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4天才与笨蛋
    头发上带着闪电状黑色挑染的金发少年正在床铺上怎么也止不住兴奋的滚来滚去, 随即又觉得这样太小孩子气了, 连忙从床上爬起来, 用双手拍了拍自己的脸。

    说起来今天还特意向老师请了假!不过一年也没有几次的日子, 也是理所当然的能够任性一下吧?

    毕竟老爸一年也回来不了几次,今年甚至干脆的连初诣(每年第一次参拜)都不回来和我还有老妈一起去了!

    虽说是工作的原因可以原谅,但为什么在南极挖石油这份工作, 会忙到连新年都不回家一趟啊?!

    总是没人拖住因电费飚增,和其他原因而十年如一日向我怒吼的老妈这一点也就算了。

    一套从三年前就开始陪我玩的美少女恋爱游戏, 到现在也还没攻略到一个美少女是个什么情况啦!!

    你就这么忙吗?!

    一想到这里电气就开始咬牙切齿, 他从抽屉里拿出一个装着游戏光盘的盒子, 身上的电光都忍不住的外露一点出来。

    网络上的攻略都已经看了的情况下这次绝对要让他陪我玩到把第一个美少女给攻略下来啊!

    在楼下好心情哼着歌打扫卫生的电气妈妈正拖着吸尘器打扫地板, 但伴随着熟悉无比的呲咔的一声,今年的第四台吸尘器也顺利的成功报废了。

    看着已经因静电损坏集成电路而停止工作的吸尘器,这位多年来一直几乎独自带着孩子的母亲深吸了一口气, 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

    正在吧台上烧水的电水壶也传来了呲咔的一声。

    “上鸣电气, 你给我下来!!!”

    听到楼下母亲怒吼的电气连忙回过神, 手忙脚乱的把游戏光盘重新塞回盒子里,他扒着门框, 艰难的咽下一口唾沫。

    难道又闯祸了?完全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的电气,只穿着白袜子的脚学着猫一样悄悄的踱到楼梯休息台的边缘。

    电气妈妈正愤怒的把地上无法工作的吸尘器踹到一边,以极为不符合主妇这个身份的坐姿大刺刺的坐在椅子上。

    看着被狠狠踢了一脚而变形的吸尘器,明白了原因出在他身上的电气再一次的艰难的咽下一口唾沫, 但随即又咬了咬牙。

    反正结果无论怎样看都是被打!

    早死晚死都一样了!

    但是啊, 为什么我的腿为什么动不起来了!这就是月集日累的恐惧的力量吗?!

    就在这时, 清脆的[叮咚]一声出现了,这声音就仿佛那在黑暗的云层中投下一丝曙光的太阳!

    门铃在此时此刻响了起来,电气从来都没有觉得门铃的叮咚声是这么好听的一种声音。

    是老爸他第一次及时的回来了!!

    在这一刻电气仿佛博尔特附体,帕弗·纳米也似乎正在向他招手,速度之神赫尔墨斯也正在他身后加油助威!

    终于!电气接触到了门把手,电气他成功的把门打开了!希望的曙光像是攻略游戏中的缪斯女神一样对他展开了最终的acg画面!!

    然而——

    在记忆中无比高大的金发中年男人,正像一个恳求老板别扣工资的上班社畜一样,抱着一个陌生的白发少年纤细的大腿在恳求什么。

    一个褐肤白发的少年此时走了过来,阴沉着面无表情的脸,接着仿佛是电气看过的那些电影里会关节技的特技明星一样,瞬间便伴随着咔哒的一声,像是警察擒住犯人一般,把那个金发中年男人压迫在地。

    应该是幻觉吧?如果不是,那这幻境的个性还真是强啊!这么想着的电气渐渐的要合上门。

    “电气,你听爸爸解释啊!”看见儿子像是什么都没看到一般缓缓关上门的上鸣伸出手悲惨的嚎叫。

    伴随着锁舌咔哒的一声,电气合上了刚刚打开的大门。

    刚刚看到的那一切都应该是假的吧?在南极挖石油的老爸也应该还没有回来才对,嗯,一定是这样的!

