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机甲学院首席(二十)
    虽然都已成年,但毕竟是学院在校生,凯撒挑的地方并不出格,为繁华夜场中一间面向全年龄的私人餐厅,这也是柯尔兰放心送谢虚来的原因之一。

    顶层是私密聚餐的阁楼,地下还构建了巨大的机甲训练场和战斗场地,除此之外,酒吧泳池、赌场草场、游戏厅室也一样不落。谢虚听着分外英俊的侍者礼貌的介绍,对他口中“包含六千七百种、其中未公开的有四百余种虚拟游戏”的游戏室格外向往,可是已经快到约定聚餐的时间,不得不遗憾地表示下次再来尝试,先去顶楼的餐厅。

    半透明的直升电梯很快到达顶层,那侍者十分绅士地请谢虚先出去,然后跟在他身后。

    谢虚先是走了两步,看着依旧跟着自己的侍者,微微侧头道:“我应该给小费吗?”

    那侍者微微一怔,接着以手抵唇,发出低哑压抑的笑声,随即正色道:“不了,我只是顺路。和你搭话是因为……唔,你长得好看。”

    谢虚:“?”

    只见那侍者大跨步越过谢虚,推开面前唯一的一扇木雕门,大大方方地走了进去。

    里面传来一个陌生少年音,似乎十分雀跃热情:“斐尔导师,你终于来啦!”

    谢虚:“?”

    黑发的一年级生将智脑中的请柬信息调出来,再三确认地点无误后,便听见之前那个满是活力的男声接着道:“总经理告诉我餐厅已经被提前预定了,还好我来看了,帝国机甲学院的熟人嘛。我和他们打了两场证明身份后,就让我们一起进来坐着了。”

    ……看来是这里没错。

    谢虚不再犹豫,推门走了进去。也不知是不是错觉,刹那间许多目光都挪过来,灼灼盯着他。

    阁间中大部分都为熟面孔,是之前一起训练的学长们,唯有三个人是陌生的。

    一个是之前带路的“侍者”,一个是看上去非常年轻可爱的少年,一个是金发的男性。

    谢虚目光在金发男人那停了一会。

    无它,只是因为他身侧漂浮着半透明的资料面板:西泽·尼米亚,主角攻之一。西泽家继承人、体质精神力双s的天才、星际机甲学院六年级首席。

    原来主角受这么快就和星际学院的主角攻见面了吗?

    虽然只是片刻停顿,但是在场无不是感知力超乎寻常的天骄,当然能注意到谢虚的特别优待之处,心中还有些冒酸气。那个只有一张脸可爱、性格极为恶劣的小孩却是嚷开了:“真羡慕尼米亚学长,到哪里都有美人偏爱,不要抛弃我和导师去……我不说了,不许给我夹柠檬鸡!”

    尼米亚有些尴尬,对着那黑发少年微微颔首。

    他一向偏好金发□□的美人,但是也不得不承认,当少年出现的那一刻,姣好的面容让他都有些微失神……其实说起来,尝试一些新鲜口味的艳遇倒也不错。

    谢虚也知道是被误会了。

    其他人误会不要紧,倒是主角受那边不好处理。谢真对尼米亚的第一印象很糟,也是到后面才发展成相爱相杀的灵魂伴侣,在这中间出什么意外,可能会影响尼米亚支线的进行。

    所以谢虚直接坐在了尼米亚对面的位置,冷淡地盯着他道:“我对您印象很深,不知道您还记得我吗。”

    这样的美人,他见过一次绝不会忘。

    尼米亚迟疑地摇了摇头,因为谢虚的靠近心跳急促了一些。

    “鄙人谢虚,”谢虚很和气地问,“听说您想给柯尔兰介绍……”

    谢虚顿了一顿,轻笑一声。那声音好听的让人心痒难耐,却让尼米亚头皮发麻:“介绍学弟?”

    尼米亚:“……”他尴尬得连外交辞令都想不出来,夹了一大块柠檬鸡放到身边学弟碗里,干巴巴地咬牙道,“都是误会。”

    尼米亚完全没想到,这位就是差点被他绿了的柯尔兰情人,那个叫谢虚的一年级生,脑中先是混沌了一刻——这和照片中的信息不一样啊。随即又是暗恼起来,怎么在这里碰见了他。

    成年人的世界大家都心知肚明,谢虚温和地微笑了一下,不再作声。

    星际学院的斐尔导师看了谢虚和尼米亚一眼,目光颇有深意。

    便是这时,谢虚腕上智脑微微颤动,他还以为是柯尔兰的讯息,一点开,却见姓名那栏填着“宿敌”两字。

    谢虚:“?”

    宿敌是谁?

