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你敢吗
    “是吗?”娜塔莎依旧是一副巧笑嫣然的样子,但不知为何,在场的所有人,却都可以感受到一种奇异的压迫感。

    “是的,娜塔莉,我是真正的爱着你的。”科尔森此时也只能装出一副“被人抓奸,哭语求妻”的模样来配合对方了。

    “那你刚才为什么......”娜塔莎伸手指了一下玛利亚.希尔“一直都在看着她呢?”

    “不,娜塔莉,我只是因为,因为想要和这个孩子的家长商量一下桌位的问题而已。”科尔森此时就像是一个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有些口不择言地说道:“你知道的,他毕竟只是一个孩子。”说着,他还指了一下艾诺斯“想要桌位的话,当然是要和大人商量啊。”

    “好吧。”娜塔莎挑了挑眉“我勉强相信你了。”接着她又在科尔森尚未完全露出微笑的时候说道:“但是,如果下一次,再有这样的情况发生的话,我们就玩完了。明白吗?”

    “当然。”科尔森艰难的点了一下头,回道。

    餐厅里的食客,在发现没有好戏看了以后,只能失望的瘪了瘪嘴,转过头,不在多看。

    ......

    “所以,我们就是这样相遇的。”娜塔莎一边说着,一边夹起了一块卤制的瘦肉片,放到了嘴里。在她的面前,则是百无聊赖的艾诺斯,和依旧是一副冰山脸的玛利亚.希尔。

    就在之前,科尔森特工败退以后,娜塔莎便走上前,与两人交流起来。接着,在这个漂亮的大姐姐的劝说下,艾诺斯“勉强”同意了两人坐在这里。然后,就是娜塔莎一直在讲,两人在听,艾诺斯时不时的提出一些问题。

    至于科尔森?此时正抄着一个小板凳,坐在餐桌的边上,一脸讪笑的看着娜塔莎。至于为什么他要有椅子不坐,偏要坐板凳?自然就是因为之前,娜塔莎说的“一个桌子,我们三个女人和小孩坐起来都还不够,你一个更占地方的大男人要是再坐进来的话,我们怎么吃东西?”

    事实上,“福州香”餐馆虽然主营的是中餐,但原老板却是一个土生土长的美籍华人,多多少少的受到了一些米国快餐文化的影响。这也就导致了,餐馆里的餐桌,虽然供四个人在一起吃快餐绰绰有余,又或者是四个人一起点中餐吃,也勉强足够。但是,如果是两伙人,在一张桌子上点两份中餐的话,餐桌的自然就不够用了。

    再加上,艾诺斯点的几个菜都是属于那种比较占地方的菜肴,所以,当娜塔莎点的菜上桌以后,他们几乎就只能端着碗吃饭了。

    于是,扮演者“受气男友”这个角色的科尔森,就被娜塔莎给赶去坐板凳了。空出来的地方,自然用来放菜喽。

    ......

    “我去一下洗手间。”似乎是受不了娜塔莎一直在长篇大论,玛利亚.希尔决定起身避一下风头。

    “我和你一起去。”看起来像是不想失去这么一个“知心听众”,娜塔莎也起身跟了上去。

    至于科尔森?他自然就是来分散一下艾诺斯的注意力喽。

    ......

    厕所里,玛利亚.希尔坐在马桶上,随手从一旁的手纸盒上扯下来一截白纸,用手随意的将它折叠着,像是在打发着时间一般。

    而另一边,娜塔莎依然在侃侃而谈,不断的与玛利亚.希尔交流着一些独属于女人之间的经验。而所谓的交流,其实也就是娜塔莎在说,玛利亚.希尔在听,然后是不是的“嗯”上两声,以示回应。

    随着“交流”的继续,玛利亚.希尔也显得越来越不耐烦。手中的白纸,也随着她力量的加剧二部断的变形着。

    “嘶——”随着一声脆响,玛利亚.希尔手中的白纸终于不堪重负,被她撕成了几截。冷眼看了一下手中的白纸,玛利亚.希尔显得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愤怒。在娜塔莎再一次的想要向她搭话的时候,用力的向上丢起,砸向了对方。

    “希尔小姐,我和你说,其实科尔森这个人吧......哎!这是谁丢的纸啊。”就在娜塔莎寻找丢纸的罪魁祸首的时候,玛利亚.希尔却是已经起身离开了。

    另一边,娜塔莎看着自己手中的纸球,展开以后,看着上面细小的t-a-b-c四个英文字母,露出了一个微笑。

    ......

