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机甲学院首席(一)
    系统传送完剧情资料,按照程序设定平淡无奇地祝福道:“望宿主早日完成炮灰任务。”

    “谢谢。”

    黑色斗篷拢紧了一些,谢虚转身投入任务世界。

    ……

    他一睁眼,大脑疼痛的像是脑浆都要迸发出来,鼻尖是淡淡的腥味萦绕。

    舌抵在喉口,稍稍一松,一股腥甜弥漫了满嘴,从唇角流出。

    金色的发落在谢虚的脸上,英俊的少年正对着他微笑,温柔得让人战栗:“真想让谢真看看你现在的样子。”

    ……谢真?

    是剧情的主角,他在这个世界的弟弟。

    剧情资料很快给了谢虚解答。

    再去看面前的金发少年,身旁漂浮着资料面板:卡洛斯·柯尔兰,主角攻之一。柯尔兰家族的小少爷、体质精神力双s的天

    才、帝国机甲学院的三年级级长……以及谢虚这个身份所暗恋的人。

    剧烈的疼痛不断冲刷着脑海,但坚持走剧情的顽强意志还是迫使谢虚睁开了眼。那眼睛里满是湿润的水雾,就这么呆呆地盯着柯尔兰小少爷的金发。

    卡洛斯·柯尔兰有些厌恶地看着面前狼狈的少年,明明和谢真的相貌相差不远,偏偏让人觉得阴沉无比。而且嫉妒心极重,都说相由心生,瞧瞧他的眼睛——

    很干净。

    看上去像是要哭了。

    柯尔兰家的小少爷顿了一下,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突然戾气便消散不少。手足无措地慌乱了片刻,才找回自己居高临下的语气:“懦夫。”

    第一次走剧情的谢虚十分紧张,内心小剧场里充斥着自己杂乱的人设,虚伪、嫉妒、卑微……还有那因为崇拜憧憬而生出的炙热爱意。

    唇刚刚饮过鲜红的血,谢虚头又疼了起来,眼前的景象恍惚,像蒙着一层淡淡的雾。金发少年的剪影近在眼前,谢虚靠近了一些,想让柯尔兰少爷看见自己眼中的爱慕和善意。

    偏偏唇触到非常柔软的一片。

    小少爷惊得嘴微张,让谢虚吻的更深了一些,那血腥味都完整的传递过来,舌尖满是甜腥缠绵的味道。

    唇舌相接了几刻,这只是很轻的一个吻,连撩拨的意味都算不上。

    谢虚脑子里一片混沌,几乎意识不到发生了什么。他只觉得嗓子疼得厉害,像是被火烧灼过,断断续续地喘息着,喷吐出来的气息都带着暧昧的热度。

    “柯尔兰学长、我……”

    黑发的少年极力捋直舌头,赶在迟钝的思维反应前,一心表现自己的爱慕人设:“我喜欢你。”

    光说了一句似乎还不够,谢虚低低地重复着:“我喜欢您……”

    还未说完,柯尔兰像是被这几个字砸的终于醒过神来了。他的脸颊通红,一把推开谢虚,声音极大地吼了一声:“不知羞耻!”

    那音量震的谢虚耳鸣了片刻。

    高贵的柯尔兰少爷从没有这么狼狈的时候,他有几分恼怒地擦了擦唇瓣。很快收敛了情绪,变回了帝国机甲学院三年级级长应有的高傲和威严。

    无比傲慢地望了谢虚一眼,如果忽略他脸上未散去的红色,这个表情本应是十分冰冷阴沉的。

    “这次的教训你记住了,下次再找谢真的麻烦,我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你。”

    谢虚半合着眼睛,背靠在冰凉的墙面上,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柯尔兰的威胁。

    等身边归于寂静,麻木的双腿再也支撑不下任何重量,谢虚背靠着墙壁滑坐下去,身子蜷缩着,竟然就这么沉沉昏睡过去了。

    [宿主濒临死亡边缘,情绪值波动过大,隐藏成就‘愤怒值爆表’启动。]

    ……

    柯尔兰少爷整理好着装,确认自己仪表上没有一分失态,才回到了第一食堂。

    门口的同级生副手将保温状态的a套餐递给他,笑眯眯地暗示道:“谢真级长等了您很久。”

    柯尔兰依旧维持着傲慢的笑容,抬了抬下巴,示意他知道了。接过a套餐的餐盘,柯尔兰向他们平日默认用餐的餐桌走去,原本喧哗的食堂,在柯尔兰走过时都奇妙的保持了一致的安静,偶尔还能听见新生磕磕绊绊地问好。

    高密度金属制成的餐盘落在餐桌上,没有发出一点声响。柯尔兰落了座,他身旁的二年级级长克莱挑了挑眉,给了他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

    “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学弟,是时候得点教训了。”这是克莱在用餐前和他讲的话。

    犹记得这个以开朗、细心为定位的级长,漫不经心地对他提议时的样子。

    “柯尔兰学长,你可是蝉联了‘学院最想告白人物’三届的魁首,以你的身份去教训他,说不定那个谢虚会觉得非常荣幸吧。”

    学院最想告白人物?

