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5外卖烤肉引发的灾难
    “032号汇报任务进程, ”

    身着电工服装的032号爬在电线杆上拿着扳手一边装模作样, 一边隐蔽的看着窗户里面那个正在吃饭的白发少年进行报告。

    “这里是上鸣宅花坛前方部分, 未发现有任何异常, over。”

    话说他们这样监视真的有用吗?要是一方通行真的发火的话,除了乖乖等死之外,也没有其他选项了吧?

    但奈何任务就是任务, 他们这些[前死刑犯]是没有人权的。

    又或者说能活下来就已经很不错了?032号每每想起自己在牢里被组织给提出来的那一刻,就忍不住再一次的开始感谢父母给他一个[五感锐化]的个性, 让组织看上他而让他这个杀人犯活了下来。

    然后在懵懂之间就顶替了之前据说因为犯错而被处决掉的[前032]的排号和位置, 但却不知为何没让他继续继承[前032]保护爆豪胜己的职责, 反而在组织的各部门抽调中, 被非常[幸运]的选为监视一方通行的保护者了。

    手中紧握的扳手吭呛的一声狠狠的撞在已经拧紧的螺丝上,032号的表情扭曲了起来。

    开什么狗○玩笑啊!天天面对一方通行这个凶残的家伙,感觉都快要精神分裂了啊!这样随时会被虐杀又好像一直吊着的感觉还不如去死!

    活下来真的是一件好事吗?!当初被枪决了绝对要比这痛快得多吧!!

    而且还不光如此!

    长官威严的声音从隐形耳机那边传了过来,

    [“现在距离一方通行最近的是032吧?既然你在那里, 就快去把那份一方通行还没怎么吃的那个垃圾外卖烤肉撤走。为了保证一方通行的健康和将来的长寿, 他是绝对不能吃这种东西的!!你要誓死完成任务啊!032号!”]

    所以结论是我的命还比不上一块垃圾外卖烤肉吗?!

    该死的上鸣为什么要点那样的东西给一方通行吃?!可恶!我迟早我迟早总有一天要横尸街头给你们这群没有良心的人看啊!!

    然而——

    把扳手小心的装进工具包,顺从自己内心的032咬牙切齿的爬下了电线杆, 迅速的像是以前在地狱魔鬼训练里所经历的那样,钻进了上鸣家花园的灌木丛。

    人的一辈子总会顺从自己的内心几次不是吗?

    爬在灌木丛中的032默默的想着,一边使用了自己[五感锐化]中视觉锐化和听觉锐化的个性。

    被锐化的视觉之中,那个坐在一方通行对面的金发少年突然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在032无比佩服的目光之中用手指着一方通行。

    “来决斗吧, 一方通行!”

    */*/*/*/*/

    餐厅落地窗外不远处的草丛突然传来了一阵引人瞩目的颤动, 接着还发出了像是被灌木刺到一般的小声闷哼。

    喊完决斗宣言的金发少年有些奇怪的望向窗外。

    “那里有什么东西吗?”电气放下指着我的手,发出了不解的疑问。

    我偏头看向这只电皮卡视线落着的灌木丛,阻止了约拿从枪套里抽枪出来的动作。

    嘁,又是什么脑子烂掉的笨蛋监视者?就算派过来大脑缺陷也就算了,派这种连小脑都控制不好的蠢货过来,是想要本大爷把组织的人事部给掀起来吗?

    不过就算是组织不再派人来进行美其名曰[保护]的监视,这些联合国家也不可能看着我随意走动而置之不理。

    到时候引来的可不光就这么一小点象征性的监视部队,暗地里的阴沟老鼠们也会一个个钻过来,摆出一副要让人吐出来的恶心架势。

    “该不会是有小偷进来了吧?”头发上有着黑色闪电挑染的少年呐呐的说着,然而一只手却突然拍在了他肩膀上。

    电气连忙躲开往身后看去,却发现自己的老爸却在此时此刻摆出了一副像是有什么人要死了一般的表情。

    “电气,快撤回之前的那句话啊!你的人生还很美好,还长着呢!”已经快要一副送人入土的上鸣连忙抓住了他儿子的肩膀。

    “啊?什么撤回之前那句话?是[该不会有小偷进来了?]这句话吗?”电气看着这样子的老爸,皱起了祖传三白眼上的那对眉毛。

    上鸣看了眼表情依旧平淡的戳着外卖烤肉的白发少年,一把搂住儿子的脑袋凑到角落压低了声音,

    “是要和一方通行决斗的那句话啊!快点撤回去啊!并且要好好道歉才行!”

