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机甲学院首席(十一)
    “你在做什么?”柯尔兰神情莫测,突如其来的刺眼灯光打落在他的脸颊上,给他英俊苍白的面貌平添了一分冷漠。

    简直是让人心微微战栗的冷漠。

    解释只在舌尖压了一会,便流畅地转出来:“我来拿修复药剂。”一年级新生并没有慌乱,因为柯尔兰的出现,他甚至露出了惊喜而又害羞的笑意,目光柔软的像是只能容纳下一个人:“机甲战后身上很疼,我问格雷尔要了,他从来不用什么修复药剂……”

    话还未说完,柯尔兰级长便几步走到了他的面前,因为距离骤然拉近,谢虚甚至感觉到了一种被侵入的慌乱感,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而柯尔兰也发现了他的抗拒,手一伸,牢牢桎住了谢虚的手腕。

    藏在袖里的药瓶发出晃荡的声响。

    谢虚的心顿时沉了下去。

    柯尔兰果真已经发现了,他修长的手指撑开袖口,顺着滑了进去,摸到那一小瓶违禁药。

    谢虚的体温太低,藏在衣料中的皮肤竟然是冰冷的,也不知是不是失血的原因。柯尔兰摸得不太满意,他眉头皱着,声线有些低哑:“修复药剂,嗯?”

    “……”

    谢虚不说话。

    柯尔兰只看了一眼药瓶包装,面上没什么表情,无波澜的语调更是让人心惊:“π。这种臭名昭著的违禁药你也敢用?”

    谢虚:“……”

    装死。

    他原本还期待于那药瓶包装实在简陋,柯尔兰说不定认不出那是什么。但柯尔兰只要一眼便能叫破药的名称,无愧他的家世与眼界,看来是隐瞒不下去了。

    谢虚又想起方才,柯尔兰反常的没有维护谢真——哪怕是想放任谢真经历更多磋磨,成为优异的、能独担重任的级长,这样的漠不关心还是显得太过于残忍了。但现今,终于真相大白,柯尔兰不可能让他所庇佑的人蒙上栽赃陷害的污点。

    “人赃并获”的现场,就是给谢真澄清,让其声誉更上一步的利器。

    谢虚有些无力,他倒不是怨恨柯尔兰,只恼怒自己行动太过不谨慎,才落得这个任务失败的收场。

    柯尔兰一手擒制住谢虚的手腕,一手启开药瓶,胡乱往手心倾倒了一些,淡黄色的药丸便垒在手里,还有不少噼里啪啦的散落在地面。

    一股过于甜蜜的香氛气息传来,谢虚没有发觉。

    “你不是爱吃这些吗,”柯尔兰突然将手抵在谢虚唇边,英俊的面容宛如诱人堕落地狱的恶魔,声音阴冷暗含暴戾,“那就全都吃掉啊。”

    就算是之前的谢虚,也只敢三天内吃一粒,因为“π”的副作用实在太强,这么一口全吞下去,恐怕会因为暴走的精神力变成一个傻子。

    但这些对任务失败的谢虚来说,都不算威胁。他顿了一下,想到或许是要再做血检,便无所谓地张嘴,轻轻舔了几粒药丸进腹。

    “我吃了。”谢虚认真地答道。

    看着谢虚苍白冰冷的面容,黑沉的眼底似乎什么都映照不进去,柯尔兰莫名生出慌乱来,有些后悔自己这么吓他。

    药瓶摔落在地上,柯尔兰将谢虚整个人抱进怀里,咬着牙愤怒地说道:“蠢货……那是糖。”

    他没想到谢虚真会这么乖顺,像是放弃一切所以有着一腔孤勇般,将那些“药”吃了进去。幸好他提前都换成了糖……不过若真是药,柯尔兰再怎么恶劣也不会拿到谢虚面前逼他。

    心脏如同被硫酸浸泡一般又涨又疼,柯尔兰叹息一声,同时心底那个隐约的猜测又清晰起来。

    谢虚有轻微的自虐倾向。

    含着“药”觉得实在太过甜兮兮的谢虚:“……”

    柯尔兰想去揉自己的眉心,却又舍不得放开怀里的人,只好微微弯腰将下巴搁在谢虚肩头,缓声说道:“那个时候你不必去做血检,就算搜查也没人会发现这些。”

    “违禁药对身体不好,以后不准吃。”

    “我想,我可能有点喜……”柯尔兰闭了嘴。

    他有些无措地将怀里的人又抱紧了一些。

    此刻谢虚已经被震撼的无力思考,简直不知该先诧异“主角攻不打算揭发他”这件事,还是先诧异“主角攻成为帮凶”这件事。

    感觉到怀中的人微微僵硬,像是因为这些话不可自抑的慌乱起来,柯尔兰那些焦虑与尴尬总算散去了些,他以从未有过的温柔声音对谢虚道:“π的成瘾性很强,对身体危害极大。我能允许你曾经的一次犯错,却不希望看见你第二次失足——”

