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机甲学院首席(二十一)
    谢虚率先到达了地下训练场,工作人员给他陈列完各型号的机甲后,看见谢虚选择的“和谐号”,露出了然的神情——这想必是新人了。于是再三介绍完注意事项,才退场至监控室,确保客人在驾驶机甲过程中的安全。

    埃克斯也跟在他身后选择了和谐号,他脾气比谢虚要急躁一些,直接挥退了工作人员,饶有兴致地试了几个高杀伤力的技能,适应手感后,才隔空对谢虚喊话。

    “喂,开始吧。”

    “嗯。”

    埃克斯的战斗风格也如他的性格一般,属于主动进攻型。谢虚的话音刚落下,便见一道黑影敏捷地扑了过来,一柄巨大的银刀扬起横截斩杀。谢虚操纵机甲躲开,不过眨眼间,埃克斯的右臂变形为光子炮,正好堵住谢虚躲避的路线,对准他的机甲后心部位狠狠来了一炮。

    30%损伤。

    那些在监控室的工作人员简直是惊呆了,没想到居然有人能将慢吞吞的和谐号操作成a级机甲的杀伤力,顿时手忙脚乱地开启录像。

    谢虚有些惊讶。

    他以为依照埃克斯的性格,说不定喜欢用那些暴力重炮,没想到这小孩也是冷兵热武的路线,配合得还极好。谢虚原想随便划水,输得有技术含量一些,但第一次遇见与他路数相仿的对手,免不了燃起了些兴趣。

    埃克斯第一招打得漂亮,连尼米亚都暗赞一声。而谢虚虽然反应速度合格,但是在埃克斯的映衬下实在有些不够看了。

    那样的美人,被埃克斯这么个没点暧昧细胞的小鬼摧残实在太可惜了。

    星际学院的六年级首席到底怜香惜玉,想要叫停比赛,却发现帝国学院的人一点也不慌,更甚至连谢真,都是唇边挂着一抹冷笑,仿佛等着看好戏一般。

    尼米亚有些说不出的怪异感。

    只见场上形式陡然变化,笨重的和谐号以一种几乎是诡异的步法避开了埃克斯的攻击,银刀挥起,劈在机甲的肩部。

    无效攻击。

    埃克斯一到战斗场上,简直是变了个性子,冷静的像永不失误的精准机器。他对攻击线路和破坏力都十分敏感,知道什么时候该躲、什么时候需要舍弃一部分,就如同这次。

    小孩得意洋洋地想到,谢虚想效仿他的策略,也不看看对手是谁。

    只是那唇畔刚扬起,转眼就僵在唇边。

    谢虚在一瞬间转动银刀,绞掉了他的机甲的一只右手,然后飞快上膛,需要聚能4秒以上的重粒子炮以各种诡异的角度抵着他,最后在相对失力的右侧正对他的机舱。

    “嘣”。

    一发入魂。

    损坏度100%,埃克斯被弹出机舱。

    在监控室的工作人员被震惊的嘴巴微张,毕竟以他们看来,这就是在十秒内的一场秒杀,他们甚至意识不到,是先前被压制的那个“和谐号”赢了。

    埃克斯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他以前在贫民窟时比现在更狼狈,所以一点也不觉得丢脸悲愤。只咬了咬牙道,双目赤红:“刚刚是我轻敌了,再来一次!”

    谢虚扭了扭自己的手腕,他还没琢磨过味道来,于是也坦然点了点头。

    擅自达成共识的两个少年,在各自“家长”都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又开始了一场比赛。

    这次埃克斯明显小心许多,虽然还是凶猛进攻,却透露着稳中求胜的意味。

    于是就能看到他的机甲的损伤度以一种均匀的速度下降着,以至于被强制弹出机舱时,埃克斯的神情还是有些茫然的。

    谢虚:“……”

    他好像赢得太过出格了。

    在星际学院的一年级生再一次提出比赛时,谢虚犹豫地应了一声“好”,并决定输掉这场后奉承对方两句,将这几场比赛遮掩为菜鸡互啄。

    那知这次埃克斯上来,水平明显比前两次要高出许多,甚至用和谐号做出了几个星史上有名的高难度操作。挑拨的谢虚也热血上涌,当即便专注地盯着前方,手指在启动键上翻飞,神色甚至是带着残忍的漠然,直接将埃克斯按到死为止,甚至没有上一次坚持的时间长。

    埃克斯出来后心态已经是有些崩了,强忍着涌上鼻间的酸涩:“再来,刚刚那次不算。”

    谢虚:“……好。”

    这场黑发的少年已经是尽力地在送人头了,偏偏埃克斯要硬往他的武器上撞,动作更是破绽百出。谢虚一个没忍住,又是收割了埃克斯的残血。

    埃克斯这次下来沉默寡言至极,直接又换了一台新机甲,二话不说向着谢虚攻去。

    谢虚闭着眼睛将那股邪火压下去,冷静地操作着和谐号失误数次,终于被埃克斯抓到机会,一举反杀。

    但这般动作实在太过明显,不提旁观的人看出来了,就连埃克斯本人都若有所觉,羞愤非常。

    谢虚登出机甲,被学长们一拥而上,纷纷用欣慰的目光看着他——谢虚大魔王制造阴影能力不减当初。

    反观星际学院那边,却是愁云惨淡。那个一年级的小魔王扎在斐尔导师的怀中,肩膀微微耸动着,满头的红发都黯淡了下来。

    这出情况实在超乎预料,尼米亚皱着眉看向谢虚,即便对方已经连赢四局,还是让他提不起忌惮之心:“你……”

