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你真的这么觉得?
    “好,我马上过去。”林宁挂断电话,就赶紧去换衣服。

    给自己办理了出院手续,因为是不同的医院,她还要打车过去。

    所以等陈恒过来时,林宁早就离开了。

    “陈医生,怎么了?”林宁匆匆赶到医院,找到陈医生问。

    陈医生对林宁兴奋道:“林小姐,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今天早晨你母亲的神经居然有了反应,有想要苏醒的可能。”

    “什么?怎么可能,我母亲都昏迷十几年了。”林宁又惊又喜,不可置信道。

    陈医生说:“这不是没有可能,有的病人成为植物人几十年,还有苏醒的可能。我们得抱有希望,这是好事情。”

    “对对对,这是好事情。”林宁喜极而泣,高兴地说话都不利索了。

    “不过林小姐,后续的费用可能要增加很多。陈女士昏迷那么久,康复训练是必不可少的。”

    “要……增加多少?”

    “第一期的康复训练费用是二十万,后续还会增加。”

    林宁眼前一黑,差点昏厥过去。

    居然要那么多?她得卖多少套房子才能赚出来,哪里能天天碰到秦承衍这样的客户。

    “林小姐的打算……?”

    “做,不管多少钱,只要能让我妈恢复,我会不惜一切代价的。”林宁郑重道。

    和陈医生分开后,她又去病房里看了母亲。果然母亲已经苏醒了,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分钟,现在又昏迷过去,不过她还是很高兴。

    “妈,您放心,我一定会治好您。”林宁向母亲保证道。

    陈恒在医院里没有找到林宁,只好给秦承衍打电话。

    秦承衍以为林宁是故意躲他,沉着脸沉默片刻叹息道:“算了,你回来吧!”

    “是。”陈恒挂断电话,又赶回公司。

    而林宁根本不知道陈恒来过的事,她离开医院便开始想,该怎么给母亲筹钱。

    光靠工资是不可能的,林文渊那边更是不用想,他一分钱都不会给自己。若是以前,她还能找夏靖宇可以依靠,现在她还能依靠谁。

    “徐萌,你说我该怎么办?”林宁忧愁不已,把徐萌约出来喝咖啡。

    不过她只点了牛奶,怀孕了不能喝咖啡,这点常识她还是有的。

    “这么一大笔钱的确麻烦,如果现在有个钻石王老五突然娶你就好了,你就不用烦心。”徐萌搅动着手里的咖啡道。

    林宁眼睛一亮,钻石王老五?这不就是在说秦承衍嘛。

    “那个……徐萌,你说……如果我跟秦承衍结婚的话……会怎么样?”林宁试探地问。

    “谁?秦承衍?哪个秦承衍,你说的该不会是首富吧!”

    “对,就是他。”林宁点头。

    徐萌叫道:“还能怎么样,当然是中大奖的好事,祖上烧高香了呀!”

    “你真的这么觉得?”

    “不然呢,那可是秦承衍。首富唉,拔一根汗毛都比我们的腰还粗。”

    林宁想到秦承衍的汗毛,又想到自己的腰,不禁脸颊发热红了耳根。

    “可是不都知道他在等一个青梅竹马嘛,现在嫁给他,万一那个初恋回来了,还不得让位置。”

    “哎呦大姐,那可是首富。就算离婚了,财产也会分割不少吧!再说初恋是什么,初恋只能活在回忆里。如果我能嫁给他,我死也不让,死也要死在秦家。”

    “呵呵,不过我们光意淫也没用了。还是想想,该怎么解决眼下的问题。”徐萌叹息道。

    林宁闪了闪眼眸,突然觉得徐萌说的也有道理。

    眼下的问题才最重要,如果秦承衍能给她钱救她母亲,和他结婚又能怎么样。她对爱情早已失望至极,嫁给谁不是嫁,还可以帮助自己解决问题。

    “徐萌,谢谢你,有件事我现在还不能跟你说,等办好了再告诉你,我先走了。”林宁匆忙地站起来对徐萌道,付了账就赶紧走了。

    走出咖啡厅,林宁给陈恒打电话。

    陈恒正在秦承衍的办公室汇报工作,手机突然响了。拿起来本想挂掉,看了一眼却又犹豫了。

    秦承衍皱眉,他最不喜欢工作的时候被打扰,正准备开口对陈恒训斥,陈恒却先他一步说:“秦先生,是林小姐的电话。“

    秦承衍一怔,连忙说:“快接。”

    陈恒微笑着点头,马上按下接听键,对林宁说:“林小姐你好,我是陈恒。”

    “陈助理,能不能麻烦你帮我约一下秦先生,我有事情要跟他谈。”林宁紧张地说。

    她不确定上一次她那么跟秦承衍说话,秦承衍会不会记恨她。

    “这个……请稍等。”陈恒将手机捂住,对秦承衍道:“秦先生,林小姐想约您见面,说有事情跟您谈。”

    秦承衍愣了愣,脸上闪过愉悦地表情。

    但是想到林宁之前对他的嫌弃,心里又涌出一股愤慨。

    “告诉她,我最近没时间。对了,就说我今天晚上要去酒会,明天一早会飞美国谈生意,至少一个月才能回来。”秦承衍对陈恒道。

    陈恒会意,连忙点头,将手机重新拿到耳边对林宁说:“林小姐,真是抱歉。秦先生明天一早就要飞往美国,可能要一个月才能回来,近期都没时间。”

    “啊,要去那么久吗?”林宁吃惊道。

    “是,不过……今天晚上秦先生要参加一个酒会。”陈恒委婉地提醒道。

    “我明白了,多谢。”林宁也是聪明人,立刻明白陈恒的意思。

    陈恒笑了笑说:“我马上把地址发给您。”

    “多谢。”林宁再次道谢,将电话挂断。

    电话挂断没多久,林宁的手机就响了一下,是陈恒发给她的短信。

    上面有酒会的具体地址,没想到是在一家私人别墅里举办的。

    这栋别墅她很眼熟,马上打电话给经理,向经理询问。

    果然,是经理曾经亲手过后的一栋别墅。当时她还跟他们吹嘘,说这个客户有多大方,还请他们吃饭送了礼物。

    “经理,听说今天有酒会。我想去参加,你能不能帮我想想办法。”林宁谄媚地请求。

    “什么?你要参加酒会?有这好事我自己就去了,我能有什么办法。”经理怪叫起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