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保护的决意
    “维多利亚少年呀,有没有兴趣来和我一起拯救世界?”

    眼角下方有着倒皇冠刺青的白发的男人把手中的棉花塞进嘴里,但发出的声音却一点都不含糊。

    出久看着对方因糖分而眯起的眼睛,警惕的和这个在不久前还对幼驯染做出诱拐犯行为的存在拉开了距离。

    “别这么有敌意呀~”白兰紫色的眼瞳中带着让出久觉得威胁更大的笑意,

    “就目前情况来说,我可是一方通行的同伴哦~”

    这个回答显然不能让出久放下戒心。

    “希己给自己的别称是一方通行,这一点我很早就知道了,虽然不明白你是从哪里听说这个称呼,但说之前还和希己打起来的你是他的同伴也未免太虚假了!”

    出久说着再次从裤口袋中拿出行动电话,穿着小红鞋的脚再次离这个笑得一脸无害的危险人物离远了一点。

    “再纠缠不休的话,我可真的要报警了!而且附近的英雄事务所也很多,只要我大喊的话,决定会有人来阻止你的犯罪行为的!”

    白发的棉花糖精从上衣口袋中随意的拿出一个让出久眼熟无比的证件。

    “从某方面来说我也是警察哦,虽然是国际型号的就是啦~”

    那是白鸽和橄榄枝的徽记,在新闻里,有关于国际上的重大案件都会有这个白鸽和橄榄枝的徽记出现,因关注着英雄的事件,特别是有关于欧尔麦特的事件,出久每天都会看大量的新闻,对于这个徽记再也熟悉不过了。

    “国际超能力犯罪防范组织怎么会”

    出久看着眼前这个举止轻佻,完全不像个警察的存在出了震惊的表情。

    怎么看都完全不像是那奉行[守护和平而默默承担]的组织成员吧!反而更像是那种有着怪癖的反派人物,比如说因喜欢吃棉花糖而妄图统治世界的黑手党boss什么的!!

    “如何?绿谷君要和我一起来拯救世界吗?”白兰向着绿谷递出一刻棉花糖。

    “我拒绝!”出久一秒钟回答。

    “为什么啊?”白兰一脸无辜。

    “因为你看起来就不像是个好人啊!”出久没去接对方手中的棉花糖,紧握着手中的行动电话。

    如果眼前这个人说的是真的,那么加入那个组织的希己已经足够辛苦了,自己再和眼前这个人联系的话,说不定会在某些时候成为希己的绊脚石。

    已经不想再和他添任何麻烦了,就算体术练得再好,像我这样区区的无个性者,又能做得到什么呢?

    答案是什么都做不到,只不过是拖后腿的罢了。

    欧尔麦特的插播新闻已经播报完毕了,街头的行人像是被揉散的沙子一样不再关注那片屏幕,冷漠的在人与人之间穿行着。

    白兰捏着棉花糖,眼前的深绿发色少年渐渐的低下头,就在白兰以为他会哭出来的时候,对方却抬起头直视他。

    “抱歉,如你所见我只不过是个初中生而已,拯救世界这样的重任还请你找其他人吧。”

    成长了吗?白兰看着转身前行的出久微微眯起眼睛,还真是有趣的场景啊。

    不过

    “我说的拯救世界的关键人物就是一方通行哦~你知道他干了什么吗?”

    白兰看着出久顿住的背景,露出惯有的微笑,但声音却冷了下来。

    “他杀了很多人,你无法想象的数量,而且将来还会杀更多,这样你也觉得无所谓吗?”

    一个正播着视频的行动电话被白兰举在了出久的眼前。

    视频里,可以分辨得出身影的金发的少年踏在了旅馆的落地窗上,手中的咖啡罐子被硬生生的捏成了一个球体,随即镜头跟着那颗球体的弹道而迅速移动。

    一个极其血腥的场景出现了,失去了头部的存在跪倒在满是血腥的地面上,红的白的撒了一地。

    强烈的呕吐感奔涌在胃里,出久捂住了嘴,长期关注英雄的他并非没有看过尸体这样的东西,但这样血腥残暴的场面还是极为少见。

    “这样的人,这样的怪物,你还不认为他是个恶党吗?”白兰的声音犹如恶魔一般都在出久耳边轻声响起。

    然而另他错愕的是,他却被猛然的推开了。

    “你果然是个骗子呢,我刚刚看见了,对方手里是拿着枪的,那个人,是想要杀了希己的敌人。”

    出久用手背擦拭了一下嘴角溢出的胃酸,眼睛却坚毅的看着白兰,

    “只是有着强大的力量,就要被人畏惧,只是还手的话,就要被当成恶党吗?这对希己来说也太过不公平了。”

    这个世界,果然对希己一点也不温柔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真的是很有趣!拥有着英雄本质的人和其他人果然不一样啊!”

    渐渐止住笑意的白兰再次从袋子里拿出一颗棉花糖递给出久。

    “这是我充满着诚意的邀请,想要拯救世界可不是什么玩笑话,或者说或许只有你这样的人才能真正的使这句话成为真实。”

    微风吹动着白兰的头发,意外让他有一种清爽的感觉,

    “我会给你强大的力量和所有将来有关于一方通行的情报,加入我的队伍吧,又或者让我加入你的队伍也可以哦!”

    如此丰厚的条件让出久有些迟疑,但想到幼驯染那一个人面对拿着重狙的敌人的那副场景,却让他抛弃了最后一丝怯懦。

    出久接过了白兰手中的棉花糖。

    “那么条件是什么,说出来吧,这个世界可没有白吃的午餐这一点我还是知道的。”深绿发色的少年学着白兰把棉花糖扔进口中咀嚼。

    “只需要你在一方通行暴走的时候,以你身为友人的优势去阻止他就可以了,并且这个条件,也可以视情况选择阻止他或者不阻止他,选择权全在你。”看着对方的动作,白兰微笑起来。

    甜得发苦的口感从舌头上扩散开来,出久却依旧是一脸面无表情,又或者说,他已经开始不在意这样的事了。

    这个世界对希己一点也不温柔的话,那么就由我来将来他从那最深处的黑暗中拉回来。

    生命也好,信念也好,什么东西都拿走也无所谓,只要能让他露出从未有过的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