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机甲学院首席(十二)
    不仅是e班学生为谢虚正名,连a班生都少有恶言。即便当着谢真级长的面,也敢赞叹昨日谢虚操纵机甲的高水平,对敌方的封锁斩杀简直精准到可怕,待在e班实在是屈才。

    作为被斩杀的“敌方”,谢真的名望一时也大打折扣。

    到了用餐时间。

    角落那张空荡荡的椅子何其显眼,五年级级长索菲娅轻瞥了一眼,拨弄手上新涂的艳丽指油,问道:“柯尔兰没来,你们之间闹矛盾了?”

    克莱似乎有些心不在焉,左手银叉磕在瓷盘上,发出刺耳的声响,他有些抱歉地笑了笑,少见的没搭茬。

    一直垂着眼睛,显得神情低郁的谢真放下餐具,有些艰难道:“对不起,是我……可能以后柯尔兰学长都不会再来了。”

    换做是他,也绝不会愿意和构陷别人的懦夫多交往。

    这话说得太重,向来对谢真颇有好感的索菲娅一皱眉,忍不住想起了今日听见的风言风语——只是e级机甲间的练习赛而已,索菲娅并不认为那个素有恶名的谢虚赢了谢真一次能证明什么,闹得沸扬不过是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恶意夸大了。

    但出乎预料的是,柯尔兰似乎是真和那个一年级生纠缠上了。

    索菲娅一边感叹现在的一年级生都手段不凡,一边端起速泡的红茶,精致的容貌在蒸腾的烟雾中有些模糊,她轻声道:“谢真,你也不用放在心上,柯尔兰那样的人花心实在是太正常了……而被他宠爱的对象,没有能与之相匹的实力的话,只会被他的盛誉拖赘至死而已。”

    “他会回来的。”

    谢真听着这话,心里浮起一分怪异感触,只是刚开口,便被克莱截去了话头。“是,”克莱原本的低沉似乎一时消散不少,他突然笑起来,“他会回来的。”

    ……

    导师还未到场,理论课教室中却异常安静,一时只能听见钢笔尖在纸上摩挲的沙沙声。

    格雷尔肿着一双眼睛进来,隔着空旷的半个教室,目光却奇异地准确捕捉到了某个身影。他四肢僵硬,仿佛走在刀尖上一般迟钝,却还是一步步踏了过去,拉开谢虚后座的椅子,沉默地坐下。

    那些本就冗长无趣的资料似乎变得更乏味了,格雷尔一抬头,便瞧见面前人雪白的一段脖颈,柔软的黑发被高束起,显得干净又利落。

    谢虚低着头,手上翻着一本厚重的典籍,不时写了书签夹进去。

    他这模样安静地透出一股书香气,格雷尔半撑着脑袋,就这么看呆了一会,正有些不好意思地准备挪开目光时,却发现谢虚的侧颈上,有一个淡淡的红印。

    ——格雷尔昨天其实想了很多,又是后悔又是羞愧,他想他应该好好和谢虚道歉,毕竟那些侮辱人的话说的太过。谢虚能和柯尔兰级长在一起,作为朋友,他应该是第一个祝贺的才对。

    但是格雷尔又是个死要面子的人,以己度人,他觉得谢虚一定在气头上,什么话都听不进去,不如缓几天,谢虚消气了再去道歉。

    一拖再拖,直到看见那侧颈上的一点红印,似乎将他满涨的不甘怨忿都戳破了。

    他为了那点情谊辗转反侧,痛苦难眠的时候,谢虚在干什么?

    恐怕和柯尔兰快活了一夜吧。

    怒火烧红了一双眼,格雷尔骤然站起来,狠狠往前一踢,踹翻了摆置的桌椅。

    谢虚反应很快,在身后有异响时便起身躲了一步,却还是被那些接二连三翻倒的桌椅砸了下小腿,很快浮上一片淤青。

    安静的环境里,桌椅掀倒的噪音简直刺耳得可怕,本就暗自关注的e班学生们更是瞬间将目光投了过来。

    黑发的一年级生面无表情地转身:“你……”看到来人是谁是,谢虚顿了一顿。

    按照原剧情,格雷尔应该是为数不多对他没有恶意的人才对。

    但是剧情似乎已经混乱了,曾经蠢萌的室友面目微微扭曲,讥讽地看着他:“你怎么还留在e班,你不是嫌弃e班是垃圾场,早就想离开了么?”