    /

    把好久都没吃到过的这种满是廉价感的烤肉放进口中咀嚼,我看着那边被上鸣给拖到墙角教育的那只电皮卡,无声的咽下了口中的烤肉。

    上鸣这家伙,和家里人通电话还总是说什么[在南极挖石油好辛苦],一副保护得这么密不透风的样子虽然我也没资格说什么,但这种温室花朵想要当英雄,也多多少少也该进行一些挫折教育了啊。

    “一方通行,悄悄点的外卖烤肉好吃吗?”约拿直视着我的红色的瞳孔中没有丝毫笑意,

    “因此患癌死掉的人应该很多吧?”

    “吃肉吃到死不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吗?到死都能做着自己喜欢的事。”再次咽下一块烤肉,我不再去看约拿逐渐变得犀利起来的眼神。

    “那么接下来两天,全部吃蔬菜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吧?”

    约拿戳起了蔬菜沙拉上的芹菜,歪头直视着我的眼睛,语气毫无起伏的说道。

    我拿着筷子夹住烤肉的手顿住了。

    所以说啊,到底是谁把这家伙不拉去念书的,本大爷绝对要让他尝尝被青菜汁给溺死的感觉!

    /

    完全搞不懂自己老爸为什么突然这副样子的电气,却总感觉本能的危机感在不断的发出信号。

    但应该是错觉吧?对那个一副优等生样子的一方通行产生危机什么的,绝对是错觉!

    “我果然还是完全搞不懂老爸你在紧张什么啊。”

    灵活的挣开身为文职人员的上鸣箍着他的手,电气整理了一下有些皱起来的衣领,再次看向正在戳着沙拉的白发少年。

    “这种连肌肉都没有的优等生,和他打架我绝对不会输!”

    所以你究竟是从何而来的自信啊!躲在灌木里捂着自己右手的032在内心发出了咆哮。

    “是这样啊,”推开眼前的蔬菜沙拉,我说着应付小孩子的语句看着眼前这只电皮卡,

    “那如果你输了,又要怎么算呢?”

    “如果我输了,我就答应你的一个命令,相反的”金发少年坚定的说道。

    电气看着明显没自己强壮的白发少年,阴险的笑了起来,仿佛胜利已经握在手中,不用补理科的将来就在眼前,

    “如果一方通行你输了,你就要听我的一个命令!”

    约拿默默的偏过头,不再去看电气那充满希望的脸。

    上鸣无奈的叹了口气,他看着自己的笨蛋儿子和漫不经心的白发少年,突然又觉得事情没那么严重。

    最多不过是小孩子之间的打闹级别吧?即便是敌人,一方通行也从来都没有对小孩子下过重手,最多就把他们抓起来。

    一方通行怎么可能会对电气认真?上鸣突然觉得自己刚刚那么紧张实在是有点蠢。

    “无聊。”白发少年离开座位站了起来。

    他左手插着灰色牛仔裤的口袋,另一只手撩起额前对男孩子来说有些长的白发,完美无瑕的脸庞上带着毫无战意的平静表情。

    [被小看了]这个词意像是遇水猛长的野草一般,在电气的心中不停的向上攀爬。

    因想要激起对方战意的挑衅话语在电气经过喉咙之后脱口而出。

    “居然一副这样的表情,嘛~反正你看上去就像那种三流漫画里,被一发[友情破颜拳]给掠倒在地的人没错了!”

    空气瞬间沉默了下来,只因白发少年微微扭曲起来的嘴角。

    “被一发[友情破颜拳]给掠倒在地?”白发少年的声音渐渐也带上了些许冰冷。

    那个叫上条的混蛋倔强得似乎连十头牛都拉不回去的表情,像是无法摆脱的魔咒一般在脑中出现,脑的高度开发让我清晰的记得其中每一个耻辱至极的细节。

    “你很敢说啊,上鸣电气。”

    白发少年的嘴角不受控制的向上勾起,狂气的表情让电气的本能的危机感警铃大作!

