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祸从天降
    “呃?这么劲爆?那是什么胸?”

    宫吉闻言,不由得低头看了华玥的,看来他一直所担心的问题,还真是有可能发生。幸亏是宫吉他拼死护着,否则这爆胸的就可能会是华玥。

    “啐!宫吉你这什么眼神?那个女人肯定是去了隆胸,所以这才会出事的,你看硅胶都流了出来。我又没有去……啊呸,我跟你说这个干什么?前面有人出去了……终于是可以松一口气!”华玥怒瞪了宫吉他一眼,宫吉他这是眼神很有问题。

    呃?

    宫吉隐隐是有些明白了,那这真的是个悲剧。

    “这……这……”

    徐忠他本人却是惊呆,他把自己老婆的胸给按爆了一个?哦不,准确来说,他与别人,在人群的力量下,做了一件他做梦都想不到的荒唐事。

    “啊……我的胸……”那位黑裙女子她晕了,也不知是痛晕的,还是被气晕的。

    “大家慢慢出来,一个个出来!”

    “请放心,飞机没有毒气,这是个误会!大家放心出来……”

    在头等舱门口处,终于是有乘警和空姐在疏散拥挤的人群。

    没有毒气?只是虚惊一场?

    乘客们这才慢慢地走出来,其实也是因为害怕,并非有人想挤进那拥挤的头等舱。

    这足足是疏散了半个小时,数十名的乘客才终于回到经济舱,此时经济舱那边被喷上了大量的空气清新剂。这一次突来的意外,有几位乘客被挤伤,正接受着医护人员的治疗。还好都是轻伤,问题不严重,擦一点药水就没问题。有一位乘客扭到了脖子是相对比较严重的,这位不是别人,正是咬掉了一嘴牙的大兄弟。

    给乘客处理伤势的那位飞机上的医生非常好奇,也多亏是他有学过正骨,否则还真是处理不了大兄弟他的那脖子。

    “这位先生你脖子的伤到底是怎么歪的?是被人挤到在地上,被被踩到了?”医生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咪……哟……唔……噢……咪……咝……”大兄弟他这歪着脖子,不停地摇手,嘴上含糊不清地说道。原因还是门牙掉了,说话漏风地厉害,旁人根本是听不清他说什么。

    “啊?你说什么?”那医生听着一脸懵逼,发现自己竟然一个都听不清楚,这大兄弟他到底说什么东西啊?

    “医生,他在回答你,说他没有被踩,他没事。”这时旁边刚好有一个声音,替医生他解惑。

    “哦,是这样吗?没事就好,脖子扭伤,估计要一个星期才能好。这几天就辛苦一点,脖子别要动就好。”医生听到旁边有人这一翻译,顿时就听明白了,好像真的那么一回事。

    “噢……嚓……呢……吗……呢过啦……噢哒屎呢……哎哟……”然而大兄弟看到来人,整个人顿时的变得跟打了鸡血一般,从座椅上跳起来,作势要扑向来人,口中嗷嗷叫道。不过他刚一跳起来,扯动脖子,却是痛得他不停惨叫。

    因为这来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个害得扭伤脖子,并且掉了两排牙的宫吉。大兄弟一看到宫吉,人变得很激动。

    “呵呵!大兄弟你敢碰我?很危险的,当心会遭受到报应,之前的教训还不够吗?”宫吉微微一笑也不动,并不怕这大兄弟他扑上来。

    “先生,你别要乱动,刚刚帮你扶正的脖子,若是再弄歪掉,后遗症会很严重的!”医生也在叫住他,叫他别要随便动。

    大兄弟他这次说的话,医生他是听明白了,是一句话骂人的脏话。

    玛德!

    大兄弟的脖子实在是太痛,痛得感觉脖子随时都摇断,无奈只能放弃找宫吉他算账。还有他也是让宫吉这笑看着,看得他有些毛骨悚然,还真是不得不信宫吉他口中所说的报应。

    一次是巧合,但是两次呢?大兄弟他可是亲眼看着,宫吉连续两次说报应,结果大兄弟他和徐忠都来了。虽然徐忠那边,他本人没有受伤,但是情况并不比大兄弟他好多少。

    “呢啦咖啥?咔哦消化?”大兄弟这碰不到宫吉,只能是用眼神来修理宫吉,气得直咬牙。

    “我这不是想看一看大兄弟你什么情况吗?怎么会是看你笑话呢?好好养伤,加油!你那忠哥呢?我听说他老婆爆胸了?我还从来没见过呢,好想去见识一下……大兄弟你好好坐着,我过去那边看看,哈哈!”