    那讯息是给他解释现在的状况的:凯撒学长预定好了餐厅,偏偏来了个叫“埃克斯”的不速之客,说他是星际机甲学院的一年级生,千里迢迢来参加联赛的,大家都是联谊学院,不如一起吃顿晚饭。

    这自来熟的态度实在讨人喜欢不起来,凯撒学长直接拒绝了,冷眼装瞎,说他是假冒星际学院学生的骗子,接下来的情况就超脱预料了。

    “埃克斯”提出要和帝国学院的高年级生友谊赛,证明身份,借用了地下构建的战斗场——创下了三战三胜的佳绩。

    这边出手的皆是三年级正式队成员,却大败于星际学院的一年级生。

    来得稍晚的四年级学长想要出手,却被星际学院的尼米亚拦住了,说三年的差距太大了,他们这边的一年级生受不住。

    埃克斯还兴奋地跃跃欲试的模样。

    以大欺小,赢了也不光彩。

    凯撒学长简直是咬碎了牙,邀请他们一同入座。

    讯息到这里便停了,过了一会又来了一条。

    [那埃克斯根本不是傻,而是不怀好意来势汹汹,特意选在这个时机打击士气……我想和他较量,但是没把握赢过他,给学院丢脸。]

    谢虚看完,心底突然浮起一股怪异的感觉。一抬头,便见主角受握着智脑,目光灼灼地望着他。

    “宿敌”是谁不言而喻。

    谢虚想回谢真一行“……”,又觉得他与主角受势同水火,还是装作没看见好了。

    谢真半天没收到回复,有些失落。

    这家私人餐厅无愧于它的名声,味道极好,只是在座都互相膈应,没什么食欲,安静地用完餐后,凯撒刚想赶客,便见对方学院的一年级生苦着脸从一盘柠檬鸡中抬头。

    顿时心中不妙。

    埃克斯果然大言不惭道:“难吃,沽名钓誉!”

    他的目的显然不是一家餐厅,漫不经心地瞄了一圈,埃克斯夸张地笑道:“来之前,菲尔导师还说这次帝国学院实力不容小觑,训练导师是那位帝国元帅,我还以为有多厉害。在我看来,美食不过如此,学院不过如此,希尔曼也不过如此——”

    他这话实在轻狂,连尼米亚脸色都有些变了,轻斥道:“不准瞎说!”

    斐尔倒还是老神在在的模样。

    埃克斯有些委屈:“明明就是……”

    谢真骤然起身,座椅划开一段距离,眼里全是怒火。要是真任由别的学院信口侮辱,那这次帝国学院的面子算是被踩到泥里了,他强压愤怒道:“不过是学长看你年纪小,让让你罢了,你还真得意洋洋了,我——我哥哥也是一年级生,让你一只手都能将你揍趴下。”

    谢虚:“?”

    帝国学院其他学生也是被气得肝火上涌,听谢真一点拨,倒是顿时心平气和,想起了被谢虚统治的恐怖阴影。

    现在是时候让其他学院也感受一下了。

    学长们露出了平静又狰狞的微笑。

    埃克斯也是被谢真吓到了一刻,随即便露出骄傲不屑的表情,显然是不相信还有比自己更强的一年级生:“你哥是谁?”

    谢真才反应过来自己的称呼,有些不好意思地咳了咳,垂着眼指了指谢虚。

    谢虚:“……”

    刚才埃克斯是将信将疑,现在却是完全不信了。他蹿到谢虚身边,看着少年那张好看的脸,白皙的像是每日将养的肤色,略显单薄一推就倒的身形。狐疑神色更重:“他?先说好,我不吃美人计那套。”

    谢真因为情急之下将谢虚推出去有点心虚,现在倒还有些理智,诓埃克斯道:“不信就打一场。不过我哥专属机甲还在维修,为了公平你也不准用,就用这里提供的‘和谐号’。”

    和谐号是最普通的e级机甲,攻击防守都很平均,无功无过的一款基础型机甲。

    埃克斯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

    尼米亚脸色却是有些奇怪。

    别人不清楚,他却知道埃克斯是从平民窟混出来的小孩,所以对希尔曼将军也敢口出不逊。更主要的是,他的专属机甲才用了不到一年,像这种每个训练场都配备的“平民机甲”,埃克斯才是真正用的纯熟,如鱼得水。

    不论对方打得什么主意,都注定要失望了。

    谢真擅自决定好了,才有些忐忑地望向谢虚。

    谢虚倒也默然,他虽然没什么集体荣誉感,但这个时候拒绝相当于得罪了在场的所有学长,帝国学院的肱骨人物,再想混下去就难了。

    他也不清楚主角受为何推他出来,难道是想看他落败,再上场时才能力挽狂澜?

    这倒是很符合剧情逻辑,为了主角受的声誉,谢虚决定上场演一波。

    “走吧。”黑发少年面无表情地说道,率先下了楼,干净利落。

    埃克斯反倒有些不知所措,望向尼米亚。

    这位六年级首席略一深思,安慰道:“不用担心,他应该只是被柯尔兰送进来镀金的,随机应变就是了。”

    斐尔导师半步踏出来,眯了眯眼睛道:“不可大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