    这样严厉的主角攻才是谢虚熟悉的模样。

    悄悄安心的谢虚轻“唔”了一声。

    “所以从今天起,你将搬进级长寝室,由我亲自监督。”柯尔兰微微垂眸,金发遮掩下的耳朵有些泛红。

    他尽力控制着自己,修长的指节因为紧张显得苍白,像是蠢蠢欲动,快要收敛不住的凶兽。

    ……

    谢虚回去收拾行装的时候,格雷尔正瘫在沙发上打电玩,软得像是浑身没骨头一般。

    他见到谢虚,发现手上的游戏好像也没那么吸引人了。将手柄一扔,格雷尔招呼着:“小谢同学回来啦,心情好了?”

    “嗯。”谢虚也拿不准,现在的心情算不算好。

    格雷尔清了清嗓子:“今天小谢同志表现得很好,为我们e班生争光夺彩,我代表e班全体师生对你发出真诚的……噫,你拎着衣服干什么?”

    谢虚这才想起,于情于理还是要和前舍友解释一声的。

    “我要搬出去了。”

    格雷尔刻意做出的夸张、滑稽的逗笑表情,就这么僵在面上。周围莫名安静了一瞬,格雷尔慢慢直起身来,盯着他道:“你能搬到哪里去?除了我可没有人愿意和你一起住了。”

    其实说出这句话,格雷尔是很心虚的,因为他知道就凭今日谢虚操作机甲时,那样耀眼的模样,恐怕愿意和他住的人一抓一大把。

    但是不甘心啊。

    不甘心就这么被轻易甩掉了。

    谢虚简略道:“柯尔兰级长。”

    那心里不平衡的怒火似乎一下被浇了热油,“嘭”得燃烧得更烈了。格雷尔嗤笑一声:“他?这样的大人物什么样的天才没见过,凭什么对你另眼相待?谢虚,我看你赢了谢真级长一道,就被捧上了天,分不清自己的斤两了。”

    即便被这么讽刺,谢虚好像也没什么怒意,他平静地看着前舍友,顿了顿道:“可是那是柯尔兰学长。”

    依照人设,一心恋慕柯尔兰的谢虚有了和其同寝的机会,怕是狂喜乱舞的恨不得嚷给全学院听,又怎么会拒绝。

    “……”格雷尔听到这个理由,也不由得噎住了。他像是突然间便精疲力尽般,往外吐出一口浊气。

    谢虚没什么要特意收拾的物品,最重要的便是那几瓶违禁药,藏在衣服里带走就是。当门打开时,那轻微关合的声响又像是突然惊动了格雷尔。

    格雷尔趴在沙发上,看着谢虚修长的脊背,极恶意地揣测道:“你还是想清楚了,说不定那位级长大人只是搞不到谢真,才拿你当个次货用而已。”

    其实这句话纯粹是污蔑了,谢虚和谢真虽然是兄弟,但相貌上没有一分相似——之前是如此,现在更是。

    偏偏那个黑发的一年级生,身形骤然僵住了。

    看来谢真给他带来的心理阴影,实在是太大了,让他无法不在意。

    格雷尔快意的想,等谢虚离开后很久,他下意识去关对方房间的门,才迟钝的意识到了什么,鼻间有点发酸。

    ……

    谢真拎着几件衣服和日用品站在寝室门口,终于想通了关窍,右手成拳轻轻砸在左手心。

    主角攻不可能让炮灰和他同寝,但是替身就不一样了,那是要让主角受吃醋的存在啊——

    虽然戏路完全不一样了,但是能让剧情勉强支撑下去的话,谢虚觉得自己还能再坚持。

    站在寝室楼外等待的柯尔兰突然感觉到一阵恶寒,一股不妙的预感蔓延在心间。他下意识地看向灯光处,发现谢虚已经出来了,才终于安心下来。

    寝室的调换并没有引起多大骚乱,因为更大的八卦在一年级生们中间流传。

    “什么?谢真级长被扣了五学分?他做错什么了——”

    “听说是污蔑一个学生……算了,就是谢虚,吃违禁药才在机甲战上胜过他。”那个八卦的学子有气无力地说道。

    听的人“嘶”了一声,犹豫道:“那这不算污蔑吧,能赢过谢真级长肯定有猫腻啊。”

    这些一年级生都是b班学生,没看见过昨天谢虚和谢真的机甲战,却说的有鼻子有眼的,可见这事传的有多开了。

    前座一个e班生突然回过头,敲了敲后面八卦的两人的桌子。

    那两人抬头望去,便见到一个肤白貌美的大美人,用手指缠着金色卷发,对他们盈盈笑开,顿时被迷的说不出话来。

    偏偏那美人说话狠厉极了:“不造谣就学不会开口了?谢虚就是凭本事赢的,人家做了血检,根本没用什么药……啊,你们现在的表情,已经无限接近谢真的那个小跟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