    有什么毛骨悚然的存在在背后一步步走过来,电气像是机器人一般僵硬着转过了脸。

    “你刚刚是要跑到哪里去?”带着沉重怒火的女性声音犹如恶鬼的低语。

    电气妈妈带着因愤怒而升起温度的手,像是螃蟹的钳子夹住了青蛙一般卡住了电气的肩膀,让他动弹不了。

    “给我做好觉悟,咬紧牙关承受痛苦吧!上鸣电气!!”

    电气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河那边的奶奶啊,我终于明白,你为什么昨天晚上一直在向我招手了。

    */*/*/*/*/

    一大一小模样相似的两个金发三白眼,因挨了揍而委屈的坐在沙发的最角落上瑟瑟发抖,小的那个抱着被翘起大包的头,大的那个则是抱着被刚刚接好的手臂,两人的眼角处都闪烁着死里逃生的感动泪水。

    “电气!”虽然手臂还是很痛,但上鸣还是如同每次归来一般,向儿子一如既往地张开了双臂。

    “呜哇!老爸!”旁边有陌生人在有些不好意思的金发少年吸了吸鼻子,不过看着父亲那么一副期待的样子,就忍着强烈的羞耻感还是像小时候一样扑了上去。

    坐在沙发的另一边,看着旁边一大一小感动的再会,我嘁了一声,转过头不再去看这对笨蛋父子。

    “不好意思呢,让你见到这么失态的一面。”女性的声音轻柔的说着。

    听到声音的我抬头看去,端着点心和饮品的女性犹如时代剧中的大和抚子,不露牙齿的微微笑着,身上带着温柔和优雅的气质。

    和刚刚怒吼的女暴龙完全是两个极端的生物,这熟悉的反差让我想起了光己,她也总是在背后教训胜己,人前却经常一副[太太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会那样打孩子呢?]这样的表情

    女人都这么善变吗?光己对着我总是温柔着的表情在脑海中一闪而过。

    不,不要再去想家里了,还是说赤谷海云那封邮件让我的脑子终于和他一个级别了吗?

    竟然大言不惭的对我说什么[欢迎回来]!

    我才不需要回到你这混蛋那里去啊!

    我端起茶杯像是要压下什么情绪一般的,在约拿凝视的表情下抿了一口红茶。

    “如何?感觉怎么样?”电气的妈妈顺势坐到我旁边。

    “啊,很好喝。”对方突然的靠近让我心底有些不自然升起。

    除了喝密闭的罐装东西之外,因为暗杀的原因,我现在和在学园都市一样,喝非罐装的东西都过滤了除了水之外所有的成分。

    说什么红茶很好喝,都是骗人的。

    “是吗?那就太好了,我还担心你会喝不惯我泡的红茶~”

    电气的妈妈表情欣喜的说道,又把目光投向已经在那边和儿子开始讨论游戏的丈夫。

    “我家但那一定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吧?虽然是个天赋出众的人,但在人情世故方面却总还是和一个小孩子一样不着调。”

    我看向她的脸,却发现她嘴上虽然是这么说着,可看着丈夫和儿子的眼神却根本没有任何抱怨,反而更像是在凝视自己最喜爱的珍宝。

    我果然还是理解不了,人和人之间为什么会产生[爱情]这种事,因[爱情]这种虚无缥缈的存在,而无私的为对方付出这种行为,从根本上来看真的有可能吗?

    但不知为何,脑海中却依然的浮现着赤谷海云发来的那句[欢迎回来]。

    难道,他喜欢我?

    不可思议的想法无法控制的在脑海中浮现。

    不,怎么可能啊![我这种人不可能会有人喜欢]这种事我还是很有自知之明!更何况还是那个对我所有任务经历都一清二楚的赤谷海云。

    那血腥遍布的景象,喜欢这种事怎么可能发生?!

    一定只是什么坚持自己正义理念的家伙,对,就像卫宫切嗣那样的混蛋家伙,所作所为只是为了更好的贯彻正义,拯救更多的普通人而已!

    越发的肯定自己的猜测,我重新沉下心来,连忙喝了一口对我来说根本没有任何味道的红茶。

    而此时此刻,笨蛋父子二人组也终于确定了游戏要从哪个存档开始打。

    “亲爱的~别管什么家务了,来和我一起玩游戏啊!”已经打开了电视机的上鸣坐在地上,使劲的向自己的妻子拍打旁边的地板。

    “哈?!”电气猛的从地上弹了起来,挥舞着手中仅有的两只游戏手柄,

    “为什么你是和老妈一起玩啊!我呢?!而且这是美少女恋爱游戏吧?!”

