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机甲学院首席(八)
    话音刚落,两架巨大的机甲便碰撞在了一起,发出巨大的轰鸣。

    让人始料未及的是,这次竟然是由谢真先发动的攻势。作为被动防御型风格的代表,他这一击出手狠辣且利落,每一个细微操作都如教科书般标准,简直刷新了旁观者对这位级长的固有印象。

    相信如果不是因为受限于机甲型号——谢真操作的是新生用的e级机甲——这一招的杀伤力足以让导师立即叫停。

    但或许也是因为这一型号的机甲实在是太落后、陈旧的缘故,这样凶悍漂亮的攻击竟被谢虚格挡了下来。

    过于巨大而显得迟钝的机甲手臂护住了核心部位,上面蓝白的特殊涂料因攻击有些剥落,露出手臂内部精细的机甲零件和滋啦闪烁的电光。

    “看来有点长进。”谢真面无表情地夸奖道,唇嘲讽的抿成一条直线。他专注地盯着面前的机甲,在那一刻又策划了无数的攻击路线。

    长进了,可是那又如何呢?

    如果不是因为e级机甲的战斗力太弱,谢虚此刻已经彻底失去反抗能力了!

    像节奏密集的鼓点一般,谢真开始了急攻,每一个操作都让敌方险象环生,同时激起旁观学生绵绵不绝的惊叹和赞美。

    偏偏、偏偏……

    那个破烂的像是下一刻就会散架的机甲,竟然颤颤巍巍地接住了所有攻击。

    没有致命伤,他没有输!

    谢虚此刻的意识其实十分混沌,虽然谢真那些攻击都只打在机甲上,但或许因为精神力的原因,谢虚也实实在在感受到了疼痛。

    从脑海中传来的精神力震溃的疼痛,和身体每一次压抑着的隐痛。

    因为这样鲜明的触感,谢虚的手都开始颤抖了,免不了的有些操作失误。但是每当他自己都以为战斗快要结束的时候,身体却下意识地做出反应,操纵机甲险之又险地躲开了那一击。

    可以了,现在已经可以输了……

    谢虚的脸色苍白得可怕,他的手指在启动键上翻飞,目光锁定着谢真的机甲,默默推测谢真接下来的攻击轨迹,在对方骤然做出变动后又只能飞快推翻重算。

    这样实在是太耗费心力了,以至于谢虚微微皱眉,细密的眼睫垂下,遮住其中的疲累与阴翳。那殷红的唇也被无意识的咬破了,血珠渗出时,谢虚尝到了腥味,眼中有一些茫然。

    为什么会这么拼呢?

    可能是当与胜利相差一线时,人类骨子里的固执与争强好胜的劣根性在作祟吧。

    “停止吧。”柯尔兰冷淡的声音传来,他垂眸看着这场闹剧,神色阴沉莫测。

    旁观学生高谈阔论的评价骤然停止,他们惴惴不安的看着柯尔兰级长,小声猜测他不高兴的缘由——老实说,谢虚的表现其实不算太糟。

    周围机甲碰撞的巨大噪音与旁观者高谈阔论的评价声都骤然缩小,谢虚突然得到了一瞬间的安静。他其实根本没听见柯尔兰那句话,因为冰冷的提示音正在他耳边响起。

    [宿主情绪值波动过大,成就‘愤怒值爆表’升为三级。]

    什么?

    没来得及细想,眼见谢真又发动了凌厉的进攻,谢虚榨干自己最后一丝体力应战,同时做好了将落败的准备。

    但是预想中的疼痛没有到来,画面一转,谢真尚且好端端站在百米之外,而自己已经提着光磁炮骤然反攻,堵住了谢真将行动的每一条路线,硬生生让谢真级长挨了一炮。

    非致命伤,有效攻击!

    谢虚怔了一刹那,瞬间反应过来——刚才那是预判。

    理论课上有讲,机甲战士的一种强大能力,玄的像是那些富有名望的大人物随口瞎编的。

    如同玻璃窗上凝结的水汽被擦去,骤然露出了一片新世界,谢虚豁然开朗,越战越有一种酣畅淋漓感。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让人沉迷,身为机甲新手的一年级生眼睛都是亮的。谢虚精神的专注度与凝聚力已经到达了巅峰,难得的是他还十分沉稳,像是重返人间的恶魔,精密的预判和织网,将猎物驱赶于他的手中。