    宫吉这会还真的是显得慌,从头等舱那边出来,为的就是看看这大兄弟笑话的。不过宫吉他更想看的还是徐忠他老婆,听闻胸被压爆,如此千古奇观,宫吉真的好想过来长长见识。

    “呢去屎……”大兄弟气得白眼一翻,差点又没忍住要冲上来给宫吉一拳。

    不过宫吉这也不逗这位倒霉的大兄弟他了,嗖地一下从大兄弟他的座椅便上走过去,那边有看到徐忠扶着他老婆,在一名空姐带领下回到了座位上。

    “小子你看什么看?再看,信不信我把你的双眼珠子挖掉!”徐忠他一时还没认出宫吉,以为之前在头等舱内,他只看到宫吉的后脑勺。

    眼下徐忠他的心情很不好,脾气变得无比暴躁。这看有一个小子走过来,直盯着他老婆的胸看,顿时就火大了。

    “忠哥是吧?听说你把你老婆的胸抓爆了?厉害啊!学是传说中的抓奶龙抓手?我想来见识见识……这位便是嫂子吧?这应该会很痛吧?啧啧,一边大篮球,一边小笼包,不好看。医生说,爆掉之后还能修复不?!”

    宫吉他发誓,这一次是看女性胸部,最没有邪念,完全是以学术性质的眼光在观察的一次。

    好家伙,一边看着差不多有排球大小,一边跟乒乓球差不多,也太神奇了!

    “你小子是不是想找死?你有种给我再说一句,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我徐忠今天就在这里把你给撕了!咦?小子你的声音听起来很耳熟,我们是不是有见过?卧草!是你?是你这小子?玛德!老子抽死你!”

    徐忠勃怒目一瞪,突然认出了宫吉的声音,他怒火燃烧得更旺,一步上前,朝宫吉的脸上一巴掌横扫过来。

    呼!

    徐忠他在暴怒状态下,这一出手那绝对是不会有任何留情,手掌在空气中刮得虎虎生风!

    一旁的空姐和乘客们都惊呼,说他们怎么就突然打起来了呢?今天真的是乱啊,捣乱的人真多,还让不让好好搭飞机了?

    “呃?这么凶残的?”宫吉他也吓了一大跳,真是没想到徐忠他如此暴躁,刚一认出宫吉,就立即冲上来向宫吉动手。

    呼!呼!呼……

    然而徐忠一步跨上前来,右脚随着腰使劲一扭,要将全身的力气给爆发出来时,突然感觉的脚底好似抹了油一般,地板变得好滑啊!

    由于徐忠他使用的力气过大,一巴掌横扫,没有碰到宫吉,却是将他整个人给单脚旋转起来!

    一圈……两圈……三圈……

    徐忠这旋转得飞快,像是一个高速旋转的陀螺。

    旁边的众人都被徐忠突然来的‘炫技’惊呆,看他单脚如此旋转,站立得还能这么稳,这家伙他是专业跳芭蕾舞的吧?

    噗通!

    终于是在第十圈时,徐忠他终于是停住下来,另外一只脚终于能够落地。

    可这好晕啊,怎么这的人看着都好多个影子……

    徐忠歪歪倒倒的,半天都未能站稳,晃着身体走两步,最后还是身体一歪,一头撞到了他那正伤心的老婆怀里!

    砰!

    让在座所有人都震惊的一幕发生了,徐忠他这一撞,似乎又把他老婆另外一个大胸给撞爆了,不少的硅胶崩溅到徐忠他的头上。

    “啊……我的胸……”徐忠老婆又再次晕倒,此时她已经生无可恋。

    “呵呵!这一下顺眼多了,两边大小一样了,都成了小笼包。”宫吉愣了一下,随即是跟着笑道,真的越来越精彩了。

    “啊!!!谁?是谁他玛德乱扔香蕉皮?!站出来!我保证不抽死你!”

