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机甲学院首席(四)
    夜七点一刻,无风,温度适中,适合课外教学。

    谢虚坐在休息室长椅上,折起裤脚,露出一截如玉般温润漂亮的肤色,显露出来的小腿弧度极好看,修长白净,也不显得过于干瘦。

    偶尔有人往这边看上一眼,便很难移开目光,等发现自己看的人是谁后,才万分纠结恼怒的回神。

    谢虚将修复药剂涂抹在易受伤的膝盖等处,冰凉的青绿色膏状体很快在掌心化开,揉一揉便渗进了细嫩的皮肤里,只余下一点点红印子。

    这是进行机甲实战练习前的准备活动,能够减小受伤的几率,只是效用其实非常有限。除了新手,大概没人会去一丝不苟地做完繁琐的准备活动——于是谢虚这番动作在休息室中便显得格外孤单怪异。

    涂抹好了修复药剂,谢虚站起身,从自己的储物柜里取出水杯。

    机械杯中的水保持在最宜口的温度,谢虚仰头喝了两口,眼角余光看到储物柜中的小药瓶。心知这是“谢虚”每次实战课之前都要吃的刺激精神力的药物,好让自己的成绩看上去没那么惨烈。

    不过对于现在的谢虚来说,这药用不用都一样,反正他只是去找谢真的麻烦,又惨遭打脸罢了。

    柜门轻轻地合上了。

    已经连续三小时没和谢虚说话的格雷尔有些焦躁,他虽然和圈子里的小伙伴相谈甚欢,但每每都要分神瞅一眼谢虚。

    见到谢虚一人形单影只,又想起在医疗室里听到的那些话,终于狠不下心,气势汹汹地走到他面前了。

    格雷尔一走近谢虚,便觉得有些不对劲……仿佛有无数道目光从自己身上瞟过,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神经难得纤细的他左右看了看,却没发现什么异常。

    除了休息室未免过分安静了。

    一头雾水的格雷尔望向自己的舍友。不知道是不是受伤的缘故,现在的谢虚看上去有几分虚弱,人也显得格外安静。哪怕格雷尔对谢虚那些破烂事一清二楚,却还是被激发出了不少的保护欲和心疼——

    而且这么仔细一看,格雷尔发现谢虚相貌实在是不错,怎么以前没发现他还有颜值出众这点?

    乱七八糟想了一堆,格雷尔好歹没忘记“正事”,他有些没好气地说道:“喂,别想着作妖了,今晚和我一组吧?”

    要换在从前,依格雷尔的性格是很乐意看见谢虚丢脸的。但自从医疗室回来后,他对这个室友总是莫名其妙的心软和迁就,也舍不得看谢虚碰的头破血流了。

    同样的拒绝谢虚今天也说过很多次了。

    他似乎奇怪于格雷尔的执着,抬起眼睛,黑色的瞳仁里含着淡淡的疑惑。

    “不要。”

    格雷尔脸一下子涨红了。

    也不知道是恼羞成怒,还是那一眼流露出来的颜色盛极,让人心尖跟着一颤。

    “我不理你了!”骂出万分幼稚的一句,好像这样就能掩饰自己的心虚。格雷尔脸色通红,愤愤夺门而出,将休息室的门用力一带,摔得空气都凝滞不少。

    谢虚垂下眼睛,默默将折起的裤腿放下。

    开始与格雷尔言语投机的小伙伴们没有一个追出去,大家都专心致志做着手上的事情,好像一个个都变成了锯嘴的闷葫芦。

    直到班长的声音打破了诡异的沉默。

    “格雷尔脾气越来越大了。”他眉头紧皱,好像很不满意格雷尔刚才发泄的作为。目光随意的一转,落在了谢虚的身上,班长依旧维持着傲慢的模样,语气有些不耐烦:“这种小事情……啧。谢虚,今晚你就和我一组。”

    谢虚:“?”

    似乎有些奇怪话题怎么又扯到了自己身上,黑发少年歪了歪头,回绝道:“不必麻烦您了。”

    “是呀。”笑容灿烂的詹姆斯家少爷凑了过来,那张让无数男女为之倾倒的脸上像蘸了蜜的花瓣,甜腻腻的。他不动声色地轻轻一揽谢虚的肩头,靠在了谢虚的身上。用惯常说着情话的音调,缠绵的气息擦过黑发少年的耳尖:“我平时和谢虚的成绩最靠近了,还是我们组队吧?”

