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机甲学院首席(十八)
    希尔曼目光平静地扫过眼前面貌俊朗、英姿勃发的学生们,罕见地露出一个斯文内敛的微笑:“我教过很多学生,却也不得不承认,你们优秀的超乎我想象。帝国既然有火种安在,便有燎原之时。”

    这位铁血将军说完,不少学生由心生出一种伤感来。如果不是这次机遇,他们可能这辈子都接触不到心中的帝国偶像,当训练结束,也就代表那份浅薄的师生情被斩断了。

    希尔曼却不留给他们感伤的时间,简略地说道:“下面我宣布正式队名单——”

    正式队与预备队人选并不是固定的,虽然不会变动太大,但是希尔曼有权力将训练表现优异者上调至正式队,再裁几个人下降至预备队。

    这个人选,大家心里多半有数,此时也只是调笑道:“希尔曼导师,我们能不能私下谈,给我一个py交易的机会。”

    开口的高年级生认为希尔曼将军这个严肃的老干部肯定不知道“py”什么意思。哪知道希尔曼微微叹气:“你们这些学生天天不知道走正道,你要是长的像谢……长得好看些,我可是会犯原则性错误的。”

    高年级生:“……”请您离网络用语远一点。

    谢虚一脸茫然:“?”

    这个插曲很快过去,谁也没放心上,然而当希尔曼宣布正式名单时:

    “苏比斯、摩西、凯撒……塞贝亚,”希尔曼微微一顿,缓慢却坚定地念出那最后一个名字,“谢真。”

    天骄们中间顿时炸开。

    这份名单不算难以服众,却偏偏少了最重要的那个人——

    谢虚去了哪里?

    连谢真都懵了,他一个个数着名额,最后心灰意冷还有些羞愧,却怎么也没想到,不在正式队名单的那个人是谢虚。

    希尔曼望着变得表情焦躁的学生们,眼睛微阖,声音有些冰冷:“如果有异议,可以现在提出。”

    “希尔曼阁下!”塞贝亚先声道,“为什么谢虚他……”

    “只允许询问本人相关情况。”

    “……”塞贝亚的话被堵了回去,他还是没胆气在帝国战神前耍少爷脾气,只好拼命瞪着谢虚,让他自己去问名单的事。

    谢虚却好似完全没发现名单有误一般,他的背脊挺直,形成修长好看的弧度,那张惯来淡漠的脸,也依旧是无悲无喜的模样,如同往常一般听从着希尔曼将军的每一个决议。

    却莫名让人看的有些心疼。

    谢虚的确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他根本不知道还有更换名单这种操作,受到原剧情的影响,理所应当地认为自己不进入正式队是正确的,而主角受也顺利完成训练,一切都十分完美,只等着在联赛中谢真一举成名了。

    他现在面无表情,也只是因为心思早就飘到了别处。

    ……柯尔兰带给他的草莓布丁很好吃,下次可以试试芒果口味的。

    集训最后一天,那些离愁别绪却被怨忿冲淡了,无人能理解希尔曼将军的决定。

    离开时,谢虚还被塞贝亚狠狠瞪了许久。黑发的一年级新生偏头看向这位三年级学长,想起之前的那些过节,最后终于明白了那目光是什么意思——定然是挑衅和嘲讽了。

    不仅没交到朋友,还结了仇,很符合他炮灰的人设。

    谢虚微敛的眉眼之下,并无一分失落,反而雀跃地给自己的敬业水平打了个高分,这次的剧情进行得很顺利。

    ……

    柯尔兰最终还是放心不下来。

    金发的级长焦躁得不断敲着车门,手指下意识地弯曲,原本被克制得很好的烟瘾都有些重犯迹象。

    他决定去找谢虚。

    训练基地并不大,尤其是在柯尔兰一心寻人的情况下,一眼便望见了那个肤色莹白,身形修长的黑发少年,微微仰头沐着日光的模样。

    柯尔兰原本焦躁的心顿时安定下来。

    谢虚身旁并没有别人,他见到柯尔兰,先是有些奇怪,不过还是很乖顺地急步走了过去:“您怎么来……”

    顿时被揽进怀中。

    金发级长的下巴枕在谢虚肩上,因为抱得太紧,谢虚看不见对方的一点表情。

    “对不起。”柯尔兰闷声说道。

    这是一句迟来许久的道歉。

    在得知毁掉谢虚精神海那天,柯尔兰便想尽力修补错误,口头上的愧疚似乎只是杯水车薪,便一直留在心底,在今天才彻底宣泄出来。

    每天通讯时,希尔曼提到谢虚的训练成绩,柯尔兰无疑是自豪的。

    但问题是谢虚表现的实在太好,他那么要强的人,从一开始确立了目标,给了一次机遇,便如凤凰浴火一般,将将触碰到了希望的底线。他本应该是被选入正式队的,如果这不是一场彻头彻尾的无望追求的话——

    谢虚精神力等级太低,根本无法操纵a级机甲。就算谢虚能以意志勉力坚持,关乎安全和性命,柯尔兰也绝不会考虑。

    那本来该是一个善意的机会。

    “对不起,”柯尔兰喃喃道,“是我欺骗了你。”

    苦思冥想主角攻欺骗了他什么的谢虚:“……”

    突然间,谢虚意识到,难道柯尔兰是说将他当作谢真替身的事?

    “没关系。”这是谢虚第一次反抱住柯尔兰,两人的体温自心口处传递着。谢虚的笑容有些欣慰:“不管你做什么,我都原谅你。”

    两人相拥了好一会,柯尔兰才觉得有些羞恼,他不是习惯在公众场合做太亲密行为的人,当即松了手,轻咳了一声,耳朵都是红的。

    原本打算直接回寝,但是柯尔兰想到他和希尔曼叔叔很久没见面了,不如趁机拜访一下……何况还有一些与谢虚有关的事要商讨。

    柯尔兰骨子里还是透着世家大族继承人的精明和狡诈。

    错过了联赛的机会,总要从其他方面找补。

    谢虚心还沉浸在剧情飞速发展的喜悦中,柯尔兰提议了什么,他也只是轻轻地“唔”了一声。

    待两人来到希尔曼暂用的办公室,却听到了一个再耳熟不过的声音。

    “如果是因为一年级生只有一个名额,我自愿退出,”那人道,声音平静,“我自认比不上谢虚。”

    是主角受。

    “请您重新修改人选名单,拜托了。”

    谢真深深鞠躬,因为对方过于强大的气势,他的身子甚至在微微颤抖,但语气却依旧十分坚定。

    谢虚从没听过希尔曼导师以这么冷漠的语气说话:“有时候我真怀疑,你们是不是兄弟。”

    “谢虚的确比你强,心理素质还是预判能力都十分出色,如果我有脑子,我一定会选谢虚参赛——但是谢真,有时候天赋是一件很残忍的事。”

    “就像你生下来就能驾驶a级机甲,而他再努力再优秀,也只能驾驶c级以下机甲一样。”

    听到这不断扎刀子的话语,柯尔兰脸色有些苍白,同时深深怨忿自己是中了什么邪,才将谢虚带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