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机甲学院首席(十六)
    比起回寝与态度不明的柯尔兰相处,谢虚还是更倾向于多观察主角受。

    “好。”

    ……

    简单洗浴换衣后,谢虚跟随希尔曼将军来到训练区,不意外地看到了一群瘫软在地、汗流浃背的天之骄子。

    高年级生们像是被榨干了全部气力一般,四肢都因疲累过度而微微抽搐着,极其狼狈地强撑着补充营养剂。

    倒还有一些人,犹在训练室内,承受着近乎百倍的压强进行训练,虽然忍耐的十分痛苦,但见到希尔曼的到来时,莫不是微亮了眼睛——

    他们想要得到这位帝国铁血将军的夸奖。

    半透明的墙壁隔开了训练室与休息室,谢虚一眼望去,便能看见谢真还在训练室中,上衣被汗水打湿勾勒出脊背的弧度,脸色极难看,高强度的体能训练却始终没有停止,机械地重复着。

    谢真的确比机甲系的许多学生要强,对自己的要求也更严苛。

    曾有人对他年仅一年级就能进入正式队参赛感到不满,但看到谢真拼命的宛若疯魔的样子,也慢慢心生敬佩,不再闲话。

    辈分资历的差距从不是不可逾越的,军校里就是以实力说话。

    偶尔也会看看脸。

    黑发黑眸,样貌极艳丽精致的少年站在希尔曼身边,其实也被许多人关注着。

    但这些世家子弟向来傲慢,又怎么肯承认自己的目光被这么一个花瓶紧紧吸引着,纷纷撇过头,或是恶劣地挑剔着谢虚。

    ——和他的弟弟太不像了,简直是处处比不上谢真,看他专注看着谢真的模样,难道是嫉妒?

    因为完全没博得谢虚半分目光,莫名有些怨气的天骄们如此想着。

    谢虚的确盯得很专注,他微微偏过头,乌黑的发便滑落至雪白的颈窝处,一时让人的目光更是移不开。一年级新生毫无所觉,唇瓣靠在希尔曼耳边小声道:“希尔曼导师……他有些不对劲,像是意识不太清醒。”

    在压强巨大氧气稀薄的训练室中失去意识是很危险的一件事,希尔曼立即正色,望向半透明墙壁后的训练室。

    学生们表情虽然都很痛苦,但都有序地做着体能测试,并无异常情况。希尔曼只顿了一下,问道:“是谁?”

    谢虚:“谢真。”

    希尔曼点了点头,解锁权限,向训练室内走去。

    那些还在训练的学生们因为他的到来,手上都别扭地做错了几个动作,纷纷用崇拜敬仰的目光看着他,踌躇道:“您……”

    却见那笔挺的身影直接越过了他们,拉住了谢真的手腕。

    谢真脸上都是不正常的苍白,皮肤出现了大面积的血块淤青,眼睛半阖,里面一片空洞。显然意识已经进入了半昏迷状态,只凭着身体本能在做着训练。

    等这本能的平衡一被希尔曼打破,谢虚便身体一倾,彻底倒了下去。

    像这类高危环境,都是要以精神力为辅助的,光凭**强度,恐怕会在无意识中被压成粉末。希尔曼立即抱起这名学生出了训练室,通知常驻的医疗师进行抢救治疗。

    事出突然,连那些尚在训练室的天骄们都愣住了,纷纷停了训练,围在发生意外的谢真身边。

    谢虚便远远站在人群边,面色漠然,眉目微颦。

    ——原剧情中,主角受一向是会把握分寸量力而行的性格,绝没有在训练中出过意外。难道是因为自己的到来,刺激了谢真,才让他这么不管不顾的加练?

    要是真出事就糟糕了。

    谢虚已经怕了自己再破坏剧情,微抽了一口冷气。等那医疗师给谢真打了两只药剂,说没有大碍时,才放下心来,拨开人群走到谢真身边。

    主角受已经醒了,面对被希尔曼揽着、学长们都围着他的情况,显然十分惶恐和羞愧。他还有些刚才的印象,强撑起身子道:“抱歉,给导师阁下添麻烦了……我还能训练,不会拖大家的后腿。”

    这么拼?

    谢虚抱着双臂,黑沉的眼睫微微垂下,居高临下地望着谢真。

    “人贵在有自知之明,认清自己有多少斤两,对你来说似乎很难?”那双形状姣好的唇瓣,毫不犹豫地喷出刻薄之言。

    毕竟是在希尔曼将军面前,这些世家公子们哪怕在心底嘲笑谢真不自量力,却也绝不会说出来,将自己的不友善流露在表面。他们看着那只有一张脸好看的一年级生这幅姿态,不禁生出了看好戏的意思。

    谢虚犹嫌仇恨拉得不够稳,顿了顿道:“还是你觉得,这样比较容易吸引希尔曼导师的注意力,博得同情?”

    “够了!”