    对方身上浓烈的男士香水味传来,谢虚淡淡瞟了他一眼,从记忆中找到他的姓名,黑沉的眼睫颤了颤:“詹姆斯少爷,请不要靠在我的身上。”

    像羽毛撩了撩心脏,詹姆斯从没觉得自己的姓氏能被念的这么好听——他呼吸乱了一拍,脸上表情有一瞬的无措。

    就这么怔愣一下,瞬间被人粗暴地从谢虚身上拉扯开。

    而罪魁祸首班长正面无表情地看着詹姆斯,紧握的拳头上可见青色的血管突起。

    内阁大臣家的大小姐薇娅骤然站起来,用手指缠着自己的金色卷发,她生的如同洋娃娃般,可怜可爱极了,此刻红着脸腼腆地说:“不要吵架了。”

    谁都知道她暗恋詹姆斯。

    但此刻薇娅却只是用更低的声音道:“我、我可以和谢虚一组。帮助班级后进生,是副班长的责任呀。”

    休息室的气氛向着更严肃、更诡异的方向发展了。

    谢虚得以喘息片刻,虽然不解,但他还是非常正式地又回绝一次了:“非常抱歉,我已经有了想要组队的人选。”

    拉紧的弦倏然崩断。

    休息室内的机甲系学子们,无论发言与沉默,脸上表情都微妙扭曲了一下。

    个个心怀鬼胎。

    谢虚站起身,略微点头以示提前离开,转身推开了休息室的大门。沉重的金属雕制门被合上之后,视野豁然开朗,仰头就能看见苍穹上明亮的星体。

    帝国机甲学院的夜晚并不寂静,但却非常明朗。

    人造光源像一朵朵漂浮在天空中的白云,映亮地面上的每一处角落,白色的冷光就像月光倾泄而下,恰到好处,不至于产生过于刺目的违和感。

    谢虚在冷光下调出了左手腕上的智脑系统,略微笨拙的一番基础操作后,找到了关于今晚的课程通知——

    晚八点,机甲实战课程。

    教学导师:波尔多·卢卡斯

    次席助手:暂无

    教学场地:第三训练场-机械森林

    略微松了一口气,谢虚将虚拟光屏收了起来。

    ——把格雷尔气走后他才迟钝地反应过来,自己一个人,要是找不到上课地点就尴尬了。

    ……

    休息室作为除宿舍外,学子们驻留最久的地点,附近往返的悬浮车是很多的。不多久,谢虚就等到了一辆单人悬浮车,他压抑着想要拆开研究下的心情,坐了上去,按照记忆中的步骤设定了目的地为“机械森林”。

    将速度调到最大,谢虚便靠在了座椅上,整个人陷进柔软的材质里。

    狭小的空间一震,脑内仿佛受到一记重击,翻天覆地的晕眩感从脑海涌到胸腔。谢虚眯了眯眼睛,冰凉的手捂住唇边。

    ……失策了,好难受。

    坐在柔软的座椅上,黑发的少年几乎起不来了。

    悬浮车外,年轻男人的声音传来。

    “咦?还没到上课时间呢,哪个小傻蛋又赶着送死把自己震晕了?”

    随后接着少年明朗的笑声:“好像真的晕过去了……卢卡斯导师,我帮忙把学弟抱出来吧?”

    卢卡斯有些惊讶于少年的平易近人:“麻烦你了,克莱级长。”

    “这是身为助手应该做的。”克莱给了卢卡斯一个毫无阴霾的笑容。他利索地上前,两三下拆解开复杂的保险零件,将悬浮车从外部打开。同时很活泼地耸了耸肩,低声开起了玩笑:“不知道我的猜测正不正确,也有可能是个可爱又莽撞的小姑娘呢。”

    谢虚虽然难受,却也不是真的晕过去了。他看着随着舱门开启,而泄进来的冷光,和外面棕发少年头上悬挂的明灿灿的面板,半闭上眼睛:“不好意思,让克莱学长失望了,我确实是个硬邦邦的学弟来着。”

    克里斯汀·克莱(克尔斯汀·加洛林),主角攻之一。隐藏在学院中的帝国第三王子、体质精神力双s的天才、帝国机甲学院的二年级级长。

    没了。

    虽然是剧情的主要人物之一,但和谢虚并没有什么对手戏。

    所以谢虚的态度立马就懒散下来了。

    在克莱眼里,瘦弱的少年陷在座椅里,明明是有些虚弱的状态,偏偏坐姿却很端正。

    黑发垂在颊边,更衬得肤色过分苍白了。但苍白的肤上,又有些不正常的嫣红,像血珠滚落在白瓣上似得,连平平无奇的五官都因为这红色而多了一分引人遐想的艳丽。

    比起谢真的相貌,还是要差太多了。想起这点,克莱醒过神来……他怎么会觉得这人好看?也是鬼迷心窍了。

    谢虚的回复很正常,态度很从容,比起看见级长就磕磕绊绊的新生要好多了。但克莱没有错过谢虚看见自己时,目光一瞬的恍惚。

    于是他唇边含着笑,抱臂站在悬浮车外,高高在上的样子让那温和的语调都变得有些凌厉:“——是你啊,谢虚学弟。不知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谢虚:“……”智障。

    卢卡斯导师:“那个,我想,他应该是来上课的。”

    克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