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章 生死不过梦一场
    大树参天,随着越来越入林子的深处,周围的草木越加茁壮,少年在草丛中匍匐前进,偶尔看见突然亮起的绿光就赶快潜伏起来,那是比他强大的掠食者,男孩不知道这些经验和对危险的直觉从何而来,不过借着这些他离一个让他感觉温暖的地方确实越来越近了。

    那是一个隐藏在灌丛中的小窝,男孩现在只想回去好好的睡一觉,相对身上的疲劳很多问题好像已经变的不那么重要了,比如说父母去哪里了,自己为什么会变成一只黄鼬,可就在他快跑近灌从的时候,空中突然亮起一道白光,无数脸盆大小的火球先他一步降落,眼前的一切转眼之间化成白地。

    林子里突然从黑天变成了白昼,男孩惊恐的在草丛中逃着,那让他无家可归的两个祸首还在高空中打斗着,一个是须发皆绿的老翁,被一朵绿云托在半空,手里拿着个蟠龙木杖每挥舞一下就有一道阴风出现,他对面的女子一身白衣,一道光芒在她四周飞舞,老翁的阴风和那光芒一经接触就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更多的火球从空中落到地上。

    火如雨下无数树木化为焦土,鬣狗,豺狼这些在男孩印象中强大无比的野兽在火焰中毫无还手之力,反而是男孩化成的黄鼬因为身体娇小几次逃过了空中火焰的袭击,最后逃到一个岩洞旁也不管里面有什么就这么逃了进去,里面空荡荡的一无所有,好在也没有危险,洞中的黑暗把那些可怕的火焰和打斗声隔绝了,身体颤栗着男孩以一个最卑微的姿势趴伏在地上。

    不知道过去多久,可能是一甲子也可能只有片刻时间,岩洞外渐渐亮了起来,这是阳光和蔼而温暖,和那些能把他化为灰烬的火球不同,越来越饥饿,听到外边鸟儿的鸣叫在感觉危险已经远去之后,男孩终于忍不住爬出了岩洞。

    一节枯木倒在他的目前,下半截已成焦炭,上半截还保持着人形,男孩认出是昨晚天上的那个老翁,急忙爬过去,只见老翁双目睁的很大,眼里不知道是不甘还是恐惧,手中木杖还紧握着,在他遗骸的不远处有一块巨石,不知道被什么磨掉了棱角,上面写着七个大字不得显法于人前。

    普普通通的七个字,就这么刻在石上,笔画甚为潦草,可是被周围的环境衬托却有种说不出的威严,森林好像被一个巨大的犁耙整个翻了一遍,到处都是残枝败叶和被不知名力量击碎的石头,除了空中因为失去巢穴而悲鸣的鸟儿男孩再也不见一个活物。

    鼻子嗅了嗅,扑鼻而来的焦香味让他肚中的饥饿感更甚,是什么东西这么香呢,男孩循着这股香气的来源向前爬去,只见老翁的胸口上有个裂开的伤口,那一股股让他垂涎的香气正从里面传出来,老翁因为失去了生机已经渐渐脱了人形,腰际以下全都变成了枯木,看上去就像一棵被天雷击断的古树,一抹绿色不断向上延伸,眼看就要蔓延到伤口所在的地方。

    伤口中传出的香气更加浓郁,终于一只麻雀受不了诱惑向伤口中掠去,那是我的,小男孩这一刻表现出的凶狠和敏捷连他自己都感到吃惊,眼看麻雀衔出一颗墨绿色的珠子,未及吞食就被从后窜上的黄鼬咬住了背部,喳喳麻雀无力的挣扎了几下和那颗珠子一起被后来的掠食者吞入了肚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