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机甲学院首席(十四)
    金色发尾的水滴淅沥落下,谢虚忍不住侧头,伸手去挽柯尔兰湿漉漉的发梢,正巧被他捉住了手腕。

    三年级级长神情戏谑,凑过来又亲了一口谢虚的唇角,沉吟道:“这点好处的话,贿赂我还不够。”

    觉得主角攻越来越爱动手动脚的谢虚:“……不,我不想参加。”

    机甲联赛也是剧情中的一个重要节点,谢真与主角攻之一的星际机甲学院首席发生碰撞,两人相爱相杀,从各自立场不同的敌方变成了羁绊最深的同伴。

    这位名叫尼米亚的主角攻,也是谢真发觉禁忌恋情的楔子,更是让柯尔兰、克莱都感到了危机,从而明晰自己的心意。

    但这一切都没什么谢虚的戏份,非要说的话,便是在原剧情中,“谢虚”得知谢真竟然能以一年级新生身份参加联赛,简直嫉妒得发了疯,非要和谢真竞争这个参赛名额——他却没想到,这个名额之所以会出现,就是因为谢真。

    结果可想而知,谢虚再次惨败,躺在医务室度过了凄凉的半个月。

    现在的谢虚,为了符合剧情,理应也去要求“竞争上岗”才对。

    但谢虚想起上次与主角受约战,几乎克制不住血脉深处翻涌的战意的场景,忽然便改变了主意。为了不再横生枝节,索性省略竞争这一步骤,诚实地表达了不想参加的诉求。

    ……

    看上去分外柔软可欺的一年级生低下头,语气委屈地说出这话时,柯尔兰内心的恶劣因子占据了上风。

    他将谢虚欺负逗弄了一通,才放眼角都有些泛红的一年级生去洗漱睡觉。

    那本散开的资料书被主人遗忘在了沙发上。

    如果真的不想参赛,又怎么会将历届选手的资料翻找出来看。

    柯尔兰有些失笑,他明白谢虚的顾虑,自己负责人的位置太敏感,如果谢虚上场,免不了有许多暗中诋毁。

    但柯尔兰也继承了很多古老世家的通病:权利如果不是为了给在意之人铺路,反倒成为了束缚他的高墙,那就毫无意义了。

    何况这还不算以权谋私。

    学院破例的本质是为了给胜利招徕人才,选拔的当然是一年级的战力第一,也就是新生级长。

    那场练习赛后,柯尔兰对一年级战力已经有了重新评估,认为谢虚比谢真更适合这个位置——他只是少了那个级长的头衔,而这偏偏是学院最看重的。

    半撑着下颌,柯尔兰拿着钢笔在文件底端签下姓名,淡金色的睫毛微敛着,眼底满是思索。

    他不会将谢真的名额褫夺,那对一名级长来说确实是对实力的**侮辱,但也并不妨碍他调用职权,谋取一些小小的便利。

    第二天早晨,谢虚接到通讯,发现自己不用去上课,而是去参加联赛前的特训课时,整个人都是懵的。

    难不成昨夜他梦游,已经去挑衅了谢真,还逼得谢真让出名额?

    柯尔兰一边给谢虚的面包涂上果酱,一边观察他呆呆的样子——哪怕谢虚容貌精致好看到可以恃美行凶的地步,在柯尔兰眼里,还是觉得对方一举一动都乖顺得不行,像是无害的幼崽,戳得人心都是软的。

    谢虚刚喝完牛乳,唇边还带着淡白的奶渍,没来得及擦便陷入沉思。

    柯尔兰显然没有“深藏功与名”的良好品质,他将面包喂给谢虚,颇有深意道:“别高兴得太早,只是预备队而已。”

    还好是预备队。

    谢虚咬着面包,闷闷地应了一声:“……哦。”

    傲慢的级长等了半天也没等来不懂规矩的新生的“贿赂”,不禁恼羞成怒。偏偏又放心不下,只能故意冷声嘱咐道:“特训课导师是希尔曼将军,跟着他多学点东西,机遇难得。”

