再哭了。”我对出久使出了无往不利的绝招。

    “这根本不是猪排饭的问题吧!多爱惜一下自己啊!”出久的眼泪还是不停的往下掉。

    绝招失效。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这家伙从各种方面来说都成长了啊,不管是身体方面还是难哄的程度,明明小时候都只需要一块糖。

    “那欧尔麦特的签名如何?”

    泪眼迷茫的深绿发色少年抬起因哭泣而有些发红的脸,茫然的看着金发少年。

    “欧尔麦特?”小小个子的准初中生打了个嗝。

    看着因这个英雄名而渐渐被转移注意力的欧尔麦特死忠粉丝,我松了口气。

    感谢你啊,欧尔麦特,不愧是最强的英雄。

    拐杖与地面接触发出清脆的声响,踏上因疏于打扫而已经粘上不少灰尘的楼梯,旅馆的走道上到处张贴着小广告,我扭开门把手,带着到处张望的出久走进了这间居住了四天的房间。

    被单和被子折叠得好好的,依旧是和刚刚入住这里的时候没什么两样,沙发边的茶几上,十几个空咖啡罐子凌乱的码在那里,除了咖啡罐子的凌乱之外,看上去根本不像是个还在住人的房间。

    “和希己在家里的房间不同呢”坐在沙发上的出久看着房间里几乎占了一整面墙的落地窗,和几乎完全没有私人物品的房间,有些感叹的说道。

    希己在家里的房间有一整面墙的书架,上面放着很多我看不懂的深奥的书,和普通孩子不一样的是完全没有任何娱乐方面的东西,衣柜里的衣服也总是那么几件空荡荡的挂在架子上,电脑里保存下来的文件也全部都是科学课程的视频。

    就好像学习才是他唯一的兴趣一样,但每次看着希己看书时一副没有任何笑容的脸,又感觉并不只是兴趣这样的东西在让他不停的学习。

    这么说来的话,这个房间和希己在家的房间,本质上唯一不一样的地方就是没有书吧?

    “欧尔麦特的签名,拿好。”我拿着两份被玻璃板夹好的欧尔麦特签名,递给望着落地窗不知道在想什么东西的出久。

    茫然之间拿到偶像签名的出久回过神,上面的字体和网络上那些欧尔麦特的签名贴图一模一样,但此时此刻,在这间充斥着苦咖啡气味的空白房间里,出久却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那样开心。

    签名有两份,一份给我的话,另一份就是给咔酱的,也就是说,他是真的不打算回去了。

    一个手刀轻轻的落在了深绿发少年的头上。

    “一直以来想要的东西不是拿到手了吗?既然如此就像个小鬼一样给我高兴点。”我喝了一口手中的咖啡,坐到了沙发上。

    “但这和希己不回去是两回事啊,我已经不是小鬼了”出久轻轻的抚摸着欧尔麦特的签名,语气中却并不像我想象的那样高兴。

    “希己会回去的吧?”出久偏过头直视着我的眼睛。

    就这么在意我回不回去吗?竟然为了别人的事情哭,真是个笨蛋啊。

    “这不是你该担心的事,我会回去的。”最终还是败下阵来的我做出了保证。

    “那什么时候回去?明天?”出久声音中带着欣喜。

    “那要还过一段时间再说。”我避重就轻的回答。

    “是有敌人在暗处观察吗?”出久分析着说道。

    意外的在这样的事件里都很敏锐啊,我再次喝了一口咖啡,任苦涩的感觉爬满味蕾。

    “没有你想的那回事,签名也拿到了,快给我回去吧。”

    “我不要让希己一个人待在这样的地方。”

    “回去!”我喀的一声把咖啡罐子重重的放在桌子上。

    “我不要!”深绿发色的少年眼中的泪水又开始蓄积起来。

    你就只会这招吗?!我有些绝望的倒在了沙发上,这绝对是老天针对我而降下来的克星吧!

    就在这时,外面的门被敲响了。

    我可没叫过什么客房服务,话说这个小旅馆也会有什么客房服务吗?我警觉的拉住了想要去开门的出久。

    “躲到床底下去,快!”我低声朝出久说。

    出久怔住了,但还是照做了。

    敲门声还在有序的响起,我拿起一边的单手拐杖站了起来,反射公式全面的展开,任何的东西在此时此刻都无法伤到我一丝一毫。

    门随着把手的扭开而打开了,我看向站在门口这个以我现在的身高需要仰视的存在。

    白发,长着一张漂亮脸蛋的男人眼角下有着一个紫色倒王冠,拿着一包棉花糖笑眯眯的看着我。

    “要吃棉花糖吗?一方通行君?”突然而来的访客像是普通的邻居串门一样问道。

    虽然表面上看上去似乎人畜无害,但一种莫名的异常感却让我的警惕提升到了最高级别。

    “你打扰本大爷的休息时间了,限你三秒内消失。”我冷冷的对他说道。

    “别这样无情嘛~”白发意外访客把手中的棉花糖塞进嘴里,

    “自我介绍一下,白兰杰索,你现在的同事与合作伙伴,是不是很惊喜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