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机甲学院首席(五)
    遇到和谢真有关的事情,我总会失控。

    克莱面不改色的安慰自己。

    他半踩在悬浮车门槛上,伸出双手,试图将手软脚软的谢虚抱起来。唇边的笑容似乎有着歉意和关怀,像暖阳一样散发着灼灼热意,熏得人几乎忘记他刚才凌厉的态度:“不好意思,是我误会了,我先扶你下来吧?”

    谢虚撑起自己半个身子,唇抿得很紧,黑色的发垂至肩头,轻轻一撇便落进了锁骨里。那锁骨下面隐着雪白的肌肤,克莱只不经意瞟了一眼,便急促地移开目光,有些脸热。谢虚显然未注意到克莱奇怪的反应,他已经坐了起来,看着挡在舱门口人高马大的棕发少年,半合着眼睛懒散地道:“克莱级长,麻烦让让,我自己起得来。”

    “那就快点,别磨蹭。”

    冰冷的声音似乎含着嘲弄,从一旁传来。

    克莱脸上闪过一瞬的惊讶。他侧了侧身子,与那人正对,露出的一隙空间中,隐约可见绘制的精美的缎面。

    “学长,你也来了啊。”克莱熟稔地招呼着,唇边笑容轻松,不见阴霾。

    那是柯尔兰的袍角。

    金发的少年脸上神色看不出喜怒,他淡淡应了一声。转身向卢卡斯问好:“抱歉,导师阁下,我来晚了。”

    一向放浪不羁的年轻导师看上去有些不自在,他的背情不自禁挺直了一些,轻咳道:“还没到时间,是我们来的太早了。”

    柯尔兰家族最出色的继承人无疑是受人青睐的。哪怕上一刻你还在腹诽着他的姿态高傲,当面对他时,反而是一分厌恶也生不出来了。

    仿佛那人天生就该是如此高高在上。

    柯尔兰再矜持不过地微笑了一下。

    他往旁边移了一步,克莱下意识地避让着,脚步交错间,站在舱门口的人已然变成柯尔兰了。

    谢虚在看见柯尔兰时,黑色的眸子就好像墨里落了一点寒星,倏然亮了起来。那种微妙的情绪波动在空气中发酵着,任谁都能察觉出少年的喜悦。于是柯尔兰级长向来无懈可击的官方笑容淡去了一些,那虚假的热忱几乎被剖开来,只剩下毫无遮掩呈现在金色眼眸中的暴戾……和心疼。

    “还不起来?”金发少年很有压迫感地俯身看着谢虚,低沉的声音表明他现在心情几乎降到谷底。

    这怒气来得实在莫名其妙,却让卢卡斯胆战心惊——悬浮车里的那位学生可不像很能挨打的样子,要是柯尔兰家小少爷动起手来,他该不该拦?

    大约是此刻的柯尔兰实在太可怕了,连克莱都皱起了眉头,欲言又止。

    谢虚大概是唯一游离在状况之外的人了。

    他好似完全没看见柯尔兰此刻可怕的脸色,偏了偏头,唇边弯起了小心翼翼试探地微笑:“腿好像压麻了,动不了。”

    “麻烦柯尔兰学长扶我一下吧?”黑发的少年雀跃地抬起眼睛,笑容扩大了些,正对着柯尔兰的目光,一点也不掩饰自己的司马昭之心。

    克莱:“……”心情突然有点复杂。

    卢卡斯:“……”大概是救不回来了吧。

    卡洛斯·柯尔兰此刻的脸色依旧非常可怕。

    他几乎是轻鄙地“啧”了一声。

    然后踏进了悬浮车内。

    为了适应狭小的舱内空间,柯尔兰半蹲下身,表情冷淡地看着面前睁大了眼睛的黑发少年,唇紧紧抿着,淡粉的颜色给人一种极其温柔的错觉。

    谢虚显然也没有想到柯尔兰如此的……和蔼可亲。

    他睁着一双圆滚滚和猫似得眼睛,愣了片刻才勉强反应过来,这时候依照人设应该害羞了。便仓皇地闭上了眼睛,乌黑且长的眼睫颤动着,看的柯尔兰有些失笑。

    金发少年缄默着将谢虚抱了起来。

    两人虽然身量差不多,单论气力却是天壤之别。这一抱柯尔兰便感觉出来,谢虚虽然看着体态修长均匀,但内里却很虚,只一捏手腕,便能知道这人有多消瘦。

    “精神力海损毁,精神力等级由c跌落至e,推测在两年后精神力海彻底消散……”

    这段结论如梦魇般如影随形。

    事实上精神力海损毁的害处远不止于此,对人的寿命体质也有极大的影响,加上心中郁结,有此种遭遇的人向来不长命。

    呼吸一窒,柯尔兰面色苍白,只觉得胸口沉重的厉害。

    ……是同情?

