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机甲学院首席(七)
    谢虚没想到柯尔兰居然真的愿意给他这个机会,惊讶了一瞬。他低垂着眼睫,如墨的发散落在雪白的脖颈上,模样乖巧极了,可惜话一出口便暴露了“野心”。

    “我要和谢真搭档,这次的实训练习赛由我们开场,”谢虚缓缓说道,“我会打败他。”

    一年级的新生目光坚定,曾经眼中的迷茫彷徨,像雾气般被风吹去。

    实际上作为支线之一,就算柯尔兰不同意,之后的剧情中,谢虚也会不断挑衅谢真,达成让谢真应战的目的,两人开展机甲赛——当然最终结果,还是谢虚在服下违禁药物后,依旧以惨败收场。

    现在的每一句话,都是为日后被主角攻受打脸做准备。谢虚面无表情地想,给自己的职业素养评了九十分。

    至于真输了以后被柯尔兰勒令转系怎么办……谢虚相信凭借剧情中“自己”屡败屡战的坚韧意志(厚脸皮),还不至于苟延残喘不下去。

    柯尔兰睥睨着他,那双金色的眼瞳里没有一分情绪。在持续的低气压和压迫感下,谢虚几乎要认为柯尔兰不会松口了,然而就在此刻,他听见一声淡淡的“好”。

    柯尔兰同意了。

    偏僻的丛林里,传来了枝叶勾住衣料的窸窣声,有人躲在暗中窥伺着这一切。柯尔兰好像早料到了一般,看也不看那人,而来人也没有再遮掩行踪的迹象,那两条修长的腿跨了出来,克莱抱着双臂出现在两人面前。

    “偷听可不是绅士所为。”柯尔兰礼貌地讽刺道。

    “这样对待自己的小爱慕者,恐怕也不是。”克莱依旧微笑着,只是那笑意很是敷衍,淡到快要挂不住的地步。

    谢虚听见他肉麻的称呼:“……”

    柯尔兰心情极差,像是从饥饿中醒来又无法捕猎的猛兽。他懒得和性格反常的克莱做口舌之争,抬腿便要离开,却见克莱轻笑了一声:“怎么,自己收拾他还不够,要让谢真亲自报仇泄火?”

    克莱也憋着火,他只听到了谈话后半部分。原以为柯尔兰会拒绝了事,让那个愚蠢新生认清事实,却没想到柯尔兰打算让谢虚退学,而谢虚只能以和谢真战斗作为赌注留下来——

    哪怕现在对谢虚已经改观许多,克莱也不认为谢虚能战胜他的弟弟。

    谢真担任级长并不是外人所猜测的那般,光靠着“抱大腿”。他是迄今为止克莱见过的最具机甲天分的新人,坚实的基础知识和能奇迹般绝地反杀的强大操作,都注定了他和谢虚间的差距,不是a班到e班那么简单。

    赢过自己都比赢过谢真要容易,至少自己会放水。

    就在克莱乱糟糟想着这些的时候,柯尔兰已经骤然抽出腰间那柄装饰用却格外锋利的长剑,搭上了克莱的喉间。

    “……!”

    经过无数次生死磨炼出的预感,使克莱下意识地后退一步,但即便如此,那一点冰凉还是自剑尖传达自喉口,鲜血缓缓渗了出来。

    “柯尔兰级长,您想上军事法庭么。”克莱眯着眼睛,语气危险。

    “你可以试试,我会不会——”

    就在气氛僵持,即将发生两名级长恶性斗殴事件时,谢虚突然开口:“克莱级长,您好像误会了一件事。”

    “是我主动、诚恳地请求柯尔兰学长,安排我和谢真的对战。

    “这不是学长的私心报复,我也不是送上去给谢真‘泄火’。而是我作为帝国机甲学院的一名学子,要为我收到的有色眼镜及不公平对待,做出有力的抗争。

    “以此证明,以此表白,我拥有不逊于谢真级长的魅力,可以肆意去追求我倾慕的人。”

    谢虚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一直是望着柯尔兰的。那张好像只能被称作俊朗清隽的脸,此刻散发出要命的吸引力,简直让人挪不开目光。

    柯尔兰沉默地收回了单手剑,金色碎发遮掩下的耳朵,有点发红。

    “……”克莱喉咙轻轻滚动,多年来养成的贵族修养终是没让他再失态,只是音调有些喑哑,“小学弟,我了解你的心情,只是……”

    “没有只是,”谢虚无情而又不失礼貌地说道,“鉴于您对我的否定与轻视,我已经决定在证明自己前不与您再多作一句交流,以免影响心情。”

    接着,像是“克莱”这个人已经彻底人间蒸发了一样,谢虚没有再看他一眼。

    柯尔兰隐蔽地勾了勾唇角,又恢复一张冷漠脸,对着谢小学弟勾了勾手指,说道:“和我去登记。”

    ……

    谢真一向习惯只提前五分钟到场,以免被那些叽叽喳喳的新生纠缠太久。今天他收到的瞩目依旧热烈,只是与以往不同,随着时间推移,这些目光没有识趣地挪开,而是变得更炽热了。

    “嗨,”有个男孩局促的上来搭讪,“那个,级长你知道吗,这次你的搭档是一个e班学生。”

    e班。

    这个词给了谢真不好的联想。

    他深呼吸一口气,毕竟是a班与e班的联合课,两个班学生搭配教学很正常。哪怕导师一般不会安排实力相差过大的学生作为搭档,但也偶有意外——

    去他妈的意外。

    这些侥幸在谢真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站在柯尔兰学长身边时,就被绞碎了。

    他的直觉出乎意料的准,课程安排上他的搭档明晃晃填着“谢虚”两字,不用想就知道是这位兄长又作了什么妖。

    一年级级长表情冷硬,合上自己的笔记,夹在腋下便大跨步走到柯尔兰面前——他看都没看谢虚一眼,诚恳地说道:“对不起柯尔兰学长,我没想到……”

    那个傲慢的学长冷淡地看他一眼,眼里有些奇怪:“什么对不起?”

