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小伙伴之间
    一个一个的,都看不清我和你们这些残渣的差距吗?还是说全部都在用小脑思考?不转身逃跑,却只会凭借着根本算不上蛮力的虫子力气来和我对抗。

    虽说早就已经习惯了,但鲜血染红视线的景象,真是让人想吐。

    踩踏着被[红]所侵染的土地,明显是近期建成的崭新仓库大门,已经在可以伸手触碰的距离。

    大门被轻轻松松的撕开了,果不其然的又有不知自己深浅的蠢货来袭击我。

    但这都是没用的。

    像是流星锤一样个性的攻击打在身上,在反射公式的计算之下以更加迅速和凶猛的方式把攻击回馈了发出它的主人,左手上捡来的步枪随意的一甩。

    鲜血大片的落下,像是瓢泼的大雨,从已经有一根白发的发梢反射区薄膜上滴落而下,没有打湿我一丝一毫。

    已经全天开启本能反射的我已经闻不到血腥的味道,可是眼前倒下的尸体却让我再一次的自我怀疑起来。

    我这样做,真的有意义吗?这样和在特力研时期的我,有什么区别吗?

    都是在杀人,不停的伤害他人。

    心里的那个声音又在耳边说话。

    怪物?我有些恍惚的环视着周围,从他们的眼神里,我看到了答案。

    可是有一个人不同。

    匍匐在地上的褐肤白发少年,红色的眼瞳中像是燃起了希望一般看着我。

    什么啊?居然有人会对我这样的残渣燃起什么期待情绪吗?正常人不是应该害怕吗?

    用那种看见救星一样的眼神看着我这种只会杀人的怪物,太奇怪了吧?

    “作为多管闲事的国际警察该说什么来着?啊,对了,你们被逮捕了——”

    尽力的忽略越来越真实的幻听,我表面上依旧是一副平常的姿态,露出了残酷的笑容,

    “然后下地狱去吧!拐卖儿童的混账东西们!!”

    让人汗毛直竖的不自然感,让属于雇佣兵的那方瞬间举起大量的枪支和小型炮筒,对准了撕裂大门突然闯进来的金发少年。

    这究竟是什么?什么个性可以受到攻击毫发无伤?可以受到鲜血淋漓之后不沾染分毫啊!!

    仿若神明一般,这样的存在,真的是和我们一样拥有着缺陷的人类吗?!

    “去死吧!怪物!!”扛着无后坐力炮的高个子雇佣兵仿佛为自己壮胆一般大喊。

    仿佛瞬间被膨胀的胆量给充满一般,根本已经无法考虑到在军火库中使用枪械是什么极为危险的事情了,所有雇佣兵那方的人都在名为[无法理解]的[恐惧]之中按下了扳机。

    震耳欲聋的爆鸣在这座仓库的门口处绽放出巨大的业火,巨大的气浪连整个屋顶都掀飞了出去,露出外面的一片晴空。

    那眼神是什么啊?不把人当人的怪物吗?!不过好在被雇佣兵给解决了,看来雇佣他们也不是全然没有好处的嘛中年男人用手帕擦了擦油腻脸庞上流下的冷汗,在心里嘀咕着。

    卡仕柏默默的和中年男人拉开了距离,在后背朝手下们做出[准备逃跑]的手势。

    像是地狱恶鬼一般的笑容出现在了所有人听觉范围之内,金发少年拄着单手拐杖缓缓从火中走出来,肩膀因发出笑声而颤抖着,嘴角上挂着让人感觉疯狂的笑容。

    因燃烧弹而升起的火焰被明显非自然的强风瞬间吹灭。

    “嘻嘻呵哈哈哈哈哈!!想要杀我?”拐杖敲在因爆炸而变得坚硬的地面上,发出了铿锵的响声。

    “那就代表着,你们也有着被我理所当然杀死的资格了吧!!!”

    我是怪物吗?我是怪物啊!既然我是只会给人带来不幸的怪物,那么被这样的怪物所杀死,也就没有丝毫怨言了吧!!

    近乎癫狂的思绪在脑中不断的展开一个又一个重复的计算公式。

    散碎在地上的尖锐玻璃随着金发少年每一次向前而踏出的步伐,在众人惊恐的眼神之下,重重叠叠的从地面上漂浮起来升在空中,在阳光的折射之下,耀眼得仿佛日间的银河。

    不似人类的金发少年穿行在反射着阳光的玻璃之中,仿佛是从水晶里诞生出的美好存在。

    但人怎么可能会在水晶里诞生?