    “是吗?那你为什么在她的面前,就像是一只鹌鹑鸟一样呢?”

    刚一回到座位,玛利亚.希尔便听到了艾诺斯暗含着嘲讽的问题,只见此时的科尔森,正在挺直着腰板,一副大男人的样子。

    而一旁的艾诺斯,则是一脸“我就静静地看着你装逼”的表情,时不时在科尔森大吹特吹自己在家里是如何如何的有着男子气概的时候,跳出来反嘲驳讽一下。

    “当然,在家里,我才是真正的主人。至于刚才,只不过是因为我太爱她了而已。”似乎是看到了玛利亚.希尔的到来,科尔森心里仅剩下的那一点男性尊严,让他继续的吹捧着自己。

    把一个不想在面前丢脸的小男人形象表演的淋漓尽致。

    “呵呵。”艾诺斯喝了一口鸡汤,眼睛却是看向了走过来的玛利亚.希尔。虽然不知道她们会用怎样的方法传递情报,但从现在玛利亚.希尔的情况来看,估计已经是完成了情报的交接。

    对此,要说艾诺斯的心里没有半点怒火的话,自然是假的。虽然早在见到玛利亚.希尔的时候,就有了暴露一部分势力的心理准备。但是说心里没有任何介怀的话,又是怎么可能呢?

    “那么。就让我来收取一些小小的利息吧。”动念之间,艾诺斯就有了一个报复的想法。

    ......

    “科尔森先生,我们来玩一个游戏怎么样?”艾诺斯看着科尔森的表演,笑着问道。

    “什么游戏?”科尔森虽然早就知道了艾诺斯的的身份,但他却并不明白,艾诺斯年幼的外表下,有着怎样的一个灵魂。

    艾诺斯将一边的餐巾纸撕成四个小片,又从杨小玲那里拿来了一只速写笔,在四张纸上都写下了一句话以后,对折一下以后,揉成球,随意的合拢双手摇了几下以后,就随手丢在了桌子上。

    “你从里面拿起两个,一个给我,一个给自己。”艾诺斯说着,伸手示意科尔森行动。

    “好的。”科尔森微笑着,从四个纸球里随意的拿起了两个,然后把一个交给了艾诺斯,一个留给了自己。

    “接下来,我们把它们打开,放在桌子上,里面有一个问题,或是一个要求,没有回答的,又或者是没有做的,就算输。输的人,要听赢的人的一个要求。”艾诺斯说着,已经把纸球伸开,放在了桌子上,就差直接的打开了。

    “没有问题。”说着,科尔森已经将纸球打开,只见上面赫然写着:跳到桌子上,来一段钢管舞。

    “额,你的呢?”看着艾诺斯和玛利亚.尔兴奋的眼神,科尔森硬着头皮问道。

    “在这里。”只见,在艾诺斯打开纸球以后,上面赫然写道:亲吻离你最近的一个女性的嘴。

    “啊哈。”科尔森看了一眼艾诺斯旁边的玛利亚.希尔,最近的女性,那不就是这位吗?

    科尔森轻笑着对艾诺斯说道:“看来,这一句我们平手了。”他可不认为,玛利亚.尔会让这个小孩给亲嘴。

    “希尔。”

    但就在这时,艾诺斯却突然叫了一下玛利亚.尔。

    “干嘛?”就在玛利亚.尔觉得艾诺斯是想要自己帮他完成这件事,所以转过头打算驳斥对方的时候。

    却只见艾诺斯不知何时跳到了桌子上,在玛利亚.尔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抱着她的头,直接对嘴亲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