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愤怒值爆表[快穿] 22机甲学院首席(二十二)
    帝国机甲学院正式对外开放的那日,人群如织,遥远星系另一端的居民也不远万里,来到首都星见证联赛的盛况。除了穿着各色院服的学生们,还有许多军届、政届的大人物也从议事厅中踏出,寻觅优秀的军事人才、培养亲信副手。

    柯尔兰也愈加忙碌起来。

    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外交辞令,事无巨细地检查防御体系有无漏洞,最后沟通至每一个部门和各年级级长,排查混进校内的可疑人选。

    将失误的概率降至最低,并且备选无数发生意外后的应对方案。

    虽然才三年级,但是柯尔兰已经展露出一个大世家继承人的领导能力,手腕纯熟老道得让那些高层们赞不绝口,很是欣赏。

    如果不是柯尔兰每次回寝都要向恋人抱怨撒娇,那他简直是一个成熟稳重的优秀首席了。

    谢虚对联赛兴趣不大,其他院校的机甲战在他看来是游离剧情外的无关支线,还不如虚拟游戏能让他全神贯注。正当舒舒服服的泡在游戏室几天,做足了网瘾少年时,才被不满的柯尔兰拎出来。

    “瘦了,”柯尔兰抱着谢虚的腰量了量,有些挑剔地说,“又白又瘦,体测的时候会被扣基础分。”

    大概是这几天闷在游戏室的缘故,谢虚的肤色似乎又白了一度。看上去不像是刻苦的军校生,反而如同隔壁帝国戏剧学院的门面担当走错院校了。

    黑发一年级生十分无辜地看着他。

    柯尔兰原本想要严肃□□的心顿时软了大半,他无奈地撑着额头,遮住有些发烫的脸颊,叹着气道:“今天是我们和星际学院的决赛了,你忘了?”

    谢虚当然没忘,但是原剧情中就没他什么事,连最后是帝国学院会赢的悬念都揭晓了,实在没有去旁观的必要。谢虚微微仰首,那张生得愈加精致的面孔完整地露出来,黑沉沉的眼睛里直白地表达出一个疑惑。

    “?”

    干我何事?

    柯尔兰猛地俯身,轻轻舔吻少年殷红的唇角,咬牙切齿道:“你是预备队,也要在场,出了意外就顶上。”

    虽然这个“出意外”的几率无限趋近于无,却也不代表谢虚可以划水偷懒了,至少人要到场。

    谢虚微怔。

    他还是奇怪于主角攻对他过于亲密的行为。此刻却依旧遵循人设微红了面颊,眼中酝酿着极深的爱慕之情,低声应了一句:“好。”

    ……

    可容纳千万人的折叠战斗场中,前排视角最佳的位置皆被各界大拿占据。学院高层、军届统领、内阁大臣、还有参赛的天骄们。

    柯尔兰因为身份特殊,也在前排有一席之地,他原想将谢虚调至身边,反正他二人的关系也公布许久,不至于惊掉旁人的下巴。偏偏黑发的一年级新生太过乖顺,不等他开口就去了数排后隔出的预备队专用席位,还遥遥对着他露出漂亮得叫人神魂颠倒的笑容。

    柯尔兰:“……”

    当三年级级长郁闷地打算将过分乖顺生疏的恋人带过来时,却被身旁的帝国少将缠住了脚步,不得不分神应付。

    只这么一会,柯尔兰再看向谢虚时,发现恋人身旁围满了同是预备队成员的高年级学长,甚至连正式队的几位学长也过来与他谈论着什么。

    柯尔兰:“?”

    他印象中的谢虚向来独来独往,与高年级前辈是泛泛之交,但是面前这景象似乎与他的认知有些出入。

    柯尔兰有些吃味,扭头不再看,满腹的酸气几乎要蔓出来。

    谢虚毫无所觉,只偶尔应几声话,在长袖善舞的几个世家子弟中很是寡言。但那些学长们听见谢虚的回话,都兴致高涨地挑唇,显然十分高兴。

    正一派和谐,一头红色杂乱短发的少年却是突然挤了进来,那张算得上可爱英俊的脸上满是纠结,还有些愤怒,黑沉沉的眼睛正对着谢虚。

    埃克斯总算找到念了许久的人,满腹委屈顿时倾泻出来:“你骗我!”

    之前那股嚣张欠揍的气息倒是不见了,可怜兮兮的像是被抛弃的小兽。

    谢虚迟疑了一瞬间。

    只见埃克斯鼓着脸颊道:“我确认过了,他们根本没你厉害,你还骗我说你是预备队吓我。”他的眼里全是控诉,指着自己水当当的眼底道:“看见没,这全是这几天没睡愁肿的。”

    谢虚:“?”

    被暗踩了一波的高年级生们气得咬牙,又迫于大赛在即,不得不保持友爱领校的风度,以免提前斗殴被禁赛。只是那目光已如刀刃,冷冰冰刺在这个不知好歹的少年身上。埃克斯却只直勾勾地盯着谢虚,好似他不给出个解释就赖着不走了一般。

    星际学院的参赛者还没一个上来,制止他们的新生。

    谢虚想了想,觉得倒也不是不能说的缘由:“我不够资格。”

    埃克斯听到谢虚还在骗他,更生气了:“你不够,那我也……”

    “我精神力等级太低了,”谢虚平静地补充道,“驾驭不了c等以上的机甲。”

    他怕这莽撞的红发少年还不信,特意补充道:“不堪大用,的确比不上学长们。”