    谢虚的话被骤然打断。

    倒不是谢真,而是一个和谢真关系不错的三年级生。以一种厌恶的、仿佛在看着蛆虫般的目光盯着谢虚,充满敌意道:“这里轮得到你开口吗?”

    谢虚冷漠地望着他,微抬着下巴。那样具有十足侵略性的美丽更让人目眩神迷了,也愈加让人想摧残他。

    “你连一次体训都坚持不下来吧,今天也被希尔曼导师赶出去了,如果不是你做了……那位的床伴,怎么配踏足这里。安分守己都不明白,弱者也配嘲讽强者吗?”那三年级生似乎是气得极了,白皙的面容都飘上愤怒的薄红,活像他才是被谢虚冷嘲的受害人。

    看着谢虚毫不动容的模样,他心中暗骂一句“蛇蝎心肠”,正准备将谢虚推开,却觉得全身一僵,一股冷意蔓延至心口。

    却是希尔曼淡淡盯着他,便是这样不喜不怒的模样,属于将军骨子里的威严与杀伐也足以骇住这群没见过血的学生们。

    那三年级生顿时淌下汗,觉得自己是代俎越庖,便是训斥谢虚,也应当由希尔曼将军来管教才是。

    希尔曼眼睛很奇怪,是如玻璃一般的透明色彩,平时看着很漂亮,生气时却让人想到虫族这样残苛的生物:“是谁告诉你,谢虚连一次体训都坚持不下来?”

    “啊?”三年级生明显愣住了,结结巴巴地解释道,“可是今天,他、他没有参加……”

    希尔曼揉了揉眉心,他已经很久没有碰见过这么让他懊恼的状况了。但事情因他而起,自然也要由他解释清楚:“谢虚同学不是没有参加训练,而是因为他才能特殊,才给他安排了特别的训练室。”

    一时在场的世家子弟们心中都是怀疑,才能特殊,要多特殊才能让希尔曼将军都差别对待?但希尔曼毕竟是他们小时便憧憬的偶像,也不敢将质疑说出口。

    希尔曼一看他们的表情,便知道他们在想什么,那股严肃反而被收起来了。他又痞气又轻佻地笑开,像是个兵油子般,任由谁也不会将他和帝国铁将扯上关系:“事实上,谢虚的训练评分非常高……高得超乎我的预料外。塞贝亚,依照你的理论,只有强者能嘲讽弱者,那谢虚的确有资格嘲讽这里,除我之外的所有人。”

    那名叫塞贝亚的三年级脸更红了,像是受到了什么巨大的打击。毕竟被自己从小的偶像鉴定为“弱者”绝不是什么愉快的事,连那些看热闹无辜躺枪的高年级生们也有些脸色难看了。

    “除谢虚、谢真外,其他队员接着训练,”希尔曼冷漠地又加了一行训练表,平静地说,“不完成额定任务,都不允许休息。”

    原本打算给这些学生一个适应的时间,希尔曼还收敛了自己心狠手辣的性格,但现在看来,这群学生精力充沛过头,是时候好好打磨了。

    谢真毕竟身体还虚,不至于要求他立即训练,希尔曼宽慰两句,正准备离开,却不想被谢真叫住了。

    这位一年级级长紧张的舌头打结。事实上他只是觉得和谢虚独处未免太尴尬,硬着头皮道:“谢、谢谢您!如果不是因为您,今天我……”

    希尔曼其实对谢真并没有恶感,但此时也只是沉默了一下,道:“真要感谢的话,该向谢虚说,是他告诉我你状况不对。”

    突然间被提到的谢虚:“……客气,不用,不需要。”

    有点懵的谢真:“……啊?”

    谢真是真没有想到,是谢虚帮了他。

    明明语言刻薄,满是仇视,居然能第一时间发现自己不对劲——如果这可以用“最了解你的,永远是你的敌人”解释,那谢虚为什么要告诉希尔曼导师?自己死了谢虚应当是最开心的利益既得者才对。

    谢真内心复杂,见着旁边皱着眉,像是很不耐烦的谢虚,心中突然有了一分触动。

    ……

    不少学生都被希尔曼操练的要死要活,刚挨上枕头,又开始了第二天的训练。

    这位铁血将军,吸取教训,没再给谢虚“特殊优待”了,而是改革了全新的训练计划。让学生进虚拟空间,用统一的老机型“曙光者”,去狙杀虫族。

    直到机甲完好度降至1%以下,完全不能使用,或者驾驶成员疲惫到坚持不下去,才能从虚拟空间中出来,根据时长进行评分。

    这可比枯燥乏味的体能测试要有意思多了,不少高年级存着要给希尔曼将军留下深刻印象的心态进去,进去后才发现自己可能患有密集恐惧症——

    那铺天盖地的虫族扑过来,疯狂啃噬着机体,只能在慌乱中开出几粒光子弹,便发现机体损害大半,没一会就被扔出了虚拟空间。

    就算知道不可能在战场上遇见这么多虫族同时袭击,天骄们还是因为自己居然只能活上五分钟深深郁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