    柯尔兰旁观着,从一开始他冰冷的神情就没有放松过,连卢卡斯导师都忍不住后退几步,暂避锋芒。

    实际上柯尔兰也的确处于情绪喷发的临界点中,他原以为依谢真的实力和性格,会让这一场战斗温和的迅速结束。

    但是仿佛嘲笑他的自大,机甲赛从一开始就脱离掌握。谢真狠戾的攻击让他心惊,而那个一年级生……

    站在级长的角度,柯尔兰会对普通e班生完美的防御惊叹,并且会举荐他升任a班。但那是谢虚,那个精神力海极度不稳定、随时会溃散的新生,柯尔兰简直难以想象谢虚在战斗时每时每刻都在承担疼痛,后悔与怒火几乎要烧灼他的理智,那双耀眼的金色瞳孔黯淡下来,沉淀出让人胆寒的黑沉。

    他说:“停止吧。”

    谢虚没有停止。

    接下来,场上的情况极速反转。

    谢真像是恢复了往常被动防御的风格,他没有再凶悍利落的进攻了。

    对普通的学生来说,这样的谢真级长是他们所熟悉的,他们甚至还为谢真恢复了原样而有些失落。但只要稍微有水平的学生,就能看出来谢真不是不想进攻,而是不得不被迫防守。

    谢真往常的被动防御,其实是以守为攻,在对方进攻时寻求破绽然后反杀,这种时刻,谢真虽然看着被压制,实则运筹帷幄,一切都在他的预判中。但此刻的谢真心情简直用“惊骇”两字形容都不为过,脸色越来越阴沉,因为现在的他,哪怕被疯子般的谢虚按着打,却找不到对方一丝一毫的破绽。

    恐怖的“零错误率”。

    精准而利落,疯狂而毫无破绽的进攻。

    一直镇定旁观的克莱,也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气,他也发现了谢虚此时的进攻,只能用完美来形容。

    机甲这种战斗工具的容错率很低,不经意就会被打落云巅。但是“零错误率”这种恐怖的操作,只存在于理论中,放到实操中没有任何参考价值。

    但是谢虚做到了。

    平心而论,克莱自认自己上场,也不会比谢真做的更好。防守变得毫无用处,只有拼尽全力的搏杀,尚有胜算。

    再完美的防御也会有疏忽的时候,谢真一个恍惚,竟然暴露了机体。这是致命的失误,他很快做出了补救,但是e型机甲实在太过迟钝,就在千分之一时间内——

    谢虚攻破了他的防御,一击必杀。

    刹时,场上安静无声。

    谢虚从那种狂热的兴奋感中挣扎出来,面对倒塌在面前的一堆机甲零件,脸色有一瞬间是茫然的。

    主角受不可能这么轻易落败!

    所以他目不转睛地盯着那摊零件,计算着当谢真撑着破烂机体,绝地反杀的时候,应该用什么措辞,才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突出自己作为炮灰的不甘心。

    但是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谢真从机舱中艰难地爬了出来,面无表情,但那眼里分明闪过一丝屈辱。

    谢虚:“……”

    他决定给自己的职业素养扣十分,现在只有八十分了。

    在导师的示意下,这场远超一年级水平的高水准机甲战结束了。谢虚收到智脑提示,发现毫不吝啬的卢卡斯大笔一挥给自己加了两学分,神色顿时有些复杂。

    在剧情中,是谢真获得了一学分。

    谢虚从机舱中走出来,因为刚才激烈的战斗,身上有一分薄汗,柔软的黑发黏在颈窝里,显得皮肤异常的苍白。谢虚神情很平静,只是唇部被咬破了,脸上又有一分不正常的殷红,莫名透出一股引诱的意味。

    也是在此时,旁观的学生们忿忿不平,为谢真级长发挥失常抱怨的声音突然消失,像是有人扼住了他们的喉咙一样。

    “好看,想……”

    有人满脸迷醉,极小声的说道。

    毕竟是帝**校,美人胚子虽多,但是学生们还是信奉以实力为尊,相貌好的人反而更容易被鄙夷为花瓶。但此时他们才明白,自己不是已经成熟到过了看脸的年龄了——而是没遇见真正好看的人啊。

    以前怎么就没发现,e班这个学生长的这么、这么……让人心痒难耐呢。

    那些目光实在是太肆无忌惮了,连谢虚这种不关注剧情以外事物的人都忍不住皱眉看了回去。

    “?”

    他目光所及之处,那些学生们满面通红,十分羞愤地挪开了目光。

    谢虚:“??”