    “你在说什么蠢话啊,电气?”完全变得和刚才热情表情不一样的上鸣冷冷的对儿子说道,

    “对自己的理科成绩还没有任何自觉吗?就这样你还妄想上雄英高中的英雄科?!”

    “可离考雄英不是还有十个月吗?!”电气愤怒的反驳。

    “可你的理科成绩从小学到现在也还是很差劲不是吗?”上鸣毫不留情的使出语言打击。

    电气被ko了!四肢着地再起不能!

    看见这副模样的上鸣却抛弃了他儿子,带着胜利者的笑意捡起游戏手柄,讨好般的跨过挡在前面的儿子把游戏手柄递给了孩子他妈。

    “对了,我还给你找来了理科的天才!来来~”

    上鸣说着回身提起还趴在地上陷入呆滞状态的儿子,像是放玩具一样的放在了我的面前。

    “这是一方通行大人,”上鸣双手合十的在我面前像是拜神一样拜了拜,

    “有了他的教导,你就会理科学神附身啊电气!!”

    学神那种东西有没有附在我身上还不知道,但本大爷现在倒是很想武神附身直接干掉你啊,上鸣。

    */*/*/*/*/

    上午就在好不容易相见的夫妻两人打恋爱游戏,和我用记忆里在学园都市,六岁时所列举出来的一些简单题目塞给上鸣他儿子计算中度过了。

    但我还是高估了上鸣家的笨蛋基因,他父亲是情商低下,到他儿子这里,反而是智商给降到底线了吗?

    我拿起做得一塌糊涂的题目,看着坐在书桌旁边一脸[我在哪里,在干什么]的电气,面对任何敌人都前所未有的沉重感像是巨石一般压了下来。

    这真的不是个笨蛋吗?相比之下,约拿可是自己一个人就学会了六国语言了啊。

    “约拿,你把这题给这个笨蛋小鬼算一下。”

    为了激励起这个已经陷入自暴自弃状态的电皮卡,我把手中的习题递向了坐在一旁好奇的翻着电皮卡漫画书的约拿。

    约拿放下漫画书接过了习题低头看了起。

    “一方通行,为什么数字之间会有一个代表错误的叉叉在那里?是表示危险的意思吗?”约拿面无表情的抬头看着我,眉毛却微微的皱起来。

    空气瞬间沉默了下来。

    “约拿,11乘以5等于多少?”我压下心中升起的那股不可置信感,依旧是一脸平静的看着眼前这个褐肤白发的少年。

    “27?”看了眼手指,发现不够的约拿头疼的歪了歪脑袋。

    于是,在离吃饭还有一段时间里,我拿出了电皮卡小学时做的习题放在了约拿的面前。

    */*/*/*/*/

    为什么,为什么明明是老爸回来的日子,却偏偏要陷入补理科的状态?为什么明明是同龄人,坐在餐桌对面的那个白毛,脑子却比我强那么多啊!!

    问什么都知道,你干脆去当维○百科好了!

    这样不就越发显得我像个笨蛋一样了吗?!

    可恶啊!电气看着眼前的外卖盒,以及坐在客厅地板上逐渐沉迷游戏的老妈和老爸,握着拉面筷子的手再次收紧了一分。

    不行,绝对不能这样下去了,我必须要做出抗争才行!必须要在某一方面赢过他,叫他露出[你真厉害,我再也不逼你做题了]的表情!

    看着坐在对面戳着不健康外卖烤肉的白发少年,电气的嘴角勾起了一道阴险的弧度。

    除了个别存在之外,学习非常厉害的一般打架能力都很差劲,这条在学校中总结出来的法则可不是说着玩的啊!

    “想要考上雄英的英雄科,成为了不起的英雄,光有成绩可不行啊,一方通行。”挑起一筷子外卖拉面,电气嘴角的弧度再次向上扬起。

    嚼着饭团的约拿朝坐在他旁边的电气投去了同情的目光,在明白理科到底有多难之后,因同样被一方通行所教导,而出现的战友情节在约拿心中缓缓升起。

    “所以?”我看着突然得意洋洋起来的这只电皮卡,瞬间明白了他简单的想法。

    电气猛的单手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他指着眼前的白发少年,大声的吼出了他心中的那句话。

    “来决斗吧!一方通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