    但人人都有资格同情谢虚,他却没有。

    他才是促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谢虚紧紧靠在柯尔兰胸口,隔着那一层制作精良的服饰,能听到除自己之外的第二个心跳声。

    柯尔兰虽然看起来冷淡,怀中却是十分温暖的,直到那热度离去,谢虚竟隐约有些失意的模样。

    但很快,黑发的少年便放下了失落。

    殷红唇畔上翘起的弧度格外轻佻,谢虚笑得如同餍足的猫,眸光极亮,炽热的有些过分了:“谢谢柯尔兰级长,”黑发软软地垂下,少年苍白的肤上浮现出一些羞赧来,“很难得……没想到能见到您。”

    “各级级长都可以担任课程助教,帮助新生适应学院环境。”柯尔兰轻描淡写地解释道。

    ——很诱人。

    比板着一张冰山脸的样子要诱人多了。

    克莱半眯起眼睛,将汹涌的掠夺欲和惊艳掩藏得极好,微笑着凑进来调侃:“原本机甲课只有我一个申请了担任助教吧?很少见到柯尔兰学长这么殷勤呢。”

    殷勤两个字念得尤为兴味满满。

    柯尔兰语气笃定,面不改色,除去耳根有些发烫:“机甲实战课是教学基本,学院根基。”

    吊儿郎当的卢卡斯导师受宠若惊地挺直脊梁,感觉背上责(黑)任(锅)越加沉重。

    “是嘛——”克莱打个哈哈,像是毫无心机地脱口而出:“我还以为你是为了谢真学弟而来呢。”

    空气顿时陷入尴尬的沉默。

    卢卡斯导师的目光意味深长。

    比起一向傲慢的柯尔兰家继承人突然善心大发,想帮忙调教新生小崽子这种理由——明显是“为了扶持暗恋对象而前来”这种结论更振奋人心。

    柯尔兰像被平泼了一盆凉水,方才被人堪破隐秘心思的紧张感顿时消得分毫不剩,他下意识皱起眉:“和谢真无关。”

    事实上,柯尔兰对谢真的朦胧好感并不是秘密,人人都能察觉,谢真于向来冷淡的柯尔兰来说是特别的存在——从开学起为他力排众议推举为新年级级长,到后面的诸多照料,柯尔兰对谢真的关心已经远远超过学长前辈的范畴了。

    两人之间若有似无的暧昧氛围显然连谢虚也知情。

    黑发的少年几乎是立刻就认同了这个理由,面上闪过一丝错愕和几乎要燃烧成实质的怒火。

    还不够,情绪波动应该更强烈一点——

    于是谢虚脸上开始浮现怨恨、嫉妒等等负面情绪,连俊美的五官都因此扭曲。

    脑中紧绷的弦似乎被那虚拟的怒火烧断,谢虚听见清晰的一声——

    [宿主情绪值波动过大,成就‘愤怒值爆表’升为二级。]

    与此同时,谢虚饱含阴冷与嫉妒的开口了:“谢真有什么好的。”

    一出口,在场三人都怔愣片刻,连谢虚都顿了一下。

    ……声音好奇怪。

    那音色极为好听,又有些委屈的低沉,像是下一刻就会哭出来般。虽然满是酸气,但却更像是猫崽被抢走了绒毛球的那种酸气,实在让人联想不到什么不好的负面情绪。

    反而软软乎乎,让人更想招惹他、欺负他。

    就算这样,谢虚还是硬着头皮坚持自己的人设:“他能做到的,我也能。他不能做的,我也——”

    少年人意气之下的顶撞,其实是非常惹人厌烦的。

    就像是谢虚,下一刻他的唇被冰凉手指按压住,像是错觉一般,那指腹在唇上轻轻摩挲了一下。

    柯尔兰低头望着他,因为逆光的缘故,看不大清神情。只是那双金色瞳孔太过灼眼,如同野兽般压抑着凶性,火光跃动着似要将掌下的猎物燃为灰烬。

    果然生气了!

    谢虚如此想着。

    在主角攻面前说主角受的酸话,当然讨不了好,只是不知道柯尔兰会怎么惩处他……不要将他揍得上不了课就行。

    谢虚对即将到来的痛楚十分坦然,只是还是忍不住眼睫颤了颤,目光闪烁。

    如同费力遮掩着满腹委屈。

    柯尔兰呼吸顿了一刹。他冷静道,声音没有一分波动:“你不用和他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