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九十五章 知道直播的霍少眼泪掉下来
    “……”宫吉他人也是懵的,伸手摸了一下嘴唇,多了一层口红。

    尼玛的,国外的洋妞都是这么开放的吗?吃不消啊!临走前还要盖章?到底是谁在拜师啊?可没见过这么霸道的徒弟。这要盖章,也应该是我这师父先盖吧!

    “啊……你……你们……”那位被吓得尿歪的男子,回头一看宫吉也是从同一个小间里出来,这嘴上还有一道口红,吃惊地盯着宫吉。

    奸情啊!这两个人肯定是有奸情,如果没有我当场就吃翔!等等!这人年轻人看着很眼熟,不是与赌王对决的那个宫吉吗?刚才一闪而过的那个金发女郎看着也好眼熟……该不会那位洋妞荷官吧?

    这可是一个劲爆消息,可惜手上没有相机,没能把他们偷情的证据给拍下来,否则明天定然会是一个大新闻。

    “喂?大哥?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你的裤子都尿湿了……”宫吉终于是回神过来,看一个男子目瞪口呆地望着他,却是连自己在小便都忘记,宫吉好心提醒了对方一下。

    “啊……卧草……我的裤子……”这名男子是霍家赌场邀请来的某一家媒体记者,被宫吉的一句话唤醒回到了残酷的现实中。一看裤子真的是尿湿了一大片,他不由得大声哀嚎起来,狼狈找来纸巾狂擦,也没工夫理会宫吉的八卦。

    ……

    话说赌王霍中天他被人搀扶着到了他专人的休息室,坐下来喝了好几口的冰水,都还是无法将那可烦乱的心给平复下来,手还是在微微颤抖着。

    “爸,这个宫吉这是有那么强?经由你亲自发的牌,他怎么都能拿到bckjack,不用跟他客气的!当初给他发牌的时候就应该用移花接木手法,把他的牌给换了。”霍文耀与他老子说道。

    “哼!你以为我没有换吗?这个宫吉的赌术比我们所有人想象中的都要高明很多,你在旁边可有看到他出手了没有?我就坐在他面前,他不但是将自己的给换了,连同我的牌也给换走。文耀,你去把监控视频调出来,我要十倍慢镜头再看一遍。”霍中天他只要一天没能搞清楚宫吉的换牌的手法,那他就一天无法在赌桌上战胜宫吉。

    霍文耀知道他们时间并不多,也不多说立即去调监控视频,快速找到二十一点封盘之前的一分钟视频。

    没破绽,依旧还是一点破绽都没有!

    当再次观看视频时,霍中天不住地搓揉太阳穴,头疼!还是什么都没有看出来,慢镜头怎么看都没有一点毛病,倒是很尴尬的,霍中天他自己换牌时的破绽给曝露出来。

    “霍少!您的话,林少他电话来的,说有急事要找。”

    正当霍家父子束手无策的时候,有一名下手拿着霍文耀他的手机上来。

    “林少?喂?是林少吗?真是不好意思,我们这边还在忙着,还赌……等有结果了,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霍文耀一看是林正东他来电,只当林正东是想知道赌局的结果。只可惜现在是他爸落于下风,气氛正压抑着,霍文耀并不想多说什么。

    “等一下!霍少我不是问你那边什么情况,我都知道了,现在进入到了第三局二十一点,因为霍叔身体不适封盘半个小时对吧?我都知道的,不用你告诉我。我就是想来与你说一下,让霍叔别要轻易认输,不要再让宫吉那小子偷鸡了。上一局我就不明白了,霍叔他要不是主动认输的话,根本是不会输的。真的好可惜啊,我看着都着急。”林正东一听霍文耀要挂电话,急忙阻止。打这个电话真是不容易打通,主要还是林正东在看直播,看得那个着急啊,都恨不得亲自杀来敖汶赌场这里顶替霍中天与宫吉对决。

    “当然!我爸怎么可能会输呢?上一局那是意外,我爸的骰子被宫吉他动了手脚,我爸决定认输是为了保住面子……等等,林少你不是在羊城吗?你怎么对我们这边的情况那么清楚?”霍文耀突然感觉情况不对劲,听林正东他话里的意思,怎么是感觉他对赌场这边的情况了如指掌?难道是说,林家安插有线人在的赌场内?卧草!这个问题就大了,等这个事过后,必须要认真排查一遍赌场的可疑人员。

    “我有眼睛看的啊,宫吉那家伙的直播上直播着霍叔和宫吉他今天的对赌啊,你们各自拿着的什么牌都我都能看得一清二楚。霍少你脑袋上套的那条红短裤,不止我看到了,还有几百万网民都有看到。不过我来找你,不是跟你聊这个事的。我是来跟你说,这第二局赌骰子,霍叔他是不应该认输的,因为宫吉那家伙根本就没有猜到霍叔骰子的点数,他就是乱写几个字在那纸上……喂?喂……霍少,霍少你有没有在听……嘟嘟……”

    林正东他正说着,电话那头的霍文耀他人已经懵了。手上的手机哐当地掉落下来,他都没有察觉。

    “霍少?霍少?你怎么啦?林少他跟你说了什么?”庞战天看见霍文耀他整个人傻掉,手机还从手上掉落下来都不知,忙上前来问道。

    “卧草他宫吉!他,他居然开直播,刚才在大厅对决的时候,他是一直开着直播的!”霍文耀的心情本来就够糟糕了,结果林正东带来的这个消息,直接是让他崩溃!

    “直播?宫吉他拿什么直播?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的。所有人进场的时候,不是都已经检查过了吗?不让人带电子设备进场的吗?”庞战天他不信,宫吉和那华菲华玥两个女的,并没有看到他们任何人带有手机之类的电子设备。直播不是偷拍,一看就能看得一清二楚。

    “……”黄仕聪他一听到这个消息,脑子嗡嗡地在响,心里头生起了强烈的不安。偷偷直播对别人可能很难,可对宫吉他来说,似乎并非没有先例,黄仕聪他曾经就有见过,不说都还忘记这事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