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四章:完整的心灵(上)
    时间已至深夜,宴会已经结束,客人早已散去。

    喧嚣归于寂静,艾诺斯平躺在床上,意识却是进入到了识海空间。

    识海中,艾诺斯抬头看着高挂于上空,充当着太阳的系统,歪了歪头,问道:“找我有事吗?”就在刚才,这个大光球突然就向着自己发了一条信息,然后就二话不说的把自己拉进了识海空间。

    随着艾诺斯的话音落下,大光球随之洒落了大量的白色光点,然后聚合成了一个由无数白光组成的人形。

    “生日快乐。”人影如是说道。

    艾诺斯随意的催动识海的力量做成了一套桌椅,慢条斯理的坐在了上面,看着一同落座的白光人影。

    “既然是来祝我生日快乐,那么礼物呢?”艾诺斯伸出一只手,作讨要状。

    “在这里。”说着,便看见一块黑色的水晶出现在了人影的手上。

    拿过水晶,左右翻看了一下以后,艾诺斯抬头对着系统问道:“这是什么?”

    人影并未回答,而是做了一个按住额头的动作,便不再多言。

    “还挺神秘的。”

    艾诺斯笑了一下,随即就直接把水晶按在了额头,合作了这么多年,对于系统的的节操,在不涉及因果点的时候,他还是挺信任的。

    黑色水晶刚一碰到他的额头,便化作了一滩黑色的液体,释放出了一种至邪、至恶、至凶、至秽、至怨、至恨、至堕的气息,仿佛要拉着世间万物一同坠入到那无尽的深渊当中,永世不得解脱超生。

    感受着黑色液体其中的种种凶恶,艾诺斯在第一瞬间就想张开心灵力场将其与自己隔绝开来,但令他没有想到的是,以前无往不利的心灵力场在这个时候却像是从未存在过一般,没有丝毫的反应。而其他的种种力量也毫无动静,这让艾诺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黑色液体从自己的额头向下流去,逐渐的包裹住自己的整个意识体,只余脑袋尚存。但在无时不刻都在蔓延的黑色液体的侵蚀下,估计也撑不了多久。

    “这是什么?”艾诺斯一脸愤怒的看着“陷害”自己的系统,发出最后的声音。

    “此世之恶煲汤,魔主波旬熬制......”

    在意识的最后沉沦的时候,艾诺斯却是听到了这一句悠悠之语。

    “系统,沃日......”

    白色人影看着被黑色彻底吞没,然后消失不见的艾诺斯,悠悠的补上了最后的一句话:“......唤人一身之杂念,化诸相之他我,引心中之邪魔,显化于心海之中。然后,让其主人斩杀之!这东西,可是大补啊~”

    ......

    睁眼之中,艾诺斯却是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暗红色的世界,压抑而又邪秽,仿佛神话中的地狱,又如传记中的深渊。

    环视一周以后,他却在仿佛天际的边缘,看到了一点金光。

    “那是......”

    看着那仿佛远在天边的一缕金色光辉,艾诺斯却警惕异常。要知道,就在今天,原本与他一直携手共进,开创......咳咳咳......的系统突然就坑了自己一把,害自己掉到了这种鸟不拉屎的鬼地方。

    而且,如果他的听力没有出错的话,系统那混蛋最后说得好像是“此世之恶煲汤,魔主波旬熬制”吧?和这两位碰上了关系的,能是什么好东西?

    但在艾诺斯单手扶住下巴,原地思考了一小会以后,却还是决定先去金光的发源地看一看。除了因为现在实在是没有办法以外,也是因为他从那道金光里感受到一种奇怪的熟悉感。

    “算了,船到桥头自然直。不管系统那孙子到底想要干什么,我都得......”

    一边说着,艾诺斯一边迈动了步伐,但就在这时,原本还无比平静的暗红世界,却突然之间震动了起来。霎时间,天翻地覆,仿佛有着什么要将世界毁灭一般。

    “沃日,这什么情况?”

    看着这地动山摇,仿佛几欲毁灭的暗红世界,艾诺斯却是难得的的爆了粗口。

    随着震动的不断加剧,地上却开始出现一个又一个的鼓包,其彷如活物一般,一鼓一缩间。竟是在不断的呼吸着。然后,就在艾诺斯惊疑不定的眼神中,鼓包却是轰然炸裂,一头又一头或是三头四臂,或是双脸六耳,或是单足独眼的人形,甚至是非人形的异兽魔怪从里面钻出,猩红的眼睛齐齐望向艾诺斯。然后就发出一道道的诡异嘶吼,向着他扑了过来!

    “你大爷......”

    再一次的爆了粗口,艾诺斯低头躲过了一只狼形魔怪的扑击,然后双手并指如刀,硬生生的插入了魔狼的腹部,双手变爪用力,竟是硬生生的将其撕成了两半!

    “噗嗤~”

    随着一身仿佛是漏气的声音响起,狼怪却是直接化作了一团红气,消失殆尽。

    来不及为这种情况多思考,艾诺斯再一次的抬腿击退了一头人形魔怪以后,右手成锤,砸杀了一头从地底蹿出的鼠头六眼,便身鳞片的的异怪。

    接着左手化爪,五指瞬间发力,插入了一头人形魔怪的胸口,剜心而出。然后腾空而起,右腿化鞭,抽爆了几头人形魔怪的脑袋。

    单足下顿,千斤而坠,将一头魔怪的头颅硬生生的踩入胸膛以后,用对方尚未化作红气的身体借力而起,暂时冲出了这个包围圈。

    “你妹,这么多!”

    半空之中,接着短暂的高空视野,艾诺斯却是看到黑压压一片,仿佛无边无际的异怪大军。

    来不及多想,艾诺斯并手如刀。斩断了一头飞扑过来的四翅魔怪以后,身体下落,再一次的落入了魔怪的包围圈之中。

    “呼——吸——呼——吸——”重重的呼吸了几次,艾诺斯直接合身扑上了冲过来的魔怪,既然无路可退,那便杀出一条路来!

    ......

    “咔擦!”

    随手扳断了一只长牙如矛的巨象的牙齿,运牙如枪,扫飞几头从后面偷袭的魔怪以后,艾诺斯直接用它贯穿了这头象怪的眼窝。

    随着时间的推移,艾诺斯在想这个奇怪的空间之中的搏杀也越来越激烈,让他感到有些惊奇的是。有好几次,在双手难敌众怪的时候,他曾不止一次的被这群魔怪打成重伤,进而在重伤难以发力的情况下,被他们硬生生的撕成碎片。

    但他却又在随后原地复活,然后在愣神之下,再一次的重复之前的遭遇。直到第二次复活的时候,才猛然反应过来,杀出了重围。

    就这样,在这生生死死的战斗中,他的战斗风格也越来越简练。一击发出,只为至敌于死地而已。

    “嘭!”

    随着艾诺斯将一个五米高的巨人魔怪的头颅撕裂,将其化作一团红气以后,所有的魔怪终于消散一空。

    “呼——”

    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艾诺斯看向距离自己不到千米的金光。就在之前不断与这群魔怪厮杀的时候,他也在不断地向着自己的原本的目的地金光处行进。

    “现在,是时候去拿我的战利品了。”

    扫了一眼伤痕累累却在不断修复的身体,艾诺斯蹒跚着步伐走向了金色光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