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章 神魔缘何入人间
    珍儿,母女四目相对,眼中都有泪痕,忍不住相拥而泣,薛珍儿趴在金氏的肩膀上任她抚着满头秀发,耳边传来母亲的叮咛,你父亲铁了心要纳梅香,她没收房已经得宠,以后有了名分,再生个一男半女,薛府以后更没有我们母女的活路,母亲没有什么指望了,只盼你赶快找个好人家,跳出这个火坑。母亲莫说这些,孩儿还没到时候。少女嘴里劝慰着母亲,心里却想世间男子多薄幸,若和父亲一般,莫如不找。

    一路小跑回了太平巷,天也暗下来了,秦琅推开院门,陈铁匠家里铁将军把门,清明将至每年这个时候陈铁匠都要带女儿回家祭祖,铁匠原名陈启老家在燕子坞,这燕子坞却不在归化县,而在邻县乌头,乌头是一等县靠着杏花河有水路之便繁华胜过归化,燕子坞的百鸟归林也是大汉十景之一,风光不输卧龙不明白陈启为什么要在巫溪安家,少年有几次好奇问起,陈铁匠都是拿话岔开似乎不愿意谈及此事。

    琅儿回来了,一个头发花白的妇人正在屋里做着活计,听见推门声急忙从屋里走出。马大娘我不知道陈大叔今年走的这么早,这几天我早些回来。秦琅知道马大娘不敢睡,陈铁匠父女不在,院子里就剩下她一个妇道人家,如果不是为了等自己,恐怕早就从里面把门栓住了,急忙道歉。

    这孩子说这些做什么,你吃饭了没有,大娘给你做碗面吃,马大娘说着就要去灶台忙活,大娘我吃过了,今天薛家做寿我去讨了杯喜酒来,少年说着就把酒坛子放下,又从怀里掏出两个油纸包,都是他在寿宴上拿的,一个油纸包里是个整只的八宝鸭子,另一个则是桂花糕和桃酥等几样糕点,点心本来就是秦琅准备孝敬马大娘的,鸭子则是给陈铁匠父女的,没想到今年他们走的早,少年便把两包吃食都递给马大娘。

    你这孩子有东西自己吃就行了,大娘这般年纪什么东西也吃不出味道的,妇人摇手不肯收,秦琅强把东西交到她手里,大娘上了年纪更该吃点东西滋补,我今天在席上已经吃了很多了,大娘要是害怕吃不下明天玉姐姐来了和她一起吃。

    少年口中的玉姐就是马大娘的小女儿,马大娘本姓周,马是亡夫的姓氏,两个女儿一个叫马彩云一个叫马彩玉,大女儿两年前嫁给了桐谷的一个郎中,嫁人后很少回来了,马彩玉在朱朝奉家里做婢女,那朱圭是开当铺的,天生一副铁石心肠,他浑家和他一般都是刻薄的心性,彩玉一年到头不得清闲只有趁每天买菜的空隙才能回家看看母亲,其实马彩玉和秦琅一般大,今年也是十七,不过女子早熟,彩玉在家时又待秦琅极好,所以少年一直叫她玉姐姐。

    难得你有这份心意,马大娘想到在朱家吃苦的小女儿,没有再推拒,不过又让少年把衣袍脱了,说是上面脏了,要拿去浆洗,秦琅拗不过她反正家里还有几件衣衫替换,就脱了给她,看马大娘拿着东西回了屋,少年转身把院门拴住,这才抱着酒坛子回了北屋。

    身上本来奇痒难忍,不过在路上遇见了黄大仙,被那东西一吓,秦琅当时倒是不觉得痒了,不过现在回到家,又被马大娘拖着说了这许多话,股间的异感又是涌上心头,进门放下酒坛子,少年直奔墙边的大缸,院子里有口古井,秦琅每天早早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提木桶从井中取出水来将大缸填满,此时这一缸甘霖又成了救命的良药,几瓢凉水下去一股凉意从少年的腰俞直上阳关,那原本的燥热都被通体的舒爽代替,啊,秦琅忍不住**出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