    埃克斯却是全身打了个激灵,像醒悟过来什么一般,冲到谢虚面前,一边抽噎一边道:“你等着,联、联赛的时候,我绝对不会输给你!呜……”

    谢虚:“……”

    见黑发的一年级生不答,埃克斯有些急了。他比谢虚年纪小一些,身量也稍矮一些,抬起头看谢虚时,便露出了通红的眼眶:“怎、怎么?你不愿意和我比吗?我告诉你,我们学院没有比我更厉害的人了,你不愿意和我比……”

    他还未说完,便被黑着脸的尼米亚捂住了嘴巴。此时这位六年级首席再看谢虚,只觉得对方如狐狸一般狡诈,怪不得生了一双那么勾人的桃花眼。

    黑发的少年漠然许久,终是犹豫道:“比不了,我联赛不上场。”

    原本还急得快跳脚的埃克斯顿时呆住了,呐呐了好几个字也没凑出完整的句子,最后傻乎乎地问了一句:“你是对面导师?”

    他自觉这样才逻辑通顺,还确定似得追问到:“你就是那个希尔曼?”

    全体:“……”

    凯撒作为帝国学院的高年级学长适时出场,与对面交谈道:“啊,谢虚只是我们预备队成员,所以联赛不上场。”内心暗爽不已。

    又客套了一番,大意内容为:我们三年级学弟都很知趣,知道友谊第一比赛第二。谢虚小学弟就太不懂事了,下手不太留情,希望“兄弟院校”不要介意。直将对面导师的脸色诓得有些发黑。

    知道真相的其他高年级生们:“……”

    埃克斯只觉得头更疼了,仿佛看见那个一脸冰冷高傲的谢虚站在他面前,微微昂首,睥睨地说道:“像我这么能打的,还有十个。”

    正在埃克斯被自己的想象激得全身一冷时,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却是走过来对谢虚自我介绍,神情热忱。

    他是机甲训练场和战斗场的经理,看到了手下员工传递的监控画面。之前他从不知道有人能将和谐号运用的这么凶悍,充满了杀伐美感,所以希望能将战斗视频投放到大屏幕上,作为宣传片全天投放。

    当然,报酬也很让人心动,并且今日在本店消费一切免单。

    帝国学院的少爷们是不缺那点钱的,但是这是个扬名……并且搓搓对方学院锐气的好机会,顿时眉眼挑起,有些心动。

    而作为“宣传片”另一主角的埃克斯就没那么开心了,这相当于将他被耻辱暴打的景象永远留存。虽然他厚脸皮惯了,但还是有些心理不适。

    那个经理也没有询问埃克斯,小孩一时也没脸上去代表谢虚拒绝。

    倒是斐尔和尼米亚,脸色微微阴沉,暗算着怎么将这不知好歹的破店整垮。

    经理的确精明,少有人会拒绝对自己百利无一害的事。所以当他听见那个年轻的、正好在最注重名声的年纪的少年一口拒绝时,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自己出的筹码还不够。

    谢虚眉眼微垂,他那样精致的五官,在冷下脸时都让人感觉不到一分抵触,只觉得对方愠怒的模样美极了。

    “为什么不经同意就拍摄下来?”

    “这是为了保障客人的安全。”经理立即回答道。

    “那好,”谢虚点头,“现在请立即删除,不要留备份。”

    经理惊讶极了:“为什么?如果是不想受到打扰,我们保证会以最高力度保护您的个人信息。”

    谢虚语气更冷了一些,他黑沉的眼睛映出对方惊讶的神情:“如果要作为宣传视频,你们显然忘记了,更应该尊重另一位客人的意见和感受。”

    “……”尴尬的沉默。

    经理在一旁观察许久,见到他们明显是两派人,争锋相对的模样,这才敢上前询问,毕竟少有人不希望自己的对头出丑。

    偏偏谢虚就是拒绝了。

    埃克斯突然觉得自己的心雀跃起来。

    惨败的感觉似乎也没那么难以忍受,他偷觊了谢虚一眼,发现对方的确生得很好看。漂亮的桃花眼、殷红的唇、黑色的发微微扎起,更衬的肤色雪白。埃克斯懵懂间,终于明白了尼米亚学长为什么会和那些不懂机甲的男人女人约会了。

    他真好看。

    ……

    柯尔兰接谢虚回寝时,顺便询问了谢虚今天一天的行程,玩的开不开心。

    谢虚想了一会,着重介绍了今天的菜色和甜点,尤其是甜点,顺滑可口,回味无穷……

    柯尔兰越听越不对劲,问道:“吃了一天?”

    谢虚微顿:“还和别校的一年级生打了几把机甲战。”

    作为体贴的恋人,柯尔兰此时应当担心谢虚的精神状况好不好,累不累,要不要靠着他的肩膀休息会。但是作为直男兼任机甲系天才,柯尔兰耿直地问道:“赢了吗?”

    “输了。”

    谢虚一边听着柯尔兰的安慰,一边冷酷地想到,还好他崩人设的证据已经不存于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