    柯尔兰没有夸大,这次院方下了血本,请来了功勋累累的希尔曼将军——不是由家世堆积上去的军衔,也不是退役的老将军,而是现在风头正盛、如日中天的第一军团统帅者。

    能让对方放弃休假期来当导师,可谓是天大的情面了。

    更难得的是,希尔曼本就是战争导师出身,非常会调教人,现在的第一军团便是被对方精心雕琢出来的一块美玉。所以跟着对方学点东西,当真是受益无穷。

    谢虚焉哒哒地道:“唔。”

    被柯尔兰恶狠狠“教训”一顿后,谢虚搭乘悬浮车去了特训专用的训练基地。

    基地里人几乎到齐了,黑发少年单独坐在一旁。他的唇殷红一片,偏偏肤色又白,往人群中一站便极惹眼。年纪偏小,长着一张那么漂亮的脸,其他人几乎看谢虚一眼,便知晓了这人的来历。

    柯尔兰的情人嘛。

    谢真也在基地当中,他看着隐隐孤立于人群的谢虚,想过去凑堆,又觉得有几分尴尬。何况他在一年级生中名望不低,但这里却俱是他的学长前辈,实在不好太出头,这么一踌躇间,希尔曼将军已经来了,他还没和谢虚搭上话。

    希尔曼将军与想象中不同,没有生得三头六臂、一幅凶恶嗜杀的模样,反倒是个英俊斯文的男人。穿着利落的黑色长裤,颇休闲风的衬衣,戴着镶边眼镜,至多不过三十出头的年纪。

    帝国机甲学院的学生们,很多人的偶像都是希尔曼将军,一下子见到真人,不禁亢奋又激动起来。但他们家世大多很好,礼仪培养刻在骨子里,不至于一拥而上,一时表现的都非常有风度和秩序。有大胆的学生,还能笑着和将军打招呼。

    再凶残暴戾也是面对战场上的敌人,而不是这些学生们。所以希尔曼点了点头,在综合素质评价上写了几笔。

    帝国机甲学院培养出来的学生,果然很优秀。

    这些学生里有些是正式队,有些属于预备队,但希尔曼并没有分成两班教,而是一视同仁的下达了任务,开始体能测试。

    众人有秩序地向训练场走去,却听见希尔曼将军冷淡平静的声音:“谢虚,你留下。”

    一时都幸灾乐祸起来。

    果然,那个混进来的柯尔兰小情人,和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希尔曼将军一眼就看出来了。

    黑发少年停下步伐,很乖巧地折返回来,一双黑沉的眼睛微微抬起,正视着希尔曼。

    希尔曼早就看过这批学生的资料,知道这个名叫谢虚的一年级生,综合评价简直到了差劲的地步。

    不仅不能和这些天之骄子比,甚至连平均水准都够不上。

    但昨天他收到了小侄子的通讯,柯尔兰将对方底细交代的明白——包括精神力受损那部分,和对方超乎寻常的准确预判及精准打击,那是一种极其难得的天赋。谢虚的真实战力,早就超过了机器得出的刻板评价。

    希尔曼已经过了只看表面和排斥异类的年纪了。所以他将谢虚单独叫出来,并不是为了给他难堪,而是单纯觉得那套体能测试的方法不适合谢虚。

    “以前玩过枪吗?”

    希尔曼近乎温和的问。

    谢虚只在柯尔兰的游戏室玩过几盘全息枪·战,因为难度太低,很快那点新鲜感就过去了。他点了点:“玩过几把。”

    希尔曼说:“知道怎么用就行。”

    随着机甲的普及和微型核弹光子炮能源的发展,这种曾盛极一时的热武器早被淹没在历史洪流中,也只有在全息游戏里偶尔现出身影。

    希尔曼用权限解锁训练室,让谢虚进去。

    这位一直表现的十分温和的将军,站在观察室内,声音终于透出严厉和冷酷来:“请用尽全力,从训练室中逃脱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