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机甲学院首席(三)
    格雷尔嘴角微微一抽,下意识反驳:“够个屁,学位证都拿不到。”

    语气虽然凶悍,一边却帮谢虚提了鞋来,让他穿上,催促道:“换好衣服去食堂,我都要饿死了。还有晚修课,哎……当初真是见鬼,我怎么非要考帝国机甲学院来着?”

    谢虚侧着身子,懒散地踩上地板:“更见鬼的是,你还考上了。”

    格雷尔:“……垃圾谢虚,今晚干一架!”

    谢虚:“滚,不约,我只打算和柯尔兰学长干架,谢谢。”

    格雷尔一顿,神情奇怪,今天已经是谢虚第二次提起那位级长阁下了。

    谢虚脱下病服,软软的黑发垂在肩头。他正将黑色院服上的纽扣认真扣上,神色淡淡,任格雷尔怎么细究也没从那张脸上看见玩笑的成分。于是他紧张地吞咽口水,又惊颤又兴奋地问道:“谢虚啊,你和柯尔兰级长之间……不会真有点什么故事吧?”

    谢虚听闻这话,手上动作慢了一拍。如浸了墨一般的黑色眸子望着格雷尔,唇角轻轻弯了一弯。

    ……

    靴底落在金属制成的地面上,穿着白大褂的医疗师面容冷峻,步伐急切。

    这次他佩带了标明身份的铭牌,雅致的银色铭牌上勾勒着金色的字母,那是一个非常常见的姓氏——

    道尔。

    三两步便进了一辆悬浮车,输入目的地后,他犹有些焦躁地用手敲了敲座椅。

    悬浮车已经开始行驶,由于还身处学院,速度并不快。道尔低头望见校园内部的景色,绿荫遍地,白色的建筑物已经离得远了,从这望去,小巧的便像一块拼接精致的积木。

    再过一会,白色的建筑物已经渺小的只剩一点模糊影子了,但道尔一闭眼,便能想起那个学生苍白的微笑,和低垂下目光的样子。

    通讯器响起了。

    道尔的身体僵了僵,几乎下意识地想按掉通讯,然而理智还是促使他接通了。

    虚拟成象中,金发的少年带着傲慢而矜持的神色,他面前摆着一杯澄澈漂亮的红茶,像枫林映照下宁静的湖面,被包裹在骨瓷的杯子之中。

    桌面上还放着需要批复的文件,柯尔兰擒着一支电子笔,漫不经心地问道:“那个人的伤怎么样了?”

    怎么样了——?

    那个学生一切都被毁了。

    道尔垂首,避免自己的冷笑冒犯了这位少爷,只平板无波地回答道:“精神力海损毁,精神力等级由c跌落至e,推测在两年后精神力海彻底消散……”

    明明说出过更过分的话,道尔却觉得舌尖上始终泛着苦意,那些酸涩都流淌进了血液之中。

    通讯器那边传来了清脆的碎裂声,似乎是昂贵的骨瓷杯被掀翻在桌上,又跌落至地面,摔成了尖锐的碎片。

    少年的声音倏然阴冷,挟着怒气:“你胡说些什么?”

    “柯尔兰少爷不必担心,我已帮您试探过他。”道尔唇紧紧抿着,一字一句,像淬了鲜血的利刃。

    “谁要你去试探他?!”

    柯尔兰似乎更是怒不可遏,即便隔着通讯器,道尔也能感受到金发少年压抑的怒气。

    这时,他本应收声敛气,再不多言。可道尔脑海中满满是谢虚苍白的面容,心中似乎浸着冰,又像燃着火。

    那个学生的精神海状态千疮百孔,不知受到过怎样长期而残忍的欺凌,而罪魁祸首却在自己面前做出一副心焦的模样。

    他冰冷冷顶撞道:“阿道夫少爷的命令是以柯尔兰少爷为优先。既然谢虚已对少爷的名誉产生威胁,自然应当处理。”

    冠冕堂皇的一句话,却像扯下黑暗中的遮羞布。柯尔兰低低喘息了一声,望着纸面上淡红的茶渍,倏然暗红了眼睛,声音低哑:“……不准处理他。”

    “当然,”道尔低笑一声,带着隐秘的嘲讽之意,“谢虚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以违规操作机甲为由,隐瞒了您重伤他的事实,恐怕以后也不会说出,自然对您名誉无碍。”这句话说完,道尔便见虚拟影像一淡,柯尔兰切断了通讯,狭小的悬浮车空间内重归寂静。

    道尔蜷缩着身体,心中空落了一片。向窗外看去,白色的建筑已然消失在视野中,胸腔中仅剩对那个黑发少年的心疼和愧疚。

    ……

    级长休息室,气压低得可怕。

    柯尔兰面无表情地望着地面上的碎瓷片,像被抽取了灵魂的神衹,英俊而带着骇人的冷漠。

    他蹲了下来,手攥紧那些碎片,尖锐的边缘陷进柔软的掌心。

    “为什么不恨我?”

