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带系统穿越错误到漫威 第一百一十五章:完整的心灵(下)
    走过干枯暗红的大地,不断的拉近着自己与金光的距离,隐约之间,艾诺丝已经可以看到金光源头的真实面目——一扇门!

    “这是......”

    艾诺斯看着微微发光的门户,眼中满是回忆之色。

    “......我家的门?”

    轻轻地抚*摸着这扇老式木门上因为时间而变得干枯开裂的蓝色漆面,感受着手心传来的粗糙感,顺着被刻在门上的一个猪头的线条轮廓轻滑。艾诺斯终于可以肯定,眼前的就是自己上一世住的出租房的门。上面的这个猪头刻像,还是当时房东的小儿子调皮刻上去的。

    尘封在脑海中的记忆被唤醒,往事如云烟一般迷蒙了他的双眼,让他不禁变得有些多愁善感。

    “真是...遥远的岁月啊~等等,不对!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多愁善感起来了?”

    原本沉浸在回忆中的思绪瞬间惊醒,艾诺斯不禁往后退出了几步拉开与门的距离,表情也瞬间由追忆变为了警惕。

    挪动脚步不停地围着大门转着圈,艾诺斯很快就转到了木门的反面,但这里却是光滑一片,宛如一个金色的长方形,与门更是扯不上半点关系。

    再次走回门前,艾诺斯看着已经将周身光彩收敛,宛如一扇普通大门的蓝色木门。虽无人逼迫,但却知道自己早已别无选择。

    “就让我看看,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吧。”

    说着,艾诺斯已轻车熟路的从门缝里掏出了一枚钥匙,插入了锁孔。扭动几下以后,便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

    “这是......”

    “你好,艾诺斯。”

    艾诺斯看着那张让自己无比熟悉的脸庞,他瞬间呆住了。

    “怎么?不认识我了吗?”

    坐在对面的人影轻笑着,调侃道。

    “认识,当然认识。”被对方的话惊醒,艾诺斯一脸冷笑的看着对方,说道:

    “我忘了谁都不会忘了你呀,王越!我的前世!”

    ......

    识海中,原本已经消失不见的艾诺斯再一次的出现在了桌旁,不过此时他的脸却是显得无比的模糊,就像是被人打上了马赛克一样,只能让人勉强看到一个轮廓。

    “终于开始了。”在他的对面,系统化作的人影,此时正捧着一杯茶水,像是在小口的啜饮着,但那原本应该是脸的部分却是光滑一片,让人见到不禁会奇怪它到底是怎么把这杯茶水喝下去的。虽然,这是一个送命题......

    轻轻地用光滑无纹的手掌摩挲着手中的茶杯,然后把它放在了桌上,似是叹息似是感慨地说道:“过去与现在的心灵交汇,自我与自我之间的碰撞,不甘于湮灭于过去的旧人格,与渴望开创全新人生的新人格,在心灵的战场之上交锋,真是好一出天方奇谭。呵呵,谁能想到心灵力场竟然会有这样的能力呢?竟然让他一个原本应该随着灵魂蜕变而悄无声息消失的过去的自我残念借此把握住心灵唯我,深深地根植于艾诺斯的内心深处。不过,你到底算是什么呢?”

    最后一句,似是感叹,似是嘲讽。

    ......

    “你到底是谁?或者说,你到底是什么?”

    艾诺斯看着这张无比熟悉的面庞,心中除了警惕和震惊以外,还有着深深的疑惑。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在灌下系统的那滩黑鸡汤,来到这个诡异的世界,一番厮杀以后,竟然会在最后的终点看到自己的前世的形象!

    对方是什么?心魔?这很有可能,毕竟那滩黑鸡汤可是波旬熬制的,这位可是传说中的心魔之主。又或者是,一个新人格?就像是大群那样。

    “你一定很好奇我到底是什么?”

