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布鲁斯与贝蒂
    布鲁斯在从罗斯将军那里得到满意的回复答案以后,回到了实验室。,但刚一开门,却看到一群人,正围着一个有着棕黑色卷发,面容姣好的女生,大献着殷勤。

    而那个女生他也认识,就是自己刚才去找罗斯谈话的元凶贝蒂.罗斯。

    “咳咳。”轻咳了两声,示意自己的存在以后,布鲁斯才看向了众人。

    “啊,是班纳教授。”

    “他不是去找罗斯将军谈实验设备的事去了吗?”

    “这么快就回来了。”

    “还说话呢,还不快点站好。”

    “感觉像是回到了当初上私立学校的时候。”

    说实话,在这个实验室里,能够令他们这些科研人员乖乖听话的,除了实验室的最终负责人罗斯将军以外,就只有这位班纳博士了。

    前者是因为对方是一位实权将军,还是实验室的总负责人,相当于他们的金主爸爸,自然是惹不起的。而后者的班纳博士,则是因为对方的确是在学识上远胜于他们,让他们输得心服口服。再加上对方从小养成的孤僻和严肃的性格,让他们总是不自觉想到当初上私立学校时的老师,所以形成的服从行为。

    ......

    看着实验室里的人先是乱作一团,然后就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就变得安静有序了起来,布鲁斯满意的点了点头。从小就寄住在姨妈家的他,为了不讨人厌,养成了一种强大的自律性。而当他与这些人成为一个团队的时候,也开始不自觉地用自己的标准去要求着对方。

    毕竟,再这样一场重要的实验里,一个人的放纵,很可能就会毁掉整个团队的努力,这由不得他不严格要求所有的人。

    当然,布鲁斯看了一眼满脸好奇的贝蒂.罗斯,这些能够被他严格要求的人里,是不会有这位大小姐的影子的。毕竟,他只是年轻气盛,又不是目中无人。自己不过是因为在伽马射线的研究上有着极大的建树,再加上本就不弱的物理学识,所以才会成为这场试验的核心人物。

    单纯在权势上的话,他自然是比不过罗斯将军的。现在虽然对方走了后门,把自己的女儿放了进来镀金,但只要对方能够恪守本分,不去做自己能力范围之外的事,看在罗斯将军的份上,他也会对这个贝蒂.罗斯来个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好了。”布鲁斯.班纳拍了拍手,示意所有人都来听自己说话“最多不超过一个星期,实验室从电子核心订购的仪器设备就会到位。届时,我们就将完全投入到实验当中,直到成功或是彻底的宣告失败。当然,我并不认为我们会有失败的可能。”

    “呵呵呵。”

    “当然,博士。”

    “我们一定会成功的。”

    随着布鲁斯的话音落下,实验室里顿时响起了一阵嬉笑和应和声。显然,这群初出茅庐,心高气傲的研究成员,并不认为自己会栽倒在这场试验之下。

    “好了。”在所有人都说的差不多了以后,布鲁斯叫停了这场自卖自夸,然后说道:“最后,我要在这里告诉大家的是你们可以在处理完自己手头上的任务以后,尽情的休息几天。当然,是在仪器到来之前。”

    说着,布鲁斯就在一排呢欢呼声中转身走向了实验室的大门。

    “还有一件事。”就在他即将走出大门的时候,却突然转过了身,对着所有的人竖起了右手的食指“不要让罗斯将军发现了你们的休假行为,否则的话,我也只能爱莫能助了。”

    说完,他就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实验室,没有再去理会背后传来的嘘气声。

    ......

    “班纳博士,请等一下!”

    第二天,就在布鲁斯去实验室的途中,背后却突然传来了一声清脆的女声。

    转过头看去,却是闭一只眼,不是,贝蒂.罗斯。

    “班纳博士。”贝蒂.罗斯一路小跑着来到了布鲁斯.班纳的面前,微微的喘着气,问道:“我能够问一下,你在昨天下午,对我的父亲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吗?”看着布鲁斯稍显清秀的脸,贝蒂气呼呼地问道。

    昨天晚上,她才一回到宿舍,就接到了自己父亲的电话,虽然对方好像是为了顾及自己的自尊心,说的很模糊,但她还是听出了大致的意思在实验室里,不要做出多余和超出自己能力范围的事。换一个意思就是:你的能力不够,别乱来。

    当然,要仅仅是这样的话,她自然不会知道这一切是因为布鲁斯.班纳的原因,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是蝙蝠侠,把侦探技能给点满了的。

    但她父亲最后多余的一句话“在实验室里,要乖乖的听班纳博士的安排”,却是让她听出了不一样的意味。从小到大,虽然自己的父亲和自己的关系冷淡,但他也从没说过如此明显的让自己低声下气的去别人的话。再联想到昨天下午,布鲁斯.班纳在看到人员名单以后,才去找的自己的父亲。她怎么会想不到,到底是谁让自己的父亲半夜打电话来嘱咐自己一番。

    而父亲话语里若隐若现的对自己能力的质疑,与要不要换一个实验室的试探,让她再也忍受不住怒火。今天之所以起了个大早,就是为了来到这里堵住布鲁斯.班纳。

    “你说的是什么话?罗斯小姐,我有些听不懂。”布鲁斯当然听得懂贝蒂.罗斯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但他之所以装傻,只是想要给双方一个台阶下。

    “够了,布鲁斯.班纳。如果你还是一个男人的话,就大胆一点,承认你所作所为。”看到布鲁斯一副装傻充愣的模样,贝蒂.罗斯更是肯定了自己的猜测,同时心中的怒火烧的更旺了。

    “好吧,贝蒂.罗斯小姐。”见到对方不依不饶的模样,布鲁斯.班纳也懒得继续装傻,来顾及对方的自尊心了。而且,他本身也不是什么能够和别人虚与委蛇的性子。

    “我就在这里想你明说了吧,罗斯小姐”在说到罗斯的时候,布鲁斯特地加重了语气“我不管你一个在校的大学生,到底是通过什么方式加入到这场试验当中来的。”布鲁斯低下头,用一种严厉的目光看着贝蒂“我也不管你的目的到底是单纯的为了镀金,还是有着别的什么目的。但我希望你能够明白一点:那就是,不要做超出你能力范围的事,做好一个属于你的本分。我不希望,因为你一个人的原因,而毁掉整场实验!”

    说完,他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贝蒂.罗斯紧握着双手,强忍着眼中的泪水。这是她生平以来的第一次,被一个除父亲以外的男人严厉的训斥。从小到大,她一直都是老师眼里的好学生,父母眼里的乖乖女。

    而唯一一次与父亲的争吵,还是因为当初母亲去世的时候,父亲却没有陪在母亲的身边。在葬礼上,她第一次不顾别人的目光,大声的斥责着这个不负责任的男人。

    在那之后,她就被送到了伯克利大学,过上了寄宿生的生活。

    母亲的突然离去,父亲的不负责任,接连的打击,用一种冰冷而残酷的方法教会了她什么叫做坚强。

    “布鲁斯.班纳,我一定,一定会用自己的能力向你证明,你所说的那些话,是一场最大的错误。我也一定会让你为今天的误解,来亲自向我道歉的,我发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