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机甲学院首席(十五)
    密闭空间内一片黑暗,强烈的失重感席卷而来,谢虚脸色有些苍白,下意识握紧了手中唯一的实物。

    那是一柄狙击式步枪,看不出具体的型号,枪管是雪亮的秘银材质,如同出鞘的钢刀一般。

    随着希尔曼将军那句话落下,黑暗的空间骤然亮了起来。

    远处,像是群星升起一般,瞬间织就一片灿烂银河。柔和的银光映亮了黑发新生的侧脸,那张分明只能用精致美艳形容的面庞,现在却满是冰冷的肃杀意味。

    寻常来讲,黑暗中的光源一般能予人安全感——偏偏谢虚不仅没觉得安全,对那近乎壮观的美景还有一种天生的警惕心。

    银光越来越近,如同从天空陨落的星子。谢虚眼前一晃,再抬眼时,瞳孔微微缩紧。

    他终于奇异的、玄幻的看清了银光的本质,是一群密密麻麻拥簇而来,挥舞着银色“镰刀”,形态诡异的虫兽。

    谢虚:“!”

    饶是他这种性子,也想骂人了。

    很快意识到这就是训练内容。谢虚沉下性子,寻找掩体,压枪适应手感,精准地贯穿几只虫兽的脑袋和胸膛。

    这种虫兽的防御能力似乎很差,头腔爆出一摊银色的腥臭液体后,便瘫倒在地。

    想象中的围攻并没有发生,虫兽如同种族迁移般,竟然停也不停,只有谢虚附近的几只冲过来,对他张开猩红的口器。

    再次爆头。

    谢虚揉着微麻的手腕,看着已经安然度过的虫兽潮,有些不解。

    这个训练难度未免太低了。

    正在此时,谢虚隐约间听见了一声极凄厉的尖叫,还有小孩子悲鸣的哭声,思维顿时混乱了一刻。

    耳边传来冰冷的机械音。

    [训练失败,综合评价十六分。尚未达标,于一分钟后进行场景重置。]

    谢虚摸着还温热的枪管,神色沉静如水。

    很快又经历了一轮虫潮。

    这次谢虚十分小心,安然无恙地度过了,连虫兽的□□都未溅射到他的校服上。

    [训练失败,综合评价十三分。尚未达标,于一分钟后进行场景重置。]

    ……

    [训练失败,综合评价二十三分。尚未达标,于一分钟后进行场景重置。]

    体力的剧烈消耗,让谢虚这种不大流汗的体质都感觉到了背后的冰凉,他低喘着,手几乎颤抖地拿不稳枪。

    又是重来一次。

    远处那漫天的银色光芒几乎要成为他的心理阴影。谢虚呆怔了一会,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疾速向身后跑去。

    他将枪抱在怀中,唇紧紧抿着,脸色是近乎孱弱的苍白,但是步伐却一刻未停,终于见到了那群虫兽的目的地——

    一所孤儿院。

    这里似乎是另一个世界,没有漫天的黑暗和荒芜的石地,而是暖阳绿茵,孩子们在围出来的沙池中玩耍,年轻的护工修剪着草坪,有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坐在院门处的木马上,“咯咯”笑着蹬腿摇晃。

    美好的让谢虚的心骤然被浸进冰里。

    他终于明白了考核标准是什么,却没有知悉真相的快感。

    紧迫的时间让谢虚来不及思考,便拎着枪往回赶,这次他没有再寻找掩体,也没有避开虫兽的密集部分。而是直挺挺、孤零零地站在大道上,擦拭着由银变红的枪管,目光冰冷如刃。

    正面刚枪。

    [宿主情绪值波动过大,成就‘愤怒值爆表’升为四级。]

    如同杀神重出炼狱。

    一边跟随虫潮跑动,一边清歼虫族,不知道有多少腥臭的血液落在谢虚身上。黑发少年全身上下都是数不清的伤口,偏偏这好像对他毫无影响,一梭子弹甚至能射爆几个虫族。

    越来越高的精准射击并未让谢虚升起喜悦。

    虫兽已死了大半,但那片暖阳绿茵也近在眼前。谢虚皱眉,收了枪疾速跑向孤儿院,对骑着木马玩耍的小女孩失控地吼着:“去房子里面!先躲起来!”