    在艾诺斯对面的“王越”,看着他一脸的警惕与惊讶,双手抱头,翘着二郎腿,整个人靠在椅背上毫无形象的说道。

    “当然。”艾诺斯言语肯定,然后就直接坐在了旁边的床上。这种放松的姿态,并不是因为觉得对方不会伤害自己,而是因为在进入到这间房间以后,艾诺斯发现自己的力量已经全部解封,有了一定的自保之力。

    “你还记得特修斯之船吗?”“王越”并没有直接回答艾诺斯的问题,而是直接反问了一个好像牛头不对马嘴的问题。

    “如果特修斯的船上的木头被逐渐替换,直到所有的木头都不是原来的木头,那这艘船是否还是原来的那艘特修斯之船?”对于大名鼎鼎的特修斯悖论,艾诺斯自然是清楚的。

    “那么,你觉得自己还是王越吗?”“王越”站起身,神情有些激动。

    “原本的身体已经被摧毁,转世而重生;灵魂随着篡神而产生蜕变,化作龙魂;就连自己的记忆,也在逐渐的被艾诺斯的人生所占据大多数的位置,最后将身为“王越”的曾经变成记忆中微不起眼的一个片段!”

    “所以,你就诞生了?”艾诺斯直视着因为过于激动,脸色已经有些扭曲的“王越”,半是猜测,半是肯定的说道。

    “对!”

    “王越”重新坐回了椅子上,低声呢喃,就像是在自言自语一般。

    “如果说你是全新的特修斯之船的话,那我就是那些即将被完全替换的旧零件们不甘的自我残念,在心灵力场的帮助下,在最后即将彻底消逝的时候,化作的游荡在世间的孤魂。”

    “原来如此。”艾诺斯恍然大悟,却又变得满脸苦笑“我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依靠自我作为根基的心灵力场,竟然还会产生这样的效果。”

    心灵力场的本质是什么?抛开动画中关于“心之壁”的设定,在艾诺斯看来,所谓的心灵力场,其实就是绝对的自我。以绝对的自我作为中心,而展开的独属于灵魂与心灵的力量。

    而这种所谓的以自我为中心,并不是什么“一切都要以我为主,什么事都要听我的,什么好东西都要归我”,这是自私,是单纯的占有欲,并不是自我。

    真正的自我,其实就是“任而千夫所指,我自一人独行”,以绝对的自我意愿,无视四周的评价与看法,只为自己一人而活。无论是喜,是怒,是哀,是惧,还是恨,都是源自于自己想要这样,而非是被别人所感染,变成这样。

    说的粗俗一点,就是你的看法与情绪,关我屁事!我的事情与情感,关你屁事!

    而眼前的王越,其实也并不是真正的王越,而是过去的自己的思想人格记忆所统合而成的一个自己的过去的幻影。

    岁月总是催人改,就像是你在小的时候,最大的愿望,就是天天都能吃上辣条,喝上汽水,玩上玩具,然后和隔壁的二丫在一起。

    但在长大以后,随着人生阅历的增长,辣条、汽水、玩具已被美食珍馐、美酒咖啡、豪车名表所取代。就连隔壁的二丫,也换成了各位女神老师。

    但你能说过去的你不是自己吗?就像是现在的自己不是未来的自己吗?

    “人总是会变的”这句话,就是最好的诠释。

    对于过去的王越而言,现在的艾诺斯,是一个与自己相似但却完全不相同的个体。而对于艾诺斯而言,过去的王越,只不过是过去的幻影,自己的经历,一个存在于记忆中的自己而已。

    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原本应该只是存在于自己记忆中的一段经历,却与自己心灵深处对于过往的眷恋与对王越这个身份的残念相结合,在自己觉醒心灵力场的时候,以王越的绝对自我截取了一部分真神果实的力量,觉醒了独属于自己的心灵力场,把本该随着新人生的展开,化作艾诺斯的一部分的王越的过往相对的独立开来,避过了彻底消失的命运。

    “你的目的是什么?”想明白了前因后果,艾诺斯瞬间对于“王越”的警惕上升了好几个档次。自己总是了解自己的,曾经穷的只剩下这条命了的过去的自己,对于自身的自由意志最为看重。因此,绝对的自我,容不下任何的杂质。