    他是什么时候获得此项“荣誉”的?

    想起那人主动的亲吻和恬不知耻的两句甜言蜜语,柯尔兰的眉头微微皱起,握着刀叉的手指因为力量太大而有些泛白。

    刀刃划出一道刺耳的声响,在沉默的餐桌上分外能引起人的注意。

    柯尔兰面色如常地放下餐具,慢吞吞地用餐巾擦拭了手指,说道:“抱歉。”

    “不用。”谢真突然放下了筷子,双手交叠,语气冷淡地问道:“柯尔兰学长怎么这么久才回来?”

    柯尔兰无所谓地笑了笑,金色的发像是凝聚了破碎的阳光,落在他的肩上:“领餐队伍太长。”

    对于这样连敷衍也算不上的托辞,谢真顿了一顿,垂下眼睛,语气依旧十分冷淡,但隐隐透出一股失落:“我只是不想因为我的事情而麻烦学长。何况,我知道……”谢真语气转冷,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谢虚他不是故意的。”

    柯尔兰兴致缺缺地接口:“他不是故意的,就能在你的机甲驾驶舱上做手脚。他要是有意,你作为一年级级长是不是要死在他手上?”

    这句话委实太重,谢真低下了头,不再搭话。只是目光流转,略微放下心来。

    柯尔兰说完也有些烦躁,谢虚那人……实在想象不出他狠毒起来的样子。

    感受到餐桌上气氛不妙,一直懒洋洋沉浸在星网中的五年级级长索菲娅抬起了头,将个人终端上的图片展示了出来,问道:“这个色号怎么样?我觉得我可以配再深一点的颜色。”

    克莱望着半空中大大的金属口红管虚拟投影,无语凝噎:“学姐您真是巾帼枭雄,能告诉我您的口红怎么偷渡进来的么?我刚好也有一点私货……”

    柯尔兰侧瞥了一眼,十分挑剔的想要评价,便接收到学姐不善的目光。

    索菲娅:“柯尔兰级长,够了,闭嘴,拒绝相信你的直男审美。”

    卡洛斯·直男·柯尔兰:“……”

    级长们的午餐时间以柯尔兰浮动的思绪、和索菲娅火速收到的“公共场合亵玩不良物品”处分为结尾。

    互相告别时,克莱和柯尔兰一起回了级长休息室。

    比起“威严的级长”这一形象,克莱的定位更像是“受欢迎的机甲表演赛队长”此类,在学生中很有人气。他走在柯尔兰身边,笑眯眯地试探道:“柯尔兰学长今天似乎心情不大好?”

    倒也不是不好。

    柯尔兰想起那个莫名其妙的吻,轻轻咳嗽了一声,有些烦躁地掩饰道:“马上要和星际机甲学院联赛,最近批示的级长文件越来越多了。”

    “是啊,三年级的级长接任联赛事务,可是从未有过的呢。”克莱接口道。

    但他很快意识到同样身为级长的自己并不适合讨论这个话题,便轻轻转过了话头:“想起来我今天的建议,真是十分失礼。”

    柯尔兰下意识的皱了皱眉。

    “毕竟精神力绞杀这样的惩罚,由精神力等级为s的您来施展,真是太残忍了。”克莱笑眯眯地提到“残忍”这个词,并不觉得有丝毫不妥,反而认为是一种赞誉似得。

    “谢虚真是我在学院里看见的精神力等级最低的学生了,要是他的精神力海被绞碎了,对学长您来说也是一件棘手的事情呢。”

    克莱低低地叹气道,深刻反省了自己的思虑不周。

    柯尔兰的脚步倏然停下来。

    他很清楚,自己的精神力等级不是对外宣传的s级,而是3s级。

    将一个人的精神力海绞碎这种事,他是做得到的。

    柯尔兰想起谢虚瘦削的近乎孱弱的身影,他黑色眼睛里含着雾气的样子。

    就是一时被那个眼神迷惑住了,才让少年跌跌撞撞的凑了过来,小心翼翼的亲吻自己,满嘴都是谢虚渡过来的血腥味。

    应当是受了很重的伤的——但总归不是精神力海破碎这种无可挽回的伤害,要不然谢虚早就疼得满地打滚了,哪有闲心想着些情情爱爱的事情。

    想到这里,柯尔兰轻啧了一声。

    两位级长的交谈没有持续多久,很快克莱就歉意的表示自己不得不离开了,他要去为一个聚众斗殴的二年级生收拾烂摊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