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章 以猴为友
    早春二月,天气微凉,卧龙山被雾气笼罩,如同神女披纱,上山只有一条羊肠小道,山道崎岖,极易失足,便是那倚山而活的猎户樵夫也少有在这样的时分上山,不过秦琅还是早早的上了山,早采了鲜桃才能在中午前赶回巫溪镇,少年不惧路艰只惧贫。

    雾气深深,只能看见身前一丈之地的事物,不过秦琅从十岁开始就一个人上山,这段山路便是闭着眼睛也能畅通无碍,踏荒草,过奇石,一路行至山腰,此时差不多已经到了辰时,山间湿气形成的雾霾已经退散了少许,眼前出现了一片密林,秦琅停下脚步,略微喘了口气,接着就从腰间掏出一管竹笛呜呜呼呼的吹奏起来。

    牧童骑青牛田间吹奏,可添几许稻香,仕女在溪边挽腕放音,能引红鲤上水,可惜秦琅不通音律,这笛子吹的实在难听,没有黄莺对唱,反而惊起一只老鸹,那老鸹叫了一声,扇着翅膀飞走了,掠过少年的时候屁股一扭一泡新鲜的鸟屎从天而降,秦琅赶忙往旁边一跳险险避过。

    幸好没有弄脏衣服,不然到时去了薛家,薛家那势利眼的门房可是不会让自己进门,秦琅暗道一声侥幸,目送老鸹远去,才继续吹奏笛声,又过了没多久,树林中响起一阵沙沙声,少年如释重负的把笛子收起来,目光望处一只只猕猴荡秋千似的扯着树枝向这面过来,到了密林边纷纷纵跃而下围着秦琅,一个个拉着他的裤管衣袖在他身上攀爬,看起来竟是亲热异常。

    家贫,常思谋生之道,秦琅吹笛的功夫是跟以前路过巫溪镇的一个流浪艺人学的,初习时在家中练习,惹的神憎鬼厌,马大娘脾气好没有说什么,不过在看了陈秀莲她娘的几次黑脸后,少年就识趣的只在无人处吹奏,第一次上山其实就是为了练笛,没想到海内存知己,欣赏自己笛声的竟然是山上的这群猕猴,说起来这些卧龙山土生的猕猴可是当地一霸,上山的镇民少有不被它们捉弄的,不是把樵夫的斧头藏起来,就是破坏猎户好不容易弄好的陷阱,令其徒劳无获,还有那在山上偷欢的野鸳鸯,一番露水情深之后,衣衫往往不知所踪,只能光着身子从山上跑下来,这些都是猴子们干的好事。

    不知为了何故,这些为祸山林的猕猴对秦琅却是异常亲切,不仅不嫌弃他的笛音,每次还都拿出各种鲜果相待,吃完还能带走,秦琅就挑些品相好的拿下山去贩卖,靠这个养活自己,卧龙山上其实不少奇珍异果,其他人不是没有想过做这个活计,可惜都没有少年的运道,敢进林子猴子们直接扔石头伺候,巫溪在归化治下,归化的知县据说曾想教训这群猴子,可惜手下的捕快都不堪用,几次上山都是铩羽而归,总不能为了几只猴子去请朝廷大军,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相处的久了,仅凭手势就可以把彼此的意思表现的七七八八,秦琅和猴子们耳鬓厮磨了一会,就让它们去林中采摘鲜桃,趁猴子们离开的时候,秦琅在林边寻到一枝细竹,用小刀裁开,这编篮子的技艺也是和镇上的手艺人学的,不过比不上那个心灵手巧的盲翁,到现在秦琅也只能编一些简单的东西。

    吱吱,猴子们回来的很快,秦琅刚刚将篮子编好,那些猕猴已经一只只手捧鲜果从林中窜了出来,那领头的猴子和少年最为亲近,手里拿着一个硕大的鲜桃邀功一样一下扑到了秦琅的怀中,反而是秦琅经不住它的力气,摔倒在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