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机甲学院首席(二)
    柯尔兰独自回到级长休息室,不知不觉将自己所有的治疗精神力药剂翻找了出来,零零散散的罗列了一桌。

    等他反应过来自己在做什么时,立刻垂下了眼睛,金色的、细密的睫毛遮住了眼底阴郁的神色。

    他的脸色苍白的像是吸食药粉的颓废贵族,毫无预兆地一掀手,桌面上的药剂滚落至柔软的地毯上。

    因为一些药剂盛装的器皿特殊,即便轻微的振荡也使它们发生了破损。昂贵的药剂滴落,甜蜜的香气充斥在空气中,安抚了柯尔兰极为暴躁的精神状态。

    他看着狼藉的地面,突然冷静下来。将完好的药剂拾起,排列整齐,留存一张影像讯息发给表兄阿道夫,加上一句话:“要不要?”

    对方很快回复了讯息——绝对是最快的一次。

    “都是好货,要。不过你小子搞什么鬼?”

    柯尔兰懒洋洋的看了一眼,随手回复道:“看着心烦。”

    然后他突然顿了一顿,继续发送通讯。电子屏的冷光映在他脸上,点缀在金色的发上。柯尔兰紧紧地抿着唇,看上去莫名带着些纠结和别扭的神色。

    “你手下有没有学院医疗师可用?我想让他帮我监视一个人的身体状况。”

    “……你是不是给我搞出小侄子来了?”

    “差不多,快搞出人命了。”

    半晌,那边才回复道:

    “迪亚·道尔。很可靠,暂时借给你了,顺便一提,他今日当值,有什么事快点解决。”

    ……

    帝国机甲学院,医务室。

    修束去多余的枝叶,洁白柔软的不知名花朵被插进上窄下宽的玻璃瓶中,在阳光下滚落一滴晶莹露珠,花瓣微微摇曳。

    谢虚一睁眼便看见了那支花。

    插花的主人有一双灵巧的手,和一张奇大无比的脸。

    脸上弹软的肉跳动着,正像花瓣在风中摇曳,一下占据了谢虚整个视角。

    谢虚默默撇开脸。

    小胖子:“……”

    他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奇事物,阴阳怪气地大喊:“谢虚你长胆子了,要不是小爷你现在躺着的地方就不是医务室而是停尸间了!”

    谢虚冷漠地问:“送我过来的是你,不是柯尔兰学长?”

    小胖子:“……”日,人丑没人权。

    他阴沉着脸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像掏毒品似得畏畏缩缩从怀里摸出一包注心饼干,“咔嗒咔嗒”咬着,讽刺道:“大白天的醒醒,如果你说的柯尔兰学长是我认知中的三年级级长的话——那种天之骄子你死他身边,他都会当作没看见的。”

    顿了一顿,小胖子补充道:“不过是你的话,他搞不好会多踩上一脚,毕竟听说他和谢真级长关系好哈哈哈……”

    看着谢虚面无表情(其实是完全t不到梗)的样子,小胖子讪讪停了笑声,一口吞下注心饼干,鼓着脸正襟危坐道:“医疗师来了。”

    小胖子大概是非常怕那个医疗师,坐在椅子上格外老实。背着手,脸绷得紧紧的,看上去乖巧得像小学生。

    医疗师是一个很年轻的男人。套着一件白大褂,身材瘦削,自己也有些病怏怏的样子。

    五官虽周正,但属于落在人海中找不见的类型。要说特色,应该是那死水般的目光,总盯得人往外冒白毛汗。

    那乌黑的两只瞳子微微转动,僵硬地落在谢虚身上。语气却不如目光般那么冰冷,像是竭力放得柔和了,反而有一种怪异的感觉。

    “谢虚同学,你是否遭遇了校园暴力?”

    “咦?!”小胖子在一旁怪叫一声,脸上满是犹疑的表情。

    帝国机甲学院作为一所军事性质的学院,对学员的武力值要求非常之高,再恶劣性质的竞争,学院也不会进行干预。所以小胖子活了这么些年,还从没听说过“帝国机甲学院校园暴力”这一概念。

    谢虚沉默了一下,缓缓摇头。

    医疗师的嘴角微微抿起,脸上看不出情绪,手指轻轻磕着床头:“你不用着急否认,谢虚同学。我必须先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你的精神力海发生了损毁,精神力等级由c级降到e级,并且状况极不稳定,很有可能继续降级。”

    说到这里,他沉默片刻,但还是如实宣布了最后的“判决”。

    “而且我们推测,你的精神力海将在两年后彻底崩溃消散。”

    这对机甲学院的学生来说,几乎是死刑了。

    小胖子面容呆滞,突然暴跳而起:“这怎么可能!”