    上鸣渐渐的觉得事态似乎有些不对劲,但似乎已经晚了。

    电气艰难的咽下一口唾沫。

    这种貌似打日常养成游戏,却招惹到超强boss级别人物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啊?!难道说一方通行不光学习方面,连打架方面都是那种罕见的高手吗?!

    不,我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完美的人啊!

    */*/*/*/*/

    世界上是存在完美之人的,在十四岁的这年夏天,累趴在草坪上的电气清楚的认知到这个事实。

    电气抬头望去,丝毫未沾染上灰尘的白发少年正依靠在墙边无聊的打着哈欠。

    “你的[友情破颜拳]就只是这样的话,就快点结束吧。”

    白发少年看着趴在地上的电气,从依靠的墙边离开。

    可恶啊!无论如何也攻击不到啊!

    仿佛有着什么屏障一般!打上去的拳头也没有丝毫作用,反而自己的手像是打在墙上一样的痛了起来。

    究竟是什么[个性]?还是说在人物角色上加了无敌的设定吗?!根本就是作弊了吧!

    既然如此的话!电气咬了咬牙。

    蹲在灌木丛里,脚都麻了的032看着趴在自己旁边的这个不自量力的金发少年,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给我觉悟吧!”电气冲了上去,朝白发少年挥舞起了拳头。

    然而这攻击根本就碰不到白发少年一丝一毫。

    看着眼前这只仿佛在向空气挥拳头的金发电皮卡,白发少年一手刀砸在了他的头上。

    “好痛!感觉像是被妈妈打到一样的痛啊!”电气瞬间失去了挥舞拳头的动力。

    我叹了口气,原本以为十分钟他就会放弃继续攻击我的想法,结果过去了一个小时还这么精力旺盛,该说不愧是中二期的小鬼吗?

    不过受到这一次打击,也该长长记性了,这么莽撞就能当英雄的话,那我这种[恶党]都能成为日本no1英雄了啊。

    “你上当了!一方通行!”

    蹲在地上抱着头,眼中泛着因头上的疼痛而出现生理泪花的电气,突然朝我露出了笑容。

    在这一刻,想起资料中上鸣家祖传个性的032露出了惊恐的表情。

    他想拔腿就跑,但奈何腿却因蹲得太久而早就麻痹了,完全不听小脑指挥。

    巨大的电光瞬间湮没了上鸣家的花园,就连站在远处树上的小鸟都被这股阵势给吓得连忙飞走。

    /

    “这样真的没事吗?”电气妈妈有些担忧的放下手中的茶壶。

    自己的儿子因天生的[带电]个性而对电非常适应,但那个白发的孩子,真的没问题吗?

    “安心吧,”约拿一动不动的看着窗外不远处大盛的电光,握着茶杯的手缓缓收紧。

    “一方通行很强的。”他喃喃着,却像是在说给自己听。

    看着这样的约拿,电气妈妈微微的笑了起来,

    “约拿还真是个好伙伴呢~”

    /

    大量的电光慢慢的消退下去,眼前的视线顿时一空,我正想讽刺两句勾起这只电皮卡的好胜心,好让他专注的完成我布置给他的理科作业。

    然后就发现这个携带着上鸣家祖传笨蛋基因的电皮卡,就像是受到什么刺激一般,又或者已经脑子不正常了。

    金发少年以双手比着大拇指的姿势,脸上带着白痴般表情在草地上走来走去,三白眼呆滞的看着前方。

    该不会是被我下意识的反射造成的伤害,给伤到了他原本就没什么智商的脑子?!

    “最后果然还是变成这样了啊!”撑着门框的上鸣无奈的摇头,随即像是想到什么一般的猛的掏出行动电话按下了开锁屏键。

    然而手机还是一片黑屏,毫无变化,隐约之间似乎能听到因静电,而损坏集成电路的行动电话所发出的哀鸣。

    “早知道就不仗着自己不怕电,凑热闹到外面来看你们打架了啊!!”捧着行动电话的上鸣发出了败犬般的哀嚎。

    “这小鬼脑子坏掉了吗?”我有些不耐的问道。

    看着还在那边比这大拇指走来走去的电皮卡,和依旧四肢找地只是哀悼行动电话的上鸣。我深吸了一口气,一脚踢开上鸣已经没用的行动电话。

    “啊啊啊!!我存着无数工作文件和家庭照片的行动电话啊!!!”还想着抢救一把的上鸣发出了不相信现实的丢人嚎叫,然后凶狠的抬头看向罪魁祸首——

    “电气他只是放电过度脑子短路而已啦~根本就没事的!火气别这样大嘛一方通行大人~要不要吃冰淇淋?我请你!”

