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这根本就是个局
    林宁吓得都要窒息了,屏住呼吸眼眸水润地看着他,眼神更是透着慌乱。

    秦承衍沉了沉眼眸,声音略微低哑地再次问道:“告诉我你的名字。”

    “我……。”

    “嗯?”

    秦承衍又朝她逼近,几乎要贴到他的脸上了。

    林宁看着他深邃地眼眸,犹如一潭深水一般带着吸力,对视上就会被他情不自禁地吸进去。

    她赶紧慌乱地将目光移开,心“砰砰”直跳,几乎都要跳出嗓子眼。

    下意识地用贝齿咬了咬殷红地嘴唇,心里暗想,看样子他是有事要走。如果不告诉他名字,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会离开。

    “我叫李芳。”林宁脱口而出道。

    反正这个名字是个大众名,他就算去找,全国那么多叫李芳的人,他去哪里找去。

    “李芳?”秦承衍将这个名字在嘴里转了一圈,微微蹙眉,这名字太普通了,不过也不疑有他。

    倒是看着她的贝齿轻轻地咬在红唇上,不由得又深了深眼眸。

    突然俯下身,就在她嘴唇上亲了一下。

    林宁吓得瞪大眼睛,嘴巴也微微张开。

    她不知道,她这副像极了无辜小动物地模样到底有多诱人。秦承衍唇角微挑,突然又俯下身长驱而入,搅动着她的唇舌,狂烈地似乎要搅动她整个世界。

    林宁觉得自己要窒息了,眼前一片白茫茫,让她不知道该做什么好。

    终于,在她以为自己会窒息的时候,秦承衍将她松开,低哑着声音在她耳边说:“等我。”

    说完,便猛地起身转身离去。

    动作流畅决然,仿佛和刚才那个动情深吻她的男人不是同一个人。

    看着他出门,林宁长松口气,连忙伸出手背擦了擦嘴唇。嘴唇上仿佛还残留着他的温度味道,让她脸红不已。

    赶紧地起身将衣服穿上,穿上后几乎片刻都不敢留,急切地离开这里。

    外面的车水马龙依旧,可是她已经不是昨天那个她。

    林宁伸手擦了擦涌出来的眼泪,先是拿出手机请假,然后又看了看未接电话。整整十八个,全都是男朋友夏靖宇打的。

    林宁悲愤地咬了咬牙,一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报了父亲家的地址,便气势汹汹地杀过去。

    “姐,你怎么现在才回来?这一晚上你都去哪里了?”开门的是林珊,一脸担忧地看着她问。

    林宁冷冷问:“爸爸呢?”

    正说着,林文渊和现任妻子马芳云走出来。

    林宁看到父亲立刻越过林珊走过去,一巴掌打在他脸上。

    即便是她父亲又能怎么样,天底下哪有这样禽兽不如的父亲。

    “林宁,你疯了。”林文渊还没说话,马芳云就先惊叫起来。

    林珊也惊叫一声,连忙跑过来拦住林宁道:“姐姐,你怎么了,你怎么可以动手打爸爸。”

    “爸爸?哼,我没有这样的爸爸,你倒是问问他做了什么好事。”林宁痛心疾首道。

    林文渊也气得脸色发,抬手就给了林宁一巴掌。

    本来林珊在林宁前面,可是偏偏这时候躲开了,那一巴掌准确无误地打在林宁脸上。

    “你这个不孝女,居然敢动手打父亲,你也太大逆不道了。”

    “是我大逆不道还是你禽兽不如,你居然给我下药,让我被人侵犯,天底下有你这样的父亲吗?”林宁秦声道。

    “啊。”林珊惊叫一声,吃惊地说:“姐,这么说你昨天晚上没回来是因为……因为你**了吗?”

    “哎呀,真是不要脸啊!昨天你爸等你去接他等了大半天,最后还是被客户送回来的。你倒好,不知道跟哪个野男人鬼混去了,却把脏水往你爸爸身上泼。”马芳云在一旁说风凉话。

    说着还一伸手拉开她的衣领,结果露出大半个肩膀,肩膀上尽是青红痕迹,非常醒目。

    林宁正打算开口争论,这时候卫生间的门开了,夏靖宇震惊地走出来问:“林宁,你们说的……都是真的吗?”

    “靖……靖宇,你怎么在这里?”林宁震惊地看着他。

    “哼,靖宇啊!这下你相信了吧!我早就跟你说过,林宁就是这么一个不知羞耻又放荡的女人,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马芳云嘲讽道。

    “叔叔,是这样吗?”夏靖宇看向林文渊问。

    马芳云的话夏靖宇并不相信,毕竟她不是林宁的亲生母亲。可是林文渊却是林宁的亲生父亲,他总不至于诬陷自己的女儿。

    林文渊一言不发,沉着脸重重地叹息一声。却更像是认同了妻子的话,而表现出来的无可奈何。

    林宁哭着摇头,拉着夏靖宇的袖子哭道:“靖宇,不是这样的,你要相信我不是的。我们在一起那么久,难道你还不知道我是什么人吗?”

    夏靖宇的目光落在她露出来的肩膀上,上面青红一片,是什么造成的惹人浮想。

    夏靖宇只觉得心里一痛,厌恶地将她甩开道:“别拿你的脏手碰我,林宁,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靖宇。”林珊居然追出去了。

    林宁一看,也马上往外追。

    可是没想到却被林文渊一把拉住,马芳云连忙去将门关上,并且反锁起来。

    “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林宁挣开林文渊的手,痛心疾首地问。

    这根本就是个局,但让她**,更让她失去夏靖宇。

    “夏靖宇是夏家的独生子,更是秦家的亲外甥。林珊以后要嫁入豪门,夏靖宇无论是年龄、相貌和品性都十分符合,更何况林珊也真心喜欢他。”林文渊理所当然地说。

    终于,他说出了自己的真正目的。

    “林珊是你女儿,我就不是了吗?”林宁痛心道。

    林文渊沉着脸一言不发,像是根本就不想承认她这个女儿的身份。

    林宁笑的眼泪直流,果然如此。

    从她还在襁褓中他就强行跟她母亲离婚,她就该知道,她的父亲已经死了,活着的是林珊的父亲。

    酒吧里。

    夏靖宇将一杯杯酒不停地往嘴里灌,很快喝的酩酊大醉。

    林珊坐在他一边将手搭在他的肩上,心疼地说:“靖宇,你别这样好不好,你这样我会心疼的。她不爱你,我爱你啊!我才是这个世上最爱你的人。”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