    徐忠爬起来,也没空理会他那个老婆,他要将那个害得他摔跤的人找出来。这地上很明显,徐忠他刚刚是踩到了地上的一块香蕉皮,所以他才摔倒的。

    那么问题就来了,到底是谁将这香蕉皮扔在地上的?

    徐忠环视一周,很快他就将目光锁定在了旁边一位年轻人的身上,捏紧拳头,冲上来一把抓起来,怒声大吼:“是不是你扔的?卧草尼玛的!是不是你扔的香蕉皮?”

    宫吉一看徐忠他抓起来的那对象,顿时就乐了,这事也太巧了吧?这不是庞战天吗?刚刚还多亏了他‘仗义出手’?

    “干什么?你放手?我警告你,马上给我放手!我要伤到一根头发,你全家陪葬都赔不起。”庞战天心里那个叫苦,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怎么老是祸从天降?

    “哎哟?你以为你是谁啊?我惹你不起?真是笑话,我徐忠出来到现在,还真从来没见过有什么人是我徐忠惹不起的。你玛德吓唬我?你是哪来的傻逼?敢阴我?我抽死你!卧草!”

    啪!啪!

    徐忠直接上来,左右两个巴掌给甩在庞战天他的脸上,什么也别要说。也是在飞机上,若是在地面上的羊城,徐忠可就不是打庞战天两个耳光那么简单了,甚至捅他两刀都有可能。

    “啊……你敢打我?你死定了!尼玛的,香蕉皮又不是我扔在地上的……卧草,真当我是好欺负吗?警察快来,有人要杀人……”

    庞战天他这无比生气,现在真的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欺负他了。才刚结束掉一个神经病,这又跑出来一个,还上来就抽庞战天他两个大耳光,脸瞬间就肿了起来。庞战天他堂堂龙云少东,可什么时候受过如此侮辱?真恨这次出门没有带保镖,否则这家伙哪能这样轻易靠近他身?

    宫吉,以及就在庞战天他身边的霍文耀也看呆,想说这徐忠脾气真的是火爆啊,直接就动手了?

    “不是你扔的?你嘴里这喊着的是什么?是屎不成?玛德!这都还想抵赖?嘴里面的香蕉都给打出来了,这里除了你,还有谁会往地上扔香蕉皮?我抽死你个扑街!”

    徐忠冷笑说道,说着用手捏着徐忠他的嘴巴,硬是把庞战天嘴巴里残留着的半嘴香蕉给挤出来。这一下,真的是认证物证都在了,还能怎么抵赖?

    “刚才我是在吃香蕉,但是并不代表这香蕉皮就是我扔的,我可没那么没素质,我的香蕉皮都扔到垃圾袋里……卧草!是谁把我挂在边上的垃圾袋踢掉了?这跟我没关系……你到底是放手不放手?等到了羊城,我必将十倍返回给你!尼玛的,你跟宫吉他的恩怨,扯上我做什么?”

    庞战天看旁边没有能保护到他,这该软的时候还是要软,有必要解释一下,这香蕉皮绝对不是他扔的。庞战天恨不得徐忠将宫吉吊起来抽呢,哪会替宫吉他出手?

    “住手!你们这是干什么?这里不准打斗,都给我坐好!谁也不准惹事!啊?怎么又是庞先生你?”乘警这又赶过来,制止徐忠与庞战天的冲突。

    乘警他这会内心里好苦,这一趟航班怎么一直有各种奇怪的事情发生,头等舱这边刚平息,经济舱这边又出事,乘警感觉自己就像是救火员,在到处扑火,真的是身心疲惫。乘警他还郁闷发现,好像所有的事情都跟庞战天他有关,他又被人抓了?

    庞战天他的心更是苦,祸从天降,他是最无辜的好不?又不是他找麻烦,而是麻烦总往他身上凑,庞战天他也很绝望啊!

    当乘警来了,徐忠他也终于是冷静下来,将庞战天他给放下来。但徐忠他肚子里面依旧还是有一度肚子的火啊,想找个人来发泄。不过徐忠他也清楚知道,在飞机上肯定是没机会弄宫吉的,只能是等下了飞机,到时候有的是办法收拾宫吉那对狗男女。

    再回头一看自己那已经变成了飞机场的老婆,徐忠突然产生了一丝厌恶,不过此时更多的是对宫吉的怨恨,不得不眼睁睁看宫吉在他面前晃来晃去。无敌气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