    谢真顿了一下,他当然是为那个胡搅蛮缠的哥哥道歉。但是又想到,柯尔兰学长多次对他道歉的行为很不满,认为他没必要因为别人的过错承担责任。所以他很自然地略过这一茬,换了个方向:“我希望能换一个搭档。”

    谢虚一直懒散地玩着手腕上的智脑系统。

    他和谢真“对手戏”虽然多,但实际上他对这位主角受没有特殊的喜恶,自然没什么反应。但谢真提到了剧情相关,谢虚立即敏感地抬起了眼睛,小心翼翼瞥了一眼柯尔兰。

    柯尔兰被谢虚的小动作弄得差点崩不住人设。明明在意极了还假装沉迷智脑的样子,还挺那什么来着——挺萌。

    这么想着,柯尔兰心不在焉地问了一句:“你说什么?”

    “我想换搭档,”这次谢真说的更直白了,“是谁都好,别是他就行。”

    柯尔兰“嗯”了一声,望着他,明明是随意的站姿却给予人无穷的压迫感:“谢真级长,这里是军校,本人现在担任的不是学长,而是你的半个导师。导师不会给你更换你想要的搭档,就像战场上长官不会允许你对战友挑三拣四。如果连服从都学不会,我建议你重读一年级……哦抱歉,是重考一次帝国机甲学院。”

    谢真:“……”

    他真的非常意外,自从被柯尔兰认可后,他已经很少再领略到这位级长的毒舌了。

    谢虚:“……”

    主角攻怎么这么凶呀。

    “现在,回到你的位置上去,马上开始实践课了。”

    柯尔兰低头,目光落在手表上。

    谢真瞄了一眼八风不动,安稳地站在原地的谢虚,竟然有些无语凝噎。不过他也没有再提出异议了,动作很干净利落的去领了一台新机甲。

    卢卡斯导师和克莱陆续赶到,柯尔兰礼貌地打了招呼,不过并没有退居次位的意思,他来到观测台上方,看着缓慢登上机甲的谢虚。

    对这位级长的强势接受良好,卢卡斯低头,看到屏幕上的课程安排,忍不住抽了口气,而克莱在他身边,神情阴沉。

    卢卡斯问:“这样不太公平吧?”

    ……

    “这样不公平!”比卢卡斯更义愤填膺的是格雷尔,小胖子站了起来,大声嚷道。他想到谢虚说的话,但怎么也预料不到,导师会同意这个荒唐的决定。

    e班学生有很多,有位之前不在休息室的男生笑嘻嘻说道:“这不是很好嘛?又能看到谢真级长大显身手,将那小子揍一顿的英姿……”他话未说完,便发现四周都是谴责的目光。

    “谢虚同学再怎么样也是e班学生,”班长嘲讽地说道,“你不用这么急着为a班级长表忠心,他也听不见。”

    “别的不行,窝里横倒挺厉害。”

    “可闭嘴吧,谢虚都没出手就见你叭叭的没个歇。”

    众多谴责声让男生十分委屈,他还不能理解,靠着嘲讽谢虚堆积起来的战友情怎么一夕之间就崩塌了。

    对那些学长而言,这位一年级级长是触底反杀的恶魔。而在同级生中,谢真名声非常好,可以说是机甲绅士,点到为止。

    登舱、启动、连接精神力、调试。这一系列动作谢真做过成千上万次,堪称行云流水。一登上机甲,他整个人精神状态就变了,哪怕对手远不如他,他也会以满分的耐心与观察力去捕捉对面的弱点。

    “你输了。”谢真不是战前爱说垃圾话的人,但这次他意外的话多:“不管你在玩什么花招,在绝对的实力压制面前,都是无用的。”

    “我知道。”

    谢虚闷闷的声音传来。

    如果谢真能看见机舱中谢虚,他一定会很惊讶。因为现在的谢虚无论是专注度还是精神凝聚力都远高于他,状态几乎瞬间就进入了巅峰时刻。

    谢虚脸色有些苍白,在温度略低的机舱中,竟然起了一丝薄汗。他的大脑迅速记忆着面前每一个启动键位置,通过精神连接,了解这个无比复杂的机甲的每一处。

    这具身体中,关于操作机甲的记忆并不多,所以这算是谢虚第一次实操机甲。

    主角受的优秀毋庸置疑,根据剧情来看,第一次操作机甲的他恐怕会输得很惨。谢虚是个什么任务都想尽力做好的人,所以他想让自己输得不那么惨一点——

    哪怕在上机甲之前,他还抱着无所谓的态度,上机甲后,他的精神就陷入了不正常的亢奋中,身体每一处都像燃着滚烫的岩浆,在催促他以戮止渴。

    “开始吧。”谢虚无意识地舔了舔下唇,黑沉的眼睛里,映出那架庞大的蓝白机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