    有时候,顺从自己的内心,是一件好选择。

    白发少年嘁了一声,绕过强颜欢笑的上鸣,拉开室外推拉门走进了餐厅,又狠狠的像是掩饰什么一般嘭的一声把门关上。

    看着这一幕的上鸣露出了无奈的微笑,

    “果然[一方通行对小孩子很温柔]这条经验总结不是假的啊,要是大人的话早就已经死一百次了吧?不过不管怎么说”

    上鸣看着在花园草坪上举着双手大拇指白痴般走来走去的电气,深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

    “醒过来就给我进行地狱补课,行动电话毁坏的这份难以化解的仇恨,就给我做好觉悟吧,电气!”

    上鸣说着大步跨进餐厅,学着白发少年狠狠的关上了室外推拉门。

    然后被夹到了手指。

    */*/*/*/*/

    “032?032?!听到请回答!可恶,完全用不了了!”

    身着黑色西装外套,伪装成推销员的047咬着牙,以完全不符合他目前斯文样子的姿态,暴躁的把行动电话摔到地上。

    “啊啊,该死的上鸣家!简直是我的克星!电这种东西是随便乱放的吗?!”

    他深吸一口气,强行让自己平静下来。

    现在上鸣宅加上负责看着南面的他和032,总共八个组织成员监视着上鸣宅的各个角落,第一当然是实时汇报一方通行的情报,另一方面也有考虑顺便保护上鸣宅的其他人免遭心怀不轨者的侵害。

    但这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不让那个[移动的天灾]出现情绪不稳定的状况,如果因身边的人遇难而让一方通行出现组织无法应对的情况的话,那就实在太糟糕了。

    要知道一方通行的精神检测报告可是每况愈下,把他调回故乡的日本,估计也是把安抚他精神的情况考虑在内。

    “但不管怎么说,还是要先去分部一趟换新的联络装备啊,但监视任务要怎么办呢?”

    047无可奈何的捡起地上被摔了之后,却依然没有任何变形的行动电话喃喃自语。

    “不过既然还有032在那里看着的话,应该没问题的吧?”

    */*/*/*/*/

    路上的行人眼神奇怪的看着在大街正中心上一边向前走着,一边双手比着大拇指,露出一副白痴表情的金发少年。

    走着走着,金发少年果不其然的撞到了墙上。

    “呜哇!好痛!”清醒过来的电气抱着今天受伤惨重的脑袋蹲了下来,随即一脸茫然的看着周围和家里完全不一样的环境。

    “怎么回事?竟然不知不觉的走到外面来了?话说这条小巷我有来过吗?”

    不远处三个穿着黑色制服的初中生正一边吵着什么,一边朝他的方向走了过来。

    “我不是说过让你们把烟戒掉的吗?!万一被逮到,连我的内部推荐都会受到影响啊!”

    一个让电气咬牙切齿的声音,和他听到过的那种语气完全不一样的暴躁着说道。

    电气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低着脑袋发出了嘿嘿嘿的笑声。

    “是脑子有病吗?”熟悉的声音再次的说道。

    金发爆炸头的少年看着眼前低着脑袋,发出奇怪笑声,身上渐渐冒出电花的少年,手中的饮料罐子伴随着爆炸的火花变成了一团烂铝。

    “决斗还没结束。”电气低着头说着。

    “哈?”无厘头的话已经让金发爆炸头少年开始不耐。

    把烟掐灭,看着眼前这个情景的一个同学用手比了比脑袋,朝身边的另一个同学故意的露出一个白痴的表情。

    而另一个同学则已经颤抖着把手指向前方。

    “快看你们身后啊!”

    遮挡住小巷阳光的淤泥所形成的怪人,两个眼球在这四个人面前转着,忽然锁定了目标。

    他直视着眼前的两个金发的少年,狰狞的牙齿向上拉出一个令人厌恶的弧度。

    “看来今天也不光是坏运气,优秀个性的隐身蓑衣,一下子居然碰到两个!”

    “那么,到底要用哪一个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