    “融合。”王越抬起头,眼中有着令人心悸的渴望,缓缓地说道:

    “你所拥有的亲情与爱情,这是我曾经无比渴望的。但由于我存在方式的特殊性,让我只能想一个幽魂一般,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看着这一切。......当初我之所以会诞生,只是不希望艾诺斯彻底的遗忘掉王越的这个身份,但如果我们两个融合的话,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王越都将继续存在。或者说,新诞生的“我”,他既是王越,也是艾诺斯。”

    “既然如此,那你应该明白,仅凭你现在这种幽魂一样的本质,就算凭借绝对自我拥有了不输于我的心灵力场,但与我融合以后,你彻底消亡,我仅仅只是对过去的记忆与情感更加清晰的可能性是最大,甚至是绝对的。”

    “我明白,我也知道。”“王越”的声音透露出一种刻骨的疲惫“但是,这个世界上却是有一种说法,叫生不如死。从七年前起,我就诞生了,但却只能困在这样的一片方寸之地......你说,我该怎么办?我能怎么办!如果不与你融合的话,我连这扇门都走不出去!”

    “王越”突然抬起头,眼中是掩饰不住地绝望与渴求。

    “我明白了。”艾诺斯叹了一口气,说道:“那就开始吧。”

    说完,他的身体已经换做了一团金光,虽然表现在外界的是在现实中世界的模样,但说到底,他现在不过是以心灵意志而存在罢了。使用心灵力场的力量,他自然可以随意的转变表现形态。

    “开始吧......”王越重复了一句,也将自己变成了一团金光,然后就直接向着对面扑了上去!

    “轰!”

    随着两人的融合,一道金色的涟漪以融合的光团为中心向着四周扩散,瞬间就扫过了整个暗红世界。宛如一道强烈的冲击波一般,将这个世界化作了碎片。

    ......

    识海中,艾诺斯原本打上了马赛克的脸迸射出一道金光,然后就将整个身体化作了一团金色的粒子,不断地组合分解着,改变自身的形态。

    “开始了......”看到这一幕,对面的白色人影再一次的化作了一团白光,回归了本体。

    ......

    金色的粒子不断的分解重组,并不断地在这个过程中逐渐的从混乱无序变得井然有序起来,最后,金光组成了一个人形的轮廓,然后不断地往上填充修补着。

    渐渐地,一个大约十六岁,一头长发披肩,身着赤色龙纹长袍,紧闭着双眼的男性出现在了原地。

    随着最后一团金色光粒的融入,这个紧闭着双眼的男人也随之睁开了自己的双眼!

    “吾......不,我,艾诺斯.王.柯罗斯,完整了!”

    一声低语,却掀起无数的波涛,彷如神明的诞生宣言。

    ......

    外界,随着识海中艾诺斯心灵的完整,原本紧闭着双眼的艾诺斯也随之睁开了自己的双眼。

    霎时间,一道无形无质的金光从他的眉心之中钻出,升入高空以后,化作一道金色的光幕,向着全世界蔓延。这种肆无忌惮的行为,却是惊动了地球上所有有能力感知这一切的人。

    隐修会,纽约圣殿,一个正端坐在桌子上书写着什么的黄袍光头女性突然站了起来,感受着这股强横而又无形无质的力量,眼中满是惊讶之色。

    “精神力?不对,这里面还有灵魂的影子。灵魂与心灵力量的结合吗?真是全新的创举。而且,这种等级的力量,和源自地球的气息,地球上终于又诞生了一位新神(1)吗?不过,依照这种力量的源头来看,这位新神好像就住在纽约附近啊。看来,过一段时间,我需要去拜访一下这位新神了。”

    想了一会,女人又重新坐了下来,以现在的情况来看,对方现在应该是处在刚刚突破的阶段,如果现在自己过去的话,将有很大的可能被视作图谋不轨的敌人。

    而且,一些异次元的魔神们,可不会放任地球上一位新神的诞生。她需要坐在这里拦住他们,防止这位新神的突破出现任何的意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