    他闻到了自己身上的一点汗味,还以为是现在的形象太过抱歉,这些世家公子一个个洁癖犯了,这点脏都耐不住。

    好在谢虚的重点没有跑偏,他遥遥看着有些狼狈的谢真。此刻这位一年级级长没有接受任何人的搀扶,孤独的站立在那里,尽力维持着最后的尊严与他对视。

    谢虚喉咙里像是掺了砂纸一般,声音都低了些,他缓缓说道:“……你输了。”

    与其说是嘲讽,不如说更像是无所适从的反问。

    谢真平静地答:“没有人会永远赢,我也一样。”

    不等两人再争锋相对,黑发的一年级生脚步突然踉跄了一下。之前滥用精神力的恶果终于在此刻体现,他的视力受到严重压迫,面前的画面一时明一时暗,拼凑不成完整的色块。头很疼,但比起头更疼的是胸口,嘴里的腥味愈加明显,谢虚拿手按了按唇,猩红粘在了指腹上。

    太惨了,他简直比谢真还要狼狈。

    在谢虚终于踉跄地支撑不住时,迎接他的不是冰冷的石块,而是被金发的级长揽进了怀里,柔软昂贵的布料贴着谢虚的脸颊,清晰的心跳声骤然唤回了谢虚的神智。

    是柯尔兰!

    修长的手掌覆盖在他的脊柱上,顺着那弧度上下抚摸着——这手法其实看着十分旖旎,如果不是柯尔兰有那张俊美冷淡的脸,简直算得上**了。

    当然,柯尔兰并没有占便宜的想法,他强大的精神力汇聚在掌中,通过不断接触安抚着那个一年级生。谢虚冰凉的身体渐渐回暖,原本不自知的颤抖也停了下来。

    柯尔兰甚至还挑剔地想着,如果把衣服脱了效果更好。

    谢虚被温柔却不容抵抗地按在柯尔兰怀里,隔绝了旁人探究的目光,狼狈的样子被遮掩得严严实实。他唇边的血渍都沾到了傲慢的级长昂贵的衣服上,柯尔兰却像完全没发觉一样。

    实在是太难受了。

    谢虚开始不断小声咳嗽,他尽力压抑着,整个人几乎都要软倒在柯尔兰的怀中——他被保护的很好,没人知道刚才还大出风头的一年级新生糟糕的身体状况,别人都以为他们只是在拥抱而已。

    等强烈的咳嗽稍微平息,谢虚对现在的情况还有些茫然,但依旧遵循着人设,硬着头皮调戏柯尔兰道:“这是奖励?”

    柯尔兰:“…………”

    他面无表情地说道:“不。”

    “我想抱你而已。”

    谢虚:“……”

    这一记直球打下来,他一下子不知该如何回击。

    但显而易见的是,那些旁观者的目光在这句话后,顿时变得非常愤恨,甚至还有一些凶恶,针扎般的落在谢虚身上。

    这难道是在转移众人注意,好保护谢真?毕竟输在e班生手上的级长,简直是个明晃晃的靶子了。这个理由倒也说的通,谢虚紧绷的身体微微放松,有些不自在地靠在柯尔兰怀里。

    谢真看着这一幕,眼里闪过一分错愕。

    他一直知道,自己名义上的哥哥喜欢柯尔兰。但没想到,那个优秀傲慢得和他像是两个世界的级长,居然会……

    谢真有些颓然的样子,被他的追随者之一看在眼中。那人一时忍不住愤恨,靠在谢虚身边说道:“他不过是仗着级长您用不惯e级机甲,赢了一次便洋洋得意……柯尔兰级长平时看着和您关系好,却居然也做出这样落井下石的事,真是伪君子。”

    他话说的实在出格,谢真却没心情斥责他,只缓慢地摇头道:“不……”

    如果只是因为他一时失误,或者各种外界因素影响才输了,谢真不至于颓丧。但他自认方才的操作发挥完美,即便再来一次,谢虚依旧会赢他。

    这件事带给他的羞辱感远胜于一次失败。

    甚至谢真微微阴暗的想到,还好谢虚的精神力等级太差了,他永远也不可能、不够资格,登上a级机甲。

    就在他失神的这一刻,谢真那位因为没被训斥,而误以为得到谢真默许支持的追随者,已经大起了胆子,冷声问道:“谢虚,这次发挥的不错啊,又多嗑了药?你没猝死,还真是好运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