    医疗师并不理会他的失礼,而是紧盯着谢虚,用仿佛诱引一般的口吻:“这是非常严重的暴力事件了,谢虚同学。如果你能配合学院调查,我们一定会给你一个妥善的结果,将那种人渣……”

    他的声音到后面语调越低,只模模糊糊听见结尾两个字。

    谢虚神色微怔,仿佛陷入了某种回忆,比起身旁暴跳如雷的小胖子,他简直安静的有点不正常了。

    洁白的病床,冰凉的手腕和少年失去血色的唇。

    那样苍白虚弱的样子,不见平日一分戾气,便也格外让人心疼。

    然后他轻轻摇了摇头:“没有人。”

    “没有人伤害我。”

    “是我自己试图驾驭超等级的机甲,然后精神力被震伤,一直没有来治疗,才恶化成现在的程度。”少年闭上了眼睛,微微撇过头,雪白的侧脸上,没有一分血色,如同一个冰雕中映出的精致影像。

    连呼吸都轻微的仿若消逝。

    “我很抱歉。”谢虚抿了抿苍白的唇,语气虽轻,却十分坚定。

    之后陷入了长久的、难耐的沉默之中,似乎是不愿意面对,少年直接用被褥蒙住了自己。这本是一个十分孩子气的举动,但现在看来,只剩无尽的辛酸和艰难。

    小胖子欲言又止,即便是他这种乐天的性格,也没办法在这种事情上劝慰谢虚。

    医疗师目光趋于冷淡,他看着半隆起的被褥,语气似乎焦躁了一些。

    “看来你还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学院每年的退学率是10%,以你的资质,恐怕已经是吊车尾了吧?精神力等级下落后,修不满课程所需的绩点,恐怕你很快就要和学院说再见了——就算你侥幸留取,在两年后精神力海消散的今天,你也会被强制退学。”

    “正是出于此考虑,学院才会想要追查肇事者,给予你一定的补偿。如果是普通的暴力事件,恐怕连处分都不会有……”

    “……所以我说过了,并没有什么肇事者。”被褥里传来闷闷的一声。

    医疗师噎了一噎,垂下眼睛,极为平淡地回复道:“那么预祝早日康复——提醒你一声,学院不会因为你的身体状况,而给予任何特例。如果你后悔了,可以随时来找我。”

    比起关心更像是威胁的话说完,医疗师又不经意地提了一句:“每周日定期检查,请准时来访。”

    谢虚淡淡地应了一声。

    小胖子等医疗师离开之后,立刻“呸”了一声。

    他趴到谢虚病床边,嘟嘟囔囔地吐槽:“以我丰富的家族斗争经历而言,谢虚你摊上大事了。那个医师就是想借你对付什么人嘛……不过说了也好,出口恶气,别怂嘛。”

    谢虚突然掀开被子,半坐起身,冷淡地望着小胖子。他穿着宽松的病服,柔软的黑发落在锁骨,明明还是病怏怏的样子,小胖子却觉得自己仿佛被蛇盯上的仓(肥)鼠似得。

    “格雷尔?”

    小胖子咽下口水:“干、干嘛?”

    虽然身旁没有浮现资料面板,但没认错人,眼前这个小胖子正是剧情中谢虚的朋友兼室友,被打上“看热闹不嫌事大”标签的格雷尔。

    识人技能t。

    因为“初来乍到”,在那位医疗师的询问下,谢虚一边尽力消化这个世界的知识体系,一边保持着高度警惕的状态,从而导致面色苍白,非常憔悴。

    等问到精神力海损毁是怎么造成的,谢虚卡壳了。

    这具身体的记忆对他来说非常抽象,要说会造成精神力海损毁的“危险行为”,那实在是太多了。

    ——是在随堂考前违规服用刺激精神力的劣质药剂?

    是用精神力刺探谢真的精神海,反而在巨大压力下被反噬?

    是不服气地要操纵谢真的七级高等机甲,结果被重创?

    精神力是强大的,本身却也非常脆弱。

    零零总总列下来,谢虚觉得原身真是生存环境艰难,也算的上另一种意义上的“精神力强大”了。

    找不到具体缘由,谢虚只好含糊其辞,牵扯了最近的一桩“危险行为”,搪塞过去。

    至于医疗师所说的“肇事者”,谢虚倒也没往那个方向想,记忆中也不曾有特意找谢虚麻烦的人。

    见谢虚喊他一声后,便不发一言。格雷尔有些担心,小心翼翼将自己藏的注心饼干递过去:“你真不打算报复啊?这种事发生了,谢真级长应该也会帮你的……”

    谢虚神色奇怪:“报复什么?”

    格雷尔一噎,气得半死:“你就死撑着吧,反正两年后你就要退学了,我正好换个新室友。”

    “两年?”谢虚皱眉,将剧情内容重新温习一遍。

    这次的剧情是大纲类剧情,对任务者没有具体要求。

    谢虚只需要做到一名炮灰应尽的义务,不停地嫉妒暗害自己的主角受弟弟谢真,利用亲缘关系给对方添堵。

    另外就是疯狂追求主角攻之一的柯尔兰,并因为对方和谢真的恋爱关系,数次自残,成为学院笑柄之一。

    而现在的状况,不知为何与剧情发生了出入。

    剧情资料显示谢虚在五年级时,用精神类毒素暗害谢真,使谢真陷入昏迷之中,危在旦夕。这种行为被权势滔天的主角攻之一柯尔兰揭发,并将谢虚成功送入了军狱,刑不过二十五年。

    ——折磨却是远远一生。

    可事实上,两年后他就要被强制劝退了,扮演时间生生截短近一半。

    下毒暗害时期需要提前至三年级,在这之间的剧情也要数量不够、质量来凑。对主角受的嫉妒行径应当更疯狂一些,对主角攻的爱慕也要更露骨一些。

    短短时期内,谢虚已经策划好了新的走剧情路线。他揭开洁白松软的被褥,光裸的脚底触到地板,寒气缠绵着小腿而上,那细细的脚踝透出一股冰冷的青白。

    “两年……足够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