    谢虚这话不仅震傻了埃克斯,连本院的几个学长们也惊呆了。

    知道事后隐情的毕竟是少数,而这少数也绝不会宣扬出去。

    这些天骄们难以想象,在训练中如同魔王一般可怖,深不见底无坚不摧的谢虚,原来缺失着他们生来就有的天赋。而这样天生的弱项,是深刻桎梏着他的铁链,让他的每一步都变得艰难无比,负重前行。

    ——生来大多顺风顺水的天骄们,此刻浮现于心中的绝不是松了一口气的庆幸,也不是骤然生出的对比他们不如的人的轻蔑。而是深刻的震撼与……心疼。

    为什么偏偏是谢虚碰上这种事,兼顾着不可弥补的弱项与令人痛苦的天赋。

    坐在偏远的后方,不曾吭声,假装自己在关注战斗视频的谢真终于忍不住站了起来。眼底满是厌恶,冰冷冷地对埃克斯说道:“问够了吗?问够了就滚回你自己的地盘。”

    傻住的埃克斯瞬间被惊醒一般,他用惶恐的如同受惊小兽的目光看着面前的黑发少年,僵硬地道歉:“对、对不起。”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道歉。

    埃克斯的童年曾经过得很悲惨,他认为自己能对别人所谓的“挫折”嗤之以鼻,但面对谢虚的情况,头一次生出了想要安慰对方的想法。

    可惜不知从何处安慰起,只能干巴巴地道歉,然后如失了魂般逃回星际学院的席位。

    谢虚:“为什么要道歉……”他的疑问还没出口,便见埃克斯逃窜一般地离开了。

    想必是对自己认定的对手,不过是个劣质的冒牌货的失望。

    谢虚微微叹息。

    ……

    决赛打响,谢虚毕竟在偏显眼的预备席上,也老实收了智脑,旁观起帝国学院与星际学院的最终决战。

    就如同命运所谱写的一般,四胜四负一平,最终决战胜负的重任,落在最后一场。

    一年级级长谢真与星际学院一年级天才埃克斯的对决。

    虽然已经提前得知剧情,是谢真最后反杀略胜一筹,为帝国学院谋得荣耀,一战成名。但毕竟关乎主角受的对战,谢虚心系得很,格外关注。

    不过片刻,谢虚便察觉出有些不对劲。

    谢真和埃克斯硝烟味很浓。埃克斯的进攻格外疯狂,而谢真也放弃了大好地形带来的游击攻势,一反常态的直接正面对冲,被压在下风。

    随着时间推移,谢真不仅没能及时挽回,反而还被压制得更深,几次都是险之又险的死里逃生。

    节奏完全乱了。

    中途谢真叫停一次,暂且下场休息。

    谢虚去了休息室,看见主角受蜷缩在角落中,拼命给自己灌着营养剂,脸色苍白,显然状态极差。

    肩负着决胜的关键,谢真心理压力虽大,却也不应该如此惊慌。

    希尔曼将军也出现在休息室,和谢真说了几句话,应当是在开导。

    再次上场,谢真总算不再发挥失常,而是选用了最擅长的以守为攻策略。但此时比分相差太大,埃克斯也已经杀出了凶性,谢真逐渐体力不支,被以各种残暴的方式攻击着,不断受伤又狼狈得重新支起机体——奇怪的是,即便谢真受到如此高频率的攻击,也始终没有一处致命伤。

    不像是谢真防御的无懈可击,而是埃克斯在刻意玩弄。

    如同猫捉耗子般的玩弄。

    谢虚神情漠然,心中却已是大乱。

    究竟发生了什么导致剧情出现如此重大的错误。

    谢虚闭上眼睛回想,眉头微微蹙起。

    因为自己的加入,希尔曼对谢真似乎并没有那么关注,倾囊相授,导致了主角受的硬实力受限。

    激发了埃克斯的战意,他不像原剧情一般傲慢轻敌,反而连夜苦练。

    最重要的是,在自己不得而知的剧情中,主角受或许已经与埃克斯交手过一次,或许赢又或许输,但至少有了对敌的经验——而这一切,全被自己破坏了。

    可笑他还全无所知。

    谢虚心神大悸。

    正在这时,埃克斯却突然提出中场暂停,像是一点不在意唾手可得的胜利。

    谢虚已经无暇顾及其他,却突然收到了前去休息室的信息,通知人是希尔曼。

    黑发少年微微抿紧了唇,心中有些不妙预感,却还是沉默地过去了。

    ……

    希尔曼看见谢虚时顿了片刻,像是在斟酌什么一般,脸上的神情冷漠得如同战场上杀伐果断的帝王。

    “谢虚,”希尔曼突然低下头,盯着黑发少年道,“你想替补上场吗?”

    “……”

    希尔曼接着道:“你不用担心,这是星际学院传达的意愿。如果是你上场,他们可以妥协至统一使用e级机甲,来一场公平的对决。”他其实还有话未提,这是那个埃克斯双眼通红满怀忐忑地说出的提议。

    说是道歉的诚意。

    这让希尔曼不得不多想。

    在角落的谢真突然抬起头来,目光满是疲惫,平静地说道:“谢虚你去吧,你一定可以赢的,你之前就赢过……”

    而不像我,终究是个废物。

    大量的汗水浸湿了谢真的衣物,让他看上去像个狼狈的流浪汉。

    拳头破空的声音传来。

    谢真被打得微微偏过头去,唇部擦破,脸颊瞬间红肿起来。

    谢真呆住了,其他人也是一怔。

    那个出手打人的黑发一年级生微微扬起下巴,单从他精致的五官上完全看不出伤人者的狠戾。谢虚的气息冰冷的可怕,黑沉的眸子中全是戾气,却真真切切地望着谢真,映出那个狼狈的身形。

    谢虚冷声道:“清醒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