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宠到底:总裁大人太霸道 第二十二章他根本就是故意的
    虽然没有进洞,不过已经很不错了,她许久没来打过,又不是专业的。自然,对自己的要求也不会很高。

    可是没想到秦承衍却嗤之以鼻道:“你这样也叫会打球?还真是会会吹牛。”

    “谁吹牛了,我打的也不差啊!”林宁狡辩道。

    秦承衍冷哼,自己摆了个姿势一挥球杆,球准确无误地入洞。

    林宁惊讶地看着他,又看了看球洞,确定没有作弊才对他露出敬佩地神情。

    秦承衍得意道:“这才叫会打球,你那个连业余水平都算不上。”

    “我又没想靠这个生活,不必打的很好。”林宁嘟囔说。

    贺总走过来笑着道:“秦总,不如赌一局吧!当着未婚妻的面,我相信秦总会发挥的更好。”

    “好啊,二十万一局。”秦承衍回道。

    贺总哈哈大笑,连连点头说:“这个不错,刺激,那就二十万一局。钟总,怎么样?”

    钟莫谦走过来,冷哼一声说:“当然没问题,不过总是我们三个人玩没意思,不如让这位林小姐代替承衍吧!这样才玩的刺激。”

    林宁一听二十万一局就已经震惊了,再一听钟莫谦居然让她代替秦承衍打便更加震惊了。

    刚才她的表现他们也看到了,让她代替秦承衍,这不是摆明的要坑秦承衍的钱。

    “我不会代替他打的,我打的不好,这样不公平。”林宁马上道。

    钟莫谦看着秦承衍似笑非笑道:“怎么,承衍这是输不起?”

    “输了算我的,赢了算你的。”秦承衍哼笑一声对林宁说。

    林宁睁大眼睛,但还是摇头:“不行不行,我的球技你也看到了,根本不可能赢。”

    就算不是自己的钱,输了她也心疼。

    “那这样吧,我跟她一起打,我站在她身后,这样也公平些。”秦承衍又看向贺总和钟莫谦道。

    贺总笑呵呵地说:“好好好,没问题,就是玩玩,都别那么认真。”

    贺总这样说,钟莫谦自然不好再说什么,只好点头答应。

    林宁悄声对秦承衍问:“你有把握赢吗?”

    秦承衍摇头:“我在你身后拿着球杆,准确度肯定降低。”

    “那你还答应,万一输了怎么办。”

    “输了就输了,不就是一些钱。”秦承衍满不在乎道。

    林宁蹙眉,剜了他一眼,万恶的资本家。

    比赛很快开始,贺总先来第一球。

    贺总也不过四十岁的样子,可是过早的发福。挺着一张大肚子,看上去十分滑稽。

    不过他的球技还不错,居然一杆进洞,只是距离短了些。

    钟莫谦就比他秦害的多,打的很远。

    林宁目测了一下,赢过贺总的几率还是有的,但是想要赢过钟莫谦却并不容易。

    “手握紧,屁股翘起来,腰往下沉。”秦承衍环抱住她,在她耳边轻声道。

    林宁做出这个姿势,紧张的手心都出汗了。

    秦承衍突然握住她的手一挥球杆,球飞了出去。

    “啊,进洞了,进洞了。”林宁高兴的大叫起来。

    秦承衍勾了勾唇,得意地朝钟莫谦看过去。

    钟莫谦冷哼一声也不理他,继续下一局。

    接下来输赢不定,不过最终林宁和秦承衍还是赢了一百多万,然后按照规矩中午秦承衍要请吃饭。

    打完球后,四个人坐着车去洗澡换衣服。

    可是没想到,秦承衍居然拉着林宁跟他去了同一个更衣室。

    “喂,你干什么。”林宁挣扎,生气地道。

    “你的衣服在我的更衣室。”秦承衍说。

    “为什么我的衣服会在你的更衣室里。”林宁诧异问。

    “因为是我让陈恒送进来的。”秦承衍说的理直气壮。

    林宁磨牙,他根本就是故意的。

    别以为她不知道,打球的时候他就……。紧贴着她臀部的位置,她分明感觉到了异样。

    秦承衍拉着林宁进浴室,将门一锁,就开始脱了衣服把花洒打开。

    林宁吓得立刻背过身,紧张地抿紧嘴唇。

    谁知道秦承衍打湿了身上后,却靠过来从背后搂住她道:“怎么不脱衣服,想让我帮你脱吗?”

    林宁脸一红,连忙挣扎说:“谁让你帮我脱衣服,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

    林宁说着意有所指地朝某个地方瞄了一眼,果然已经雄赳赳气昂昂地站起来。

    她又气又羞,恨不得给他拔掉。

    连忙又闭上眼睛,耳根越发泛红。

    秦承衍勾唇,嘴唇若有若无地贴在她的耳垂上,轻轻地蹭了蹭道:“你知道我要干什么?”

    “当然。”

    “嗯,很不错,还算有点小聪明,你猜对了。”秦承衍笑着说,说罢低下头捧着她的脸,细密地吻落在她脸上。

    林宁挣扎,可是哪里有秦承衍的力气大。

    很快被他压在墙壁上把身体固定,炙热地吻不断地向她袭来。他连衣服都脱了,她穿的又这么清凉,难免很快擦枪走火,他的呼吸变得更加炙热。

    当手顺着裙子的下摆伸进去,林宁立刻惊醒般地推开他道:“你别忘了我怀孕了。”

    一句话如同一桶冰水,瞬间将秦承衍浇两个透心凉。

    他握了握拳头将林宁松开,全身的血液仿佛都要燃烧起来了。不过理智却依旧占据上风,让他知道现在做什么都不合适。

    “洗澡吧!”秦承衍叹了口气,转身回到花洒下,将水调冷了些。

    林宁看着他憋屈地样子不禁勾唇,心情大好。

    故意慢里斯条地脱衣服,挑逗地道:“哎呀,你不是想欺负我嘛,怎么不欺负了。”

    她的衣服要脱不脱,露出纤细柔软地腰肢,故意秀给秦承衍看。

    秦承衍深了深眼眸,这女人是料定自己不会拿她怎么样啊!

    林宁看着他吃瘪地模样心情大好,正打算将衣服放下来。

    谁知道秦承衍突然又从花洒下冲过来,将她一把推在墙壁上,凶猛地堵住她的唇。

    林宁吓得大叫,不过所有的尖叫声都悉数落在他的口中。

    辗转着啃咬上她精致地锁骨,秦承衍嘟囔着说:“总会有解决办法。”

    林宁悲催地被他压在身下,之前被磨破皮的大腿还没痊愈呢。现在总算知道,他说的解决方法是什么。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