    “怎么,爬上了柯尔兰级长的床,他连这点好处都不给你啊。”

    “谢虚,你说你何苦呢,你最多不就是读个两——”

    格雷尔突然住口,面部表情微微扭曲的模样,显得有些滑稽。他虽然气得口不择言,但还是分得清轻重,谢虚精神力海接近损毁的事情,是他们共同保守的秘密,他不会在此刻拿出来中伤对方。

    又或者是在心里暗含希冀,两人之间还未到无可挽回的地步。

    其实格雷尔就算真说出来,谢虚也不会有多大反应,他已经做好了在两年后离开的准备了。所以此刻,他只是退出狼藉的一片地方,对格雷尔说道:“扶起来吧。”

    夹着那一本厚重的典籍,谢虚换到了前排的位置,两只修长的腿轻松地踩在台阶上,背靠座椅,显然是一个非常闲适的姿势。他一边翻书,一边漫不经心地说道:“不要破坏公物。”

    格雷尔:“……”

    格雷尔气得简直要晕过去,但此时导师已经到来,望着翻倒的桌椅,一脸正气的眉目间满是凛然。

    课后,找麻烦的那个人还在黑脸写检讨,谢虚收拾了书本往教室外走,发现外面莫名围了许多陌生人。

    不仅是新生,从校服款式来看,还有不少高年级生。

    男女都有,女性似乎偏多一点。

    谢虚只看了一眼,便打算从他们当中空出的那条小路中挤过去,却骤然被人扯住手腕。

    对方身上浓郁的男士香水味传了过来,那位叫做詹姆斯的同班同学对他微笑着,“嘘”了一下比了个手势,小声道:“别出声,待会我带你出去。”

    谢虚侧了侧头,一脸不解地望着对方。

    詹姆斯顿时“嘶——”了一声,脸涨得通红。

    外面传来女生柔软好听的音调:“谢虚么?他今天早退了半小时,已经走了。”

    这下谢虚再蠢,也明白同班生在帮自己遮掩,只是不清楚这些人堵自己是因为……

    折了谢真的面子?

    剧情中,谢虚的确被谢真的追随者教训过不止一次,只是这些追随者里似乎很少有高年级生。

    一道格外娇俏的声音传来:“薇娅表姐,e班待久了,你怎么净沾了满嘴谎话?麻烦让开点,别把自己当个人物杵这。”

    能进帝国机甲学院的,莫不是颇有家世的少爷小姐,因此他们虽然没有失礼的大笑出声,却也将那种嘲讽而又虚伪的假笑挂在唇边,仿佛看着什么笑话。

    几个e班学生已经与外班生推搡起来,眼见场面变得更加混乱,谢虚骤然挣开了詹姆斯的手。

    那一下力道极大,詹姆斯甚至没反应过来,便觉得手中冰凉柔软的触感溜走了。

    谢虚几步走了出来,他看着旁边苍白了脸,显得有些委屈的薇娅,和几个表情烦躁拦着门口的e班学生,很诚恳地低声说了句“谢谢”。

    ——不能被主角受打脸的话,被主角受的追随者打脸四舍五入一下也是加分项了。

    “我是谢虚,有什么事?”谢虚皱着眉,看着堵在班门口的外班生门,还是觉得他们太嚣张了,导师还没走远,就不能先把他约到校园的偏僻角落,按照程序来么。

    面容有些苍白,身形孱弱的美人微一皱眉,那似乎有些不悦的神情,顿时击中了外来者的心。

    糟了,给他留下不好的印象了。

    这一念头一致的在脑海中划过,下一刻才反应过来,他们找的正主就在眼前。

    原本是来给教训,却被对方过分好看的脸日到失去语言的外班生们,简直连身体都在微微颤抖。觉得面前不是一个可任他们揉搓的新生,而是诱惑他们堕入深渊的恶魔。

    过了许久,才有个五年级的学长深吸一口气,问道:“听说……你和柯尔兰级长同寝了?”

    “……”谢虚一时没反应过来,难道不是应该问他怎么胜之不武赢的谢真么,怎么跳到柯尔兰身上去了。

    “是。”

    那人身体颤得更厉害,捂着脸靠在墙角处,看上去手脚无力得很。

    又有人出来问了几个和柯尔兰相关的问题,甚至有人问“是你主动勾引柯尔兰级长同寝的吗?”

    谢虚想答不是,但是又不能将主动同寝的锅放在柯尔兰身上,从人设看,怎么也该是他先行“勾引”才对。

    于是也含糊地应了一声。

    那人反倒看上去更绝望了。

    气势汹汹的几十人,却被谢虚坦然的态度打得支离破碎,偏偏面对那人,怎么也狠不下心来。

    先前凶薇娅的那个小姑娘,别扭的脸红成一片:“那……那祝你们幸福好了,但是如果你们分手了,能不能先通知我?”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想追柯尔兰,还是想追谢虚了。

    谢虚却因为她的话长久的沉默起来。

    小姑娘顿时不安,看着谢虚沉下来的面容,甚至无措起来,后悔自己不应该说那些难听话。

    谢虚却只是道:“我们不是在谈恋爱,也不存在分手一说。”

    “我喜欢他,他不喜欢我,或许哪一天我就会被换掉了。”

    “伴侣……真要攀扯的话,也只是性伴侣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