    对方恍若不觉。

    谢虚也顾不得身上的脏污,打算将女孩抱起时,却发现怎么也拽不动她。

    是了——这只是程序而已,真正的小女孩怎么会在畸形的虫兽将来临时,还毫无反应。

    谢虚当机立断,转身接着狙杀虫兽。

    再精准的枪法也抵挡不了密密麻麻的虫潮来袭,终是有一只虫兽冲破了谢虚以身体铸就的屏障。

    那一刻时间被无限延长,谢虚听到了小女孩骤然爆发的哭声,她好像终于发现了这些可怕的怪物,跌撞着从木马上摔了下来。谢虚转头开枪,只是在子弹射出之前,满地鲜血将他的眼睛都染的猩红。

    ……

    [训练成功,综合评价九十四分,记入排名榜。请选择传出副本或重置场景。]

    已经可以离开了。

    谢虚看着脱离自己控制,摔在地上的枪,微偏了偏头,鼻间那股浓重的腥臭味和血腥味还未淡去。

    谢虚闭上了眼睛,轻声道:“重置场景。”

    希尔曼在谢虚第一次副本失败时就暂且离场了,毕竟其他学生要进行的体能测试十分危险,没有导师从中辅助可能会造成一些损伤。

    当他回来时,发现少年竟然已经从训练室中出来了,坐在休息区补充水分。

    能在几个小时内达标训练通过副本,希尔曼对谢虚的评价顿时提高不少。

    他神色温和地鼓励了一句,开始查询训练成绩,前面几场都是不出所料的低分。正准备往下翻时,希尔曼听见一年级新生有些低哑的嗓音。

    “抱歉。”

    希尔曼道:“你已经做的很好了。”

    “最开始那几场,”谢虚从半仰躺的动作变为坐直身体,他看着希尔曼,眼角那点淡红如同桃花点缀一般,“我逃走了,没有保护他们。”

    少年那双黑沉的眼里,似乎有着漂亮的水泽,满是难以言喻的厌倦神色。而这样低沉的眉眼,偏偏触的人心微微一动。

    经历这种对生理、心理双重压迫的训练,希尔曼见过不少新人,出来后要么心理崩溃斥责训练太不人道,那些小孩死得也太血腥;要么故作轻松地吐槽,教官实在太狠了训练真恐怖——从没有出现这样,内心柔软得不像样的少年,在后悔没有保护好那些数据。

    希尔曼在战场上是让人闻风丧胆的战神,心硬如铁,但他对这些手上还未沾血的学生却尤为宽容。

    而面对谢虚这样的少年,更是将满身戾气都收起来,化作知心导师:“这个训练场模式曾经被人投诉过很多次,原因是未成年人被杀死的场景不符合星际人权法和未成年保护法,太过血腥暴力。但是它依旧被保留下来,并且作为参军考核的第一环,为的就是告诉我们,如果退却一步,就只能看着虫族屠戮我们的亲人、朋友、后代……”

    希尔曼一边说一边翻录谢虚的成绩,看见那个骤然出现的“九十四”时,竟然怔了一下。

    此训练场的历史最高成绩就是九十四。

    创造者希尔曼。

    一瞬间,希尔曼甚至怀疑是不是记录仪出了错误,等他讯问过谢虚后,不禁有些哑然失声。

    后生可畏。

    希尔曼毫不吝啬他的夸奖:“我想我对你的训练强度可以再增加两个等级。”

    原本希尔曼都打算关闭记录面板,但好在他下意识地又划了一下,面对那个跳出来的鲜红数字,希尔曼将军是真真切切的呆住了。

    原来谢虚并不是一次达标后就出了副本,而是又进行了一回测试,这次的成绩是——

    满分。

    希尔曼:“……”

    他看着乖巧无比的一年级新生,开始怀疑起自己对对方初始评断的正确性。

    搞到鬼才了。

    希尔曼只进入过这个副本一次,评价九十四分,未必不能拿到满分。但是女孩被杀戮的景象历历在目,那对还年轻的希尔曼而言是莫大的耻辱。希尔曼害怕自己失手,惨案重演,才放弃了第二次测试的机会。

    而现在,当初的遗憾似乎都被面前的少年补全了,他远比当时的自己更柔软也更狠心。

    帝国未来可期。

    最终,希尔曼微微叹气,他看着谢虚,抬了抬眼镜,那眼底满是认真,没有一点玩笑神色:“可惜,你的精神力太低了,哪怕没有s,只要是b级以上……我都想收你做我的嫡传弟子。”

    错失成为希尔曼将军弟子的机会,旁的少年再怎么冷静成熟,也会有一些惋惜和失落。但谢虚听后只是“唔”了一声,没太大反应——如果非要说有的话,那就是神色有些微妙。

    如果谢虚没记错的话,在他入狱后发生的一段剧情里,希尔曼收了谢真做徒弟。

    希尔曼很快收拾好情绪,他意识到,自己本不该对谢虚说出这些话的,不禁有些愧疚。

    他想让这位一年级新生提前回去休息,但又怕谢虚会收到更多的非议,所以对他眨了眨眼睛,笑容竟然显得有些痞气。

    “要不要和我一起去看那些小崽子训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