    那个柔软、带着缠绵血气的吻,似乎轻轻地覆在唇上。黑发的少年望着柯尔兰,脸色苍白得似乎有些过分了,唇色却是殷红的,一遍遍吐出缠绵暧昧的情话:“我喜欢你。”

    “柯尔兰学长,我喜欢您。”

    ……

    格雷尔恭敬地将食堂特供套餐呈上给谢虚。

    此时小胖子的姿势十分夸张滑稽,单膝跪地,低头垂首,双手托举着。碎冰小碗上铺着的橙红色鱼片看上去格外勾人食欲,谢虚便也好端端坐着,拿筷子夹了一片鱼生,蘸了芥末酱和酱汁送进嘴里,细嚼慢咽地品尝完了。

    正要再取一片,格雷尔不干了,他压着腿脚酸软站了起来,骂道:“滚滚滚,你还真让小爷伺候上了。”

    谢虚不知哪学来的坏习惯,咬着筷子道:“容我提醒,你前一刻还说认我做爹,给我做牛做马。”

    格雷尔嘴角一抽,阴阳怪气:“那是,谁敢不认您做爹啊,你连柯尔兰级长都敢……”说到这里,他猛的停顿了一下,像做贼似得小心瞅了旁边两眼,生怕被那些疯狂的卡洛斯·柯尔兰追随者给逮到了。

    勉强将心虚压下去,格雷尔颇为烦躁地说:“快点吃饭,说不准你哪天就被绑了沉湖,再也吃不着了。”

    谢虚两支筷子轻轻一碰,又夹起一片鱼生。

    格雷尔干嚎了半天饿死了,其实没什么胃口,只看着谢虚用餐,有些傻乎乎地问道:“说起来,你筷子使得很溜啊。我以前跟着家里长辈学过这种餐具,半天连块肉都夹不起来。”

    “……我忘记什么时候学的了。”谢虚顿了一顿,食指和中指捏着筷子转了一个方向,撑着脸颊,眼睛里黑沉沉一片。

    为系统执行任务的宿主,是没有过去的。

    格雷尔没有那么纤细的神经,他摸了摸下巴,又催促起谢虚来,同时神色恹恹地抱怨:“听说今天晚修课是和a班搭配教学的,愁死我了。”

    谢虚软得像被抽了骨头的身子立马坐直了。

    任务目标上线。

    谢虚和谢真之间差了两岁,却自小被这个“天才弟弟”压制,两人一直读的同级。

    再说谢真是以a级体质、s级精神力,和接近满分的笔试成绩被帝国机甲学院录取的,自然进了热门专业机甲系,又是精英荟萃的尖子班a班。

    而谢虚虽然从小也成绩不差,但被弟弟一衬,实在显得黯淡无光。他要是选些其他专业还好,偏偏要进机甲系,自身也门第不高,堪堪挂在末流。还是拖了谢真的面子,进了机甲系e班。

    按照剧情中谢虚的设定来说,他当然不会感激谢真帮他录入了机甲系,反而觉得a班和e班一个天一个地,谢真是在暗暗嘲讽他,从此更恨进了心底。

    也多亏他开学就一大闹,那段和谢真争执“为什么你能进a班我不能进,是不是你做的手脚让我被分进垃圾堆里去?!”的视频流入校园网,再配上被神通广大网友们扒出来的入学成绩单,实在是风味更佳。

    那时候谢真正当选级长,风头盛极,这段笑话被不少人翻出来看。虽然有人借着谢虚攻讦谢真,但很快这些风言风语就被压下去了,反倒让不少人知道谢家两兄弟没多少情谊、谢虚是个心术不正又惹人耻笑的……还有他把e班比作垃圾堆的话,更让e班的学生们对他厌恶至极,明里暗里的排挤,也只有个爱看热闹、心宽体胖的室友格雷尔对谢虚能忍得下去。

    此时格雷尔刚抱怨完,见谢虚眼睛都亮了,心中警铃大作:“你又要作什么妖?先说好,你要搞事的话今晚我就不和你搭档了,小爷还想多活几年呢。”

    “谁要和你搭档。”谢虚懒洋洋地放出平地一惊雷:“我要和我宝贝弟弟搭档。”

    格雷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