    “果然是怪物啊”不知是谁的呢喃说出了众人心中所想。

    然而这声音也在如雨水一般溅落下的玻璃碎片下化作了充斥着惨叫的残碎杂音。

    中年男人害怕的蹲下来,本以为自己也会被那已经化作最为致命武器的玻璃碎片,会和其他人一样待遇的穿刺自己的心脏,可睁开眼睛却发现除了挡在眼前的手臂之外,没有任何地方有着痛感。

    哈哈,没被扎死呢~没被扎死呢~他已经有些疯狂,为什么没被刺穿心脏而死呢?

    他看向就在他旁边,匍匐在地上,没被碎片伤到一丝一毫的褐肤白发少年。

    啊,原来是这么回事啊,只要把这个少年兵挡在自己身前,那就不会死了吧!

    就可以逃脱这个怪物所给予的死亡了吧?!

    肥胖的手朝无力的少年兵抓去——

    啊咧?胸口上的这把枪,到底是什么时候刺上去的?又是怎么,让我的背后好像是冰冷的墙壁?身体的温暖不断的从背后流失啊,那个嘴角挂着残酷笑容的怪物,为什么朝我做出投掷了什么的样子?

    脑还想思考什么,身体却无力再支撑下去,意识陷入了名为[到此为止]的黑暗。

    看着因想要抓住少年兵作为人质,而被枪支钉在墙上中年男人死去的样子,让跟在卡仕柏身后的手下们狠狠的打了个寒战。

    有多少武器都不够吧?怎么可能与这样的怪物为敌啊!

    “好久不见了啊~”仿若与平常没什么两样的卡仕柏阳光的笑着,隔着众多面目全非的死尸朝拄着单手拐杖、歪着头看着眼前一片红色的金发少年挥手。

    “没想到枪械还有这样单纯的用法呢~”

    boss你不要命了吗?!现在是打招呼的时间吗?千姬坦大姐头你不要总是笑行不行啊!快去制止boss啊!!紧握着枪的海克梅迪亚家私人部队的一员,只能在心中朝上司如此无力的咆哮着。

    这另人感到无比厌恶的轻佻声音,让我回过神来,用单手拐杖戳了戳地上的褐肤白发少年,对方想要挣扎起来,想要不拖后腿的样子让我皱起了眉。

    “既然站不起来就给我躺着。”已经渐渐恢复平静的我对地上还在挣扎的少年说道。

    “不行,还有三个伙伴,”褐肤白发少年咬着牙撑着地面,不顾被玻璃渣割破的手也想要站起来,但却又再一次的失败了,

    “还有三个伙伴在卡仕柏的手里,我怎么可以就这么倒下去啊!”

    原来如此,怪不得这么有恃无恐,原来是有[要害]拿在手中吗?

    我看着双手插着裤口袋,一副悠闲做派的卡仕柏,深吸了一口气,强压下再次逐渐攀升的怒火。

    “我叫一方通行,你叫什么名字?”我对着地上不断想要爬起来的褐肤白发少年问。

    “强纳森迈尔。”不太理解对方意思的少年兵有些困惑,但还是朝眼前的金发少年说出了卡仕柏一直询问,但却从来都没有听到过回复的答案。

    “强纳森那就是简称jonah,既然交换了名字,那就算是短暂的伙伴了,”

    “?”jonah,也就是约拿不解的歪了歪头。

    我使用能力清开他周遭的玻璃碎片,又在对方[好痛]的神色之下,强行的用单手拐杖把他重新按到地上。

    “虽说是短暂伙伴了,但也算是伙伴,你作为我的伙伴,我把你的伙伴救出来也是理所当然的,所以现在作为拖累状态的你就给本大爷好好待在这里。”

    为什么我要这样做啊,无聊的发善心吗?

    一阵想要吸引注意力的鼓掌声音响起,我朝发出声音的人看过去。

    卡仕柏放下鼓掌的手,重新插回西装裤口袋中,一副不知道是不是装出来的无奈的神色挂在帅气的脸上。

    “如果没搞错的话,应该是手握人质的我这边占优吧?”

    “哈?你是这么觉得的吗?阴沟里的下三滥。”

    “只是按常识来说应该是这样的吧?”

    卡仕柏避重就轻的回答,已经有着一张坚不可破的厚脸皮的他,对金发少年这样还处在小儿科级别的骂人话感觉不到丝毫痛痒。

    “你以为本大爷看不出你在拖时间吗?!混账东西!!”

    左手朝空气中一挥,四散的枪械在空中排出密不透风的阵列,无法看见光线的黑洞般的枪口对着卡仕柏和他的手下们。

    无比清楚这些东西到底有着什么样破坏力,被枪口所指着的感觉像是被尖锐的物体抵住了眉心般令人难以忍受和下意识的恐惧。

    “现在情况反转了,”我朝卡仕柏露出冷漠的表情,

    “谁才是人质?好好找清楚自己的定位啊,残渣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