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 好人
    八两和半斤都是好人,神算子你不要这么说薛掌柜和薛老夫人。同福号卖的是绫罗绸缎,秦琅一身布衣穿几年,他和薛家实在谈不上有什么交情,陈夺喜欢背后说人,如果是以前秦琅听他说说也是乐事,不过一路同行,少年心里已经认下八两半斤两个朋友,便不乐意别人再说他们的家人。

    你可不是一见面就说人家好话的脾气,那对不足斤的兄妹给了你什么好处。神算子坏笑着撇了秦琅一眼,给了我这个,少年小心翼翼的朝四周看去,这时杨翼等几个巫溪镇的头面人物已经先后说过祝词,薛祥替其母谢过各位高朋后那早已搭起的戏台子上几个优伶就咿咿呀呀的唱起了戏,巫溪封闭等闲不见此等娱乐,院中之人都看的目不转睛,秦琅看确实无人注意自己才从袖子里取出那锭金元宝,我今天去山上采了一蓝鲜桃,本想贩到薛家讨点喜钱,没想到下山的时候遇见他们兄妹,半斤想吃桃子,八两就给了我这锭金子。

    给你金子就是好人了,秦小子你的善恶之别倒也寻常。陈夺已经把鸡腿啃完,把鸡骨往地上一扔,倒了杯酒小酌起来,竟是正眼也不看那元宝一眼。不是的,秦琅面孔涨的通红,先生我虽然不晓事,但是非善恶还是明白的,我说半斤八两是好人,并不是因为这锭金子,而是因为他们如此年幼却千里迢迢来为祖母祝寿,替父尽孝,先生你不是说过百善孝为先,他二人如此难道还不算好人吗,至于这锭金子,我想送与先生。

    送我,神算子这才有些诧异,你可知道这锭金子足有五两,虽然在薛祥杨翼那等豪绅眼中算不得什么,你却可以买几亩薄田,或者就在镇中租间店铺,不强过现在这样天天穿街过巷提个篮子贩卖,你本来长的不恶,有了生计,再娶个老婆,那也比得上巫溪一般的人家了,这些好处你真舍得,当真要把这金子送我。

    我还年轻,以后还有机会发迹。虽然有些心疼,少年的眼神却甚坚定,再多的金银也比不过性命,几年前我被王夫子家的恶犬咬伤,多亏先生赶走恶犬,又寻了草药给我医治,要不然我这条性命早就没有了,秦琅不是知恩不报之人。

    如此也好,陈夺袖子一甩桌上已经没有了那锭元宝的痕迹,你我以后再无亏欠,干干净净倒也极好。秦琅看他把金子收了,这才没了心事,早上少年没吃饭就上了山,这一路奔波也是饿了,举起筷子朝席上的鱼虾夹去,神算子等他吃的半饱,这才问道,我给你的书看完了没有。

    看完了,那书我就带在身上,等一会我净手之后再拿与先生。秦琅扒弄鱼虾手上不免油腻,怕污了书便如此答道,不还也没关系,神算子摇摇头,尽信书不如无书,这青丘志我反正已看过,倒是你有什么不懂的吗,当年一念之仁救了这个孩子却不喜其行事,儒家经意推崇忠孝节义,其实是以高义捆束世人的手脚,好比马之绳鞍只为方便帝王骑乘,偏有那愚人甘心入此彀中,民间有那囊萤映雪,凿壁偷光的故事,都是说读不起书的读书人奋发向上的典故,为了学那些酸唧唧的之乎者也甘心自讨苦吃,对于此种酸儒陈夺是看不上的,救下秦琅后就打算一走了之,没想到那孩子却说,在私塾外偷窥不是对王夫子所授感兴趣,只是想识几个字,不做睁眼瞎,神算子感其心诚,便欲成全他,不过他自己也是个惫懒的性子,却不耐烦教人,在秦琅粗识几百字后就让其自学,他游历四方,身边带了不少闲书解闷,依深浅一本本借予少年,秦琅看完后有不认识的生字再找他解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